第四篇、对神有用的生命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四篇 对神有用的生命

出埃及记启示出神在祂的经营里,为着完成祂的旨意所能使用的人。正如在本书中所看见的,神的心意是要得着一班人,在地上为祂建造一个居所。因此,在出埃及记末了,帐幕立起来成为神的居所。再者,为了完成神的旨意,还需要有军队为着神在地上的权益争战。以色列人是团体的百姓,出了埃及之后,他们立刻编组成军。从他们蒙救赎,直到取得美地,他们必须征服仇敌,尤其是霸占了所应许给他们之美地的仇敌。如果以色列人要享受那美地,并成就神的旨意,建造一个圣殿作为神在地上的见证,他们就必须争战,将那地从仇敌窃据的手中救出来。因此,对神有用乃是与建造祂的居所,并为祂在地上的权益争战有关。

在这些事上对神有用的生命乃是女人的生命。然而,按照天然的观念,对神有用的该是男人的生命。这是因为男人是优秀的战士,而女人被认为是弱者。

读出埃及记第一和第二章的人,很少看见联结这两章的基本主题。第一章显示神的百姓受奴役,而第二章启示神如何豫备一个人,拯救祂的百姓脱离捆绑。基本的主题是神需要一种生命,为要保全祂的百姓;并豫备一位拯救者,拯救他们脱离捆绑。保全百姓和豫备拯救者,两者都只能藉着女人的生命得成就。

在圣经里,“男子”的观念意义很丰富。当然,这是指一个男人,但是它也表明独立的生命。不仅如此,它还说出基督是宇宙中独一的男子。所有结过婚的弟兄必须知道,他们只是丈夫的影儿,那真正的丈夫乃是基督。因神是独一的丈夫,所以以赛亚五十四章五节说,“造你的是你的丈夫。”在旧约里,神以祂的子民为祂的配偶。(何二19。)不论一个以色列人是男是女,都是神团体妻子的一部分。

在圣经里,“丈夫” 一词是指头说的,也表示独立的生命。当我们从正面的意义上说到一个男子,我们心里指的是一个丈夫,他是头,并且有独立的生命。因为神是宇宙中独一的丈夫,只有祂是头,也只有祂才有独立的生命。说神需要倚靠任何人或任何事是亵渎,宣称我们能向神独立也是亵渎。

结过婚的姊妹们,身为女人,不该篡夺头的地位,也不该独立地生活。反而她们必须过着倚靠丈夫的生活。她们的丈夫是主作真正丈夫的影儿。虽然结过婚的弟兄,对于他们的妻子是丈夫的影儿,但实际上他们对于主乃是女人。因此,他们不该篡夺主作头的地位,也不该过独立的生活。他们应当顺服,过着倚靠的生活。

一 神是基督的头

神是基督的头。(林前十一3。)说神是我们的头并不正确,因为基督才是人的头。

二 在神作元首之下,基督是各人的头

林前十一章三节说:“基督是各人的头。”基督在祂自己里面不是各人的头;在神作元首之下,祂才是众人的头。

三 在基督作元首之下,男人是女人的头

就如基督是各人的头,“男人是女人的头”。( 林前十一3。)然而,男人不该凭自己作女人的头。只有当他自己在基督作元首之下,他才是头。

一方面,基督是在神作元首之下;另一方面,祂是各人的头。同样的,一方面男人该在基督作元首之下;另一方面他该是女人的头。在元首之下,又要作别人的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但在基督的一生里,我们看见将这事行出来的最好榜样。四福音启示出基督总是在神作元首之下。然而,祂同时也是众门徒的头。基督决不向父独立。

在约翰五章三十节祂说:“我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在五章十九节祂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子凭着自己不能作甚么,惟有看见父所作的,子才能作;父所作的事,子也照样作。”子总是在父神作元首之下。然而,祂也在别人之上行使元首的职权。例如,每当彼得自己出头,并过独立的生活时,祂就非常严厉地对待彼得。主纠正彼得是藉着使他了解基督是头。基督是在父神作元首之下,彼得也必须在基督作元首之下。由此我们看见,神是基督的头,而基督在神作元首之下是各人的头。照样,男人在基督作元首之下是女人的头。

四 男人豫表基督,表明独立的生命

在神与人之间的关系这幅图画上,男人是代表神,女人则代表人。在这种意义上,男人豫表基督,表明独立的生命。在神作元首之下这一面,基督有倚靠的生命;但是在作各人的头这事上,基督有独立的生命。这意思是说,基督倚靠神,但向我们独立。对于神,基督的生命是倚靠的生命,但对于我们,祂的生命是独立的。男人代表具有独立生命的基督。结过婚的弟兄们,向着基督有倚靠的生命,但向着他们的妻子则有独立的生命。

五 女人豫表人,表明倚靠的生命

在神与人的关系上,正如男人代表神,女人则代表人;所以在这种意义上,女人表明倚靠的生命。男人有倚靠和独立两方面,但女人只有倚靠的这一面。不容女人有独立生命的乃是神,并非男人。

六 男人倚靠神过生活,成为真正的“女人”

男人不该是男人,而该是“女人”,就是倚靠神过生活的人。惟有这样的“女人”生命对神才能有用。在出埃及记这卷图画的书里,描绘这种女人生命的,有第一章里的收生婆,和第二章里所有的女人─摩西的母亲和姐姐、婢女、法老的女儿,以及米旬祭司的七个女儿。所有的男人都该是这样的“女人” 。

七 人向神独立就是背叛

人向神独立就是背叛。我们一独立,就是背叛神。因着男人的生命是独立和背叛的,神就无法用来成就祂的旨意。

八 女人过独立的生活,成为真正的“男人”

如果女人过独立的生活,她就成为真正的“男人”。今天许多女人已成了“男人”。这是许多分居和离婚的主要原因。

九 只有真正的“女人”生命对神才有用

无论我们是姊妹或是弟兄,我们都必须是“女人”,并且凭着那惟一于神有用的生命而活。要成为“女人” ,我们需要倚靠主。在创世记第二章里,生命树表明倚靠,而知识树表明独立。生命总是使我们倚靠,而知识总是使我们独立。比方说,在你教导一个小孩某件事以前,在那件事上他倚靠你。然而一旦他学会那件事,他就变得骄傲而独立。相反地,生命使我们倚靠神。神愿意我们拣选生命,而非知识。这意思是说,祂要我们拣选倚靠,而不是独立。

过独立的生活,意思是凭知识树而活;然而过倚靠的生活,意思是凭生命树而活。凭生命树而活,实际上就是凭主自己而活。约翰十五章的葡萄树就是对倚靠的生命一个最好的说明。约翰十五章五节说:“我是葡萄树,你们是枝子;住在我里面的,我也住在他里面,这人就多结果子;因为离了我,你们就不能作甚么。”(另译。)葡萄树所有的枝子都倚靠葡萄树。住在葡萄树里面就是倚靠葡萄树。因此,就着住来说,是无法独立的。

不仅属世的人过着独立的生活,许多基督徒也过着向神独立的生活。故此,绝大多数的基督徒在神看来无何用处。所以,无论我们是男是女,我们必须恒久靠神而活。不管我们与主同在有多长久,今天仍然必须倚靠祂过生活。例如,我们的吃、喝与呼吸是不能毕业的。若是一个人说他已经呼吸了七十年,所以不需要再呼吸了,这是何等愚昧!生命是没有毕业的。神的策略是将我们放在必须倚靠祂的地位上。我们需要祷告说:“主,离了你,我就不能作甚么。我必须住在你里面,接受你作我的生命。我每天都需要吃生命树。主,我要过‘女人’的生活,就是一直倚靠你的生活。”这就是神能用来完成祂旨意的生命。

摩西四十岁时,过着独立的“男人”生活。他行事向神独立,用他天然的力量打死了一个埃及人。摩西真是一个独立的“男人” 。然而,在第二个四十年间,摩西被摆在一边,神教导他,不用他“男人”的生命。要训练一个男人过“女人”的生活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在摩西一生的第二个四十年间,他学习作一个女人。在他的第三个四十年,从八十岁到一百二十岁,摩西过的是“女人”的生活。惟有一件事例,当他第二次击打盘石的时候,他向神独立。(民二十7~13。)因着摩西在那个场合的举动像男人,他激怒了主,因此被剥夺进入美地的特权。

通常读圣经的人以为摩西是以色列人的首领,然而,摩西对自己没有这种观念,他从不擅取首领的地位。当以色列人背叛他,他认为是背叛神,而不是背叛他。摩西只有到主面前,把难处告诉祂。摩西这样作,便是尊荣主作元首,是那独一的男子。这表示摩西过著『女人”的生活,就是倚靠神的生活。

“女人”的生命不仅在出埃及记第一章和第二章中见到,在以后的各章中也可见到。我们已经指出摩西被训练,过“女人”的生活。不但如此,所有的战士都过着倚靠神的“女人”生活。倘若你没有学会作女人,你就无法为神的国争战。神只使用女战士。这意思是说,如果你过着独立的男人生活,你就在属灵的争战上毫无用处。

我愿意强调男人向神独立这一点。例如,丈夫可能以向神独立的方式待妻子,妻子也可能以同样的方式待丈夫。这意思是说,在消极的意义上,丈夫和妻子都可能是“男人”。但我们不该是这样向神独立的“男人” 。我们应该是倚靠神的“女人” ,离了祂就不作甚么。凡我们所说所作的一切,都该倚靠祂。我们的光景若是这样,我们就是真正的“女人” ,过着倚靠的生活。

教会历史说出,无论何时有这样一个“女人”的生命,神就能彀为着祂的旨意作些事。以马丁路德作例子。他是一个学会倚靠神的人。无疑地,路德生来就有坚强的意志,然而他学习倚靠主。他的生活行动不是一个刚强的“男人” ,而是一个倚靠的“女人” 。

使徒保罗也是这样的“女人”。他的著作证明这个事实。保罗不以向神独立的方式作任何事,因为他是一个“女人”。他的工作、行为,和动作,都是出自倚靠神的生命。

(一)神待以色列如祂的妻子

在圣经中,神的子民被比作女人。在旧约里,神告诉祂的子民说,祂是他们的丈夫,而他们是祂的妻子;连大卫王这么一位大能的勇士,也是这个团体妻子的一部分。大卫不是以色列人的丈夫,神才是。

每当以色列人背叛神时,他们就僭取了丈夫的地位,仿佛与神离婚了一样。他们与主分开,行动向祂独立。但神有怜悯,呼召他们归向祂这位真实的丈夫。

(二)基督把祂的信徒当作童女

新约中认为在基督里的信徒是童女。马太二十五章一节,主耶稣把祂的门徒比喻为童女。此外,在林后十一章二节保罗说:“我为你们起的愤恨,原是神那样的愤恨,因为我曾把你们许配一个丈夫,要把你们如同贞洁的童女,献给基督。”身为信徒,我们的地位该是童女的地位,我们的生命也该是童女的生命。基督是那独一的丈夫,在祂眼中我们都是童女。

(三)基督爱教会如同祂的配偶

以弗所五章二十五节说:“作丈夫的,要爱你们的妻子,正如基督爱教会,为教会舍己。”在此我们看见基督爱教会如同祂的配偶,祂的妻子。所以,教会决不该独立,她决不该是“男人”,她应该一直是“女人” 。这就是在英文里说到教会时,使用阴性代名词的原因。教会必须一直倚靠基督过生活。

(四)基督在千年国度里娶新耶路撒冷作祂的新妇

启示录十九章七节说:“我们要欢喜快乐,将荣耀归给祂,因为羔羊婚娶的时候到了,新妇也自己豫备好了。”这是指在千年国度里基督娶新耶路撒冷作祂的新妇。当基督回来时,祂不是娶一个“男人”,而是娶一个“女人”, 一个新妇。

(五)神享受新耶路撒冷作祂的妻子直到永远

新耶路撒冷将是神的妻子,直到永远。(启二一2~3,9。)这说出在新天新地中,我们将一直过着倚靠的生活,直到永远。

今天我们在地方教会中都必须过这种倚靠的生活。我们的行动不该像“男人”。基督徒与教会中的难处,就在于弟兄姊妹过着独立的“男人”生活。每当在教会中有弟兄或姊妹生活像“男人”时,麻烦就来了。我们何等需要学习不向神独立生活!如果我们学这功课,就会知道某些事我们不能作,不是因为这些事不对,而是因为作这些事我们就向神独立了。如果我们都害怕独立,教会生活中就没有难处了。不仅如此,结了婚的夫妻间也没有难处了。在教会生活、婚姻生活,以及众圣徒间所有的难处都来自一个根源,那根源就是独立。我们必须像出埃及记中的收生婆,需要祷告说:“主,我不要作一个刚强的“男人”,不要满了意见,总是坚持自己的办法。主,我要像出埃及记第一章中的收生婆,以及第二章中的女子。”

我们将要看见,当摩西面对法老时,他不是一个“男人” 。在他与法老办交涉时,他是一个倚靠神的“女人”。摩西不自作主张,他也不出任何建议。他所作的每一件事都是神发起的。摩西尊荣神作独一的创始者。

神所发起的工作在建造帐幕的事上可以清楚看见。摩西不是在某天早晨醒来,突然有个意念要为神建造一个帐幕。相反的,神召他上山,在那里向他启示祂的心意,然后嘱咐他照着山上指示他的样式建造帐幕。(二五40。)神没有给摩西地位独自作决定。摩西必须在每一个细节上都倚靠神。这就是神为着祂的旨意所能使用的生命。

在这些日子里,我们多次说到成全圣徒,为着建造基督身体的事。如果我们被用来成全别人,我们自己必须有倚靠的生命。主渴望看见被成全的惟一生命乃是倚靠的生命。倘若我们的生活、工作向神独立,我们工作的结果就是把别人的生命作成完全独立的生命。只有倚靠的生命才能产生倚靠的生命。只有在凡事上倚靠神的生命才能成全别人作“女人”。假定某人的己很强,信靠自己的才能、建议和断定;这样的人只能产生独立的生命,就是能干而向神独立的人。这种工作的结果不是新耶路撒冷,却是大巴比伦─向神独立且背叛祂的城。然而,教会是女人。作为女人,她没有头的地位,也没有独立的生命。她的头乃是基督,她的生命乃是倚靠的生命。这该是今天教会中的情形。如果我们要正确地成全别人,并建造教会,我们就需要这种“女人”的生命。

历代以来,教会没有被建造反而被拆毁的原因,在于所谓的建造者太独立了。他们始终是男人,而不是女人。然而,我们感谢主,总有少数人甘心倚靠主, 一直过著『女人”的生活。关键不在于我们能作多少,乃在于我们倚靠主有多少。我们已经指出在约翰十五章五节主耶稣说,离了祂,我们就不能作甚么。虽然我们很熟悉这些话,但在我们的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把它忘了,或者把它搁在一边。然而,使徒保罗是照着这话实行的人。在林前二章三节他说:“我在你们那里,又软弱,又惧怕,又甚战兢。”保罗害怕他会向神独立、凭自己作一些事。今天我们何等需要这样的惧怕!愿主怜悯我们,给我们这样正当的惧怕。若是我们有这样的惧怕,我们就会害怕凭自己说些甚么或作些甚么向神独立的事了。

我们向主独立所作的任何事都是背叛。甚至连我们的传福音或帮助圣徒也可能是一种背叛。我们可以作许多事来帮助教会,然而很可能我们所作的一切是背叛,因为是向主独立而作的。

我感谢主,光照我们出埃及记这卷书中的“女人”生命。“女人”的生命是惟一对神有用的生命。我们都必须知道,神绝不使用男人的生命。第一章里的女人被用来保全以色列人,第二章的女人被用来豫备主所兴起的器皿。最终,连摩西自己也被训练成一个“女人” ,就像第一章的收生婆和第二章中不同的女人。因他是一个“女人”,他就能被神使用,为着完成神的旨意。但即使像他这样,当他在旷野被以色列人激怒时,还是有一度像男人,这样一来便失去了神的祝福。今天在主的恢复里,在祂的经营和行动中,我们都必须儆醒,恐惧战兢,行事不向神独立。愿我们都看见,只有我们在每一个时刻,在一切事上,都是倚靠祂的“女人”,神才能使用我们。我们从主得知,惟有“女人”的生命才对祂有用;这是极其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