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篇、蒙召者的男帮手和女帮手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九篇 蒙召者的男帮手和女帮手

神呼召摩西的记载,是圣经中对这样的呼召最完备的记载。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亚伦(四10~16)和西坡拉(四24~26)如何与神呼召摩西有关。没有亚伦和西坡拉这一段,神对摩西的呼召就不完全。呼召摩西的记载不仅是在出埃及记第三章,也在出埃及记第四章。因此,如果我们要完全明了对摩西的呼召,我们就需要把第四章也看作这个呼召的一部分。

出埃及记四章十四节说:“耶和华向摩西发怒。”即使在第四章的神迹以后,摩西仍然不愿与主同行。摩西似乎说:“主,既然你呼召我,又给了我这些神迹,我就接受你的话罢。”然而,摩西仍然叫主打发别人。主在这点上向摩西发怒。当我年轻时,我一方面能看见主发怒的原因;但另一方面,我认为主是太大了,这种情形不足以使祂向摩西发怒。

一 亚伦的配合

(一)在“二”─作见证的原则上

我信在主心的深处要亚伦作摩西的配手。主耶稣差遣祂的门徒,两个两个的出去,(路十1,)那就是两个人作见证的原则。单独是个人主义,但是与别人一同被差遣是照着身体的原则。因此,有亚伦作摩西的配合乃是照着神的原则。

虽然这是照着神的原则,神却不是简单地告诉摩西,他需要亚伦来配合他。如果我们细读这段话,我们就要看见这已经在神的心里。第十四节说:“耶和华向摩西发怒说,不是有你的哥哥利未人亚伦么?我知道他是能言的,现在他出来迎接你,他一见你心里就欢喜。”主盼望摩西了解他需要人配合他。虽然主豫备好这样作,祂却没有以此指示摩西,直到摩西自己觉察他的需要。主非常智慧。祂也许愿意为我们作某事,但祂常常不作任何事,直到我们了解我们的需要。这原则能应用在教会生活里,在我们中间。虽然你知道我需要某样东西,你最好不要告诉我。相反的,你该等候直到我明白我的需要。

如果我们了解主的心,我们就能明白为甚么主向摩西发怒。表面看来这怒气不甚愉快,实际上却是甜美的。只有那些肤浅的人才会说在这里主发怒是不仁慈的。在主里深刻的人就知道那是可悦的。这里的怒气表明甜美、亲密、人性的交通。有些人会怀疑主怎么可能有人性的交通。这是可能的,因为主向摩西显现为耶和华的使者,使者就是基督的豫表。因基督是神道成肉身成为人,祂是奥秘的。为此,我们很难明白旧约中耶和华使者的显现。在出埃及记第四章主和摩西谈话,仿佛一个人与另一个人说话。根据记载,那在全能的神和人之间的谈话更像是在朋友之间的谈话。

主与摩西之间的亲密能用夫妻之间的亲密来比。有时候人向妻子发怒,但他怒气的表达却是甜美可悦的。那不是他向其他任何人所发的怒气,因那是表达甜美、亲密感觉的怒气。这和主与摩西之间的感觉非常相像。本章中,主向摩西发怒,与祂恼怒所多玛大不相同。在这事例中的怒气,是在两个亲密伴侣间的愉快怒气。在十一和十二节主对摩西说话之后,摩西回答说:“主阿,你愿意打发谁,就打发谁去罢。”(13。)摩西的话不是对主粗鲁的拒绝;相反地,它亲切地表达出他个人的感觉。然而,摩西的回答使得主向他发怒。他的反应强迫主在祂向摩西所发的愉快怒气中,打开祂的心意,以亚伦作摩西的配手。

主守住神圣的原则,不许可祂的仆人单独。摩西需要亚伦。因此,亚伦的出现不是偶然的。神已经豫备他作摩西的配手。

这配搭的原则适用于今日。倘若主呼召了你,你就必须了解你需要人来配合你。我们已经指出,主耶稣差遣祂的门徒两个两个的出去。当使徒保罗出来服事主时,他没有单独行动。他总有别人配合他。哥林多前书的头一节经节证明这事:“奉神旨意,蒙召作耶稣基督使徒的保罗,同兄弟所提尼。”保罗写这封信时,提摩太和巴拿巴都不在场。因此,保罗把所提尼当作配搭;为了守住这原则,他选了一位我们几乎不知道名字的弟兄。

在主的服事中,个人单独的行动不是照着神圣的原则。今天,在新约的经营里,个人主义违反身体的原则。我们不该单独个人行动;反而我们该照着团体的原则来行动,至少总有另一个肢体配着我们。越多的肢体配合我们越好。个人不能代表身体。照着神的原则,身体的适当代表总是那些与别人配搭的肢体。

然而,要配搭不容易。在摩西和亚伦的事例中,弟弟是带头者,哥哥是跟随者。与任何人配搭都不容易,与肉身的兄弟配搭则更难,年幼的是带头的,这样的配搭最难。我的弟弟是一位在主里亲爱的弟兄,他非常爱主。当我们还在中国大陆时,是在同一个地方教会中。但我从经历中知道,叫他配合我相当不容易。因着亚伦是摩西肉身的哥哥,很难叫摩西与他配合。这也许是主没有告诉摩西,亚伦要成为他配手的一个原因,直到摩西完全向主表示他无法答应祂的呼召。这给主理由告诉摩西,亚伦要成为他的代言人。主为摩西豫备了亚伦,无论如何艰难,摩西除了接受他作配手以外,别无选择。

民数记十二章记载了一件包含亚伦和米利暗在内的事件,显示摩西与亚伦配合是多么困难。本章第一节说:“摩西娶了古实女子为妻,米利暗和亚伦,因他所娶的古实女子,就毁谤他。”这说出米利暗和亚伦(二人都比摩西年长)要接受摩西作带头人是多么困难。他娶了古实女子为妻的错误,给米利暗和亚伦毁谤他的机会。他们在这里所说的话不是偶然的,乃是说出他们早就存在心里的。要摩西在他姐姐和哥哥之上带头是何等困难!主的确为他安排了困境。

原则上,今天我们也是一样。主常常为我们安排了一个难办的配手,但这样的配手实际上是一个大帮助。没有这样的配手,我们就没有约束、保护和安全。亚伦和米利暗大多数的时候是顺服摩西的,但至少有些时候他们不顺服。他们这一边的不顺服对摩西是一个保护,使他不至于骄傲。民数记十二章三节说:“摩西为人极其谦和,胜过世上的众人。”米利暗和亚伦帮助摩西谦卑。然而,不论米利暗和亚伦对摩西是多大的帮助,神还是不宽容他们说毁谤他的话。

有些时候神使我们与别人配搭,祂所作的安排过于我们所能领会的。不要以为配手总是令人愉快的。大多数的时候也许是令人愉快的,但至少有部分的时候是不愉快的。但这不愉快正是我们的保护。

(二)实行神的托付

今天基督徒很少看见这种配搭。在基督教的工人中间少有配搭,因为他们缺少身体原则的异象。我有负担使我们众人,就是神所呼召的人,看见这样配搭的需要。我知道一些极有恩赐的弟兄成为无用,因为他们拒绝接受配手。配手约束并限制我们。故此,和别人配搭是很难的。

两人三脚赛跑说明了配搭的原则。在两人三脚赛跑中,比赛者的一只脚绑在他同伴的一只脚上。主的服事不是个人的赛跑,乃是那些绑在身体其他肢体上之人的赛跑。不喜欢这样的安排就是不喜欢主的服事。如果你要有分于祂的工作,你就必须在两人三脚赛跑中,甘愿成为其中的一分子。你若拒绝与别人绑在一起,你就失去这项比赛的资格。你独自一人也许能有许多成就,但你所作的却不太有益于身体的建造。有些人也许作了许多基督教的工作,但对身体却没有多少益处。在主恢复里的工作不是平常的基督教工作,它乃是建造身体的工作。如果我们要被主用来建造身体,就必须甘愿作两人三脚赛跑;那就是说,我们必须甘愿绑在别人身上,形成一个单位。

在这件事上有许多功课要学习,尤其是那些能干的人。能干的人很难和别人绑在一起。今天基督教的光景证实这事。每一个有恩赐的传道人或是牧师都是个人主义者。这样的人有他们聘请或解雇的雇工,但他们没有任何配搭的同工。雇用的人与配搭的人大不相同。摩西没有雇用亚伦,保罗也没有雇用提摩太。然而,今天大多数著名的基督教工人都是个人主义者。倘若他们需要别人帮助,就雇用他们,但不接受他们作配搭。这样的基督教工人无论作甚么,对身体的建造都没有多少益处。在主的恢复里,迫切需要真实建造的工作。然而,这建造的工作只能由有配搭的同工来执行。我们都需要配搭,不是只和另一个人,而是与几个人。藉着这样的配搭,神的托付才能实行出来。

(三)亚伦成为摩西的代言人,摩西成为亚伦的神

很多人以为如果他们和别人配搭,他们将失去地位。为此,他们不要别人作他们所作的工作。但是再看看摩西和亚伦的例子,亚伦并没有使摩西失去他的地位。亚伦所作的,不能取代摩西作为蒙神呼召者的地位。在四章十六节神对摩西说到亚伦:“他要替你对百姓说话,你要以他当作口,他要以你当作神。”本节说出摩西不需要耽心被取代。今天神所呼召的人也是一样。你作为蒙召者的地位是出于主,没有人能彀夺去。

根据记载,亚伦在说话的事上比摩西还要能干;亚伦也许此摩西更有口才。然而,亚伦不以此为骄傲。他只能作一定的分量,因神没有给他太多地位。事实上,十六节说摩西要当作亚伦的神。从摩西和亚伦的配搭,我们都能知道认识我们所占之地位的重要。我们在配搭的关系中所占的地位,完全在于主的安排。主呼召摩西,并且祂豫备亚伦来配合他。人的谋略没有地位。一切都是照着神圣的经营,神圣的安排。

我在配搭的关系中差不多有五十年了。我知道长期维持这样的关系不太容易。为此,我们需要从主接受恩典。现在似乎是释放关于配搭话语的适当时候。我盼望在各地方教会中的人都清楚需要合式的配搭,使我们中间有永久长存的配搭。

二 西坡拉的割除

(一)在摩西家中完成割礼

现在我们来到有关摩西和西坡拉的记载。(四24~26。)二十四节说:“摩西在路上住宿的地方,耶和华遇见他,想要杀他。”在二十三节的时候,对摩西的呼召似乎是完全了。所以,摩西带着他的妻子和两个儿子从米甸地出发到埃及。但是当他们在住宿的地方,耶和华遇见摩西,想要杀他。摩西必定吃惊,西坡拉也定规害怕。西坡拉也许问摩西,为甚么呼召他并差遣他的神现在又想要杀他?她也许怀疑有甚么差错。我信摩西立刻了解这问题:他的小儿子还未受割礼。西坡拉是一个外邦妻子,当摩西给长子行割礼时,她也许不高兴,这使她反对次子受割礼。由于摩西的软弱和疏忽,加上西坡拉的反对,主的要求没有得着满足;所以,主想要杀摩西。要西坡拉这个外邦女子履行这个要求是不容易的。尽管她不乐意,但她被迫顺从。

(二)用一块火石

二十五节说:“西坡拉就拿一块火石,割下他儿子的阳皮,丢在摩西脚前,说,你真是我的血郎了。”西坡拉不是用刀子割下他儿子的阳皮;她用锐利的石头,火石,是一种不寻常的切割器具。她使用这样的器具,也许是因为在紧急的情况下行了割礼。用火石似乎也表示是在不愉快的气氛中行了割礼。西坡拉把阳皮丢在摩西脚前,说:“你真是我的血郎了。”这事实也说明了这事。尽管气氛不愉快,行完了割礼后,神便放了摩西。如果气氛是愉快的,无疑地西坡拉会表示她的悔改,并与摩西交通。她会要求摩西行割礼,用适当的刀子作合式的切割。这个切割就不至于这么痛苦了。然而,在我们的经历中,只有主自己用合式的刀子作割除的工具。这里的割除由女人的生命来代表。因为割除是主观的。但是我们众人,无论年长的或年轻的,弟兄或姊妹,都是切割的人。在教会生活中,我们不是切割人,就是被人切割。几乎在每一件事例中,这切割都是用粗糙不考究的器具行使的。

(三)使摩西成为血郎

多年来我一直为这段话所困惑。只有在我有了一些经历以后,才开始懂得。我从经历中了解,蒙召者不仅需要男帮手,就是从亚伦来的帮助;也需要女帮手,就是从西坡拉来的帮助。男帮手是配搭,女帮手是割除。每位蒙神呼召的人都需要男帮手和女帮手。需要配搭和切割。

每位结过婚的弟兄都知道,妻子非常擅长割除。有时侯甚至基督徒妻子对她们的丈夫来说也是“外邦人”。若是丈夫不爱主,或不愿同主往前,妻子也许不是“外邦人”;但是当他开始爱主,走主的道路,并且为主而活,妻子就被暴露为一个“外邦人”、“异教徒”。这意思是一个多年作基督徒的妻子,行事为人忽然像一个没有分别归神并为神而活的人。今天许多基督徒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仍是异教徒:他们不爱主,没有分别归主,不走主的道路。他们在重生得着神圣生命的事上是基督徒,但他们在日常生活中却不是基督徒。

当某位弟兄在世界中,不关心主的兴趣,他的妻子在主的事上不会给他任何麻烦。但是当他开始为主而活。他妻子所作的就像一个异教徒西坡拉,一个不完全分别归主的女人。他的妻子与他同行到某个程度,正如西坡拉与摩西同行一般。但在他的环境里,有某些东西未受割礼,就是凡俗、不圣洁、没有分别为圣归于主的东西。若是主不进入这位弟兄的情形里,妻子的外邦性情就不会被暴露。但是当主一介入,也许就在这位弟兄将要完成神的托付时,妻子对肉体受割礼的态度就暴露出来了。妻子被迫同意割下阳皮,实际上是作了,但不是以积极愉快的态度这样作。因她必须接受她的丈夫分别归主,她就看他如同“血郎”。

“血郎”就是一个在死亡之下的人。在西坡拉眼中,割礼的意思是说,她的丈夫摩西是在死亡的判决之下,如果我们的弟兄们向主绝对,在我们的妻子眼中,我们也将成为“血郎”。

请细察出埃及记第四章中摩西和西坡拉的图画。当他们在实行神托付的路上,西坡拉有几分同意摩西所作的。但是摩西比西坡拉更为着主。他愿意为他的儿子行割礼,但是西坡拉不愿意。虽然在割礼的问题上,没有显示摩西与西坡拉彼此相争,但在他们之间却有些不和谐。行割礼是必须的,但是西坡拉反对割礼。她不赞同割除肉体作为分别归神的记号。但是神使用一个仍旧活在肉体或天然生命中的人是违反神圣的原则。肉体和天然的生命必须割除。神只能使用分别归祂的人。

割礼的问题在神的经营里包含一个重要的原则。没有割礼,就不可能有分于神与亚伯拉罕所立关乎承受美地的约。再者,一个未受割礼的人不能有分于神的职事。神进来要击杀摩西的意义,就是一种未受割礼的光景会使他在神的职事里了了。但割礼的意义乃是引进祂的职事里。

所以,当摩西在实行神托付的路上,神不能容忍他在割礼事上的疏忽。因此,祂进来对付摩西。无疑的,摩西是软弱的,至少有些软弱,他因着妻子的反对割礼而屈服了。因着这软弱激怒了主,祂就想要击杀摩西。当主遇见摩西时,整个情形就被带到光中。摩西知道他错了,而西坡拉也明白她的责任是甚么。因着她反对割礼,责任主要落在她身上,她就被迫采取行动。她用一种不寻常的工具─一块火石割下阳皮。但我们必须指出西坡拉是在爱里割除的。她爱摩西,要救他的性命。

当我们把这事件应用在属灵的事上时,我们就看见妻子时常以不寻常的方式割除她们的丈夫。如果姊妹们把这件事在祷告中带到主面前,祂会给她们看见她们割除丈夫的不寻常方式。然而切割的人不都是妻子。使徒保罗从未结过婚。但他确实被别人切割。

亚伦的帮助─配合是客观的,而西坡拉的帮助─切割是主观的。有时候主把我们摆在一种环境中,在那里我们被别人切割,也许就是我们在主里的亲爱弟兄。在这样的时候,这些弟兄们不配合我们;他们切割我们。他们不与我们相争,但即使他们表面上赞同我们,却是切割的人。我们都必须准备好接受这切割。

神不仅为我们豫备了亚伦。在祂的主宰里,祂还豫备了西坡拉。我们无需作任何选择。神豫备好许多亚伦和西坡拉等候着。尤其是在今天的教会生活里,有配搭的人,也有切割的人。要掌管配搭的人很难,但管理切割的人更难,因它使我们成为“血郎”。

与亚伦配搭并被西坡拉切割后。摩西的呼召便完全了。他豫备好到埃及去实行神的托付。为着神呼召祂所呼召之人的完整图画感谢主!如果我们把这话带到主面前,祂将光照我们。然后我们要说;“主,我何等感谢你。有一些亚伦和西坡拉与我同在。主,为着配搭和切割,我赞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