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篇、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十三篇 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一)

从本篇信息开始,我们要来看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产生了许多冲突,这些都记载在出埃及记五至十四章。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这些冲突的头一次。

一 头一次冲突

(一)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希伯来人的神对法老的要求

出埃及记五章一节说:“后来摩西、亚伦去对法老说,耶和华以色列的神这样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在本节中我们有一个神的重要名称: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在第三节神被称为希伯来人的神。因此,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希伯来人的神对法老提出要求。

我们已经指出,在希伯来文里,耶和华这名称就是“是”动词的一个形式。这表明耶和华是独一的自有者。祂是那位昔是、今是、以后永是者。“是”动词只有对祂才能绝对适用。惟有神是,我们和其它一切事物都不是。在六章三节神说:“我从前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显现为全能的神,至于我名耶和华他们未曾知道。”神在出埃及记第三章首次启示祂自己是耶和华。亚伯拉罕、以撒、和雅各没有得着祂的这个启示。

在五章一节神也称为以色列的神。这个名称与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的名称不同,它表征神是复活的神。以色列的神这个名称表明神是一班被变化之人的神。雅各是一个天然人的名字,而以色列是一个变化之人的名字。雅各出生时,没有起名叫以色列。反之,他名叫雅各,意思是抓脚跟者、取代者。但在他一生的过程中,雅各被变化,最终神将他改名为以色列。这名含有得胜和王权的意思。一方面,被变化之人是得胜者;另一方面,他们是君王。即使以色列人在埃及处于可怕的光景中,神仍然不认为他们是雅各,而是以色列。在神眼中,祂的选民已经变化成了得胜者和君王。

今天同样的原则适用于神对教会的看法。在神眼中,教会已经是荣耀的。然而,若是我们的眼目注视我们属灵的光景,我们会认为自己非常可怜。我们会看见自己像雅各,并不像以色列。然而,神看我们是以色列。神对付撒但─逼迫者和霸占者,告诉他说,祂是一班被变化、得胜,和君尊之人的神。

我们都需要看见并相信我们是以色列。今天你也许不信,但是将来,在来世或在永世里,你将会确信。在永世里,所有神的选民都要成为以色列。不要近视,眼光受你现有情形的限制。神不认为你仍在法老的捆绑之下;反之,祂看你是一个蒙了拯救,并且被带进美地所豫表包罗万有基督里面的人。

你信得来你是这样一位以色列,这样一位得胜者和君王么?我们都必须大胆相信并宣告这件事。不要注意自己的感觉,而要相信神的话。倘若神说你是以色列,你就是以色列,不论你对自己的感觉是否如此。

不错,在出埃及记第五章中以色列人仍在埃及奴役之下。然而,神知道他们不久就要从这奴役中得拯救,并且被带往旷野、山上,最终进入迦南地。在美地上,他们是以色列,神是他们的神。因此,当神来和法老交涉时,并未因祂百姓的光景而失望。祂没有叫摩西和亚伦告诉法老说,祂是雅各的神。反之,祂使法老知道祂是耶和华以色列的神。神似乎在说:“法老,你当明白我是。我是那位昔是、今是、以后永是者。你无法改变我。再者,在我眼中,我的百姓已被变化成以色列了。他们也是希伯来人,过河之人。因为他们是希伯来人,不要想把他们留在红海这边。我是耶和华,凡我所说的必定成就。我说我的百姓是希伯来人,所以他们就是希伯来人。你不能把他们留在埃及。你必须容他们去。”

第五章所题神的名称是极其重要的。即使在国际间外交关系中,名称也有重大意义。如果某一个国家的代表要和美国政府磋商,他必须有个适当的名称。他若只是一个领事或部长,他的地位就不彀高。他需要具有大使的头衔,然后才能从事于外交谈判。同样的原则,当神和法老交涉时,祂照着适当的名称介绍祂自己:耶和华、以色列的神、希伯来人的神。祂使法老知道祂是那伟大的“我是”。作为“我是”,祂是一切,而法老甚么都不是。此外,祂还向法老启示祂自己是以色列的神,就是一班被变化为得胜者和君王之人的神。作为具有如此奇妙名称的一位,神向法老题出要求。

1 容祂的百姓去,在旷野向他守节

在五章一节看见了神对法老的要求。摩西和亚伦代表耶和华对法老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节期与奴役、苦工成对比。耶和华对法老说,释放祂的百姓脱离奴役,使他们能向祂守节。本节中的“向我”这个词表示神的百姓守节时,祂是喜乐的。他们是向神守节。似乎耶和华对法老说:“我不高兴看见我的百姓在埃及奴役之下。容他们去守节,使我快乐。我喜欢看见我的百姓过节并欢乐。他们不作甚么,惟独吃喝快乐,我就高兴。那是向我守节。”

这个向耶和华守节乃是分赐性的敬拜;那就是说,照着分赐到我们里面的来敬拜神。当我们在神面前吃、喝、赞美、歌唱,并欢乐时,便是向祂守节。我们将看见,这样的节期也是向主献祭。献祭就是敬拜。分赐性的敬拜乃是神分赐到我们里面,作我们的享受,使我们可以在祂面前,同着祂,并向着祂守节。这是神所要的敬拜。这不仅在新约里启示出来,也在旧约中有暗示。

我们可以认为这里的节期是一个节日、假日、或圣日,就是神的百姓与神一同安息,并与神一同享受神供应的时候。神命定以色列人每年有三次特别的节期。这三个主要的节日就是逾越节,包括无酵节;七七节(五旬节);和住棚节。那时候百姓甚么工都不可作;凡在那些节日内作甚么工的,必从神的民中被剪除。(利二三30。)这样的守节讨神喜悦,因它是对神的敬拜。根据人的观念,人该一直作工;但根据神的观念,神的百姓该在节期放下他们的工作,从劳碌中得歇息,与神一同守节敬拜祂。

向主守节就是敬拜祂。根据天然的观念,敬拜是在神面前鞠躬、下跪、俯伏。但根据神的观念,真正的敬拜乃是享受神作我们的供应,并且在我们对祂的享受中,祂是我们的安息。约翰四章揭示,父所要的敬拜乃是喝活水。我们愈饮于作那灵的神的儿子,父神就得着愈多的敬拜。真正的敬拜乃是饮于神的供应,就是神自己为我们的享受所豫备的。

五章一节说到在旷野守节。这里的旷野有正面的意义。旷野是神要祂百姓达到的第一个目的地。在我得救的那天,我立刻被神带到旷野。旷野与埃及对立。在埃及满了世界的文化,有积货城。神要拯救祂的百姓脱离积货城和属人的文化,并把他们领到旷野分别的地方。在我们得救以前,我们是在尼罗河岸上的一座城里。但在神的救恩里,我们从这些城里被带出来,进入旷野,那里没有属人的文化和世界的建造。

2 容他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

在第三节摩西和亚伦对法老说:“求你容我们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本节是说三天,不说两天、四天,或其它的数字,这是很有意义的。在圣经中,三这个数字,尤其是三天,是表征复活。主耶稣在第三天复活。走了三天的路程之后,以色列人过了红海,埃及的军兵在其中被埋葬。过了红海以后,神的百姓就在复活里。他们在逾越节晚上经过了死,并且在红海里埋葬。因此,走了三天的路程以后,神所拣选并拯救的子民就在复活里。

有些人会怀疑以色列人怎能在红海、又在约但河里埋葬。倘若我们从基督徒经历的光中来看这事,就不难领会。在我们得救的那天,我们被救到基督的死里。从那时起,我们就接受了基督死的功效。这意思是说,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一再地被钉死并埋葬。我不能告诉你,我经历过多少次这种钉死和埋葬。这说出我们起初、基本的基督徒经历和更往前时的经历,在本质上是一样的。我们在属灵生命成熟时无论经历甚么,与我们在刚得救那天的经历,原则上是一样的。当我们得救时,我们被摆在基督的死里、被埋葬,并且复活。我们无法对这死、埋葬,和复活经历得尽。在我得救那天,我就经历到这一切,虽然那时我对此毫无所知。当我得了救,从福音聚会出来之后,走在街上就感觉我是在旷野里。在旷野就是在红海的那一边,在复活里。在这样的地位上就是希伯来人,复活和变化的过河之人。这是对救恩的正常经历。每一个正常得救的人都走了三天的路程,往旷野去,并经历了死、埋葬,和复活。

3 祭祀耶和华他们的神

耶和华也要求法老,容以色列人去祭祀耶和华他们的神。(3。)祭祀是和过节平行的字。对以色列人来说,节期就是盛筵,但对神来说,节期乃是祭祀。没有献祭,就没有东西可吃。以色列人所吃的就是他们献给神的祭物。逾越节说明了这事。献给神的羊羔就是以色列人的食物。这启示节期和祭祀是一件事的两面。凡我们献给神的,自然就成了我们的食物。这也是分赐性的敬拜。这种敬拜不需要我们在主面前五体投地的下拜。神没有说:“容我的百姓去旷野,使他们在我面前下拜。”神不要祂的百姓这样作。祂要他们祭祀祂,并向祂守节。

神对法老的要求,给我们看见为着祂百姓完满、全备的救恩。这救恩包括神拯救他的百姓脱离撒但霸占的手,在复活里把他们带到旷野,使他们能向祂守节,并祭祀祂。何等奇妙的救恩!

(二)法老表征霸占人的撒但和我们被撒但霸占并僭夺的己

现在我们来看法老的抗拒。(五2,4~9。)法老表征霸占人的撒但和我们被撤但霸占并僭夺的己。因为己实际上就是法老,我们对自己和别人都可能是法老,丈夫和妻子可能彼此是对方的法老,父母也可能是儿女的法老。

法老就是使神的百姓不能向主守节的人。例如,五位弟兄同住在一个弟兄之家里面。其中三位也许盼望照常参加教会的聚会,但其余的人可能拦阻并鼓励他们留在家里。这样作,这两位弟兄就成了法老。我们几时使别人不能向主守节或祭祀祂,我们就是法老。譬如说,父母也许关心子女的教育,禁止他们参加教会的聚会,要求他们过多的时间来专心念书。父母亲若这样作,他们就是儿女的法老。

有时候我们太责备撒但。不错,霸占人的撒但是客观的法老。但我们是实际、主观的法老。我们可能是自己的法老,不让自己往旷野去向主守节。倘若你核对你的经历,你将看见许多时侯你拦阻自己向主守节,不让自己参加教会的聚会。你也许以疲倦为借口,不参加教会的筵席。虽然你说你太疲倦了,不能参加聚会,但你却在电话里聊天劲头十足。不要以为今天只有撒但自己是法老。人人都可能是法老。每当己被撒但霸占并僭夺时,己就成了主观的法老。

1 否认耶和华神,不理祂的要求,不容以色列人去

第二节详细记载法老的抗拒:“法老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在此我们看见法老否认耶和华神,不理祂的要求,并且不容以色列人去。法老甚至不承认耶和华,实际上等于否认耶和华的存在。我们常常拦阻别人向主守节,也常否认主并且不理祂的要求。我们拦阻自己献祭给主也是一样。非常实际的,这意思是说,如果我们拦阻自己参加教会的聚会,我们就像否认主的法老一样。

对我们基督徒来说,聚在一起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每当我们照着主的命定聚在一起,我们就是向主守节,也是向我们的神献祭。假使我们基督徒没有正确的聚集,主在地上能作甚么?主甚么也不能作,并且祂也得不着真正的敬拜。由此我们看见,基督徒正确的聚集是有重大的意义。

有些以色列人也许认为,只要他们蒙拯救脱离法老的手,并且从埃及得释放,一切就都好了。但事实并非如此。神的选民不仅从埃及出来,他们还要在旷野向主守节,并祭祀祂。在本质上,过节是一件团体的事,没有人能单独过节。要过节我们我就必须与许多人在一起。人愈多愈好。假如一顿大餐中的许多道菜都豫备好,摆在你家中的餐桌上,而你坐下来独自吃它,这是过节么?断乎不是!为了过节,你必须邀请许多人与你同吃。倘若只有几个人与你同席,这一餐仍然不是过节。你需要许多同伴。同样的原则,没有一个基督徒能单独或只和少数几个信徒向主守节。他必须参加基督徒的正当聚集。

漏掉一次教会的聚会就漏掉一次筵席,也失去了享受。我们因此所受的亏损不如神所受的亏损那样严重。如果我们不来过节,神就没有筵席,也得不着祭祀。愿我们对这件事的重要有深刻的印象。

2 加重他们的苦工

(1)不再给他们草

在第七节法老吩咐百姓的督工和官长说:“你们不可照常把草给百姓作砖,叫他们自己去捡草。”法老不让以色列人去,事实上反而加重他们的苦工。他甚至吩咐不再给他们草。在我们的经历中也是这样。当神要拯救某一个人脱离今天的世界,撒但就夺去那人的“草”;那就是说,他夺去那人世界的供应。这迫使那人为了谋生作更重的苦工。

(2)要求他们作同样数目的砖

在第八节法老说:“他们素常作砖的数目,你们仍旧向他们要,一点不可减少。”在此我们看见,虽然法老削减草的供应,但他仍旧要求同样数目的砖。这表示神的百姓作日常的工作更艰难了。许多基督徒都有这样的经历。在他们蒙神呼召以后,他们比蒙召之前更难谋生。只因为他们被基督摸着了,撒但就夺去他们的“草”,并不减低他的要求。所以,他们谋生就更难了。

(3)定罪他们懒惰

不仅如此,法老说以色列人:“因为他们是懒惰的,所以呼求说,容我们去祭祀我们的神。”(8。)根据法老的观念,以色列人因着懒惰,所以要到旷野去,祭祀他们的神。在今日的法老眼中,尤其是在反对者和不信者的眼中。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是懒惰的。他们责难我们懒惰,常到会所来参加教会的聚会或话语职事的聚会。他们定罪我们,说我们不要工作、读书,不照管家庭和家人。按他们的领会,我们是用聚会作为懒惰的借口。

(4)使他们不听“虚谎的言语”

在第九节法老说:“你们要把更重的工夫加在这些人身上,叫他们劳碌,不听虚谎的言语。”法老不要神的百姓注意他所以为“虚谎的言语”。然而,这些“虚谎的言语”实际上就是神的话。今天的光景也是一样。今日的法老认为神的话不过是虚谎的言语。就他们说,我们在教会聚会中或在职事聚会中听神的话语,就是在听虚谎的言语。

我们在教会生活里所作的,在世人眼中也许是懒惰,但他们所作的,在神眼中是虚空。埃及满了劳碌。在埃及捆绑之下的每个人都是非常忙碌的。然而人一旦从埃及蒙了拯救,并被带到旷野之后,他就变得懒惰了。你喜欢忙碌或是懒惰?我喜欢这种懒惰。尽管我不是一个懒人,我却愿意被法老称为懒惰。例如,我喜欢在家里打扫,在花园工作。但是在花了一些时间这样打扫和工作以后,我必须说:“撒但,彀了。我现在不再工作了。我要在主面前懒惰。”这样的懒惰何等好!

我们都该有个时侯说:“撒但,彀了。现在是我懒惰的时候。”懒惰在这里的意义是指向主守节并祭祀祂。在世人的眼中,教会生活是懒惰的生活。事实上,我们既不懒惰也不忙碌,我们是在过节、在献祭。在主面前,这是正确的为人生活。

神的救恩是拯救我们从劳碌中出来,带我们进入懒惰。今天人们太忙于照顾今生的事。有些人很勤勉,没有时间向主守节。我们需要从这种劳碌中蒙拯救,为要有更多懒惰的时间。一个懒惰的人该训练成忙碌。但是太忙碌的人必须训练得懒惰,那就是说,要在花一些时间与众圣徒在教会的聚会中。基督徒的生活不是一种属世忙碌的生活,乃是正当懒惰的生活。我们不致于忙于今生的事而不顾神的话。在教会的聚会中,我们何等享受懒情并听神“虚谎的言语”!

对我们这些为基督而活的人来说,我们需要生存。没有我们人的存在,就无法活出基督来。但今天在堕落世界里的人不顾别的,只顾他们的生存;他们不顾生存的目的。生存是一回事,但为着神的旨意而生存是另一回事。神所命定我们生存的目的乃是活基督、活出神来,并作神的见证。但世人只是活着,他们没有目的。最终他们以活下去作为他们活着的目的。他们不知道别的,只知道生存。撒但抓住人的生存或人的生活,并利用这个生存来霸占人,使得今天全世界只顾生存,却不在生存中顾到神的旨意。

我们人类生存的一切所需必须在神圣的约束下。任何超过我们需要的事物都成为世俗的、“埃及的”、法老的东西,使我们离开神旨意的经营。在凡事上,神的经营必须是决定性的因素。我们的生活不该像“埃及人”,不该像世人。我们需要一个住处,也需要使我们的屋子保持清洁。但如果到了聚会的时间,我们还继续清扫,我们的清扫就成了“埃及的”,成了离开神经营的事。我们在地上不是为着清扫,而是为着向主守节。甚至我们在花多少时间与孩子们相处也该由神的经营来决定。其他的基督徒行动可以像世人,但我们必须是圣洁的子民、分别的百姓。

我们的生活和生存倚赖属天源头的供应,不靠世界的供应。为此我们需要异象,并需要操练我们的信心。摩西是一个大有信心的人,率领两百万人出埃及,进入旷野,在那里没有属地的供应来为着他们的生存。

(三)冲突的结果

1 以色列人遭受更多的苦待

现在我们来看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所引起冲突的结果。第一面的结果是以色列人遭受更多的苦待。(五10~21。)冲突愈大,神的选民受苦也愈多。这是仇敌的策略。不过不要以为苦难增加是消极的记号。事实上,它是积极的记号,因它表示神和仇敌正展开谈判,而我们受到了这谈判的影响。我们的受苦是一个记号说出神正在拯救我们的过程中。

2 摩西受困惑并沮丧

二十二和二十三节说出摩西受困惑并沮丧。摩西甚至问主为何打发他。不仅如此,摩西还对祂说:“你一点也没有拯救他们。”我们中间许多人有过类似的经历。我们愈把基督服事给人,他们就愈受苦。这使我们困惑并沮丧。我们的观念是,如果我们以正确的方式服事,别人就必蒙福。我们巴望死人复活,有病的人得医治,软弱的人得着刚强,贫穷的人得以富足。然而,情形时常与我们所期望的相反。

我能从我的经历中强烈地作这个见证。许多时候我很失望,正如摩西一样。有时候我到主面前说:“主,怎么了?你吩咐我把这事服事给你的百姓。对我来说,似乎你该祝福他们,并且印证我的职事。但我愈服事百姓,他们的难处就愈多。主,我有甚么错的?我不明白所发生的事。”

3 耶和华神再坚定祂的名和祂的约

摩西向主表露他的沮丧和困惑之后,耶和华神进来再坚定祂的名和祂的约。(六1~8。)神对摩西说:“我是耶和华,我从前向亚伯拉罕、以撒、雅各,显现为全能的神,至于我名耶和华他们未曾知道。我与他们坚定所立的约,要把他们寄居的迦南地赐给他们。”(六2~4。)有甚么比再坚定神的名和神的约更宝贵?因着神的再度保证,摩西得到加强和鼓励,回到法老那里,再对以色列人说话。

简言之,主的名就是祂自己的所是,祂的约就是祂带着应许所说的话,并以誓言来保证。平常所说的话不是约,但是带着应许所说的话,并以誓言来保证,就成了约。(参看希伯来书生命读经第三十六篇)。神对亚伯拉罕说话;然后祂以关于美地的应许说话,就是一再坚定的应许。最后,有一个誓言。因此,神在祂自己和亚伯拉罕之间立了一个契约、合同;神所应许的话就成了一个约。(创十五。)割礼就是这约的记号。(创十七。)

今天我们可以经历神再坚定祂的名和祂的约。有时候我向主发了怨言以后,祂向我坚定祂的名,提醒我祂是那“我是”。那独一的自有者。如此再坚定的时侯。主似乎说:“我绝不失信,我所说的是真的。我是,但那些苦难不是。不要相信你的光景,要相信我的所是。”在这时候,神也向我们再坚定祂的约。

4 以色列人不听从摩西

在六章六节至八节,主给摩西一些很有鼓励性的话要对以色列人说。祂要摩西告诉他们,祂要从埃及人的重担之下把他们领出来,用伸出来的膀臂救赎他们,带他们归向祂作百姓。并且把他们领进祂所应许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那地。虽然如此,第九节说:“摩西将这话告诉以色列人,只是他们因灵里枯竭、苦工愁烦,不肯听他的话。”(直译。)他们的灵因受苦难而枯竭。因此,他们不肯听神对摩西说的话。神的百姓灵里枯竭,就像汽车没有汽油一样。当我们灵里枯竭时,就不能忍受任何捆绑或苦难。所以,我们需要祷告,使我们的灵得蒙保守并得供应。我们需要求主保守我们灵里永不枯竭。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看见神和神的仇敌─法老之间的冲突,法老在客观的一面表征撒但,在主观一面表征撒但所霸占并僭夺的己。神要我们走三天的路程,往旷野去,使我们可以向祂守节,并祭祀祂。但是撒但和己起来否认神,不让我们去。然而,因着主的完全救恩,我们许多人已从埃及的捆绑得拯救,现今在旷野享受节期,并献祭给我们的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