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篇、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十六篇 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二)

出埃及记是一本图画的书,不是一本哲学的书。出埃及记头一段的图画描绘出在撒但霸占下的世界生活。藉着这些图画暴露了这种生活的本质。在这卷书中的图画也揭示了神对祂子民心头的愿望。神对法老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五1。)神的百姓已落在撒但霸占下的世俗生活里。正如出埃及记所启示的,神将他们从埃及拯救出来,并领他们进入旷野,到达山上,在那里他们得着一个属天的异象,就是神在地上之居所的样式。神要帐幕作祂的居所。这是祂心头的愿望。

为了暴露在法老霸占下世界生活的真实光景,出埃及记描述了在耶和华和法老之间的十二次冲突。在第一次冲突中没有神迹、灾害,或审判。只有耶和华和法老之间的谈判。神要求法老容祂的百姓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向祂守节。但法老拒绝承认耶和华,也不听祂的要求。

在第二次冲突中有一个神迹,但没有灾害;有暴露,但没有审判。在七章九节耶和华说:“法老若对你们说,你们行件奇事罢,你就吩咐亚伦说,把杖丢在法老面前,使杖变作蛇。”这个神迹的目的是在暴露世界生活的真实光景。故此,第二次冲突有暴露,但不含审判。

头两次冲突以后,灾害开始临到法老和他的百姓身上。出埃及记有两组十项:临到埃及人的十灾,和赐给神百姓的十诫。十灾可以分为四类。第一组包括血灾、蛙灾、和虱灾;第二组包括蝇灾、畜疫之灾、和疮灾;第三组包括雹灾、蝗灾、和黑暗之灾;最后是击杀长子之灾。每一次的灾害都比前一次更为严重。第一组的灾害很麻烦,但它们没有损伤。第二组的灾害对牲畜和人都造成损害。第三组的灾害毁坏了环境,最后一组的灾害了结了世界的生命。在末了一次灾害中,凡在埃及地的长子,从法老直到婢女所有的长子都死了。(十一5。)

在启示录十六章我们看见神要降在地上的末了七灾,就是将近大灾难的末期所要临到的灾害。这七灾是“盛神大怒的七碗”。(启十六1。)启示录中的七灾,在许多方面与出埃及记的十灾类似。藉着十灾,神能使祂的选民离开埃及。在大灾难期间,七灾使神的百姓最后一次离开世界。在这世代的末了,大多数神的百姓仍在埃及,就是在世界里。在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时代不需要出埃及。照样,末期的得胜者也不需要出埃及。因此,他们将在大灾难之前被提。然而,大多数的基督徒需要出来。藉着末了的七灾,神要将祂的百姓从世界里带出来。

二 第二次冲突

(一)在神的一面

现在让我们来看耶和华与法老之间的第二次冲突。(七8~14。)出埃及记七章十节说:“摩西、亚伦进去见法老,就照耶和华所吩咐的行,亚伦把杖丢在法老和臣仆面前,杖就变作蛇。”这个神迹的意义是在揭露此事实:法老和他臣仆的生命是在撒但霸占的手下,他们在埃及的生活乃在那恶者僭夺和霸占之下。我怀疑法老和他臣仆会了解这事的意义。法老和他的百姓倚靠埃及的天然资源,尤其是尼罗河的丰富出产。这出产就是他们的“杖”,这杖实际上是一条蛇─那恶者。在神眼中,法老和埃及人是倚靠撒但,并且生活在撒但霸占的手下。

这个暴露并非惩罚,而是表明神的怜悯。神在祂的怜悯里暴露埃及生活的真相。祂要埃及人知道,他们所倚靠的一切都是出于撒但。在这个暴露里,神的心意是要使他们弃绝那样的生活。今天的原则也是一样。当神临到我们时,祂不是先惩罚己、肉体,或旧人。因祂的怜悯,神首先暴露我们堕落生命的撒但性情。

(二)在法老的一面

法老召了术士来,用他们的杖作了亚伦所作同样的事。(七11。)十二节说:“他们各人丢下自己的杖,杖就变作蛇,但亚伦的杖吞了他们的杖。”多年前,我怀疑为甚么埃及的术士能作亚伦所作同样的事。我为此求问主并对祂说,我不了解这样的事为甚么会发生。我们在传福音时也许会遇见类似的情形。我们可以将今天世界上的哲学家比作那些术士。这些哲学家所教导的也许和我们所传的福音类似,我们暴露堕落人类生活的本质,他们也作同样的事。我们说到在世界里生活受霸占,他们也这样说。然而,正如亚伦的杖吞了埃及术士的杖,照样,福音的传扬也吞下了今天哲学的教训。

我们在中国传福音时,多次经历到这事,那里有许多“术士”,或是哲学教师。这些哲学家的某些教导与圣经中的一些教导几乎相同。例如,圣经教导我们不该爱世界,有些中国的哲学家也教导同样的事。然而,在我们的传福音里,亚伦的杖吞了“术士”的杖。有时候来自大专学校的哲学家,参加我们的福音聚会。我们没有因他们在场而被吓住,反而呼求主,求祂来对付这些人。祂显明了祂的智慧,我们看见福音吞下了哲学家的教训。

福音吞下了世界所有的哲学。你传福音时不要受威吓,也不要灰心。反之,要相信你的杖将吞灭哲学的杖。没有甚么能胜过福音。虽然福音不是哲学,却没有甚么比福音更哲学的。故此,福音能吞下世上哲学家的杖。

(三)结果

在十三和十四节我们看见第二次冲突的结果。十三节说:“法老心里刚硬,不肯听从摩西、亚伦。”大多数的圣经版本是说使法老的心刚硬。但这不是这里的意思。这样的繙译暗指法老的心可能是柔软的,但它变得刚硬了。但法老的心从起初就是刚硬的。达秘说本节中“刚硬”的希伯来字意思是顽梗。因为法老的心是顽梗的,它无法改变。第二次的冲突暴露了法老内心的刚硬。

这次冲突进一步的结果是法老不容以色列人去。(14。)神第一次来时,法老不肯听从祂的话。这一次法老不肯听从神的要求,甚至在神暴露了撒但之下世界生活的本质以后,也是如此。这迫使神在第三次的冲突中更严厉地对付法老。

三 第三次冲突

(一)时间和地点

这次冲突发生在尼罗河边的一个早晨。(七15。)其它两次冲突也是在清晨发生的。(八20,九13。)法老也许下到河边休闲一下,享受快乐和悠闲。但他的休闲因摩西和亚伦的在场而受到搅扰。神吩咐他们带着神的要求再次面对法老。神的心意是要使法老知道这不是休闲的时候,反之,它是埃及生活的本质被暴露的时候。法老必须看见,在埃及的生活不是安息和享受的生活,而是流血的生活。今天我们有时候也需要到世人享乐的地方去,向他们揭露这件事实:世界所有的欢娱和享乐,结局都是死亡。

(二)在神的一面

1 要求法老容祂的百姓去

摩西和亚伦重复他们先前所作同样的要求:“容我的百姓去,好在旷野事奉我。”(七16。)这次神的要求以第一样灾害为后盾。

2 使法老知道祂是耶和华

摩西和亚伦代表耶和华对法老说:“我要用我手里的杖击打河中的水,水就变作血,因此,你必知道我是耶和华。”(七17。)因为神是耶和华,无论祂说甚么,都必成就。耶和华说过:“容我的百姓去”。尽管法老会抗拒这话,至终他将被征服,并知道神是耶和华。

3 击打河水

根据十九节,亚伦要把杖伸在“埃及所有的水以上,就是在他们的江、河、池、塘以上,叫水都变作血;在埃及遍地,…都必有血。”亚伦这样作了。在埃及遍地的水,甚至在木器和石器中的水,都变作血了。因为尼罗河里的水变作血,河里的鱼死了,河也腥臭了,埃及人就不能吃这河里的水。(21。)埃及人在河的两边挖地,要得水喝。也许他们一发现水,那水就立刻变作血。

第一样灾害完全指明,埃及的生活,就是世界的生活,结局没有别的,只有死亡。无论世界的水在那里,在河里、池塘中、或器皿中,结局都是死亡。这灾害是惩罚并败坏埃及生活的开始。神这样开始来毁坏属世的享乐生活。倘若我们了解这灾害的意义,我们就知道在神审判的忿怒下,世界生活的结局就是死亡。

我们中间许多人经历过这事。当我们正沉迷于某种属世的享乐中,突然水变作血了。这是一种惩罚和暴露。藉着那样的暴露,我们看见属世的娱乐和消遣并非真正的享乐,而是带进死亡的享乐。在神眼中,埃及的水全然不是水;它们是血。藉着使世界的水变作血,神暴露了属世享乐的真相。祂揭露了世界上的人正在饮血的事实。根据启示录十六章,接近大灾难的末期,神要再一次将世界的水变作血。这血代表死亡,就是罪恶生活的结果。

我们已指出持续了七天(七25)的第一样灾害,暴露出埃及的生活。如果埃及人悔改了,这个暴露对他们就不是一种惩罚。但因为他们不悔改,它就成了一种惩罚。今天在传福音的事上,原则也是一样。倘若罪人接受福音的话,这话就仅仅暴露他们。倘若他们不接受,这话对他们就是审判的话。主耶稣亲自指出,那些不领受祂话的人,要受他们所弃绝之话的审判。(约十二48。)

第一样灾害启示神是怜悯且有智慧的。在这次灾害中祂没有杀死埃及人。祂只是把水变作血,为要警告并暴露他们。祂没有作甚么来直接伤害他们。如果法老接受了这个暴露,这暴露对他就是怜悯。但因着他拒绝了它,这暴露反倒成了审判。神对待人并非不恩慈。相反的,祂是智慧的并富有怜悯。所以,在第一样灾害的审判里,有一个怜悯的警告。

4 使埃及人知道他们属世供应和享受的结局乃是死亡

第一样灾害的目的,在使埃及人知道他们属世供应和享受的结局乃是死亡。血所表征的死亡揭示了世界生活的本质和意义。

(三)在法老的一面

埃及的术士又一次能用他们的邪术,行摩西和亚伦用杖所行的事。然而,尽管他们能带来血,他们却不能避免它。今天世界上的哲学家,能揭露世界的生活实际上就是死亡,但他们没有法子挪去死亡。只有福音能作这事。

(四)结果

第三次冲突的结果是法老刚硬的心再次被暴露。他又不肯听从摩西和亚伦。二十三节说:“法老转身进宫,也不把这事放在心上。”因为法老是顽梗的,他无心为着神的要求。这使第二样灾害必须临到埃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