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篇、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三)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十七篇 神的要求和法老的抗拒(三)

出埃及记这卷书启示,神巴望拯救祂的百姓脱离祂自己以外的一切事物,祂要救他们脱离不是神的一切。离开埃及之后,神的百姓看见属天的异象,藉此他们认识神的自己,并且知道合乎神的生活。然后他们能被建造起来,作为神在地上的居所。这是出埃及记这本书的基本观念。

神渴望拯救祂的选民脱离各样僭夺和霸占,使他们除了神自己之外,没有别的。以色列人从埃及蒙了拯救并过红海以后,他们来到何烈山,就是神的山。神的百姓曾一度在埃及,过着埃及的生活,在法老的暴政下作埃及的苦工。尽管他们很多人也许没有想到神,然而他们却是神的选民,因他们已经被神所豫定,并分别出来归给祂。出埃及记的头几章,启示出神的百姓已被撒但霸占,在撒但手下受捆绑。在那时,关乎他们的每一件事都是属埃及的。他们没有甚么是为着神的。因此,神要来拯救他们、分别他们、释放他们脱离撒但的僭夺和埃及的霸占,并且将他们带到神的山,在那里全然没有埃及的东西。在神的山那里,神所拣选的百姓能彀单独与祂同在。当以色列人来到何烈山,神就是他们的中心、他们的目标、他们的事业,和他们的生活。祂甚至是他们的家。神对他们是一切。在旷野里,尤其是在神的山─何烈山,以色列人除了神以外,没有别的。今天很多基督徒谈论得救,但少有人知道,得救就是被带到没有别的,只有神的地方。

出埃及记比圣经任何其它卷书更把世界暴露出来。虽然新约论到世界说了许多,甚至告诉我们全世界都卧在那恶者手下,(约壹五19,)它却没有呈现一幅世界是甚么的清楚图画。为此我们必须来到出埃及记这卷图画的书。倘若我们以正确的方式读五至十二章,我们将看见一连串生动的图画,描绘世界生活的本质和意义。

神要祂的百姓看见世界的所是。如果世界的成分仍留在我们里面,我们在完成神旨意的事上就要受到破坏。当以色列人在旷野时,他们回顾在埃及的享受,想念韭菜、葱、蒜的滋味。(民十一5。)因着这种想念,他们对神的居所便有了问题。今天的基督徒也是一样。因为许多基督徒仍在埃及,他们与神的居所无分无关。甚至那些从埃及分别出来的人,也可能仍然回想埃及的享乐。故此,我们都需要看见一幅清楚的图画,谈到埃及的生命和生活。

十灾不仅对埃及人是一种警告和惩罚,它们对神的百姓也是一种启示和揭露。藉着这十灾,以色列人必定看见埃及生活的真实光景。这些灾害的结果,必使他们厌恶在埃及的生活。神要叫埃及的生活被暴露,使祂的百姓恨恶它,并要逃走。所以,神降十灾的目的不仅是要警告埃及人并惩罚他们,也是要给祂自己的百姓看见到底世界是甚么。

今天也需要向神的百姓暴露这个世界。神要祂的百姓在地上作祂的居所。然而,只有我们从世界里被拯救出来,并且在神自己以外没有别的,这个愿望才能实现。在这些日子里,我们一直强调众教会必须被建造起来。但如果我们要看见众教会实际地被建造,我们就必须完全从世界里出来。

在消极方面,出埃及记揭示出世界。在积极方面,它启示了神的居所。首先,向神的百姓揭露埃及生活的真相、意义,和结果。神赐下这启示的心意是要使祂的百姓厌恶埃及,将埃及丢在背后,并分别归神作祂的居所。今天,原则也是一样。如果我们不与世界分别,就不能成为神的居所。为看建造祂的居所,我们必须了解世界的究竟。不但如此,我们还必须厌弃世界的生活方式,并且甘心舍弃它。

倘若我们看见出埃及记这卷书所揭示神的旨意,就更容易领会这些灾害的意义。神降灾的心意不仅是要惩罚埃及人,也是要暴露埃及人的生活。正如出埃及记这卷书中的埃及人一样,今天世上的人也不明了世界生活的真实光景。世人都被麻醉了,在撒但麻醉的影响之下,他们乐意去过世界的生活。他们不认识活在世上没有神是怎么回事。在他们的经历中,世界的水必须变作血。然后他们就要知道世界生活的本质以及世界生活的结果。世界生活的本质就是死,而在世界生活的结果也是死。

四 第四次冲突

(一)在神的一面

在和法老的第四次冲突中,主用青蛙来糟蹋埃及的四境。(八2。)青蛙从江、河、池里上来,上到法老、他的众臣仆,和所有埃及人的身上。青蛙毁坏了舒适的埃及生活的享受。这些青蛙真是烦人!藉着把青蛙之灾降在埃及人身上,主要埃及人明了,他们在埃及的生活并不是真正享受的生活,而是麻烦的生活。埃及人不晓得,在神眼中,他们所有的享受都是“青蛙”。他们从尼罗河─世界供应的源头,所收聚的每样东西都是青蛙。曾是产鱼的埃及诸水现在却滋生青蛙。

原则上,我们今天也许经历同样的事,在我一生中,我收聚了许多东西都变成了“青蛙”。起初,我享用这些东西。但它们一件一件的变成了“青蛙”。我认为是一条“鱼”,实际上是一只“青蛙”。你在这世界里所得着的每件东西,迟早都要变成“青蛙”。这意思是说,你从“尼罗河”─世界供应的源头─所收聚的每样东西,都要成为你烦恼的原因。物质的得着,甚至你所亲爱的人都可能是“青蛙”。当我们所宝贝的东西变成“青蛙”时,我们才了解世界的享受不是真享受。反之,它非常麻烦。

在埃及的青蛙没有杀死任何人,但它们对每一个人都是搅扰。它们无所不在─在他们的房屋里、卧房里、床榻上、炉灶里,和搏面盆里。何等的搅扰!

蛙灾是一种惩罚或启示,在于蒙受这灾害之人的态度。倘若他们接受主的怜悯,蛙灾对他们就是一种启示,暴露埃及和其享受乃是青蛙之地的事实。这是世界生活的意义。世界享受的每一方面都是“青蛙”。然而,那些拒绝主怜悯的人就得忍受蛙灾作为惩罚。

(二)在法老的一面

埃及的术士能行亚伦用杖所行的三件事:把水变作血、把杖变作蛇,并使青蛙滋生。法老的术士用他们的邪术叫青蛙上了埃及地。(八7。)但他们无法赶走青蛙。传福音的人必须能把“青蛙”带来。这意思是说,他必须使人了解,世界所有的享受和霸占都是“青蛙”。然而,某些哲学教师也能使人知道世界的东西霸占并破坏他们。传福音的人暴露世界生活的真相,但有些“术士”或哲学家也能作同样的事。我们在中国传福音的时候,经常遇见这样的“术士”,世界的哲学家。我们告诉人,世界的生活霸占他们。有些哲学家也教导同样的事。例如,道教教人纯真无私。我们还告诉人,这世界的享受实际上是一种死亡。有些哲学家也这样教导。

然而,正如埃及的术士不能除去青蛙,今天的“术士”也无法除去在我们这个时代中搅扰人的“青蛙”。在中国的那些哲学家能把“青蛙”带来,但是不能使它们消踪。当摩西为青蛙呼求耶和华,耶和华就照摩西的话行,(八12~13,)青蛙就死了。同样的原则,一个正确的传福音者不仅把“青蛙”带来,并且使它们被驱除。

在中国,有些时候我们传福音给某些富翁,我们使“青蛙”向他们显现。这使他们确信,世界的享受实际上是一种搅扰,是无穷烦恼的原因。我们照他们的要求,为他们祈求,“青蛙”就被带走了。但这只使我们看见,他们的光景与法老在青蛙走后的光景一样。当法老见灾祸松缓,就硬着心不肯听摩西和亚伦。(八15。)同样的原则,当这些富翁看见“青蛙”离开了,情况缓和了,他们就拒绝悔改相信主。

五 第五次冲突

(一)在神的一面

在第五次冲突中,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对亚伦说,伸出你的杖击打地上的尘土,使尘土在埃及遍地变作虱子。”(八16。)当亚伦伸杖击打地上的尘土,“就在人身上和牲畜身上有了虱子;埃及遍地的尘土,都变成虱子了。”(17。)先前,埃及的尘土出产彀类,可用作食物。但在这次灾害中,尘土变作虱子,对埃及人造成很大的不安。虱子使人大受困扰。然而,虱灾不仅是一种惩罚,也是一个启示,埃及的尘土最终所产生的是虱子,而不是作食物的谷类。

在这些灾害中,神有智慧且有怜悯。祂没有使用一项有力的武器,给埃及人一次而永远的教训。反之,祂使用很微小的东西。如果神一下子就摧毁了所有的埃及人,就没有警告、没有题醒,也没有启示了。神因着祂的智慧和怜悯,用虱子暴露埃及生活的光景,并鼓励祂的百姓离开埃及。

在原则上,神今天也作同样的事。祂一再给我们看见埃及并不可爱,祂题醒我们不要留在埃及,祂使我们看见在埃及的生活是可憎的。水滋生青蛙,尘土产生虱子。祂知道如果祂的百姓清楚埃及的光景,他们就会巴望离开埃及。藉着十灾,神的百姓醒悟过来,他们的生活不该是世界的生活,而该是在旷野里向神活着的生活。

蛙灾揭示埃及之水的本质,而虱灾揭示埃及尘土的本质。尘土变作虱子,表明我们在世界生活中供应的源头最终成了困恼的原因。今天全世界的人为着生活倚靠水和尘土。没有这些,就不可能有生活的供应。虽然水和尘土是神为我们创造的,但它们已被撒但接管,并用来为着他自己邪恶的目的。所以,神在祂的审判里,暴露了在他们堕落光景中的水和尘土的真相。祂把水变作血,把尘土变作虱子。

前三样灾害─血灾、蛙灾、和虱灾─向我们揭示世界生活的本质、意义,和结局。那些继续活在世界里的人将遭遇死亡、搅扰,和困恼。我们都需要对于今天世界的生活得着这样的启示。愿这异象给我们深刻的印象,使我们永不忘记。

(二)在法老的一面

法老的术士试图生出虱子来,但他们作不到。他们向法老承认,使埃及的尘土变作虱子乃是神的手指。他们不是说神的手,而是说神的手指。这表明耶和华,希伯来人的神是全能的。按他们的领会,神只是用祂的手指就作了他们所作不到的事。然而,法老的心仍然刚硬、顽梗,不肯听摩西和亚伦,正如耶和华所说的。

我在本篇信息中的负担不是要教导圣徒不该爱世界。我的负担是要指出在出埃及记这卷书中所描绘的图画。想一想血灾、蛙灾,和虱灾是如何暴露今天的世界?你仍要在世界中定居么?你仍以为世界是你最好的住处么?倘若我们对出埃及记所描绘的图画有印象,我们就巴望离开今日的埃及。因着神的怜悯,祂给我们看见一幅生动的图画,揭示生活在世界中的本质、意义,和结局。祂渴望拯救我们脱离世界,并且把我们带到何烈山,就是神的山,归于祂自己。在这山上,没有血灾、蛙灾,和虱灾。相反的,我们有光、有启示、有目标、有神的同在,以及满了神供应的将来。在埃及的生活与在何烈山的生活,两者之间是何等的对比!你要在埃及与血、青蛙、虱子同在呢,还是你要在何烈山与神同在?不需要人劝我们离开世界。我们若看见出埃及记所描绘的图画,我们将自然而然地厌弃世界,从世界逃走,并在神的山聚集归于耶和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