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篇、法老狡猾的讨价还价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二十篇 法老狡猾的讨价还价

在我们继续看神和法老之间的最后一次冲突以前,我们需要看法老狡猾的讨价还价。法老不仅表征撒但,也表征己和天然的人。此外,我们的亲戚和朋友对我们也可能是今日的法老。再者,我们天然的心思、意志,或情感,也可能是背叛神或狡猾地与神讲价的法老。

一 神的要求

(一)容祂的百姓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

神对法老的要求记载在五章一节。根据这一节,主藉摩西和亚伦对法老说:“容我的百姓去,在旷野向我守节。”不仅如此,主要求祂的百姓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祭祀祂。(五3。)这三天的路程不但表明一段漫长的距离;并且表明埋葬和复活。在圣经中,第三日表征复活。主耶稣是在第三日复活;而且根据创世记第一章,旱地─复活基督的豫表─是在第三日露出来的。所以,三天的路程在这里是表征埋葬和复活。天然的人必须被埋葬,使神的百姓能从死里复活。过红海表示埋葬和复活的过程。在神和撒但的眼中,以色列人经过了红海的埋葬,并且进入复活。作为蒙神呼召和拣选的人,我们也必须经过这一段埋葬和复活的过程。这意思是说,为了被埋葬和复活,我们必须走三天的路程。藉着这一段路程,神的百姓不仅从埃及出来,并且他们在复活里进入一个新的环境。

在消极方面,旷野表征漂流的地方,但在积极方面,它表征分别的领域。当以色列人进入旷野,他们就和一切埃及的事、一切世界的事分开了。这个分别与埋葬和复活有关。我们曾经在埃及,就是在世界里。但藉着埋葬和复活,我们从世界出来,进入旷野,在那里我们被分别归主。在与法老的交涉中,神要求祂的百姓有这样的分别。

(二)使祂的百姓能向祂守节并祭祀祂

然而,分别不是目标。神的目标是要以色列人向祂守节。祂要他们在祂面前与祂同乐。向神守节就是与神一同享受神。每个真正得救的人都曾多次经历在主面前喜乐洋溢。这时候才是真正的节期。你若没有与主一同享受过这样的节期,而仅在参加属世娱乐的时候快乐,你就可能还未得救。得救并不在于有这样的享受。然而,每个得救的人在他基督徒的生活中,至少有一次向主守节、在主面前享受祂的经历。有时候我在主里喜乐忘形,好像我在祂面前跳舞一般。这不是道理或理论,而是我们享受奇妙的救恩。

不仅如此,以色列人还要向主献祭。照着我们的经历,当我们向主守节,在主面前享受祂,我们的心被主耶稣深深摸着。祂对我们如此亲爱、宝贵,我们对祂有新鲜的爱。几乎没有言语能表达祂对我们是多么的甜美。祂摸着我们全人的深处,而我们的回应是为着父的爱子感谢祂。这就是向神献祭,把宝贵的基督当作祭物献给神。当我们把基督献给父时,父就因着我们献上基督为祭物而欢喜、高兴,并满足。所以神对法老的要求,就是容祂的百姓往旷野去,走三天的路程,使他们能向祂守节,并献祭给祂。这是对神救恩的享受。

二 法老狡猾的讨价还价

(一)拒绝神的要求

起先,法老拒绝神的要求说:“耶和华是谁,使我听祂的话,容以色列人去呢?我不认识耶和华,也不容以色列人去。”(五2。)撒但是狡猾的。己和天然的人,无论是我们的或别人的,也是狡猾的。不仅如此,我们天然的心思、意志,和情感是狡猾的。事实上,任何天然的东西都是狡猾的。由此我们看见,法老无所不在。法老否认神,并且不顾祂的要求,不容以色列人去。

我不相信法老真不知道有这位耶和华神。反之,法老必定知道耶和华的存在,但是他故意否认祂。他高傲地问说,为甚么他必须听神的话。今天,天然的人也作同样的事。譬如,一位弟兄的妻子知道有一位神,但是她也许拒绝祂的要求。这位弟兄可能告诉他的妻子,他从主接受了一个呼召。这位妻子反应说:“神是谁?为甚么我就该留意祂对你的呼召呢?”这时,她就是拒绝神和神要求的法老。

事实上,乃是在法老里面的撒但否认神。撒但非常清楚有一位神,因为他曾一度在神面前。然而,撒但在法老里面作工,否认神并拒绝听从祂。这是法老狡猾交涉的第一个阶段。

许多得救的人在他们首次听见福音时,就是这样和主讨价还价的。他们里面的深处说:“神是谁?为甚么我必须听祂?为甚么祂不听我?为甚么我需要祂?祂才需要我。至于我,天地都该是我的。”很多人以这样的方式与主理论。

神对这种狡猾交涉的答覆就是降下灾害。我多次看见这事。例如,一位聪明的医科学生听见福音的话时,与主理论。他也许与神争辩,并告诉祂,他无意听从祂。神不答辩,反而降下某种灾害,也许是一种医生无法诊断的疾病,为要带这位青年人悔改、相信基督。神用祂的手指降下这样的灾害。埃及的术士承认十灾中有一样是神的手指带来的。(八19。)法老与神理论,直到灾害降临的时候。然而,当每样灾害过去时,法老又开始与主理论。所以,神降下一灾又一灾。

很少人没有迟疑或考虑就接受福音。为了对付这样的交涉,神一再地降下灾害。

(二)题议容以色列人在埃及祭祀他们的神

法老交涉的第二个阶段在他对摩西、亚伦所说的话中可以看见:“你们去,在这地祭祀你们的神罢。”(八25。)在这里法老告诉他们说,他们能彀祭祀神,条件是留在埃及地。他们不需要走到旷野。法老承认有一位神,而且要求祂的百姓事奉祂并献祭给祂。但是他不愿他们离开他的国家。他们能彀祭祀神,条件是留在埃及。

对这个狡猾的题议,摩西回答说:“这样行本不相宜,因为我们要把埃及人所厌恶的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若把埃及人所厌恶的在他们眼前献为祭,他们岂不拿石头打死我们么?”(八26。)摩西知道神的百姓所要献给主的,是埃及人所厌恶的。神所接受的是埃及人所弃绝的。所以,他们不能在埃及祭祀神。

法老心里刚硬,拒绝听从摩西。然后神降下另一灾。撒但和天然的人必定看见与神争辩是徒劳无益!祂是伟大的,祂有法子对付我们。当我们和祂理论完后,祂动用祂的手指,藉着另一次灾害来对付我们。

(三)题议容以色列人去,不要走远,在旷野祭祀他们的神

在法老狡猾交涉的第三个阶段,他说:“我容你们去,在旷野祭祀耶和华你们的神,只是不要走得很远。”(八28。)倘若以色列人同意不要走远,无论何时法老要他们,就能抓住他们。有时候今日的法老容许我们相信主耶稣,只要我们不走到他们所认为的极端。他鼓励我们要平衡,不要走得太远。例如,父母亲也许对他们的孩子说:“当我年轻时,我也相信耶稣。但你跟随主太极端了。你不需要一星期聚会好几次,主日早晨一小时不就彀了么?信耶稣很好,但是不要疯狂着迷。”

法老这样与神理论过后,主仍旧降下另一次灾害。对今日的法老,祂也作同样的事。当天然的人奋力抵挡神,神就降灾在他身上。

(四)题议只容壮年人去事奉他们的神

法老无法忍受灾害,就同意容以色列的壮年人去事奉他们的神,但是不要带着老的、少的。(十8~11。)当法老问,谁要去事奉耶和华,摩西说:“我们要和我们老的少的,儿子女儿同去,且把羊群牛群一同带去。”(十9。)法老又开始理论说,有祸在他们眼前。(10。)法老继续说:“不可都去,你们这壮年人去事奉耶和华罢。”(11。)法老声称他爱他们,关心他们,不要让灾祸降在他们身上。何等的狡猾!

今天许多人也像这样。 一个年轻人的父母会对他说:“我是一个老年人,我知道生活的试炼。你不晓得将来在你前面有甚么试炼。因此,我劝你相信主耶稣并跟随祂,但不要完全跟随。倘若你全心跟随,你不知道将会发生甚么事。”法老利用爱心使人与主分开。只要法老仍能扣留这些妻子、少的、老的,壮年人就不会真正离开埃及,因为他们的心仍在埃及。因着法老不肯容以色列人完全离开,更重的灾害,就是蝗虫的灾害,便临到埃及人。

(五)题议容以色列人去事奉他们的神,但不要带着羊群牛群

蝗灾迫使法老再次与主办交涉。这回他说,“你们去事奉耶和华,只是你们的羊群牛群要留下,你们的妇人孩子可以和你们同去。”(十24。)这项题议也是狡猾的。摩西巧妙地回答法老说:“你总要把祭物和燔祭牲交给我们,使我们可以祭祀耶和华我们的神。我们的牲畜也要带去,连一蹄也不留下,因为我们要从其中取出来,事奉耶和华我们的神。”(十25~26。)摩西没有说百姓为着生活需要牲畜;乃是需要牲畜供应某些东西献祭给神。这表示摩西不是关心百姓的生活,而是关心要有东西献给神。他们在意神的需要,而非自己的需要。所以,他们不同意把羊群牛群留在埃及。法老因摩西的回答而生气,禁止他们再来。

我们中间很多人经历过与主办交涉的这五个阶段。首先我们否认主,然后我们相信了,但要留在埃及。以后我们愿意离开埃及,但不是走得太远。接着是关乎甚么能留在埃及的谈判。法老知道人的财宝在那里,人的心也在那里。(太六21。)如果法老能留住我们的财富,我们的心就要在他手中。

今天许多基督徒相信主耶稣,但是他们没有改变他们的地位。他们留在埃及,留在世界里。然而,若是我们相信主以后,仍留在埃及,我们的罪可以得着赦免,但我们没有从撒但的暴政下蒙拯救。留在埃及就是留在撒但的暴政之下。

其他的基督徒愿意离开埃及不远。他们这样作,可以夸耀他们的聪明,以为他们是智慧而平衡的。他们满意地指出,他们不走极端。

其余的基督徒在与神办交涉的第三、第四,或第五个阶段。撒但愿意容他们去,但不容年少的去。许多基督徒在世界里仍有他们的财富和资产,这表示他们还没有出埃及。他们的受浸应该是过红海,但是对他们仅仅是一个仪式,成为宗教的一部分。我们感谢主,大多数在主恢复里的人都出了埃及。

每当传福音的时侯,这五个阶段的讨价还价就再次重复。很少有人在第一次听见福音时就完全得救。大部分的人挣扎、迟疑,并讨价还价。最后,神为了他们而动一动手指。我们也许用我们的心思和主讲价,并与主理论。但神不在意我们的理论。当我们和主交涉一过,祂就再次在我们的情况中施行祂的能力。

三 神的坚持

(一)坚持祂绝对的要求

无论法老如何与神讨价还价,神总是坚持的。没有甚么能改变祂。 一旦祂对我们有所要求,祂就绝不让步。反之,祂坚持要达成祂的要求。与祂争辩没有用。祂能忍耐,有时候等待多年,直到我们甘愿顺服祂的要求。我们或许以为,经过漫长的时间后,主会改变祂的心意,但我们却发现主比以前更坚持。天地会过去,但祂的旨意永存。法老必须认识神坚持不撤回祂绝对要求的事实。

(二)使用末了的灾害迫使法老将以色列人逐出埃及

主坚持实现祂的要求,就使用末了一灾─击杀长子,来迫使法老将以色列人完全赶出埃及。(十二29~33。)无论法老多么顽梗,他无法抵挡这次灾害。法老对摩西、亚伦说:“起来,连你们带以色列人,从我民中出去,依你们所说的,去事奉耶和华罢。”(十二31。)不仅如此,法老对他们说:“也依你们所说的,连羊群牛群带着走罢。”(32。)


(三)使埃及人愿意给以色列人金器银器和衣裳


出埃及记十二章三十五和三十六节说:“以色列人照着摩西的话行,向埃及人要金器、银器,和衣裳。耶和华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以致埃及人给他们所要的,他们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神使埃及人愿意给以色列人这些宝石和衣裳。如此,以色列人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因此,到了建造帐幕的时候,他们就有所需要的材料。

有些人也许认为,神允许以色列人这样掠夺埃及人是不公平的。请记住,法老强迫以色列人为他造积货城。他没有为这个劳力的工作给他们任何报酬,因此,掠夺埃及人实际上是清帐。以神的公平和公义,他有清帐的法子。何等奇妙,末了一灾不仅迫使法老和埃及人赶出以色列人,并且使他们甘愿给以色列人所要求的!

连掠夺埃及人这件事也适用于今日。我知道许多人先是与主讨价还价,而后真被主拯救了。他们得救之后,就彻底掳掠了世界,并从世界中带出许多东西来为着主。很多人能作见证,他们蒙召得救以后,没有留下甚么在世界中。反之,他们把所有的一切都带出来为着神的旨意。

我们已经指出,埃及人给以色列人的材料被用来建造帐幕。银子用来作带卯的座,金子用来包裹竖板和帐幕中其它的物件。在埃及人眼中,这样使用他们的金子和银子是一种枉费。但在神眼中,这不是枉费。埃及的财富被夺来是为着神的旨意。

历世历代以来,许许多多人被主呼召,并且被祂从世界里拯救出来,带着许多东西归给主,为着祂和祂旨意的缘故枉费上去。例如,当马利亚用极贵的真哪哒香膏抹主耶稣时,犹大认为这是一种枉费。他说香膏能卖钱赒济穷人。(约十二3~5。)他希奇为甚么在主耶稣身上枉费了这么多。但是从世界夺来的一切都该归给主耶稣,并且枉费在祂身上。这样作就是彻底的得救了。这是我们深切爱主的标记,我们彻底得救的标记。最终,我们从世界所夺来的,完全为着神的居所使用。

今天这就是我们的经历。不仅我们自己离开埃及,并且我们不容任何与我们有关的事物留在世界。反之,我们把世界的财富夺来,把它枉费在主身上,作为我们爱祂的标记。然后这夺来的财物被用于神在地上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