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篇、法老的心地刚硬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二十一篇 法老的心地刚硬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法老的心地刚硬。这件事的争辩在于神使法老的心刚硬或是法老自己硬着心。论到法老的心刚硬,摩西使用好几种说法。在四章二十一节神说:“我要使他的心刚硬。”然而,在八章十五节摩西说法老“硬着心”。再者,九章七节告诉我们,“法老的心却是固执”,而九章三十五节说:“法老的心刚硬”。一方面,十章一节说,耶和华“使他…的心刚硬”,但另一方面,在十章二十节我们看见耶和华“使法老的心顽梗”(另译)。根据所使用希伯来字的字义,法老的心不仅变得刚硬,且是顽梗又固执。摩西用不同的字眼描述法老心地刚硬的事实,说出这件事的严重性。

一 神的主宰权柄

圣经明说神使法老的心刚硬,又说法老自己硬着心。有些不信圣经的人争辩说,神使法老的心刚硬是不对的。保罗写罗马书的时侯,这类的争辩已经开始了。因此,保罗诉诸神的主宰权柄,问说:“你这个人哪,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受造之物岂能对造他的说,你为甚么这样造我呢?”(罗九20。)在下一节保罗继续说:“窑匠难道没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么。”在此保罗说,作为创造者,神有主宰的权柄作祂所喜欢作的。我们是谁,竟敢与祂争辩呢?我们需要认识,我们是泥土,而神是窑匠。祂有权柄从一团泥里拿一块作成贵重的器皿,又拿一块作成卑贱的器皿。祂有权柄作成可怒的器皿,(22,)如同作成蒙怜悯的器皿一般。(23。)

你认为自己是一个可怒的器皿呢,还是一个蒙怜悯的器皿?一面说,我们是何种器皿完全是神主宰权柄的事;但另一面,它在于我们认为自己是甚么。就如宇宙中许多其它的事物一样,总是有两面的,有神的一面,也有人的一面。我们若说自己是可怒的器皿,那我们就是可怒的器皿。但我们若说自己是蒙怜悯、贵重、得荣耀的器皿,那么我们就是这样的器皿。

在罗马九章十六节保罗说:“据此看来,这不在乎那定意的,也不在乎那奔跑的,只在乎发怜悯的神。”成为一个蒙怜悯、贵重、得荣耀的器皿,不在乎我们的定意或奔跑,只在乎神向我们所施的怜悯。我们是蒙怜悯的器皿乃是出于神主宰的怜悯。成为蒙怜悯的器皿不是我们决定的。神在我们出生以前就作了这个决定。只有因着神的主宰权柄,我们才能说我们是蒙怜悯的器皿。我们凭自己或出于自己都无权这样说。那位对泥土有权柄的窑匠,已定意要把我们作成蒙怜悯的器皿。然而,我们承认我们是蒙怜悯的器皿就是证明神已经这样作了。


二 神的怜悯

(一)照着祂自己的旨意

神的怜悯是照着祂的旨意。在罗马九章十八节保罗下结论说:“神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叫谁刚硬,就叫谁刚硬。”我们无法解释神为甚么定意要向我们施怜悯。我们只能说,照着神的旨意,神的怜悯临到了我们。在这件事上,圣经特别地强调。根据罗马九章十八节,神可以施怜悯,也可以叫人刚硬。摩西和法老的事例就是一个说明。摩西是神要怜悯的人,而法老是神要使他刚硬的人。在罗马九章十五节,保罗引用神给摩西的话说:“我要怜悯谁,就怜悯谁,要恩待谁,就恩待谁。”这表明神向我们所施的怜悯全然是照着祂自己的旨意。

(二)在祂主宰的权柄里

不仅如此,神的怜悯也是在祂主宰的权柄里。(罗九20~23。)要解释神怜悯我们,只能说在祂主宰的权柄里,祂已定意要怜悯我们。想一想以扫和雅各的例子。谁能说为甚么神一定要拣选雅各而不拣选以扫呢?我们所能说的乃是在祂主宰的权柄里,神拣选了一个,而没有拣选另一个。神的拣选绝对是照着祂的主宰权柄。

作为蒙神恩典的人,我们不仅该为着祂的怜悯感谢祂,也该为着祂的主宰权柄敬拜祂。有些诗歌说到神的怜悯,但是很难找到一首诗歌是论到神的主宰权柄。要写神主宰权柄的诗歌,我们没有太多可说的。我们需要和保罗一同被带到神的主宰权柄这里。不是与祂理论,反而我们该说:“哦,父神,为着你的主宰权柄,我敬拜你。虽然我不配,但在你的主宰权柄里,你已定意向我施怜悯。”千万不要摸神的主宰权柄。要留意保罗的警告,他问道:“你是谁,竟敢向神强嘴呢。”(罗九20。)倘若我们认识,我们不过是泥土,我们就不会与神争辩了。反之,我们要为着祂的主宰权柄敬拜祂。

三 人的自由意志

在宇宙中有三件事是无可否认的:神的主宰权柄、神的怜悯,和人的自由意志。神的主宰权柄和怜悯是神圣且永远的,它们是无始无终。反之,人的自由意志是神所造的。神创造人给人一个自由意志,表明祂的伟大。因祂是大的,祂不强迫我们拣选祂。反之,祂给我们自由来自行选择。

神给人自由选择的事实也启示祂的智慧和大爱。没有一个伟大、智慧,和慈爱的人会强迫别人作事的。反之,这样的人总是尊重别人的自由意志,说:“随你选择罢。如果你要作这事,你可以定意这样作。但你必须作个决定。”我们是接受神或是弃绝祂,都在于我们的选择。创世记第二章证明人有自由的意志。根据本章,神把祂所造的人安置在两棵树前,就是生命树和善恶知识树之前,让人在它们之间自由选择。当我年轻时,我认为神许可第二棵树在园子里是不对的。对我来说,如果只有一棵生命树,甚么问题都不会发生了。但在祂的伟大、智慧,和慈爱里,藉着把人安置在两棵树面前,神给人机会来拣选祂。

根据创世记第三章,夏娃偏要拣选吃知识树的果子。她作这个决定时,是运用她的鉴别力和自由意志。同样的原则,我们必须决定是否要相信主耶稣。再者,接受祂之后,我们还必须选择是否要追求祂。有些人以为,倘若撒但不存在的话,宇宙中的情况就会是美妙的。然而,神和撒但,生命和死亡都同时存在,这乃是事实,而我们必须在他们之间作个选择。

四 法老的心刚硬

以此为背景,我们来看法老心地刚硬的问题。神先使法老的心刚硬呢,还是法老先采取步骤,使自己硬着心?想想看你信主耶稣的经历,它能帮助你回答这个问题。这是你发起的呢,还是神发起的?当然是神发起的。但是,你的确相信了。在我得救之前,我没有想到神。我相信基督既不是我计划的,也不是我发起的。我确信这个源头乃是神自己。祂计划、发起,并安排这事。在我得救以前,我不愿相信基督。然而,有一天我自然而然地愿意了。照着你我的经历,神采取第一步先使我们相信基督。

同样的原则,神采取第一步使法老的心刚硬。在摩西首次面对法老之前,神告诉摩西,祂要使法老的心刚硬。(四21。)然而,在我们得救的事例中,我们相信主耶稣是神所发起的,但祂不是藉着替我们相信来实行。神计划我们该相信祂,但我们自己必须要相信。照样,神先使法老的心刚硬,然后法老藉着他自己的自由意志来实行这样的刚硬。

在此我们看见神的主宰权柄和人的自由意志,这两者不相矛盾,而是互相呼应的。在这件事上,法老不能逃避责任,把一切推卸给神。他有他自己的自由意志。

一方面,我们必须为着神的主宰权柄敬拜神,但另一方面,我们必须尽我们的责任。神的主宰权柄与我们的自由意志并不矛盾,而我们的自由意志和祂的主宰权柄也不矛盾。倘若我们看见这个,我们就要在神主宰的权柄下谦卑自己,并且自然而然地尽我们的责任。我们要说:“主,一切都是照着你的主宰权柄。然而,我必须尽我的责任。”我们愈愿意担负我们的责任,表明我们是神所豫定的记号就愈明显。

圣经先说神使法老的心刚硬,但圣经也说法老使他的心刚硬。这显明神的主宰权柄和人的自由意志。我们必须一直谦卑自己,说:“主,你是主宰一切的,但我仍必须尽我的责任。”这个态度表示神恩待了我们。但假设我们持着这种态度:既然一切都是照着神的主宰权柄,我们就没有责任作任何事;这就是我们否认神的记号。法老不能推卸责任,摩西也不能夸他的行为。如此,神封住各人的口。摩西没有地位夸口,法老也没有理由不负责任。

神的主宰权柄和我们的责任,都与我们属灵的追求有关。所有正常的属灵追求都是神所计划,所豫定的,但是我们仍有责任寻求主。当我们寻求祂时,我们不该骄傲。反之,我们该谦卑自己,并承认我们的追求主是照着祂的主宰权柄;同时也是尽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对主漠不关心,就有不尽责任的危险。但如果我们热心追求主,我们就必须谨慎,不要夸耀我们的属灵追求。我们又一次看见,必须在神主宰的权下谦卑自己,同时也尽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知道神的主宰权柄和我们的责任,我们就真是神所恩待的了。

我们已经指出,有些经节说神使法老的心刚硬,而另一些经节说神使法老的心顽梗。同样的原则,有些地方告诉我们法老硬着心,(八15,)但别处告诉我们法老心里刚硬。(七13。)硬着心和心变刚硬有所不同。出埃及记告诉我们,法老硬着心以及他的心变得刚硬。这表示法老先硬着心,结果他的心就变硬了。因此,心里刚硬是硬着心的结果。在法老硬着心以前,他的心仍有软化的可能。但法老不但不软化他的心,反倒硬着心。今天的光景也是一样。在一个人硬着心以前,他的心并不刚硬。至少在某种程度上,他的心是柔软的。然而一旦他决意要硬着心,他的心就变得刚硬了。

我们能从这里学到一个重要的功课:绝不容许任何消极的事朝着主发展。在消极的事发生之前,你还有两种选择─为着神或抵挡神。然而一旦某件消极的事产生,而你的心刚硬了,你就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弃绝神。

从法老对待他心的方式中,我们能看见神如何对待法老的心。首先,神使法老的心刚硬,然后神使他的心顽梗。神使法老的心刚硬以后,祂能使其柔软。然而祂没有这样作。反之,祂使法老的心一直刚硬。这意思是说神使法老的心顽梗。起先神使法老的心刚硬,然后祂使法老的心顽梗。换句话说,神没有中途改变祂对法老的心所作的。

倘若我们容许某件消极的事朝着主发展,这将会带来严重的后果。神不会更改这个结果;反之,祂会容许它继续下去。正如祂不向法老施怜悯,反而让他任凭己意,特要在他身上彰显神的权能。(罗九17。)一旦你硬着心,你的心将变得刚硬,而且一直刚硬下去。这是在你的一面。在神的一面,祂先使你的心刚硬,然后祂不改变祂所作的。祂先使心刚硬,然后使它继续刚硬。这警告我们要谨慎,免得任何消极的事在我们里面发生。一旦这消极的事产生某种结果,那个结果将存留下去。连神自己也不改变它,祂会许可它存留。

我信摩西用各种说法来描述法老的心地刚硬,好叫我们学习在神的主宰权柄面前谦卑自己,尽我们的责任,并保守自己,不容许消极的事情朝着神发展。一旦这些事情发生了,它们所造成的结果就很难改变。反之,情况依旧,甚至更糟。让我们从法老的例子中学到功课。他容许邪恶的事发生,它的结果就永远存留。这是何等严肃的警告!

多年来,我见过许多容许消极事物发展的例子。起初,在他们面前有两种选择,他们仍有可能改变方向。但是他们一作消极的选择,就无法转回了。从那时起,因着他们的选择所产生的情形和结果就没有改变了。

要小心任何消极的事发生。千万不要以为这样的事是无意义的。不要对自己说,你要作一件事,以后再改变。你也许愿意改变,但你选择的结果不允许你改变。再者,神也无意更改这种消极的光景。

我们需要为着神的主宰权柄敬拜祂,为着祂的怜悯感谢祂,尽我们的责任,并防止消极的事情在我们和主之间发生。那么我们就在神的恩典里是摩西,而不是法老。我们需要仰望主,叫我们不像法老是可怒的器皿,而像摩西是蒙怜悯、贵重,并得荣耀的器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