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篇、以色列人出埃及(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二十六篇 以色列人出埃及(一)

读经:

出埃及记十二章二十九至四十二节,五十一节,十三章一至二十二节。

在前面各篇信息中,我们看过逾越节。现在我们来看以色列人出埃及,就是接着逾越节的一件事。我们都知道,“出埃及”这个词的意思就是出去。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所要谈到关乎出埃及的点,都可在新约中找着。然而,我们若读新约的话语,而不看摆在旧约中出埃及的图画,我们就不会有很深刻的印象。因此,我们需要看新约中的话语以及旧约中的图画。

常常我们藉着图画比藉着言语更能恰切地领会属灵的事。用新约的说法,出埃及就是从世界里出来。然而,没有出埃及记的图画,我们就很难说出如何能从世界里出来。谈论这事而不参看这幅图画只会导致混乱。因此,为着旧约中的图画以及新约中的明言,我们感谢主。

一 法老和埃及人被神征服

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不是出于他们或凭着他们的能力。若是任凭他们,他们绝不能从埃及出来。出埃及是拯救的神所完成的。首先,神征服法老,就是霸占以色列人的人,然后祂征服所有的埃及人。(十二29~33。)当我们把这原则应用到我们的经历中,就看见神进来征服撒但,一切与撒但站在一起的人和事,以及我们的环境。当以色列人从埃及出来时,整个环境都被神征服了。每件事都为以色列人离开埃及而准备妥当。即使他们要留在埃及,环境亦不容许他们留下,除了离开之外,他们别无选择。

根据出埃及记的图画,神的救恩包括逾越节的一面和出埃及的一面。神的百姓守逾越节很容易,但要出埃及却不容易。难处在于出埃及需要环境的配合。假设在埃及的情形不容神的百姓离开,他们怎能出埃及呢?这事是不可能的。出埃及需要彻底的征服环境。以色列人的出埃及是摩西和法老之间长期苦斗的结果。出埃及之前是十二次交涉与十样灾害。这表明神拯救他的选民脱离撒但霸占的手和世界是不容易的。所有的真基督徒都经历过逾越节,但只有少数的基督徒经历过从埃及出来。这事的原因乃是他们环境中的某些方面还未被征服。

如果我们的环境还未被征服,我们也许有逾越节,但是没有出埃及。可能你的妻子、丈夫或亲戚需要被征服。有些人听见他们的环境必须被征服,他们就沮丧并想要放弃了。然而,即使放弃这件事也不在于我们;它完全在乎主。我们不该放弃,我们该与他合作。要从撒但霸占的手和世界里被拯救,我们需要神的手征服我们的环境。

在这段记载中,两次告诉我们耶和华“用大能的手”将以色列人从埃及领出来。(十三3,14。)神的百姓蒙拯救不仅是因着逾越节的羊羔,也是因着神的手。血救他们脱离神公义的审判,神的手救他们脱离法老的霸占。今天我们也是一样。藉着基督作我们的逾越节,我们蒙拯救脱离神的审判;但藉着神征服的手,我们蒙拯救脱离撒但和世界。

二 法老和埃及人催逼以色列人离开埃及

法老和埃及人被征服到这样一个地步,他们实际上是催逼以色列人离开埃及的。(十二33,39,十一1。)埃及人无法忍受神的百姓再留在他们的国家里。当摩西和亚伦首次要求法老容神的百姓去,法老不肯。但到了十二章三十三节的时候:“埃及人催促百姓,打发他们快快出离那地。”

这不仅是圣经里的一个故事,也是适用于我们基督徒经历的一个原则。迟早我们的环境将鼓励我们,甚至逼我们从世界里出来。我们的妻子、丈夫或亲戚会嘱咐我们出去;他们会告诉我们,离开世界比留在世界里更好。这意思是说,世界要把我们赶出去。如果我们不愿离去,世界将催逼我们。只要我们留在世界里,那些在世界里的人就没有平安。最后他们知道,惟有我们离开世界,他们才有平安,我们也才有喜乐。我能作见证,这就是我的经历。倘若我尝试回到世界,世界会求我不要回去。对世界来说,我离得愈远愈好。世界要我们离开,乃是耶和华大能之手的结果。

三 以色列人没有时间使他们的饼发起来

因为以色列人被催逼离开埃及,他们没有时间带有酵的食物。(十二34,39。)我们已经指出,酵表征罪恶和败坏。以色列人没有时间豫备有酵饼的事实,说出主要对付我们的环境到一个地步,使我们没有时间为着罪恶的事情。倘若我们还有时间豫备有酵饼,我们就很难离开埃及。这意思是说,如果我们还有时间为着罪恶的事,我们就很难从世界里出来。神征服我们的环境并使我们被催逼离开世界以后,我们将发现,没有时间留给罪恶的事。出埃及记十二章三十九节说:“他们用埃及带出来的生面,烤成无酵饼,这生面原没有发起,因为他们被催逼离开埃及不能耽延,也没有为自己豫备甚么食物。”本节清楚地指出,埃及人没有给以色列人时间使他们的饼发起来。

当我作小孩时,在中国北方,我们吃许多发过的饼。我知道烤无酵饼比有酵饼所需要的时间少多了。我的母亲时常在晚上就寝前豫备生面团加上发粉,让它放到早晨。我的姐姐豫备生面团时,她有时会忘记加发粉。到了早晨,我的母亲看见这情形就不高兴。她晓得没有时间作发起来的饼,她就必须豫备别的东西给我们吃。这个例子说出豫备有酵饼需要时间。正如烤有酵饼需要时间一般,照样,犯罪也需要时间。

三十年前,我们很多人从中国大陆匆忙迁到台湾。环境如此,我们没有充裕的时间。倘若我们耽延,我们就要发现没有任何交通工具了。我们也被迫撇下许多东西。在那时以前,我们服事话语的人试着要帮助一些人除去他们生活中的“酵”,但他们不愿意听从,反而抓住罪恶的东西,就是在神眼中有“酵”的东西。然而,他们被迫离开大陆,除了放弃所有的“酵”以外,别无选择。当我们到了台湾岛时,我很高兴许多“酵”都被撇下了。

有时候神甚至用肉身的较弱或疾病,使我们与“酵”分开。你也许还想要作某些罪恶的事,但因着肉身的软弱,你不能再这样作。神在你的环境里作工,这使你离开“酵”。

以色列人清清洁洁地离开埃及,那就是说,没有酵地离开埃及。我们中间很多人能作见证,我们也是清清洁洁地离开世界。因着神对付我们的环境,我们就不可能将有酵的饼从世界里带出来。反之,环境逼我们清清洁洁地从埃及出来。为着将酵除尽赞美主!

四 以色列人夺去埃及人的金器银器和衣裳

出埃及记十二章三十五和三十六节说:“以色列人照着摩西的话行,向埃及人要金器银器,和衣裳。耶和华叫百姓在埃及人眼前蒙恩,以致埃及人给他们所要的,他们就把埃及人的财物夺去了。”尽管以色列人没有时间豫备有酵饼,他们却有时间夺去埃及人的金器银器和衣裳。(三21~22,十一2~3。)这说出在神的救恩里,祂愿意我们夺去世界的财富。

神的经营与人的宗教不同。例如,佛教教导我们应该对世界一无所取。相反的,神却吩咐祂的选民向埃及人要金器银器和衣裳。这样,祂的百姓便掠夺了埃及人。这不是抢劫,乃是长期作奴工延误的报酬。因神的公义,祂安排埃及人偿付以色列人在埃及的劳苦。

许多得救的人能作见证,神大能的手在他们的环境中作工,给他们机会夺去世界的财富。神如此行的目的不是要叫祂的百姓富有,乃是为建造帐幕,就是祂在地上的居所。以色列人为着建造帐幕,需要金器银器和衣裳。为了神居所的缘故,我们不该像佛教徒般的离开世界;我们该夺去埃及的财富,用于建造帐幕的事上。

当那个乞丐向彼得和约翰讨钱时,一方面,他们没有金银可给他;(徒三6;)但另一方面,他们是在那些夺去世界财富的人中。当我们这些神的选民在神主宰的手下从世界出来时,我们没有时间使甚么东西发酵。然而,我们的确有机会掠夺埃及人。所有被主兴起来的人,都是那些掠夺世界的人。为着主的目的,他们从世界带出一些财富来献给主。例如,保罗能说:“似乎贫穷,却是叫许多人富足的;似乎一无所有,却是样样都有的。”(林后六10。)把埃及人的财富夺去的这件事,可由许多基督徒的经历来说明并证实。

表面看来,以色列人夺去埃及人的金器银器和衣裳是不公平的。如我们所指出,藉着夺去埃及的财富,他们实际上是为着被迫作的苦工得着公义的偿付。在某种意义上,他们作苦工所该得的薪资,多年来一直存在埃及的“银行”里,然后在出埃及的时候提出来。再说,神的百姓拿金器银器和衣裳,不是为着他们自己的用度或目的。相反的,埃及的财物藉着神的选民用于帐幕的建造。

帐幕就是神的见证,豫表基督与教会。今天教会就是神的帐幕,由基督和众圣徒所组成。这样的见证是用神百姓的奉献所建造的。所以,埃及人的财富是来自神百姓的劳苦,并且为着神的见证而花费。这就是把世界的财富夺去的意义。

在主恢复里的圣徒不该懒惰。他们该接受良好的教育,然后勤奋地作一分合式的工作,足以为生。然而,他们所赚的钱不该只为他们自己或他们的享受而使用;它们应该为着主的见证。 一方面,我们必须在世界上工作,并为我们的工作获得公平的报酬;但另一方面,我们所赚的该为着神的见证来使用。

虽然我们在世界里工作,但我们却不是为世界工作。反之,我们在世界上工作,却是为着不属世界的事,正如以色列人在埃及作工,却为着不属埃及的事。法老强迫神的百姓像奴隶一样作工。最后,他们因着劳苦得到埃及的财富,为着帐幕的建造,为着神的见证所使用,而不是为着埃及。

有些人会认为,我们既然在世界里殷勤工作,我们就是为世界工作。然而,我们的劳苦是为着神的见证。我们乃是将在世界中劳苦的所得献给主。根据新约的应许,我们给主愈多,祂也给我们愈多。(路六38。)主要藉着我们的劳苦夺去世界的财富,我们便可把这财富献给祂,为着建造祂的居所。

英国有一位弟兄的经历可以说明这事。在他基督徒生活的早期,他把收入的十分之一献给主。因为他在这件事上忠心,主就使他的事业昌盛。于是这位弟兄把他奉献的百分比从百分之十增加到百分之十五。主使他更加发达起来。当年日过去,这位弟兄逐渐增加他奉献的百分比。但是无论他给主多少,主总是给他更多。这位弟兄的确是夺去世界财富,并且把它们献给主,为着祂见证的人。

另一个例子是一些主内弟兄的经历。他们开了一家服装店,用意在帮助主的百姓和主的工作。最后他们的生意扩展,以致他们有一百家联锁商店。他们从这行生意所赚来的全部利润,都用来维持主的见证。他们也为主掠夺世界。所有认识从世界里出来之意义的人都会殷勤地工作,不是为了他们自己的福利,乃是为着主的权益。

安那翰会所的建造也说明了这个原则。大量自愿的劳工摆进这样的建筑中,这项劳工节省了一大笔钱。盖会所的人藉着他们的劳力掠夺了世界。我相信主已记下他们的忠心。

多年来,主使许多向祂忠心的人富足。然而,要紧的事乃是圣徒们如何使用这物质方面的加添。如果所得的财物是为着世界使用,这在主眼中将是一大失败。但如果是为着主的见证使用,就是在神的主宰之下夺去世界财富的另一个事例。掠夺世界不是从世界中取不义之财;它乃是在世界里工作,并且把我们劳力所得的,为着神的见证来使用。

五 以色列人带着他们的孩子以及羊群牛群从埃及出来

以色列人带着他们所有的孩子以及羊群牛群从埃及出来。(十二37~38,31~32。)根据十二章三十八节:“又有许多闲杂人…和他们一同上去。”如果只有少数人从埃及出来,就不会有许多闲杂人。但因为神百姓的数目是如此庞大,约有两百万,许多闲杂人就与他们同去。神的百姓大大得胜,有些人不是以色列人,也要与他们一同离开埃及。因此,这里有闲杂人在是个好的标记。可是,根据民数记,这许多闲杂人后来成为难处的原因。但即使这个难处也教导神的百姓一些宝贵的功课。今天我们在主的恢复里,也藉着与我们在一起的许多闲杂人学了好多的功课。

以色列人绝对地出了埃及。他们所有的一切都随着他们带出来了。这就是神所命定的出埃及,离开世界。我们的出埃及必须是如此绝对,使别人愿意跟随我们并加入我们。

六 以色列人住在外邦人之地的时候满了

出埃及记十二章四十至四十一节说:“以色列人住在埃及共有四百三十年。正满了四百三十年的那一天,耶和华的军队都从埃及地出来了。”这四百三十年开始于创世记十二章,神应许亚伯拉罕要将美地赐给亚伯拉罕的后裔。从那一天直到出埃及的夜晚,正是四百三十年。因此,出埃及标明这段时间的结束。这些年间,神所拣选并应许要将美地赐与的百姓,没有住在应许之地。反之,他们一直寄居在埃及所代表的外邦人之地。

根据创世记十五章十三至十四节,和使徒行传七章六节,以色列人受逼迫有四百年之久。这四百年开始于创世记二十一章的以实玛利戏笑以撒。这意思是说,从创世记十二章至二十一章有三十年的时间,而从创世记二十一章至出埃及记十二章有四百年的时间。所以,神的百姓在外邦地四百三十年,而他们遭受逼迫四百年。

你会怀疑这与我们今天有甚么关系。倘若我们还未从世界里出来,我们就仍然寄居在外邦地。我们不是住在我们的美地─基督里面。照着神的应许和命定,我们应该住在作为美地的基督里面,并且享受祂作那地。但这需要绝对从埃及出来。作为神的选民,我们应当住在基督里。我们从世界里出来,标明我们寄居在外邦之地的结束和终止。

虽然神拣选且命定我们在基督里生活并居住,但祂的许多百姓却不住在基督里。反之,他们仍住在埃及。这表示即使在我们得救之后,仍然可能寄居在世界中。只有当我们绝对地离开世界,才终止我们寄居在外邦之地的时间。因此,我们从埃及出来就是四百三十年的结束。

好多基督徒没有经历这样的结束,因为他们还没有从埃及出来。他们已被神拣选并命定要住在基督里。然而,从重生起,他们就一直寄居在世界里。只有在他们绝对离开的时候,才结束在埃及寄居的时期。

没有出埃及记的这幅图画,我们就无法透彻了解新约中关乎与世界分别的话语。出埃及记的记载,显示出我们的离开必须是寄居时期的结束。若非这样的离开,就不可能居住在作为美地的基督里面。不仅如此,只要我们在寄居的时代里,我们就在一种逼迫之下,使我们不得安息、满足或正当的享受。因着许多基督徒仍旧在埃及,他们就没有安息、满足,或在基督里洋溢的喜乐。但是当他们绝对地从埃及出来,就不仅结束了他们寄居在世界的时期,也结束了他们不满足和无安息的年日。尽管只有少数的真基督徒从埃及出来,但在主恢复里的许多圣徒都已经出来了。

过逾越节是一回事,但经历出埃及是另一回事。我们将要看见,过红海又是另一件重要的事。它标明神救恩第一阶段的完成。神救恩的这个阶段包括逾越节、出埃及和过红海。只有在以色列人过了红海以后,他们才完全得救脱离埃及,并被释放赞美主。然而,神的救恩所包含的比这个更多。连圣殿的建造也是神完全救恩的一部分。

七 向耶和华谨守的夜

出埃及记十二章四十二节说:“这夜是耶和华的夜,因耶和华领他们出了埃及地,所以当向耶和华谨守,是以色列众人世世代代该谨守的。”在逾越节的晚上,以色列人有满足、安息和喜乐,但他们没有睡觉。如本节所指出,它是谨守的夜、儆醒的夜。这暗指神在观察、注视那个情形。事实上,英文柏克莱版圣经说得很清楚,神和色列人都是儆醒的。当神谨守并儆醒时,祂的百姓也是谨守并儆醒的。因此,那夜是谨守的夜。

出埃及记十二章四十二节说,这夜是当向耶和华谨守的夜。以色列人向耶和华儆醒。这意思是说,他们与主合作。神正在作每件必要的事情,好拯救他们脱离埃及。祂儆醒,而祂的百姓也向祂儆醒。

当我们将这事应用到我们的经历中,就看见我们的出埃及也是一个儆醒的夜。这就是在新约中警戒我们不可睡觉的原因。罗马十三章十一节说:“你们晓得现今就是该趁早睡醒的时候。”再者,帖前五章六节、七节保罗说:“所以我们不要睡觉,像别人一样;总要儆醒谨守。因为睡了的人是在夜间睡。”就如保罗在同章所说:我们“都是光明之子,都是白昼之子,我们不是属黑夜的,也不是属幽暗的。”(5。)倘若我们灵里不儆醒,白昼就要变成黑夜,但如果我们儆醒、谨守,连我们的黑夜也要变成白昼。

从世界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这样的出来发生在一个儆醒的夜晚。神注视我们,而我们必须与神一同儆醒,并向神儆醒。我们出来的夜晚必须守夜,而我们必须儆醒。没有这样的守夜,无人能从世界里出来。懒惰和睡觉的基督徒无法出来,只有那些儆醒、留意并谨守的人,才能从世界里出来。神儆醒地在我们的景况中施行祂主宰的权柄,并且吩咐我们要向祂儆醒。然后我们的黑夜将要变成白昼,并且我们要从埃及被拯救出来。

在新约里嘱咐我们不要爱世界。(约壹二15。)然而,我们可能以很肤浅的方式接受这话。在旧约中的图画指明,出埃及不该被认为是肤浅的。在出埃及的那夜,连神也儆醒并且谨守。钦定本圣经的十二章四十二节说:那夜“当向耶和华格外谨守”。这不是指谨守仪文的夜晚。相反的,它乃是谨守、儆醒的夜晚。神儆醒并谨守,为要领祂的百姓从世界里出来。祂的百姓必须藉着向祂儆醒来与祂合作。他们必须儆醒,因为他们不知道甚么时候要从埃及出来。藉此我们看见,打盹的人或松散的人都出不来。如果你要从世界出来,你就需要儆醒、谨守并留意。然后你会知道从世界出来的正确时间。

八 以色列人成为耶和华的军队

十二章四十一节告诉我们:“耶和华的军队都从埃及地出来了。”在十二章五十一节说:“耶和华将以色列人按着他们的军队,从埃及地领出来。”再者,十三章十八节说:“以色列人出埃及地,都带着兵器上去。”十三章十八节的希伯来文指出,以色列人是排成五人一行出去的。他们不是松垮垮地从埃及出来,乃是像一支军队前进。

一九四五年,日军投降以后,我目睹美国士兵排成四行经过中国青岛市的街上。我看见那些带着兵器的美国青年,真是兴奋!反观今日美国一些青年人的松散,我十分失望。倘若我们要从世界出来,就不能松散。从属灵的意义上说,我们必须带着兵器从世界里出来。关乎我们的每一件事必须是严格的、有条理、有秩序的。我们不是与肉体和血气争战,乃是与撒但和世界争战。为着这一仗,我们需要配带兵器,准备好与仇敌争战。

一天过一天,基督徒在教会生活中需要配带兵器。我们所作的每一件事都该是严格、正直而配搭的。只有藉着同在军中,我们才能配带兵器。我们要像神的军队从世界出来的这个事实,表明我们从埃及出来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为着在出埃及记里这幅生动的图画赞美主!愿这幅图画给我们众人一个深刻的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