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篇、法老最后的挣扎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二十八篇 法老最后的挣扎

读经:

出埃及记十四章一至三十一节。

神给祂选民的完全救恩包括逾越节、出埃及和过红海。逾越节表征救赎;出埃及表征从世界出来;过红海表征受浸。带着所有这些方面的完全救恩,正是我们今天所需要、所享受的。

为着完成救恩的这三方面,神需要像法老这样的人。没有他,就没有所需要的环境、光景和局面。我们若看见这事,就要为着神的主宰权柄赞美祂。法老的敌挡造成一个环境,使逾越节成为可能。我们不能说法老是逾越节的来源。但我们能说,没有他,就没有设立逾越节所需要的环境。

逾越节包括救赎所需要的,就是以色列人因着罪所需要的。然而,逾越节所包含的比救赎更多。基督徒承认需要救赎,但他们可能没有看见需要逾越节。在逾越节的晚上,不仅以色列人得救了,埃及人和黑暗的邪恶权势也受了审判。在对救恩的正常经历中,我们蒙了救赎,并且我们里面和周围的黑暗权势也受了审判。然而,许多基督徒不是以正常的方式得救的。他们经历救赎,但他们没有经历神对黑暗权势的审判。

我们已经看见,法老一次又一次地挣扎敌挡主,抗拒祂的要求,不容以色列人去。但是法老愈挣扎,愈对带进完成神救恩所需要的环境有帮助。

尽管法老一直抗拒神的要求,摩西却不断与他办交涉。我们中间没有人运用过要求于摩西的忍耐。我们可能冲突了几次之后就放弃了。这常是我们今天对待人时所作的。例如,我们也许对某人的得救有负担。我们盼望接触几次之后,神所拣选的人就归向主。但如果他继续敌挡主,我们也许就放弃了,认为再去接触他是浪费时间。摩西正好相反,他对待法老既忍耐又坚持。

摩西接触法老以及法老挣扎敌挡主的结果,埃及的情势就紧张起来。最终,逾越节成为必需的。当法老和埃及人被证实是完全敌挡主时,主在背叛的埃及人身上施行审判,并拯救祂百姓的时候就到了。当以色列人享受逾越节时,埃及人正在神的审判下受苦。然而,埃及人没有权利为此责怪神。他们使神的审判临到自己身上。他们对于造成设立逾越节所需要的环境,以及逾越节的救赎和审判,应该负责任。

同样地,神的百姓从埃及出来是由于法老的帮助。否则,以色列人可能永远不能离开埃及地。如果法老和埃及人待他们很仁慈,他们就不会巴望离开埃及。但是法老压迫以色列人,造成了他们出埃及的环境,然后使他们必须离去。至终,法老催逼神的百姓离开埃及。所以,法老被神用来达成神的百姓出埃及的目的。

照着神的命定和经营,在祂的救恩里需要受浸,就是过红海所表征的。为了完成这一面的救恩,神没有领祂的百姓从非利士人的领土直接进入迦南地。反之,如我们在上一篇信息所指出的,祂领他们绕道而行。祂使他们往南走并转向红海,似乎是走到死路。然而,主知道祂所计画要作的是甚么。祂的心意是要用红海为祂的百姓施浸,并且埋葬法老和他的军兵。倘若以色列人从非利士人的领土直接进入迦南地,他们就不会过红海,并且埃及的军兵也不会被埋葬。所以,在过红海的事上,神再度使用法老,这次造成一个局面,使祂的百姓受浸。藉着云柱和火柱,神领他们走迂回的路。当他们在引导他们的柱子后面前进时,他们被带到靠近海边之地安营。(十四2。)

根据十四章三节,主知道法老必说:“以色列人在地中绕迷了,旷野把他们困住了。”在埃及人眼中,以色列人走这样一条迂回的路是非常愚蠢的。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情形诱使法老追袭他们。故此,以色列人靠近海边安营,以及法老和其车辆的追赶,造成为神的百姓施浸,以及埋葬法老和其军兵的最佳环境。

照着世人的观念,我们很多人从悔改到受浸的期间,漫无目的的漂流着。在我们得救以前,有一个确定的目标,就是人生的目的。但在我们得救之后,表面看来,我们没有目标,并开始漫无目的的漂流。当然我们有一个属灵的目标。但在世人眼中,我们的人生没有目的,前途茫茫。这种漫无目的的流浪时常激起逼迫。别人会责怪我们,不知道我们所作的是甚么,以及我们要往何处去。有些人甚至以为我们神智不清。我们很多人遭受过这种逼迫。

然而,这样的逼迫帮助我们有正确且彻底的受浸。如果我们没有因着表面上漫无目的的漂流而遭受逼迫,我们的受浸可能只是一个没有多少意义的手续。但如果我们因着失去目标而受逼迫,我们的受浸就很有意义。故此,我们必须为着这样的逼迫感谢主。我能作见证,我所看见最好的受浸,就是那些遭亲友逼迫之人的受浸。在这些事例中,初信者受浸时有许多要埋葬的。但是没有逼迫,受浸就不是这样有意义,因为当初信者埋葬时,没有别的东西与他们一同埋葬。

当以色列人在红海中受浸时,他们把埃及的军兵一同带进水中。原则上,每当一个初信者受浸时,应该发生同样的事。世界的军兵应该被带到浸池里,并且埋葬在受浸的水中。

我们已经看见在神救恩的三方面,法老对于以色列人是个帮助。他帮助他们过逾越节、出埃及,并有一次彻底的受浸。根据豫表,这幅图画包含很广泛。倘若我们思想这个豫表,并把它应用到我们今天的光景中,我们就能帮助初信的人以正确的方式受浸。

许多年前,我对传福音很积极,很多人因着我传福音而得救。我总是盼望新得救的人一归向基督之后立刻受浸。我认为他们从悔改到受浸要走一条直路。但是根据出埃及记的豫表,这种盼望是不对的。神没有带领祂的百姓直接进入应许之地。如我们所指出的,祂领他们绕道而行。同样的原则,神不带领藉我们传福音而得救的人直接就受浸。相反的,祂会带领他们绕道而行。在世界的眼中,跟随这一条路是荒谬的,因它似乎是死路一条。然而,这是神的带领,其结果乃是正确的受浸,且消除了世界的军兵。

如果我们查读出埃及记的豫表,我们就不会再盼望初信者从悔改到受浸走一条直路。我们知道神带领他们的路会有许多难处。然而,这是神的法子,把悔改者带到一种光景中,在那里被迫有一个正确且彻底的受浸。

现在让我们来看法老最后挣扎的一些细节,就是神为着彻底拯救祂的百姓,所明确使用之挣扎的一些细节。

一 豫表撒但和其世界对于将要受浸之信徒的挣扎

法老最后的挣扎,是豫表撒但和其世界对于将要受浸之信徒的挣扎。当撒但和世界对一个初悔改的人作挣扎时,我们不该失望。反之,我们该认识,这个挣扎将为悔改者有一次彻底的受浸而豫备环境。

二 法老被以色列人在旷野的转向所引诱

我们已经指出,法老被以色列人在旷野的漂流所引诱。(十四1~3。)法老认为以色列人漫无目的的漂流,就被诱使去追袭他们。

三 耶和华为着祂的荣耀使法老的心刚硬,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向以色列人变心

法老被引诱去追赶以色列人,并且神使他的心刚硬。因为神使他的心刚硬了,法老就决定去追赶神的百姓。出埃及记十四章四节说:“我要使法老的心刚硬,他要追赶他们;我便在法老和他全军身上得荣耀,埃及人就知道我是耶和华。”

有些人会以为神绝不会作使法老的心刚硬这样的事。这与他们的观念完全相反。当我们在永世里,我们会希奇得知神作了许多与我们观念不一致的事情。尤其在神使用撒但的方式上更是如此。尽管我们恨恶撒但,神却一直使用他。这由天的门仍然向撒但开启的事实得到证明。我们从启示录十二章和约伯记这些主的话可以看见:撒但在天上得见神的面。如果我们是神,我们会用我们的权能立刻将撒但扔在火湖里。至少,我们会逼他留在天外。然而,神的道路高过我们的道路。照着祂的方式,祂使用撒但,为着完成祂自己的旨意。同样的原则,神为着祂的荣耀使用法老,使法老和埃及人的心刚硬。(十四8,17。)

论到法老,九章十六节说:“其实我叫你存立,是特要向你显我的大能,并要使我的名传遍天下。”保罗在罗马九章十七节引用本节。神使用法老不仅是在灾害的时候,也是在祂的百姓从埃及出来的时候。

如十四章五节说:“法老和他的臣仆就向百姓变心。”根据十四章一和二节,神吩咐以色列人“转回,安营在比哈希录前,密夺和海的中间,对着巴力洗分。”他们要在那里靠近海边安营,实际上等于在一个绝境安营。在法老眼中,以色列人陷在旷野里,他们无处可逃。照着法老的观念,这是使以色列人回到他掌握之下的大好机会。因此,他追赶他们。

四 法老和他的军兵追赶以色列人至红海边

出埃及记十四章六至九节启示,法老和其军兵追赶以色列人至红海边。当以色列人向后看,见到法老的军兵;他们向前看,见到红海。他们就立刻向耶和华哀求,并对摩西说:“难道在埃及没有坟地,你把我们带来死在旷野么?你为甚么这样待我们,将我们从埃及领出来呢?我们在埃及岂没有对你说过,不要搅扰我们,容我们服事埃及人么?因为服事埃及人比死在旷野还好。”(11~12。)没有信心的以色列人能说善道。在他们的抱怨中,他们口若悬河地发表他们的感觉。可是我们不该笑他们。如果我们在那里,我们的表现可能也是一样。

摩西没有与百姓争辩甚么。反之,他对他们说:“不要惧怕,只管站住,看耶和华今天向你们所要施行的救恩,因为你们今天所看见的埃及人,必永远不再看见了。耶和华必为你们争战,你们只管静默,不要作声。”(13~14。)当摩西说这些话时,耶和华来对摩西说,不要向祂哀求,但要吩咐以色列人往前走。然后耶和华对摩西说:“你举手向海伸杖,把水分开,以色列人要下海中走干地。”(16。)在那一刻,法老和他的军兵定规非常靠近以色列人的营地。如果我们在那里,我们会像以色列人一样被吓住了。埃及人有六百辆车,而摩西所有的只是手中的一根杖。

五 神的使者藉着云柱保护以色列人脱离埃及人

十九节说:“在以色列营前行走神的使者,转到他们后边去。”本节中神的使者就是在第三章呼叫摩西的耶和华的使者。(二2,4。)神以耶和华使者的身位呼叫摩西。耶和华的使者就是耶和华神自己。在三章六节的话中,耶和华的使者证明祂自己,说:“我是你父亲的神,是亚伯拉罕的神,以撒的神,雅各的神。”这表明祂是三而一的神─父神、子神和灵神。耶和华的使者,就是三而一的神,乃是作为神所差遣者的基督。神所差遣者在以色列营前行走的事实,指明基督乃是带领百姓的那位。然而,根据十四章十九节,神的使者从百姓前头转到背后。本节继续说:“云柱也从他们前边转到他们后边立住。”当神的使者移动时,柱子也移动。这显明祂和柱子是一个。

二十节继续说:“在埃及营和以色列营中间有云柱,一边黑暗,一边发光;终夜两下不得相近。”这柱子是一道墙,把这两个营分开。在埃及人这边的墙有黑暗,但在面向神百姓的一边有亮光。这发光的柱子保护神的子民脱离埃及人。

今天我们可以把这个应用到我们在主里的经历。当我们开始跟随主时,主的引导对我们就成了发光的柱子。从我们开始相信主耶稣的时候,我们里面就有了光。这光是引导的光。但是当反对兴起来抵挡我们时,引导的光自然而然就成了保护的光。一度在我们前面的光转到我们后边,保护我们免受反对和攻击。然而,对于反对者而言,这保护的光就成了黑暗。

我能从我的经历中作见证,每当我遭遇反对,引导的光就转到我后面成了保护的光。否则,由于反对,我可能受试探就后退。我会怀疑我所看见的真理。但因着引导的光成了保护的光,我就无路可退。在我后边的光是如此明亮,使我不可能退后。再者,这保护的光对反对者就成了黑暗。 一方面,我被光保护;另一方面,反对者完全在黑暗中。这是在十四章十九节和二十节所看见的原则。

如果我们向主忠诚,每当我们遭到反对时,祂引导的光就要成为保护的光。这光对那些反对我们的人也自然而然地成为黑暗。因为反对者在黑暗中,而我们在光中,我们就蒙了保护。这光就是基督作为耶和华的使者,这事实表明这位对我们是光的基督,会使黑暗临到反对者。对于那些遵行神旨意的人,引导的光成为保护的光。但是对于反对神百姓的人,光就成为黑暗。每当你遭遇这样的反对者攻击时,要确信反对者将满了黑暗。主是这样来保护祂的百姓。

云柱像一道分别的墙,立在以色列人和埃及人中间。在神百姓的一边有光,但在埃及人的一边有黑暗。我们在光中或是在黑暗中,乃在于我们跟随主或攻击祂的百姓。如果我们在反对者当中,云柱对我们就是黑暗。但如果我们跟随主,云柱就要向我们发光。

我们已经指出,我们从主所得着的光先是引导我们。然后当反对临到时,光就保护我们。倘若我们没有引导的光,就不能有保护的光。我们很多人能作见证,我们得着光之后,不论反对有多激烈,我们都受这光的保护。当我们遭受攻击时,也许会受到仇敌的试探,怀疑我们的道路或立场。但在这样怀疑的时候,我们所得着的光就是我们的印证。这就是保护的光。

常常愈反对、愈逼迫,这光就愈发明亮。当这光对我们越发明亮时,反对者就越过越陷在黑暗里。最后,反对者所落入的黑暗大到一个地步,他们不再知道所说的是甚么。因为他们攻击这些跟随主的人,他们就全然在黑暗中。结果,他们会在某种形式上遭受死亡之苦。我多次看见这事发生。起初反对者在黑暗中,但最终他们遭受死亡之苦。

反对者愈攻击神的百姓,他们自己就愈在黑暗里。他们不仅盲目无知,更是变得不合逻辑而无理性。他们可能在如此浓密的幽暗中,以致失去了理性。假设某位朋友或亲戚因你跟随主而反对你,这人愈反对你,他就愈在黑暗中。最后,他也许失去理智,并开始胡作非为;他的一言一行不仅敌挡神的光和真理,同时也反对理智。然而,当反对者在这样浓密的幽暗中,你却享受保护之光的照耀。

请想一想当主耶稣在地上时,宗教徒中间的光景。对门徒来说,主就是光。但是对宗教徒来说,祂却是黑暗的缘由。因为宗教徒在黑暗中,他们就散布主的谣言,甚至歪曲祂的话。例如,他们歪曲祂所说拆毁这殿,三日内要再建立起来的话。(太二六61。)在宗教徒那边,是黑暗;但在主和祂的门徒这边,却是光。为这缘故,主耶稣对宗教徒说,他们是瞎眼的。(太二三16)

再者,当大数的扫罗悔改时,主吩咐他要叫别人从黑暗中归向光明。(行传二六18。)主在这里所说的黑暗,特别是指犹太教的黑暗。在保罗的时代,犹太教完全在黑暗中。今日的天主教、更正教和独立的宗教团体也是如此。在这些团体里的人愈敌挡真理,他们就愈落在黑暗里。当主耶稣在地上时,祂自己就是试验人的石头。然后在使徒行传中,使徒们和以后的众教会也成了试验人的石头。今天我们在主的恢复中已成了试验人的石头。

我们曾指出,以色列人是受神使者的引导。祂是带领他们出埃及,并引导他们经过旷野进入美地的那位。在十四章以前,祂就在百姓中间,但是祂的名还没有被题说。我们将要看见,在二十三章二十节主说:“看哪,我差遣使者在你前面,在路上保护你,领你到我所豫备的地方去。”此外,在撒迦利亚书,我们又一次看见神的使者。(三5。)这位使者,神所差遣的人,就是带领以色列人并保护他们脱离埃及人的那位,仍然照顾神的百姓。当神的使者从百姓前面转到后边时,柱子也跟着转,因为使者和柱子是一个。今天在我们的经历中也是这样。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无法把主和引导的灵分开。

法老为神所定的旨意效力之后,他就成了牺牲品。我时常发出一个警告,不要因着反对教会而成为牺牲品。然而,有些人不理会这个警告,而成了牺牲品。他们愈反对教会,就愈变得不合逻辑并无理智。他们的胡作非为就是他们在黑暗里的记号。

当我们跟随主时,我们愈遭受攻击和反对,引导和保护的光就愈明亮。然而,反对者可能不顾笼罩他们的黑暗,还是继续地攻击。法老定规看见云柱把以色列人和埃及人分开,但他仍不召回他的车辆。反之,他失去了理智,继续追赶神的百姓,就成了牺牲品。

六 法老和他的军兵追赶以色列人至红海中

当摩西向海伸杖,水便分开。(21。)然后“以色列人下海中走干地,水在他们的左右作了墙垣。”(22。)现在不是绝境了,反而海中有一条路。于是,使者在他们后面,以色列人走干地过了海。然后,因神使埃及人刚硬,追赶祂的百姓,“埃及人追赶他们,法老一切的马匹、车辆和马兵,都跟着下到海中。”(23。)因为耶和华使埃及人的心刚硬,法老和他的军兵追赶以色列人到红海中。神如此行,是要藉着法老和他的军兵、车辆和马兵,荣耀祂自己。(17~18。)

七 耶和华击败法老和他的军兵

二十四节说,耶和华从云柱、火柱中向埃及的军兵观看,“使埃及的军兵混乱了”。根据二十五节,耶和华“使他们的车轮脱落,难以行走。”有些译本说,耶和华绑住了车轮,以致不能行动。埃及人混乱,车辆不能行走,就说:“我们从以色列人面前逃跑罢;因耶和华为他们攻击我们了。”(25。)然而,逃跑已经太迟了。摩西遵照耶和华的话向海伸杖,“海水仍旧复原。”(27。)海水回流如故,埃及人就灭亡了。

八 法老和他的军兵被淹没并埋葬在海中
虽然埃及人企图逃跑,但耶和华把他们甩在海中。(27。)二十八节继续说:“水就回流,淹没了车辆和马兵,那些跟着以色列人下海法老的全军,连一个也没有剩下。”法老和他的军兵被淹没并埋葬在海中。这表征撒但和世界在受浸时被埋葬了。(26~28,十五4~5,10,19。)

法老被埋葬在海中之后,他就了结了。他永不再挣扎,因他在神手中的用处已经尽了。以色列人因着过红海,从法老霸占的手中得了释放,进入了另一个领域。但是法老,因他对神不再有用,就被了结并埋葬了。

从我们的经历来看,我们能作见证,有些事会兴起来敌挡我们。尽管我们不喜欢攻击和反对,但所有的攻击者和反对者在神手中都是有用的。神为着我们的益处而使用他们,目的在成全我们。一旦这个目标达到了,反对者再没有甚么用处时,反对的事就必终止。法老不仅催逼以色列人出埃及,他还陪着他们到红海。直到神的百姓过了红海,而法老被埋葬在海中之后,他们就与法老永远分离了。倘若某种反对或攻击得以存留,那定规是神仍然需要它。它定规是为着我们的益处所需要的。但有一天这个反对要被了结并且埋葬。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看见法老被神用来成就祂选民彻底、全备而完满的救恩。他被用来提供逾越节、出埃及和受浸的环境。除了赞美神以外,神的百姓不需要再作甚么。法老末次的挣扎结束了。如今他被置于安息之地,不用再挣扎了。赞美主,连法老末次的挣扎也有助于完成神选民的完备救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