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篇、继续和亚玛力人争战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四十七篇 继续和亚玛力人争战

读经:出埃及记十七章九至十六节;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一至三十三节;罗马书八章七至八节,十三节;加拉太书五章十七节,二十五节。

出埃及记一至十七章形成一个完整的段落。在这一段里有一幅神救恩的完全图画,包括对付世界和对付肉体。神的选民在表征世界之埃及的捆绑中,然后神进来对付世界,完成救赎,并拯救祂的百姓脱离世界。之后,他们享受属天吗哪的供应和活水。到了出埃及记十七章,神就对付亚玛力人,那就是对付肉体。

倘若我们对出埃及记前十七章有鸟瞰的眼光,就要看见神救恩的图画开始于对付世界,而结束于对付肉体。这幅图画使我们能了解,我们这些神的选民,曾经在世界的暴虐之下。但我们被救赎、蒙拯救并得释放以后,就开始享受吗哪和活水的神圣供应。然而,有一天,我们必须面对一个非常主观的仇敌,就是肉体。这仇敌一直要搅扰我们,霸占我们,甚至毁灭我们。

这卷书的下一段,从十八至四十章,是很长的一段,与国度有关。这说出我们从世界中蒙了拯救,享受神圣的供应,并且对付了肉体以后,我们就要在国度里。这真是福音!也许你从来不晓得这些章节与国度有关;也许只晓得这些章节说到建造帐幕作神的居所。然而,认识在国度以外,神的居所不可能存在是很重要的。只有在我们击败仇敌,胜过世界,并彻底对付肉体时,我们才在国度里。在国度里,我们才有可能建造帐幕作为神的居所。建造圣殿的原则也是一样。大卫与仇敌争战得胜以后,所罗门便享受国度。在这享受里,圣殿就被建造。在出埃及记的第二段,从十八至四十章,我们看见神的赎民在享受国度。他们既从世界蒙了拯救并且对付了肉体,就能建造帐幕作为神的居所。

按照新约来看,那恶者、世界和肉体叫作神的仇敌。(太十三25,39,罗八7~8,雅四4。)在出埃及记,法老表征撒但,埃及表征世界,而亚玛力人表征肉体。这三样仇敌被对付以后,神的国度就来到了。

一 亚玛力人─肉体完全与神为敌

在旧约里,没有一个仇敌比亚玛力人更彻底地被对付,因为亚玛力人是肉体的豫表,就是敌挡神国度最后一个仇敌的豫表。肉体使教会不能建造得合式。只要肉体还有难处,国度就无法来到。国度只有在肉体被对付以后才来到。为了教会生活的缘故,我们需要对付肉体。肉体不对付,就不可能有神的国度。基督不作王、不作元首,身体就无法被建造。这就是在已过的一千九百年间,教会没有多少建造的原因。今天基督徒当中的混乱和分裂主要是出于肉体,就是出于亚玛力人。在基督徒当中,亚玛力人很猖狂。因此,我们实际上还没有神的国度。没有国度,就不可能有建造。在大多数的基督徒中间,甚至都不可能谈论到教会的建造。

我们感谢主,因着祂的怜悯和恩典,我们在祂的恢复里晓得对付肉体的重要。尽管肉体还是一个难处,我们却不敢放纵肉体。我们实在不敢留在肉体里。然而,许多基督徒非常大胆地活在肉体里面。今天的亚玛力人何等的强横!因着亚玛力人猖狂,就没有国度,也没有建造。

保罗在他的书信里,透彻地论到肉体。他用了一些说法,表明肉体是与神为仇的。譬如,在罗马八章七节他说 :“将心思放在肉体上的,就是与神为仇;因为不服神的律法,也是不能服。”(直译。)肉体是丑陋的,只因为它不服神的律法。从神的观点看来,肉体是不法的。今天不法盛行在许多基督徒中间。肉体的不法在于它不能顺服神。

在八章八节保罗继续说:“而且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肉体不服神的律法,它不能服神的律法,而且不能得神的喜欢。所以,在神眼中,肉体没有地位。它必须被了结。

肉体表明整个堕落的旧人。因此,肉体不仅仅是指我们的一部分,而是指整个堕落的人。根据罗马书六章六节,旧人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因为旧人没有指望,神就将它与基督一同钉在十字架上。我们要看见,在神藉着钉死肉体所成就的事上,我们需要与祂合作。(加五24。)肉体的命运就是被治死。无论我们所见的肉体如何,在神眼中,它乃是背叛、卑下的。为这缘故,神定意要涂抹亚玛力人的名号。

二 耶和华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

神也定意要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在旧约许多地方,我们看见神的百姓与亚玛力人争战。在士师记三章十三至十五节,五章十四节;六章三节,七章十二至十四节;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至九节,三十二至三十三节,二十七章八节,三十章一至十七节;撒母耳记下八章十二节;历代志上四章四十二至四十三节中,我们都可以看见。甚至在以斯帖记,我们也看见与亚玛力人的争战。(三1~6,九7~10。)那里告诉我们,哈曼是亚甲族的人,就是撒母耳所杀死的亚玛力王亚甲的后裔。(撒上十五33。)虽然亚甲被击杀,他的一些后裔还活着。哈曼是亚甲的末裔。神恨恶哈曼所表征的肉体。根据以斯帖记,肉体隐密地作工,要暗中破坏神的百姓,甚至要击杀他们。今天的哈曼,就是肉体,想要在教会里作工。哈曼要消灭以色列人的计谋最终被暴露,并且失败了。以斯帖对付哈曼,就是对付隐藏的肉体。藉着她的帮助,哈曼被处死。因此我们看见,以斯帖记是神与亚玛力人争战的故事,是世世代代与亚玛力人争战的延续。

三 如何与亚玛力人争战

(一)藉着与代求的基督一同祷告

现在我们要来看如何与亚玛力人争战这件重要的事。首先,我们藉着与代求的基督一同祷告而争战。(出十七11。)在山顶上举手的摩西豫表天上代求的基督。十七章十二节告诉我们,摩西的手发沉时,“亚伦与户珥扶着他的手,一个在这边,一个在那边,他的手就稳住,直到日落的时候。”这是甚么意思?我们已经指出,这里的摩西是豫表在天上为我们代求的基督。但我们能说基督的手发沉么?当然基督不需要谁来扶着祂的手。天上没有亚伦、户珥帮助基督代祷。因此,这个豫表似乎不太恰当。然而,圣经既是神所默示的,这里定规有些事与我们的属灵经历有关。

倘若我们在经历的光中来看这些经节、我们就会懂得对付肉体,不仅需要基督在天上为我们代求,也需要我们自己来祷告。有些基督教教师强调基督在天上客观的工作。他们指出现今基督在天上为我们代求。还有的人非常注意禁食、祷告的重要。若有人在某一方面被肉体搅扰,他们会劝他禁食、祷告。为着我们的经历,我们需要客观的方面,也需要主观的方面。就如我们所指出的,摩西在山顶上祷告,豫表基督在天上为我们代求。但摩西需要亚伦和户珥扶着他的手,这个事实表明我们需要祷告。基督在天上祷告,而我们必须在地上祷告。我们祷告的时候,就与山顶上的摩西合一。但我们治死肉体的时候,便和在山谷中争战的约书亚合一。

尽管代求的基督不需要人扶持祂的手,我们祷告的手却需要扶持。祷告的手很容易发沉。我们晓得,要对付肉体,就需要祷告。但我们的手常常发沉。因此,我们需要亚伦和户珥的帮助。

大祭司亚伦表明祭司职任,而犹大支派的户珥,表明君王职分。户珥的孙子比撒列,有才能作帐幕的器具。(三一2~5。)我们查读出埃及记最后几章的时候将看见,神的建造─帐幕,是藉祭司职任和君王职分建造起来的。我们的祷告需要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来维持。有时候我们祷告的手变得发沉,不是因着缺少祷告的渴慕,而是因着缺少鼓舞和激励。这意思就是说,我们需要亚伦和户珥,需要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

祭司职分与至圣所有关。在我们的经历中,至圣所总是与我们的灵有关。因此,祷告发沉表明我们灵里有难处、有缺乏。因着某种原因,我们的灵对主不热切、不主动、不积极。这使我们的祷告变得发沉。我们的经历证实这事。在这样发沉的时候,我们不该用更多的祷告来对付我们的祷告。反之,我们应当对付我们的灵。我们灵里缺少祭司职分,我们需要大祭司亚伦使我们的灵刚强起来。

祷告发沉的另一个原因是背叛了君王职分。倘若你说你没有背叛,那么我要问你一些不服的事。你能说你从来没有对主不顺服么?比方说,一位姊妹感觉主约束她,不要上百货公司,但她也许不服这个约束就去了。在一天之内,我们也许就多次不顺服主。我们里面违背权柄,违背君王的职分。由于缺乏君王的职分,我们很容易在祷告中发沉。

当我们不关心帐幕的建造时,我们的祷告也会发沉。户珥与建造有关。事实上,出埃及记的方向就是朝着帐幕的建造。我们已经指出,户珥的孙子比撒列,得着神所给的恩赐,善于作帐幕各方面的工。这指明我们的祷告必须有建造教会的眼光。今天神所作的乃是朝着这个目标。倘若我们的祷告生活没有看见教会的建造,我们的祷告就不曾持久。但如果我们有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并且顾到帐幕─教会的建造,我们的祷告生活就不曾发沉。反之,它要由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所支持,并有建造教会的眼光。然后我们就能藉着祷告,与亚玛力人─肉体争战。

在祷告中,我们该与天上的基督合一。我们需要联于基督,并在祂的代祷中与祂合一。我们应当使祂的祷告成为我们的祷告,使祂的代求成为我们时刻的祷告。我们的祷告需要由祭司职分和君王职分来扶持,就是我们灵里被激动,并服在神的权柄之下,我们需要与天上宝座上的神一同祷告。不仅如此,我们祷告的方向必须朝着建造神居所的目标。倘若我们有这些要素─祭司职分、君王职分,以及神建造的眼光─我不相信我们的祷告会停止。亚伦与户珥扶着摩西的手,这幅图画乃是描绘出基督与我们在祷告中的联合。基督代求的时候,我们就祷告。我们在祂的代求中与祂联合。这就是在对付肉体的事上,我们祷告正确的路。

对付肉体不是一件肤浅的事,因我们整个堕落的人就是肉体。在某种意义上,肉体就是我们自己。对付肉体比对付世界或对付罪难多了。为了对付整个堕落的人,我们需要多方祷告,与天上基督的代祷联合。我们若要这样祷告,就必须与基督一致,并且与祂合一。祂在天上祷告,我们和祂一同祷告。如果我们要这样祷告,我们就需要在灵里被祭司职分所激起,并被君王职分所征服。我们也需要顾到神的建造。然后我们就有维持祷告生活所必须的扶持。

十七章十二节告诉我们,亚伦和户珥搬石头来,放在摩西以下,他就坐在上面。这指明我们的祷告生活必须有一个稳固的根基。我年轻的时侯,学习祷告,那时我的祷告没有稳固的根基。今天许多基督徒也是这样。他们学习祷告,但他们的祷告生活缺乏稳固的根基。根据出埃及记十七章的上下文,我不相信我们祷告生活的坚固根基就是基督。反之,我相信用作坚固根基的那块石头,是指我们认识凭我们自己不能维持祷告的生活。它乃是承认我们需要扶持的事实。在天然的生命里,我们和摩西一样,祷告不能持续。我们不能整天不住的祷告。因此,我们需要认识我们的软弱。这个认识就给我们祷告生活所需要的坚固根基。

当你要祷告的时候,你必须认识,你凭着自己无法祷告。每一个祷告的人都能作见证,没有坚固的根基就不能有祷告的生活。我们需要稳固的东西来托住我们祷告的生活。每逢祷告的时候,告诉主说:“主,我的祷告不能持续。为着我的祷告,我需要一个稳固的根基,我接受你作这样的根基。”

圣经告诉我们,摩西祷告直到日落的时候。我们也许在清晨有美好的祷告,但我们通常不能持续到中午,更不能到日落的时候。你能从清晨到中午保守自己在祷告的灵里么?也许我们中间很少人能作到。摩西能祷告直到日落的时候,因为他有一块磐石,一个稳固的根基,坐在上面,并有亚伦与户珥扶持他。要得着鼓励对主说:“主,我无法不住的祷告。我很容易发脾气或是闲谈,但我不能一直祷告。主,我能祷告片时,但我不能终日祷告。”你若这样对主说,你会发现你坐在一块磐石上,那么你就有一个稳固的根基,为着你的祷告生活。

我有负担分享这一点,因我知道我们面临一个最大的难处,就是祷告的生活。倘若要持守祷告的生活,我们需要顾到四件事:稳固的根基,祭司职分,君王职分和帐幕的建造。然后我们的祷告生活才能托得住。

十一节说:“摩西何时举手,以色列人就得胜,何时垂手,亚玛力人就得胜。”这说出每当我们的祷告生活发沉时,我们的肉体就得胜。我们从经历里知道这件事。只有正确的祷告生活才能打败我们的肉体。不要以为你得救很久了,也有一些属灵的经历,你的肉体就不能再得胜。如果我们的祷告停止了,我们的肉体自然而然就会表现得和不信的人一样,这件事是个事实。不论我们属灵的经历多么丰富,这个经历不会使我们的肉体改良。我们的肉体甚至不会受它的影响。即使你作了多年的基督徒,肉体也不会被影响、改变或改良。如果你的祷告停止了,今天你的肉体就要和你得救之前的一样。因为肉体不会改变,不会改良,我们需要不住的祷告。

我们已经看见,真实的祷告使我们与属天的基督合拍。与天上基督合拍的经历是藉着正确的祷告生活而发生的。每当我们真实地祷告,我们就享受与基督属天的联合。然而,这个祷告在于稳固的根基,祭司职分,君王职分以及神建造的目标。

(二)藉着争战的灵治死肉体

我们与亚玛力人争战,也是藉着争战的灵来治死肉体。(罗八13,加五17,24。)罗马六章六节说,我们的旧人已经和基督同钉十字架。然而,在罗马八章十三节我们看见,我们还必须靠着灵治死身体的恶行。再者,在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保罗告诉我们,凡属基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了。倘若我们不相信我们的旧人已经和基督同钉十字架,就不能对付肉体。因着我们的旧人已经钉死的事实,我们就有胆量和勇气来治死肉体。

根据罗马八章十三节,当我们治死身体的恶行,那灵便与我们同工。这意思是说,那灵能作多少,全看我们愿意作多少。如果我们把肉体钉死,那灵就立刻与我们同工。我们都珍赏那灵的工作。然而,除非我们作工,否则那灵就不作工。那灵帮助那些帮助自己的人。然而,即使我们努力要帮助自己,我们仍然作不成甚么,这是个事实。我们需要那灵,而那灵也需要我们的合作。祂等候我们来帮助自己。只要我们这样作,祂就进来为我们作成一切。因此,藉着住在我们里面的那灵,我们治死身体的恶行。

原则上,加拉太五章的事也是一样。根据这一章的上下文,那灵和肉体彼此相争。然而,凡属基督的人仍必须把肉体钉死。当灵与肉体相争时,我们就把肉体钉死。这是我们与那灵的工作配合所完成的。

一方面,我们必须与基督一同祷告;另一方面,我们必须用争战的灵来杀死肉体。今天基督在天上,也在我们里面作争战的灵。在天上祂是代祷的摩西,在我们里面祂乃是争战的约书亚。为了与内住的基督合作,我们需要与天上的基督联合。然后肉体就要实际地被治死。

(三)藉着治死所有出于肉体的良善或败坏

倘若我们要与亚玛力人争战:我们必须治死一切出于肉体的,不论是好的或是坏的。事实上,出于肉体的,没有一样是好的,但在我们看来。肉体的某些方面似乎是好的。

在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三节,耶和华吩咐扫罗,“要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将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虽然扫罗用刀杀尽亚玛力的众民,他却“怜惜亚甲,也爱惜上好的牛、羊、牛犊、羊羔、并一切美物,不肯灭绝。凡下贱瘦弱的,尽都杀了。”(撒上十五9。)扫罗为此申辩说:“他们爱惜上好的牛羊,要献与耶和华。(撒上十五15。)很难说扫罗是否在撒谎。他也许留下上好的牛羊给自己用,而不是要献与耶和华。根据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十二节,扫罗立了一个记念碑,也许是要记念他胜过亚玛力人。这说出他不在意神的话或神的心意,他只关心他的享受和荣耀。当撒母耳为着扫罗所作的质问他时,扫罗继续申辩说,他听从了耶和华的命令,但“百姓却在所当灭的物中,取了最好的牛羊,要献与耶和华。”(20。)这表明邪恶的肉体灭绝了,而肉体中似乎是良善的一面却得以存留。

我们常常灭绝邪恶的肉体,却保存好的肉体,良善的肉体。我们都有某些优点,在某些事上我们以为比别人好。肉体的这些方面就是“羊叫”和“牛鸣”。每当我们说自己比别人好,我们就许可羊叫、牛鸣被人听见。扫罗说他行了耶和华的命令。然而,撒母耳说:“我耳中听见有羊叫、牛鸣,是从那里来的呢?”(14。)当扫罗宣称这些是留下来献与耶和华的,撒母耳回答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22~23。)传道人时常说到这些经节。然而,在今天的基督徒当中,有许多羊叫和牛鸣,但没有听命和顺从。倘若我们要对付肉体,我们就必须彻底地对付,不论好的、坏的都完全治死。只要是出于肉体的,就必须对付。

(四)藉着顺从主的话

与亚玛力人争战也需要顺从主的话。(撒上十五22~23。)在扫罗的时代,顺从仅仅是外面顺从主的话。今天我们必须顺从里面膏油的涂抹。每当我们不顺从里面膏油的涂抹,肉体就立刻得势。但如果我们一直顺服里面膏油的涂抹,我们就会与基督一同祷告,并与内住的灵合作。这使我们能胜过肉体,并且把肉体治死。这就是与肉体争战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