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篇、亚玛力人与君王职分相对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四十八篇 亚玛力人与君王职分相对

读经:出埃及记十七章十二节,十六节: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至三节,七至九节,十至二十九节。

圣经中有一个基本的原则:新约所启示的属灵事物,在旧约里是以图画或豫表来描绘的。在亚玛力人豫表肉体的事例上,就是这样。保罗在他的著作中,透彻地论到肉体。全本圣经论到肉体,没有比保罗在罗马八章所使用的话更强的了。在第七节保罗说:“体贴肉体的,就是与神为仇。”而且肉体“不服神的律法,且是不能服。”在下一节他继续说:“属肉体的人,不能得神的喜欢。”在加拉太五章,保罗也强烈并着重地说到肉体。然而,若是我们只有罗马八章和加拉太五章,我们还会发现,很难充分了解肉体是甚么;因为圣经以好几种不同的方式,和许多不同的意义用到“肉体”这个词。因此,要认识肉体并对付肉体是很困难的。

一 肉体的结果─以实玛利,与恩典的结果─以撒相对

我们感谢主,旧约提供了肉体的图画。创世记中的以实玛利就是这样的一幅图画。人一再地堕落,到了巴别,堕落到了最低点,神就进来呼召亚伯拉罕,并且应许要为他作一些事。在神与亚伯拉罕的接触中,除了要求亚伯拉罕离开本地以外,神并没有要求他作甚么。圣经学者晓得,神与亚伯拉罕的接触,和祂给亚伯拉罕的应许有关。在创世记十二章有应许,在创世记十五章,应许得着保证,成了一个约。到了创世记十七章,割礼成为十五章所保证之约的记号或印记。神向亚伯拉罕的儿子以撒和孙子雅各,重申祂给亚伯拉罕的应许。神曾应许要为亚伯拉罕作事,使地上的万国都要得福。这是何等大的应许!

神给亚伯拉罕之应许的本质乃是恩典。这意思是说,神不要亚伯拉罕作甚么,来成就这个应许。反之,神要为他作成一切。无论我们是甚么,无论我们有甚么,都是出于肉体,和亚伯拉罕一样。不但如此,无论我们能作甚么,也都是照着肉体。我们作一些事来成就神的应许,意思就是我们以某种方式来运用肉体。这就是神没有要求亚伯拉罕作甚么,来成就应许的原因。神要作一切。这就是恩典。

然而,亚伯拉罕照着撒拉的题议而行,从夏甲生一个后裔。亚伯拉罕凭肉体作了这事,所产生的结局、结果乃是以实玛利。神要亚伯拉罕被了结。但亚伯拉罕八十六岁的时候,娶了夏甲,从她生了以实玛利。以后的十三年,神没有向他显现。到亚伯拉罕九十九岁的时候,神来责备他,再坚定祂所立的应许。那时候,亚伯拉罕知道他错了。

运用肉体的结果就是以实玛利。以实玛利与以撒相对,以撒乃是恩典的结局、结果。恩典就是神作了我们的一切。恩典尤其是神作我们的力量和享受。神曾应许亚伯拉罕,要赐给他一个儿子。但神不要亚伯拉罕生出后裔。因此,神一直等,直到亚伯拉罕认为自己已死,完全没有生子的能力。然后,在亚伯拉罕和撒拉看来都不可能生子的时侯,神就进来使他们生了一个孩子。根据创世记的记载,以撒的出生就是主的来临。以撒出生的时候,神就来了。当然这不是说,以撒是神的儿子。这乃是说,以撒不是靠人的肉体所生的,而是照着神的恩典,照着神的眷临。所以,以撒乃是恩典的结果。以实玛利是人肉体的结果,与以撒相对。

以撒是从神的恩典所生出来,要完成神永远旨意的人。这一件事很有意义。因此,与以撒相对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因为肉体的结果─以实玛利,与恩典的结果─以撒相对,乃是背叛,是违反神永远旨意的一大背叛。

要恰切地阐释肉体是甚么,非常困难。在本篇信息中,我愿对肉体下一个特殊的定义:肉体表明一切不靠恩典所作的事。恩典乃是三而一的神成为我们的一切,并且为我们作成一切。新约启示,恩典不是指着物质的祝福。根据新约,恩典就是神自己,不仅成了我们的享受,更要为我们作成一切。我们无论作甚么,都是出于肉体,但神无论为我们作甚么,都是恩典。倘若我不倚靠神,而凭着自己说话,即使话题是圣经或属灵的道理,我的说话也是出于肉体。这指明我们连说到属灵的事或圣经的事,也可能是出于肉体。无论我们行善行恶,离开恩典就是肉体。比方说,一位弟兄若是凭自己而不是靠恩典来爱妻子,他的爱就是出于肉体。

在某种意义上,所谓良善的肉体,对神来说,比邪恶的肉体还要可恨。在撒母耳记上十五章,我们看见神恨恶亚玛力人好的一面。所以,无论我们作甚么,不倚靠神,不相信神,不论那件事有多好,都是肉体。凡不是神所作的事都是肉体。倘若我凭自己而不凭着神来看望你,那就是肉体。倘若我为别人祷告,不倚靠神,反而在自己里面祷告,那个祷告就是肉体。不要以为肉体单指邪恶的事或是情欲。这样的事显然是肉体。肉体还包括良善的事。请注意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中“上好的”和“最好的”这些词。扫罗爱惜上好的牛羊和最好的掳物。与肉体有关的乃是“上好的”和“最好的”东西。所以我们一再说,无论我们作甚么,没有灵,不倚靠神,不相信神,不论多好,都是肉体。凡是出于我们己的,都是以实玛利。

以撒豫表基督。因此,以实玛利所豫表的肉体的结果,是与基督相对。神的心意是要把基督作到我们里面,但肉体作工的方式与基督相对。肉体的结局、结果与以撒相对。每当我们运用肉体,就生出以实玛利来,这个以实玛利定规与基督相对。以实玛利使我们与恩典隔绝,并与基督分开。为这缘故,约翰十五章主耶稣说,离了祂,我们就不能作甚么。然而,我们离开基督却作了许多事情。我们离开基督所行的一切良善,都是与基督相对的以实玛利。

以实玛利使我们不能完成神永远的旨意。只要我们运用肉体,不信靠神、不倚靠祂,或者生活不与祂合一,我们就不能完成神的旨意。

我们习惯在基督以外作许多事情。我们都定罪犯罪的事。但在基督以外所作的善事,甚至那些着起来很属灵的事,却很少有人定罪。你曾因着在肉体里为某件事祷告而定罪自己么?在肉体里祷告的结果也是某一种的以实玛利。这种以实玛利与基督相对,并且拦阻我们享受神的恩典,来完成神永远的旨意。

人的肉体与神的恩典相对。这意思是说,人在神自己以外,无论作甚么,对神的旨意都是拦阻。这是一件严肃的事。我们必须承认,我们仍然藉着运用肉体而作许多的事。然而,有些人会否认他们运用肉体。但他们也不倚靠主。只要我们不倚靠主,就是在肉体里面并运用肉体了。我们不信靠主,自然而然就要活在肉体里面。

我们需要学习不运用肉体作甚么。往往在我肉体很强的时候,我甚至不敢对弟兄说句话。我知道我所说的都会出于肉体。因此,最好不要作甚么。这时候我只能说:“主,赦免我,我不能作甚么。因我不敢生出以实玛利,我没有勇气作甚么。”

二 亚玛力人与君王职分相对

肉体的第二幅图画是出埃及记中的亚玛力人。在这幅图画中,我们看见肉体如何受到对付,就是我们在上一篇信息所论到的题目。倘若我们要对付亚玛力人所豫表的肉体,就必须与天上代求的基督一致,并联于我们里面争战的灵。在本篇信息中,我们需要看见,肉体不仅与恩典相对,也与君王职分相对。故此,在神的国来临之前,肉体必须彻底对付。那里有肉体,那里就不能有神的国。只有当肉体受了对付,国度才可能来到。

在罗马八章七节保罗说,肉体不可能顺服神。神的国表明神的权柄,使万有顺服神的权柄。但肉体不可能顺服神。它完全敌挡神的宝座。

(一)敌挡耶和华宝座的手

在出埃及记十七章十六节我们看见,亚玛力人乃是敌挡耶和华宝座的手。在神眼中,把亚玛力人看作敌挡神宝座的手。这指明亚玛力人想要推翻神的宝座,正如撒但从前想要作的一样。出埃及十七章十六节说,因为有这样一只手敌挡耶和华的宝座,神必世世代代和亚玛力人争战。(直译。)由此我们看见,亚玛力人与神的权柄相对。

我们肉体的每一方面,不论善恶,都是神权柄的仇敌。肉体不在意神或神的权柄。每当我们在肉体里面,就认为自己是单独的人,没有义务要顺服神的宝座。我们以为我们有自己的地位和权利。这样背叛态度的根源是在撒但里面。然而,撒但与我们的肉体是一个。撒但的原则不是直接临到我们,而是藉着别人或是我们自己里头的一些东西而来。例如,撒但以蛇的形状临到夏娃。在马太十六章,非常爱主耶稣的门徒彼得,被撒但所利用。撒但在彼得里面并藉着他临到主。我们的肉体时常作了撒但的外衣。每当我们运用肉体,撒但就藏在我们里头。因此,肉体和撒但一样,敌挡神的权柄。根据出埃及记十七章的图画,亚玛力人乃是敌挡神宝座的手。

(二)犹大支派的户珥扶着摩西祷告的手对抗亚玛力人

当摩西祷告的手发沉,就需要亚伦所代表的祭司体系,和户珥所代表的君王职分的扶持。户珥属于犹大支派。因为亚玛力人是敌挡神宝座的手,在与亚玛力人的争战中,祷告的手需要由君王职分来扶持。君王职分是我们祷告生活的扶持。倘若我们不在神的权柄之下,而是背叛的,我们的祷告生活就了了。但我们愈顺服神和祂的权柄,我们就愈渴望祷告。当我们背叛神,拒绝祂的权柄,我们对祷告的渴望就消失了。假定在某一件事上,你不顺服里面的膏油。结果,一段时期之内,也许好几天,你就不想祷告。因此,学习尊重神的君王职分,尊重神的权柄,对我们是很重要的。我们的态度应当说:“主,我不要在你之外作甚么。我需要你作我的恩典。肉体不过是使我自己离开你而作事。我不要没有你作我的恩典而生活。”我们都需要用这样的灵来祷告。

我们也该祷告说:“主,帮助我尊重你的权柄,你的君王职分,并且一直服从你。主,你有权柄。我需要顺服你,并服从你。”倘若我们维持这样的态度,我们对祷告的渴慕和愿望就必加增。比方说,主若引导我们去买东西,我们去的时候,会满了祷告。背叛会杀害我们祷告的渴慕,而顺服会加增祷告的愿望。

因为亚玛力人牵连到神的国,我们要与亚玛力人争战,就需要祭司体系和君王职分的扶持。倘若我们想要对付肉体,而不在意神的权柄,我们就错了。原则上,我们自己就敌挡神的国。在我们的祷告生活中,需要户珥君王职分的扶持。我们应当一直仰望主的恩典,服从祂的权柄。这样我们就尊重神的权柄,并在我们的经历中加强君王的职分。

(三)与亚玛力人争战以后国度就来到

在出埃及记十八章,有神国度的豫表和图画。这幅图画陈列在亚玛力人的争战之后,这件事实指明亚玛力人受了对付,国度与君王的职分就立刻来到。这也指明亚玛力人与君王职分相对。

(四)扫罗王失去王位

在撒母耳记上十五章,另一段论到亚玛力人的话中,我们看见扫罗王如何失去他的王位。虽然扫罗正式受膏为王,他却因着对待亚玛力人的方式而失去王位。由此我们该学习小心对付肉体。我们可能对付到一个地步失去了王位。

根据启示录五章十节,我们基督徒得救了,不但作祭司,也作君王。我们是今天的亚伦和户珥。我们生在王家里面,就是君王之家里。彼得说我们是君尊的祭司。(彼前二9。)然而,很少基督徒知道他们生来是君王。对这件事实有些领会的人不太注意它。既然我们是君王,我们的一举一动就该像君王。

我们接触某些基督徒时,感觉他们带着君王职分,就是权柄。但我们接触其他的信徒,就觉得他们缺少君王职分。他们远在君王职分的水准之下。既然我们已经生为君王,将来也要作王,今天操练君王的职分,对我们来说就很重要了。

1 没有灭尽亚玛力人

扫罗失去王位,因他没有灭尽亚玛力人。根据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三节,扫罗奉命“去击打亚玛力人,灭尽他们所有的,不可怜惜他们;将男女、孩童、吃奶的,并牛、羊、骆驼和驴尽行杀死。”凡属于亚玛力人的,都要灭尽,一样也不可怜惜。虽然扫罗灭了亚玛力人,他却作得不绝对。

2 怜惜亚玛力王亚甲和上好的牛羊

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九节说:“扫罗和百姓却怜惜亚甲,也爱惜上好的牛、羊、牛犊、羊羔,并一切美物,不肯灭绝。凡下贱瘦弱的,尽都杀了。”扫罗爱惜上好的牛羊,和“当灭之物中最好的”(21。)在经历上,这描绘一个事实:我们宝爱天然生命好的方面,就如我们天然的美德,而不愿灭绝它们。我们都宝爱肉体的优点。我们都是扫罗。当神吩咐我们灭绝肉体,我们灭绝消极的东西,就如我们的脾气。但很少人愿意灭绝天然生命好的方面。无论我们是怎样的人,我们都宝爱天然人的长处。然而,主仍在我们身上,在我们里面作工,这件事实该鼓励我们。我们从新约可以看见,保罗和约翰从肉体得蒙拯救。他们灭尽了亚玛力人。

我们需要强烈的光照在我们身上,给我们看见,凡是在天然生命中的,都是亚玛力。我们里头的亚玛力必须灭尽。我们不该拿任何借口来可怜我们里头任何一面的亚玛力。

扫罗想要申辩他不能灭尽亚玛力人。首先,他声言“百姓爱惜上好的牛羊”。(15。)在撒母耳记上十五章,我找不到一节告诉我们说,扫罗要杀死所有的牛羊,而百姓不肯这样作。我相信扫罗这样责备百姓是在说谎。扫罗战胜了亚玛力人,定规非常得意。他甚至为自己立了一根柱子、一个记念碑,用来记念他的成就。(12。)

第二,扫罗对撒母耳说,上好的牛羊目的是为着献祭与神。(15,21。)然而,我不信扫罗有这样一颗心为着主。我倒相信他说到爱惜上好牛羊的目的,是在对撤母耳撒谎。

当我读到撒母耳记上十五章,我不相信凭我自己会比扫罗更好。我知道扫罗的图画描绘出我里头的所是。在找借口的事上,我们也许比扫罗还要败坏。每一个借口都是谎言。对我们来说也是这样。绝不要想为自己向主辩护。没有一个借口在祂面前能站得住。

不要申辩说你不能灭尽肉体。不要说你有某种特别的习惯,你对它毫无办法。你说你不能灭尽肉体乃是一则谎言。如果我们回顾已往,会看见许多时候没有灭尽肉体;我们没有听从神的吩咐,灭尽亚玛力人。主的百姓当中,很少人绝对除灭肉体。这就是在我们实际的日常生活中,不太觉得君王职分的原因。因为我们没有灭尽亚玛力人,在我们的经历中,国度还没有完全来到。

最近在一次聚会中,我指出我们都有特别的习性,拦阻我们享受基督。破坏我们属灵生活的另一件事乃是我们的习惯,存留肉体好的方面的习惯。我们惯于除灭肉体邪恶的方面,保留好的方面。我们中间很少人真正恨恶“良善的肉体”。然而,我们必须恨恶肉体的每一方面,因为它与恩典相对,使我们不能享受基督。我们也必须恨恶肉体,因为它与君王职分相对。

爱惜肉体好的方面,必然造成属灵权柄的缺乏。许多信徒缺乏属灵权柄的分量,只因为没有彻底对付他们的特点。文化、意见、特点和习惯,都是肉体的藏身之处,这些会破坏我们的属灵生活。因着我们爱惜肉体好的方面,这些方面就会消灭我们的国度、权柄。我们是在主里多年,爱主、追求主的人,应该有相当的属灵分量。我们该满有君王的职分,神圣的权柄。但在许多事例中,正好相反。因为许多圣徒没有除灭里面的“亚甲”,和亚玛力人上好的牛羊,他们就缺乏权柄、君王职分,以及属灵的分量。

3 爱惜上好的牛羊要献与神在耶和华眼中是邪恶的

神不接受扫罗的借口说,百姓爱惜上好的牛羊,要当作祭物献给主。神吩咐扫罗要灭尽属于亚玛力人的一切,扫罗毫无借口。神不要上好的牛羊作为祭物给祂。在祂眼中,这样的事是邪恶的。(撒上十五章19。)这指明我们也许认为某件东西适于献给主;但对祂来说,把那件东西当作祭物献上是邪恶的。以该隐的例子作说明,他的祭物在神眼中就是邪恶的。今天许多基督徒献上神认为是邪恶的东西。他们说他们从事于属灵的事奉,但神说他们的奉献是邪恶的,因它的根源在肉体里面。凡是摆上并献给神的东西,根源是在肉体里面,在神眼中都是邪恶的。

4 照着人的意思献祭给神,犯了傲慢的罪

扫罗照着人的意思献祭给神,犯了傲慢的罪。撒母耳对他说:“耶和华喜悦燔祭和平安祭,岂如喜悦人听从祂的话呢?听命胜于献祭,顺从胜于公羊的脂油。”(撒上十五22。)照着我们自己的意思,把东西献给神是傲慢的。即使我们献上美好的东西,仍然犯了傲慢的罪。神没有吩咐扫罗要爱惜上好的牛羊,当作祭物献给祂。扫罗这样作是傲慢。这是罪恶的。

5 犯了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

在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十三节,撒母耳继续说:“悖逆的罪,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的罪,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行邪术包含交鬼。撒母耳对扫罗说的话,指明爱惜我们的肉体是悖逆的行为,把我们带到交鬼的里面。像扫罗那样献祭,并不是真正献祭给神;乃是交鬼。这样的悖逆与行邪术的罪相等。

再者,扫罗的顽梗与拜虚神和偶像的罪相同。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十三节中,繙作虚神的希伯来字意思是虚空的偶像。扫罗的顽梗就像拜虚空的偶像一样。他不是真正敬拜主,而是拜虚空的偶像。扫罗或许认为他是在敬拜真神,但实际上他在事奉偶像。撒母耳对扫罗所说的话意思是说,因着背叛,扫罗与鬼魔和虚空的偶像有所牵连。

倘若我们不灭尽肉体,反而爱惜肉体某些好的方面,我们也会与鬼魔有牵连。爱惜良善的肉体,然后把它献给神,对神来说是可憎的,因为这样作涉及鬼魔,也涉及虚空的偶像。如果我们依从主的话灭尽肉体,我们将有君王职分,也将在神的国度里。但如果我们没有实行祂的吩咐,除灭亚玛力人,我们就会与神的权柄隔绝,并且联于鬼魔和虚空的偶像。

看见肉体是甚么,以及肉体如何与恩典和神的君王职分相对,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倘若我们在对付肉体的事上漫不经心,我们会和扫罗一样,失去国度。然后我们自然而然会和黑暗的权势牵扯在一起。表面看来,我们是神的百姓,但实际上,我们是在敬拜虚空的偶像。这是何等严肃!悖逆与行邪术的罪相等,顽梗与拜虚空的偶像相同。愿主怜悯我们,知道肉体是甚么,以及如何彻底对付它。

圣经有关亚玛力人的记载,教训我们行善必须在神面前恐惧战兢。我们都惧怕作恶,但我们行善时一点也不惧怕。旧约中亚玛力人的图画指示我们,照着我们自己的拣选行善比行恶还要坏,因为它敌挡神的宝座。该隐的祭物似乎是好的,但实际上是悖逆的行为,敌挡神的宝座和神的经营。照样,扫罗爱惜亚玛力人上好的牛羊,用意在献给神作祭物。这是悖逆,和行邪术、交鬼有关。今天基督徒以为替神作了许多,实际上是悖逆神的经营,并且与交鬼有关。

没有撒母耳记上十五章二十二和二十三节,我们不会了解扫罗的行为是与鬼魔有关的悖逆行为。但撒母耳的话暴露出扫罗所行之事的真相。表面看来,扫罗要献祭给神,实际上他的祭物是与鬼有关。这启示出认识无论我们作甚么,离了神的恩典,不倚靠祂、相信祂,都是肉体,这是何等的重要。凡出于肉体的,都敌挡神的宝座。神的仇敌,那狡猾者会利用它来拦阻神的旨意。

今天许多基督徒爱惜肉体上好的方面,并把它们献与神。信徒甚至受到鼓励,将天然生命的上好献与神。神的赎民献上这样的祭物,不拒绝肉体,也不倚靠神。反之,在今天许多的基督徒当中,肉体的活动受到鼓励。只有主知道,今天基督徒的活动,有多少与鬼魔有关,因而拦阻了神的旨意。

在神话语的光中,我们必须学习,在事奉神的事上,我们需要恐惧战兢,免得不信靠神,或者不倚靠祂的恩典。我们应当惧怕凭自己或照自已的意思行上好的事。我们需要相信主,并倚靠祂的恩典。我们应当惧怕行善过于作恶。我们都知道神定罪邪恶。现在我们必须学知,即使行善,也会给肉体机会,来产生以实玛利。我们也会给亚玛力王亚甲留地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