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篇、旧约寻求神的人如何享受神的律法(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五十六篇 旧约寻求神的人如何享受神的律法(一)

读经: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至二节,十四至十六节,二十节,三十节,三十五至三十六节,四十节,四十二至四十三节,四十五节,四十七至四十八节,五十四节,五十五节,五十八节,六十六节,七十节,七十四节,七十七节,八十节,九十二节,九十四节,九十七节,一百零三节,一百一十一至一百一十四节,一百一十七节,一百一十九节,一百二十七节,一百三十一至一百三十二节,一百三十五节,一百四十节,一百四十七节,一百五十九节,一百六十二节,一百六十五节,一百六十七至一百七十节,一百七十二至一百七十四节;十九篇十节下。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是特别详细论到律法的一篇诗。这是诗篇中最长的一篇,是照着希伯来字母的顺序写的,有二十二段,由二十二个希伯来字母所写成,每一段用了八节。因此,这篇诗有一百七十六节,比全本以弗所书还多。由于它很长,就很难以简略的方式来叙述它。

前一篇论到神律法的信息,应该对我们了解诗篇一百一十九篇有帮助。作诗的人写这篇诗不是根据神学,乃是根据他的情操和经历,根据他心中深处的渴望,以及他对律法的享受。作诗的人表达了他们对主的饥渴与愿望。诗篇一百一十九篇和所有的诗篇一样,都是满了渴望,而非道理。一百三十一节说:“我张口而气喘,因我切慕你的命令。”在这里作诗的人用了切慕这个词,诗篇四十二篇一节也用到:“神阿,我的心切慕你,如鹿切慕溪水。”有一个版本的注解说,切慕这个词在希伯来文里,是指遭受酷暑之后,渴慕一个清凉的泉源。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三十一节和四十二篇一节使用这个词,表明作诗之人深处的情操和渴望。作诗的人渴想神、切慕神。因此,尽管诗篇一百一十九篇说了许多的律法,但它却不是从道理的角度来说到律法,而是从属灵经历的观点来说的。这篇诗是享受律法的人所写的。在本篇和下篇信息中,我们要查考诗篇一百一十九篇,来看旧约追求神的人如何享受神的律法。

一 寻求神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二节告诉我们,那些在旧约中享受神律法的人,乃是寻求神的人:“遵守祂的法度,一心寻求祂的,这人便为有福。”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的作者就是这样的寻求者。虽然“寻求神的人”这个观念很合乎圣经,但许多基督徒却不熟悉。根据诗篇一百一十九篇,寻求神和遵守律法有关。如果你想要遵守律法,而没有心寻求神,你的努力是徒然的。这就是在保罗的时代,犹太教徒严重的缺欠。他们想要遵守律法,而不一心寻求神,他们要履行律法要求的努力就失败了。我们若要照着神的律法而行,就必须一心寻求神。

二 爱主的名并记念祂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三十二节说:“求你转向我,怜悯我,好像你素常待那些爱你名的人。”这节指明作诗的人爱主的名。五十五节说:“耶和华阿,我夜间记念你的名,遵守你的律法。”作诗的人夜间醒来的时候,就记念主的名。我们夜间所记念的,显明我们真正的兴趣,就是占有我们的事物。你在夜间醒来的时候思想甚么呢?你若是寻求神的人,你就会记念祂的名。祂的名要成为你特别的兴趣。青年人,我盼望你们夜间醒来的时候,不要思念世界的事,而要记念主甜美、宝贵的名。愿我们都像旧约的圣徒,爱主的名,甚至在夜半也记念它。

三 寻求神的面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五十八节说:“我一心恳求你的面。”(直译。)英文钦定本圣经用“恩”这个字来代替“面”。寻求人的面,实际上就是寻求他的恩。我们若恳求主的面,恳求祂的面光,我们就要得着恩惠。小孩子时常热切寻求母亲的面。对他们来说,没有甚么比看见母亲的面更宝贵。我们也该这样亲密地来寻求主,恳求祂的面。主的面将恩惠带给寻求者。无论作诗的人需要甚么,他都寻求神的面。

诗篇一百零五篇四节说:“主要寻求耶和华与祂的能力,时常寻求祂的面。”根据这一节,我们需要一直寻求神的面。然后在诗篇四十二篇五节,作诗的人赞美神,“因祂笑脸帮助我。”作诗的人深深地以个人且亲密的方式,寻求主脸上的帮助。

四 求主的脸光照他们

旧约寻求神的人,也祈求主的脸光照他们。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三十五节说:“求你用脸光照仆人。”这个思想是根据民数记六章二十四至二十六节,祭司祝福的第二方面…“愿耶和华赐福给你,保护你。愿耶和华使祂的脸光照你,赐恩给你。愿耶和华向你仰脸,赐你平安。”无疑地,这三重的祝福是指三一神的祝福,就是父、子、灵的祝福。论到子的祝福,这里题到主的脸光照百姓。诗篇第四篇六节和八十篇三节、七节、十九节也看见祈求神的脸光照,在那里作诗的人祷告说:“神阿,求你使我们回转,使你的脸发光。”旧约寻求的圣徒,不光是努力遵守字句律法的人。他们以亲密的方式爱慕寻求神、甚至求他使脸光照他们。

我们若没有这样一颗心要寻求主,就不会在意祂脸上的光照。纵然祂使脸光照我们,我们也不觉得那个光照。要感觉主脸上的光照,需要一颗寻求的心。我们若是亲密地寻求主的人,就会感觉祂脸上的光照。根据哥林多后书四章六节,我们能经历这个光照:“那吩咐光从黑暗里照出来的神,已经照在我们心里,叫我们得知神荣耀的光,显在耶稣基督的面上。”赞美主,我们能经历祂脸上的光照!

五 行在主面前

倘若主的脸光照我们,我们就会自动地行在祂面前。在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六十八节作诗的人宣告说:“我一切所行的,都在你面前。”这指明他的行动都在主面前。这清楚说出作诗的人是与主合一的。

虽然与神合一完全的启示是在新约中,但在旧约里也说到这件事。诗篇九十篇一节说:“主阿,你世世代代作我们的居所。”这一节是摩西所写的,指明他经历主作他的居所。神是他的家,是他的住处。但是请注意摩西说到“世世代代”。这告诉我们,旧约圣徒世世代代经历住在神里面。旧约里寻求神的人住在神里面;他们与神合一。住在神里面就是与神合一。这些寻求者若不在神里面,也没有与神合一,怎能住在神里面呢?倘若我们仔细研读诗篇,我们会看见,在旧约寻求神的人与神合一,是藉着他们对律法的珍赏和享受。他们不光行在神面前;他们也住在神里面,经历神作他们的居所。

六 认为神的律法就是神的话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的作者一次又一次地说到神的律法就是神的话。律法和话有极大的不同。律法是诫命的问题,对我们有所要求,或要求我们遵守某些神所设立的规条。虽然律法要求人,律法的本身却不能供应生命。在加拉太三章二十一节保罗论到这事说:“若曾传一个能叫人得生的律法,义就诚然本乎律法了。”尽管律法不能赐人生命,神的话却能将生命供应我们。神所说的话就是祂的呼出。(提后三16,直译。)根据圣经,神的话也是生命、粮食和水。它该是我们每日生命的供应。然而,我们若把律法仅仅当作律法,而不当作神的话来看待,我们就不会藉着律法得着生命的供应;对我们来说,就没有气息、粮食、水或滋养。反而,我们会以像犹太教徒那样的方式来接受律法。但如果我们不仅把律法当作律法,也当作神的话,我们就要藉着律法得着生命、气息、粮食和活水。根据主耶稣在约翰六章六十三节所说,祂的话就是灵,就是生命。在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作诗的人至少三十七次说到律法就是神的话。作诗的人不光宣告他爱神的律法,更宣告他爱神的话。这证明他认为神的律法就是神活的话。

圣经是神的话。但我们读的时候,如果只把圣经当作白纸黑字来接受,而不直接来接触主,它对我们就成了一本死的书。保罗说:“那字句是杀死人的,灵是赐人生命。”(林后三6,直译。)在这一节中,“字句”的希腊字就是保罗在提后三章十五节中说到圣经所使用的那一个字。如果只把圣经当作字句来接受,它会杀死人。然而,灵赐人生命。倘若我们读圣经的人,在灵里接触主,这话对我们就成为灵和生命。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中,它就是神的呼出。每当我们读这话时,需要摸着这话的源头,而这源头就是神自己。

我们已多次指出,藉着神所呼出的这话,(提后三16,直译,)我们能将神吸入我们里面。有些批评家曲解了我们的话…断章取义,并且批评我们教导信徒能将神吸入他们里面。他们称此为亵渎和肉体的工作。根据圣经,神的话就是祂的呼出。哦,神何等巴望我们将祂吸入我们里头!我们感谢神,使这件事成为我们实际的经历。

(一)相信它

作诗的人既认为神的律法是神的话,就相信这话:“求你将精明和知识赐给我;因我信了你的命令。”(一一九66。)根据新约,接受神的话,第一个要求就是我们相信它。我们必须相信它的真实、准确、权柄和能力。

(二)拣选它

我们也该和旧约寻求神的人一同拣选神的话。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三十节说:“我拣选了忠信的道,将你的典章摆在我面前。”一百七十三节说:“愿你用手帮助我;因我拣选了你的训词。”这是何等奇妙的拣选!我们都需要坚决赞成神的话。

(三)向它举手

在一百一十九篇四十八节我们看见一种不寻常的说法:“我又要向你的命令举手。”(直译。)向神的话举手是甚么意思呢?我们若思想向某人举手致意的样式,就能了解。向主的话举手就是欢迎主的话,说出我们亲切地接受它,并且向它说“阿们”。我们很多人被神的话感动的时候,自然而然地举起手来。所以,向神的话举手,意思就是欢乐地接受神的话。

(四)爱它

旧约的寻求者爱神的话。诗篇一百一十九篇的作者十一次说到爱神的话。(47,48,97,113,119,127,140,159,163,165,167。)我也能彀作见证,我爱神的话,没有一本书像圣经这样可爱。

(五)喜悦它

作诗的人也喜悦神的话。(一一九16,24,35,47,70,77,92,174。)他享受这话,发觉它是喜乐的源头。在神的话中寻到喜乐。我们需要天天花时间在这圣洁的话中自乐。

(六)尝尝它

作诗的人甚至尝神的话:“你的言语,在我上膛何等甘美!在我口中比蜜更甜。”(103。)请注意作者不是说:“你的律法何等甘美!”他宣告说:“你的言语何等甘美!”倘若我们认为律法不过是神的诫命,它对我们就不是甘美的。但我们若晓得神的律法就是神的话,作我们的滋养和生命的供应,我们就要享受它甘美的滋味。根据作诗之人的经历,他明了律法就是神甘美的话。它不光是一系列的诫命来规律他;而是满了享受和生命供应的话,在他口中比蜜更甜。

(七)以它为乐

当我们尝到神的话,便以它为乐。作诗的人说:“我喜悦你的法度。”(一一九14。)又说“你的法度…是我心中所喜爱的。”(111。)在一百六十二节,作诗的人见证他以这话为乐:“我喜爱你的话,好像人得了许多掳物。”欢乐不只是欢喜而已。我们可以默然欢喜,但我们欢乐必须发出声音。欢呼和欢喜在声音上不同。我
们欢乐的时候,赞美主,甚至呼喊,向主欢呼。对某些反对的人来说,这是疯狂的行为。他们定罪我们向主欢呼。然而,我们必须是那些以主和主的话为乐的人。倘若你在读圣经的时候,从来没有自然而然地欢乐起来,也许你还没有十分被这话所感动。每当我们以活的方式,得着圣经的帮助,我们就自然而然地以这话为乐。

(八)歌唱它

作诗的人说:“我在世寄居,素来以你的律例为诗歌。”(一一九54。)作诗的人甚至要歌唱神的话。在这件事上我们的经历不彀多。我们需要学习作诗的人来唱圣经的话。我鼓励众圣徒歌唱神的话。

(九)看重它

再者,作诗的人看重主的一切命令。(一一九14。)在一百一十七节他宣告说:“我…时常看重你的律例。”我们若要成为真正寻求神的人,就必须看重祂的话。

(十)在主的话上存完全的心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八十节说:“愿我的心在你的律例上完全。”我们需要在神的话上有一颗完全的心。这样的心是健康的,对于神的话没有属灵的疾病。在神的话上,我们的心不该有病。我们一切属灵的疾病,都必须得着医治,使我们的心向着神的话是纯正、完全且健康的。

(十一)倾心于它

在一百一十九篇三十六节,寻求主的人祷告说:“求你使我的心,趋向你的法度,不趋向非义之财。”然后在一百一十二节他宣告说:“我的心专向你的律例,永远遵行,一直到底。”我们需要一颗心,倾向神的话。因为我们的心时常趋向离开神的话,我们需要祷告,叫我们的心回到神的话上,并倾向它。作诗的人这样祷告,又能作见证,他使自己的心专向主的律例。一方面,我们需要祷告主,使我们的心倾向这话;另一方面,我们需要操练灵,将我们的心带回到话上,并使它倾向这话。我们需要一颗完全的心,也需要一颗心倾向神的话。

(十二)寻求它,切慕它,仰望它并倚靠它

旧约寻求神的人也寻求神的话,(一一九45,94,)切慕它,(20,40,131,)仰望它,(43,74,114,147,)并且倚靠它。(42。)照着我们的经历,这些事与在主的话上存完全的心,以及使我们的心倾向这话是并行的。如果我们的心在这话上是完全的,并且倾向神的话,我们就会寻求这话。许多人读圣经得不着甚么,因为他们的心不正确。有一位学者称赞中文版的圣经,有时候还引用它。然而,他没有因读这话而得着帮助,死的时候还没有得救。连基督徒也可能查考圣经,教导圣经,自己却没有得着这话的帮助。这个缺欠的原因是他们的心出了问题。他们的心不完全,或者没有真正倾向神的话。但我们的心若是正确的,我们就不光寻求这话;并且切慕它、仰望它并倚靠它。

因着诗篇一百一十九篇满了渴望、灵感、光照和滋养,它帮助我们了解律法“白昼”的一面,并且教导我们如何把神的律法当作神活的话来享受。这篇诗的作者不是神学家,也不是圣经教师;他乃是发抒对神律法之经历和享受的人。当我们读诗篇一百一十九篇,就看见在前一篇信息所指出律法“白昼”的一面是正确的。

颁赐律法的那座山称为何烈山和西乃山。何烈山特别指着颁赐律法“白昼”的一面,而西乃山特别适用于“黑夜”的一面。再者,颁赐律法的时候,有两班人。摩西和他的帮手是一班人,在山上经历神的同在。但那些在山脚下的是另一班人,颁赐律法的时侯在幽暗中发颤。对于摩西和与他同在的人来说,那座山是神的山,但对于其余的百姓来说,它就是西乃山。在这些信息中,我们不是在山脚下;我们乃是在山顶上,接受主的注入。作诗的人和所有其他旧约寻求神的人,在他们的经历中,是在山上,得着神圣的灌输。因为作诗的人被神所注入,他们就用美妙绝佳甚至令人兴奋的表达,来说出他们对神的经历,以及对神话语的享受。

诗篇第一篇指明,把律法当作神的话,正确地接受进来,就能供应我们生命。那些喜爱主的律法,昼夜思想的人。就像树栽在溪水旁。(2~3。)我们在下一篇信息中要指出,繙作思想的希伯来字,意思是默想。这个希伯来字隐含敬拜和祷告的意思。如果我们在敬拜和祷告里,藉着默想神的话,来接触神的律法,在我们的经历中,律法就要成为溪水,而我们便是栽在溪水旁的树。这就是诗篇第一篇所指明的,律法能供应我们,并浇灌我们。

我们已指出,在哥林多后书三章六节保罗说,那字句是杀死人的。律法是杀死我们,或供应我们生命,全看我们如何对待它。我们若把律法当作神活的话,藉着律法来接触主,并住在主里面,律法就成为生命供应的管道。生命的源头是主自己。律法本身不是这样的源头,但它是一个管道,神圣的生命和本质藉着律法传输给我们,作供应和滋养。这样接受律法是何等的有福!

在圣经里,不光是那些爱慕寻求神的人接触到神的律法,法利赛人、文士和犹太教徒也接触律法。在四福音里,我们看见那些为着律法和律法传统的解释而发热心之人的一幅图画。对他们来说,律法不是生命的管道;而是死的字句,把他们带到死亡里。反之,年老的西面和亚拿藉着律法得着了滋养和浇灌。迦玛列到底算那一面则很难说。这位著名的教法师,可能既不在“白昼”里,也不在“黑夜”里。也许他在“黄昏”里。西面和亚拿是“白昼”之人的代表;法利赛人和犹太教徒是“黑夜”之人的代表;而迦玛列是“黄昏”之人的代表。

今天我们查考圣经,也许在“白昼”里,也许在“黑夜”里。靠着主的怜悯,我们能作见证,我们这些在主恢复中的人,在圣经上是在“白昼”里。当我们读神的话,我们经历到日出,不是日落。但许多人读圣经的时候是在“黑夜”里。正如保罗说到犹太人读圣经的时候,有一层帕子在他们心上。(林后三14。)他们被传统和天然的观念所遮蔽。在他们的经历中,圣经因此成了死的字句。他们与古时的法利赛人、文士和犹太教徒一样,接触这话,而没有直接摸着主。他们不操练灵,反而倚靠天然的领会。再者,他们时常为着维持宗教的传统而发热心。但我们每逢来到这话跟前,都需要接触主。当我们在这话中来到主面前,我们对祂必须是饥渴的,并且寻求享受祂。这样的寻求主在一首诗歌中描写得很好:

主阿,我来就你,我心饥渴要你!
深愿在此吃你喝你,享受你的自己。
得见你的面目,乃是我心所慕!
甚愿在此与你接触,灵里得着饱足。
(诗歌第五百八十八首)

我们念诵并祷读这话的时候,应当寻求主荣耀、发光的脸面。然后在我们的经历中,神的话就要成为生命供应和滋养的源头,并且我们就要在“白昼”而不在“黑夜”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