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篇、神所爱的寻求者藉著作为神活话的律法所领受的祝福(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五十九篇 神所爱的寻求者藉著作为神活话的律法所领受的祝福(一)

读经:

诗篇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三十节,一百零五节;十九篇八节下;一百一十九篇二十五节,五十节;一篇一节上,二至三节;十九篇七节上;一百一十九篇四十一节,一百一十节,一百七十节,二十八节,七十六节,一百零三节,一百一十六至一百一十七节。

作为神活话的律法有许多功用。对于神所爱的寻求者,这些功用是藉著作为神活话的律法所领受的祝福。在本篇和下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从神活的话可以领受到的祝福。

虽然神所爱的寻求者从神的话领受祝福,但也可能来到神的话面前,却得不着甚么。我知道有许多人读圣经,甚至查考圣经,而没有从圣经得着甚么。这是今天许多基督徒中间的光景。许多基督徒读圣经的时候,得不着甚么祝福。他们惟一得着的,就是虚空的知识。他们利用读经所得的知识,从事于圣经问题的辩论。他们没有因读经
得着真实的帮助,反而因神的话而争辩。结果,他们那样的圣经知识先杀死了自己,然后他们用这知识去杀死别人。对他们来说,圣经不是赐人生命的书,乃是杀死人的书。

历代以来,许多人因着只把圣经当作一本知识的书而被杀死。那些被圣经知识杀死的人,最显著的例子,大概是十九世纪所谓的高等圣经批判家。这些高等圣经批判家查考圣经的时侯,极端运用他们的头脑。结果,他们没有从查考神的话中,得到一点祝福。

如果我们的光景正常,每逢来到神的话面前,都该得着帮助,并且大大地蒙福。若是我们得不着甚么祝福,我们定规出了毛病。圣经都是神的呼吸;(提后三16,直译;)因此,圣经的话就是神的气。再者,主耶稣是神的化身,(西二9,)祂自己就称为话。(约一1,14,启十九13。)因而,来到话面前就该等于来到神面前。因为话是神的化身,它包含神的丰富。神的话包含神的一切所是。这就是神的话这样丰富、实际、活泼、发光的原因。神对我们是甚么,话对我们也是甚么。倘若我们里头没有造成拦阻的难处,每当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就该得着祝福。

一 心的难处

(一)没有用心

倘若你来到神的话面前,不能得着帮助,也许你的心有难处。你的心不正确。可能你没有真正用心来到神的话面前。你读圣经,但你对神的话没有心。在人的生活当中,很可能因着需要作许多事情,而对那些事情没有心。譬如,一位青年人可能被迫上学,但他无心受教育。他上学只因为他被迫这么作。同样地,我们也许由于责任感而读神的话,但我们对神的话却没有心。

(二)分心

你的心可能有另一个难处,就是分心。很可能你的心分成两部分或三部分,甚至更多。尤其对青年人更是如此。青年人会喜爱许多不同的事物。这就造成分心。一件事占有心的一部分,别的事占有另一部分。假定一位青年人有心为着学业,但也有心为着某一种属世的娱乐,这就会使他的心分了。

倘若一个人的心分为两部分,一部分为着善事,而另一部分为着恶事,那恶的倾向总会得势。这似乎是自然的定律或法则。一个人的心里可能有两种相反的意向;他想撒谎,又想要说实话。那撒谎的邪恶意念,会胜过说实话的良善意念。当我们分心的时候,读神的话就不会帮助我们。倘若我们来到圣经跟前,不认真或是分心的话,我们就不会从神的话得着祝福。每当我们来到圣经面前,必须存着完全的心和单一的心而来。不认真地读神的话是无益的。

(三)无心

心的另一个难处,就是对神的话根本无心。我们已指出,读神的话不用心或分心的难处。然而,这和对神的话无心不一样。有些人似乎一点心也没有。他们里面好像死木头。这样的人无论怎么读圣经,都不会从读经得着甚么祝福,因他缺少那一种功能,藉以明白甚么是圣经所说的。他来读神的话时,心就是不起作用。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很多基督徒来到圣经面前,就像无心的死木头一样。

(四)遮蔽,拦阻,阻挠

心的另一个难处与遮蔽你,使你与主分开,或拦阻你接触主的事物有关。你读神的话时,也许呼求主,切望从主得着一些东西。然而,在你里面也许有拦阻、有阻挠。可能有一种罪缠累你、掳掠你、霸占你。一方面,你爱神的话。另一方面,某种罪潜伏在你心里,而你不肯为着主去对付它。这隐藏的罪会使你不能从神的话领受祝福。比方说,假定某人触犯了你,而你不肯饶恕这触犯的罪。你或许不认为不肯饶恕是罪,但事实上它就是罪。你将这罪或别的罪向人隐藏,甚至想要向主隐藏。倘若你里头带着这样隐藏的罪,来到圣经面前,即使你有心为着神的话,也不能从这话得着甚么。你若倾向于不讨主喜悦的事物,同时又渴望来到话面前,你就不会因着读神的话而蒙福。

我们从经历中晓得,有时候我们向主挣扎,也许是在奉献的事上向主挣扎。我们不愿献上自己,被主征服、或被祂折服。我们也许对某一件事坚持己见,即使主一再地对我们说话,我们仍然不愿被折服,因祂所说的和我们的意见相反。我们固守我们的观念,而且坚持它。这样的坚持是遮蔽我们心的帕子。若是你的心这样被遮蔽了,你以为你能从神的话得着帮助么?当然,你在这样的光景中读神的话,对你不是一个帮助。

如果我们要从神的话得着祝福,首先必须对付我们的心,绝对且全心地归向主。我们也需要对付心里任何消极的事物,或是使我们和主分开的任何东西。我们若对付我们的心,并对付我们和主之间消极的事物,我们的光景才可能是正常的。然后我们很可能就要从神的话得着帮助。

即使我们对付了心,也对付了心里消极的事物,我们仍可能是复杂的。不论我们是年轻的、是年长的,同样都是复杂的。在我们里头有许多造成复杂的因素。这些复杂也使我们难以从神的话中领受祝福。

当我们读诗篇一百一十九篇时,我们看见作诗的人对主是正确的。他和主没有间隔。我很宝爱诗歌中说:“没有间隔,主,没有间隔。”然而,唱这首诗是一回事,但操练我们和主没有间隔是另一回事。倘若主和我们没有间隔,我们要从活的话领受何等多的祝福!

如果一个人勤奋求学多年,他会得到某一学科的博士学位,也许是核子物理学的博士。我认识许多得到博士学位的青年人。但我所知道在属灵的事上,有相当程度领会的人却不多。有些人手中拥有圣经几十年了,但他们对这本属天、神圣、属灵的书籍,仍然只有初步的了解。这指明他们虽然得到相当的知识,但没有藉着读神的话而蒙福。得博士学位需要多方努力,但不需要对付你的心。譬如,不肯饶恕人,会妨碍你得博士学位么?当然不会!但这样会使你无法从神的话中得着祝福。和受恩姊妹过去常说,一小片树叶就能遮掩明亮的星。同样地,即使是一件小事就能使我们无法从圣经得着祝福。

二 需要谦卑自己

圣经比其它的书要求我们更多。圣经要求我们谦卑自己,并且将我们的自信、自满撇在一旁。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需要求主怜悯我们。我们若没有得着主的怜悯,不知不觉我们里头的东西仍旧会遮蔽我们,并使我们离开主的话。让我们学习祷告说:“主,怜悯我。我不要被任何事物遮蔽,我不要在你我之间有任何事物。主,求你使我们没有间隔。”这不仅该是我们的祷告,也该是我们向着主的态度。

我们来到主话面前,不该有一点自信。我们不该以为我们与主之间定规没有问题了。我们的确没有这种自信的理由。虽然我们不觉得,但我们和主之间仍有许多问题。所以,我们需要在主面前谦卑自己。圣经说:“神阻挡骄傲的人,赐恩给谦卑的人。”(雅四6。)如果我们来到主的话面前,不谦卑自己,我们从主的话得帮助就要大受拦阻。

有些人以为只要我们爱主,一切都好了。然而,爱主有些笼统。我们也许爱主,而从不在主面前谦卑自己。既知道我们里头仍易有消极的东西,就需要谦卑自己。要彻底洁净物质的环境尚且很难,更何况要洁净我们的内心呢!你能说你彻底洁净了你的家么?谁也很难这么说。几年前,我们最小的女儿需要动个小手术,医生告诉我们,他不能在他的诊疗室里进行这项手术。在我们看来,诊疗室非常清洁。但医生知道,诊疗室的天花板无法彻底清扫,就不是进行手术的合式地点。他这样说的时候,我想到我们里面之人的“天花板”也是如此。我们里面的天花板不完全是清洁的,手术很难在我们里头进行。所以,我们不该自信,而要谦卑地仰望主的怜悯。

最近,有些青年人受完了一项特别的训练。尽管他们经过了很好的训练,但不该以为他们和主之间一切都好了。他们不该认为甚么都调整了,甚么都成圣了。他们心里还是有许多难处。我们若对自己有这样的认识,就不会自信,以为我们在凡事上和主的关系都是正确的。反之,我们会在主面前谦卑自己,并求祂怜悯。

三 得着话的光照

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若有一个谦卑的态度,不信靠自己,我们就要蒙光照。不信靠自己,意思就是没有保留,没有留下甚么成为我们和主之间的难处。然而,我们若没有一个谦卑的态度,仍旧信靠自己,我们从神的话领受祝福,就会有严重的难处。也许你在怀疑,为甚么长久规律地读圣经,却没有从神的话里得着祝福。原因可能是你太信靠自己了。我再说,我们必须放弃我们的自信,在主面前谦卑自己,并求祂怜悯我们。我们应当说:“主,我对自己没有一点信心,我不坚持甚么。主,我向你敞开,并求你怜悯我。”倘若你来到圣经跟前的态度是这样,无论你读那一段神的话,必从这话得着祝福。即使是马太福音前十七节,也会给你一些帮助。要紧的事是你在主面前谦卑自己。

四 光的领域

圣徒们时常作见证,他们读神的话看见了光。这是真的,我们的确藉着神的话得着光。但在经历中,我发现每当我谦卑自己,不坚持任何意见,并祈求主的怜悯,这样来到神的话面前,就觉得进到光的领域中。即使我没有得着任何特别的光,我也有在光中的感觉。

我们一来到话面前,就来到光面前,因为话是神的化身,而神就是光。(约壹一5。)当你站在阳光下,你不需要接受光,因你已经在光中。照样,当我们带着正确的态度来到话面前,我们觉得在光中,并在光之下,不仅仅是接受光而已。然后在我们的经历中,全本圣经都成了一本发光的书。无论我们读到那里,我们都觉得圣经是照耀的光。

神的话是神的化身,这独一的光,乃是照耀的光。这光实际上就是在话中神的自己。因为话是神圣之光的凝聚,我们一来到话面前,就进入光的气氛中。这就像进到一个光亮的房间里。当我们在光亮的房间里,我们不仅是接受光,乃是在光的领域里。

圣经在我们的经历中是否发光,乃是在乎我们的态度和光景。我们若是谦卑的,并求主怜悯,圣经对我们就是一本发光的书。你读了一段神的话以后,也许没有懂得多少,但你觉得你是在光中。这证明圣经是神圣的话。你阅读报章杂志的时候,并不觉得在光中。但如果你以真诚的心和谦卑的态度,来读神的话,或祷读圣经的一些经节,你会觉得被带到光中。每当我们以正确的方式来到神的话面前,我们确信已进入光中,并在光的领域里。然后我们自然而然地接受光,并成为绝对在光中的人。

(一)神的话一解开就发出亮光

在一百一十九篇一百三十节,作诗的人说:“你的言语一解开,就发出亮光。”神的话有一个入口。这意思是说,圣经有一个开口,有一个门。照着我的经历,这门的闩不是在里面,而是在外面,它在我们这一边。这意思是说,如果门关上了,是我们把它关上的。神的话是否向我们开启,在于我们如何对待它。有时候我们求主将话向我们开启。然而,我们这样祷告时,主会告诉我们,在祂那一边,祂已经将祂的话打开了。现今在我们这一边,我们需要打开这话的门。我们的经历证实,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如果和主没有问题,神的话定规是向我们开启的。但如果我们和主出了问题,来到神的话面前,门定规是关着的。这表明门闩是在我们这边。当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将神的话打开,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中,这话就有一个入口、开口。

我盼望强调这个事实:话的门是敞开或关闭在于我们。我们必须感谢主,神的话有一个入口,有一个门,而门闩是在我们这边。我们应当说:“主,为着通往你话的入口、开口,感谢你。”我们在经历中时常觉得,因着我们以正确的方式来到主话面前,这话就有一个开口。这开口似乎在于主,从主而来,但实际上是在于我们,由正确地接触神的话而来。

(二)脚前的灯

在一百零五节,作诗的人对光说了一句很实际的话:“你的话是我脚前的灯,是我路上的光。”这不是一件道理或教训的事,而是作诗之人在日常生活中的经历。在他日常生活中的每一步,神的话是他的光。

当然,古时候没有路灯,在夜间行路的人需要灯、灯笼,或火把,来照亮他们的路。这就是作诗的人说到,主的话是他脚前的灯,是他路上的光时,心里所想到的。神的话是一盏灯,照亮他的脚步。对作诗的人来说,神的话就是这样一盏灯,非常实际地把光照射在他的路上。

(三)明亮人的眼目


诗篇十九篇八节下说:“耶和华的命令清洁,能明亮人的眼目。”这一节说出,神活的话明亮我们的眼目。当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若是不觉得在光中,这就是我们的光景不正确的记号。单单求主给我们光是不彀的。我们需要谦卑自己,和主办一个彻底的交涉,并求主怜悯我们。许多基督徒读圣经所得的知识,实际上成了帕子或遮蔽,使他们在黑暗里。凡对圣经有这等知识的人,需要在主面前谦卑自己,好叫那些遮蔽能彀除去。如果我们谦卑自己,并得着主的怜悯,圣经对我们就不再仅仅是知识,而是我们眼睛的光。

区别知识和光是很重要的。我们可能仅在知识的方式里拥有圣经,也可能在我们的经历中,神的话成了神圣之光的照耀。

五 藉着话得着生命的供应

(一)光成为生命

神所爱的寻求者也藉着神活的话得着生命的供应、加强、点活。(一一九25,50。)在属灵的经历中,我们首先有光。但以后光必须成为生命。生命比光还要深。光一来到,生命也就该来到。事实上,生命是光的容器。约翰一章四节说:“生命在祂里头,这生命就是人的光。”很难断定生命和光,那一个先来到。通常光是在生命以先。根据创世记第一章,先有光,然后才有生命的各方面。

在我们的经历中,很可能有光而没有生命。光主要是在魂的领域里,尤其是在理解力的范畴中。生命定规是在我们的灵里。虽然有光是好的,但光必须渗透得更深,直到它成为生命。

我们已指出,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如果光景是正确的,是正常的,我们就会觉得在光中。这样我们无论在圣经中读到甚么,都会成为我们的光。然后我们操练自己去祷告时,自然而然会运用我们的灵,更深进入神的话中。藉着这样在祷告中运用灵,光就要进人我们灵里成为生命。在我们属魂领域的理解力中,话是光,但是当话更深进入我们的灵里,它就成了生命。

我们的经历指明,生命的供应不在光以先。光先来到。但藉着我们的祷告,这光更深入达到我们的灵里,它就成了生命,而我们便得着生命的供应。这给我们看见,读神的话需要祷告。到底先读后祷,或先祷后读,并没有两样。要点是我们需要祷告,也需要读神的话。

(二)运用我们的全人

当我们来到神的话面前,需要敞开我们的全人。我们需要运用全人,就是运用我们的体、我们的魂,和我们的灵。我们用眼睛辨认字句,用口读出声来。我们也运用心思,就是魂的主要部分,来领会我们所读的。我们可能需要用到辞典、经文汇编、各种版本和译本的圣经。神造我们有一个心思,而我们需要运用它来领会神的话。研读圣经还需要运用我们的情感,爱慕神的话,并运用我们的意志,接受神在祂话中的法则。运用心思、情感、意志,就是运用魂。但我们也需要运用灵。这主要就是祷告,叫我们里面的人刚强起来。如果我们运用全人来接触神的话,就要得着光和生命的供应。

六 得着话的浇灌

我们从经历中知道,我们所得着的生命供应,使我们得着浇灌。首先我们有光照;其次有生命的供应;第三有浇灌。作诗的人也经历了这一个。

根据诗篇第一篇,那些思想神话语的人,好像树栽在溪水旁。一棵树要生长,必须有根,在这些根上,必须有细小的根毛,好吸收水分。许多基督徒读圣经,好像树栽在溪水旁。但有些人没有正确的根,而其余的人有根,却没有根毛。

也许你不知道我所说的根毛,在经历上是甚么意思。要有根毛,需要我们非常细致地深入神的话中。我们常常得不着生命的供应,因为我们太粗心了。我们不细致,就没有微小、纤细的根毛。因为我们只在意主根,不在意根毛,就无法得着生命的供应。生命的供应总是藉着根毛和水细致的接触而来的。倘若我们要藉着话得着浇灌,就不可以粗略的方式,而要以非常细致的方式来接触神的话。

以粗略的方式来接触神的话是甚么意思呢?就是你光用眼看,用口念,不在意对神的话正确的了解。粗心的人是肤浅的。尽管他们是栽在溪水旁的树,却没有正确的根。我恐怕有些在主恢复里的人也像这样。不错,他们是栽在溪水旁的树,但他们太粗心了。对他们而言,每一件事都是外面的,就是他们用肉眼所看见,用口所讲论的事。他们的圣经知识不比他们所看见、所讲论的更深。因着这些人粗略地来到神的话面前,没有正确的根,就没有在生命中的长大。

正如我们已指出,有些基督徒有根,但没有纤细的根毛。我们需要让神的话以细致的方式,更深进入我们里面;还需要让我们全人也以细致的方式,更深浸沉在神的话中。当我们与神的话同行,而神的话也进到我们灵里,我们在经历中就有了根毛。然后这些根毛要吸收生命的供应。我们的经历证实,当我们更深进入神的话里,神的话也更深进到我们里面,就是进入我们灵里,我们与神的话就有更细致的接触,并要得着生命。

我们在灵里的时候,非常细致,一点也不粗野、不草率。又粗野又在灵里是不可能的。每一个人进到灵里,就成为非常细致的人。如果有人很粗鲁,他定规是在肉体里。如果他有几分细致,就是在魂里。但如果他非常细致,就是已经进入灵中了。惟有在灵里,才能寻见吸收生命供应的根毛。

我们藉着根毛吸收生命的供应,就是水状的食物。连我们吃肉身的食物也需要水。没有水,我们无法咀嚼食物,吞咽食物。在属灵的经历中,食物的供应是在水中。树栽在溪水旁,从水得着养分。所有的养分都包含在水中。微小的根毛吸收水分,因而吸入水中的养分。

圣经的话必须进入我们灵中,成为含有各种养分的水。这水不在我们口中,也不在我们的心思中,只在我们的灵里。生命供应的水总是流到我们的灵里。

我们只用眼和口来读圣经是粗略的。当我们想要藉着操练心思、爱慕主话、运用意志接受主话,来明白神的话,我们就是运用魂。这有几分细致。但是当我们运用灵来祷告,我们的全人就被带到灵里,而神的话也进到我们灵里。事实上,我们将神的话和我们自己都带到灵里面,在灵里就寻见了水。

神的灵不住在我们的心思里;祂住在我们的灵里。在圣经里,把话比作食物,而把那灵比作水。作食物的话可以停留在我们的心思里,但要叫话成为如水的那灵,它就必须进入我们的灵里。当话在我们的灵中成为水,我们就得着它滋养的成分。然后我们就有光照、生命的供应和浇灌。
七 从神的话而来的其它祝福

当我们经历了光照、生命的供应和浇灌,我们会有从神的话而来的其它祝福:苏醒,(十九7上),搭救,(一一九41,170,)坚立,(一一九28,)安慰,(一一九76,)滋养,(一一九103,)扶持,(一一九117,)和保护。一百一十九篇二十八节的坚立,不是指着道理的东西,而是指着在里头充满我们、加力量给我们的东西。这定规是指生机的成分,因为只有生机的东西才能进到我们里面,来加强我们。神的话加强我们,这件事实指明,它将一种生机的成分分赐到我们里头。

当神的话加强我们,它就安慰我们,滋养我们,并扶持我们。我们在自己里面很容易摇动:我们很容易跌倒。我们要站立得住,就需要活的扶持。活的扶持叫我们站立得住,这就是神的话不断地支持我们。此外,神的话还是我们的防卫和保护。

八 注意在话中对神的享受

活的话不是系统的神学,乃是神的自己。我从经历中学习注意在神的活话中,对这位活神真实的享受。我不在意神学─我看重藉着神的话,对神真实的经历。

倘若我们在经历的光中,来看本篇信息所包含的一切事,就能证实我们从神的话得着光照、点活,和浇灌。神活的话叫我们得着复苏、坚立、拯救、安慰、滋养、扶持和保护。愿我们都得到鼓励,每逢来接触神的话,都要在正确的光景中,使神的话能进到我们的心思里,然后通过我们的心思,进到我们的灵里,在灵里话就成为生命的供应。倘若话在我们灵里成了生命,那么我们就必享受神所爱的寻求者藉着神活的话所领受的其它一切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