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篇、颁赐律法和律法功用的消极方面(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六十一篇 颁赐律法和律法功用的消极方面(一)

读经:

出埃及记十九章一至二十五节;二十章十八至二十二节;二十四章一至十八节;三十二章一至三十五节;三十三章一至六节;三十四章一至四节,二十九至三十五节;三章一节,十二节;四章二十七节;十八章五节;加拉太书四章二十四至二十五节;希伯来书十二章十八至二十一节。

在好几篇论到律法“白昼”一面的信息之后,我们在本篇信息中,来到“黑夜”的一面。根据圣经中神圣的启示,每当神来与人有所接触,这个接触定规是有两方面。原因在于这样的接触涉及到神与人。在创世记三章人类堕落以前,人完全在神那一边。人是照着神的形像,按着神的样式造的。在创世记一章我们看见,神创造植物和动物,
各从其类。当然,人不是神圣的,但人被造,不像万物各从其类,而是从神类的。所以,在创造的时候,人是在神那一边,并且与神合一。在创造的时候,神和人不是两类。因着人是照着神的一类造的,只有一个种类,就是神的种类。

在创世记三章我们看见,蛇用诡诈将祂邪恶的思想注入女人的心思里。蛇问女人的问题,以及对她所说的话,就是那恶者思想的化身。当夏娃对蛇说话,并回答它的问题时,就把邪恶的观念接受到她的心思里。这意思是说,在她吃知识树的果子以前,撒但的思想已经种到她里面。人堕落的发生,先是因着接受魔鬼的思想,然后因着吃知识树的果子那个肉体的举动。首先人的思想赞成那恶者;然后人照着那恶者的思想和话语而行动,吃了知识树的果子。结果,那恶者的性情进到人的肉体里。于是邪恶的思想和性情将人与神分开,使人不再在神的一边,或是从神的一类。正如圣经指明,每一个罪人都是蛇类,就是毒蛇之种。(太二三33。)约翰一书三章十节甚至告诉我们,堕落的人是魔鬼的儿女。堕落的人成为那恶者一类的受造之物。他不再是从神的一类。故此,主耶稣责备彼得的时候,称他为撒但。再者,有一天主耶稣明说,那将要卖祂的犹大是魔鬼。(约六70。)主能称祂一个亲密的门徒为撒但,并且说到一个假门徒是魔鬼,这件事实指明,堕落的人现今是从撒但一类的。堕落使人成为另一类的受造之物,不再是从神的一类。

神领以色列人到西乃山,那时候他们是从神的一类,还是从撒但的一类?我们应当小心回答这个问题。在出埃及记十九章三节,神说到雅各家和以色列人。雅各家和以色列人是两种不同的百姓。(这个不同不能解释为希伯来诗常见的对句法之一例。)在神的眼中,雅各家和以色列人不一样。雅各是从那一类?他是从神的一类么?当然,篡夺者雅各是从那恶者的一类,因他是一个堕落的人。雅各和我们一样,是从那恶者的一类。因此“雅各家”的说法,是称呼从那恶者一类的人。“以色列人”的说法,表明从神一类的人,他们是神的君王─以色列的后裔。现在我们可以看见,神领以色列人到西乃山的时候,他们在神眼中是两种人,就是从撒但一类的雅各家,以及从神一类的以色列人。

很难说有多少人属于雅各家,多少人属于以色列人。无疑地,摩西是在以色列人当中,因他是从神的一类。很难说出亚伦在那里。亚伦似乎在雅各家,又似乎在以色列人中。我们的经历常是这样。早晨我们也许列在以色列人中,但是一天工作结束之后“我们的行动也许就像雅各了。根据二十四章一节,亚伦和拿答、亚比户,并以色列长老中约七十人,奉命上到主那里去。但后来亚伦显得胜不过那些宗教会众的意见,他们对他说:“起来,为我们作神像,可以在我们前面引路。”(三二1。)那些会众当然可称为宗教的会众,因为他们有意敬拜某种东西,即使那种东西是一个偶像他们也敬拜。亚伦知道百姓的要求是罪恶的,但他太胆怯,无法与他们对抗。实在说来,亚伦是在两边,有时候在神的一边,而有时候在那些宗教会众的一边。
约书亚和摩西一样,绝对属于神这一边。他非常忠心,就像从神一类的人,与神站在一起。然而,在山上颁布律法的时候,很难找出与摩西相关的约书亚身在何处。没有明言说到约书亚在那里。

从堕落的时候起,人的光景就决定神和人的接触,到底是在“白昼”,还是在“黑夜”。决定的因素是在人的一面,不是在神的一面。在神一面没有黑夜,因为神就是光。(约壹一5。)黑夜不可能与神同在。创世记一章先说到晚上,后说到早晨。第一次说到黑夜,是因着起初创造的堕落,就是在亚当以前的世代,撒但和某些天使以及别的受造之物背叛神的时候。这次堕落带来黑夜。(创一2。)当神进来恢复堕落的创造,祂复造的工作又带进了白昼。创世记一章说到晚上和早晨,这件事指明,黑夜和宇宙中原初的堕落有关,而白昼和神复造的工作有关。因此,在复造的宇宙中,白昼接着黑夜而来。

我们基督徒的经历也是从黑夜到白昼。我们从黑夜中被领出来,进入白昼。因着我们堕落的光景,我们是在黑夜里。但神的救恩带给我们新的一天。我们一接受这救恩,就进到白昼里。

许多基督徒盼望他们属灵的经历永远是白昼。但只有到我们在新耶路撒冷里,才不再有黑夜,只有白昼。说到新耶路撒冷,“在那里原没有黑夜。”(启二一25。)在我们现今的经历中,通常黑夜要比白昼长。换言之,我们的“下沉”多于“高昂”。在我们的经历中,黑夜和白昼要一直继续到我们进入新耶路撒冷的时候,那里原没有黑夜,因有神的荣耀光照。

我再说,神与我们的接触,是在“白昼”方面,还是在“黑夜”方面,在乎我们的光景。在摩西身上没有黑暗。因此,在他的情况中,颁赐律法完全是一件“白昼”的事。律法的功用也是如此。然而,对那些雅各家的人来说,颁赐律法和律法的功用,都是在消极方面,在“黑夜”方面。

神将圣经这圣洁的话语颁赐给我们,无意要有“白昼”的一面,又有“黑夜”的一面。神的心意完全和“白昼”的一面有关。然而,大多数真正蒙宝血洗净,由圣灵重生的基督徒,甚至那些寻求神的人,读圣经的时候,也是在“黑夜”里。虽然他们是在基督里的真信徒,但他们仍旧在堕落的光景和情况中。这是非常严肃的事。每当我们来到圣经面前,必须放下与我们消极背景有关的一切事物。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将堕落的背景、天然的背景、和宗教的背景撇在一旁。所有的基督徒都有这三重的背景。在我们得救、开始寻求主以后,我们来到圣经面前,仍然在这三重背景的影响之下。这就是大多数的基督徒读神的话时,在“黑夜”里的原因。他们就像雅各家,对他们来说,颁赐律法是在“黑夜”里的经历,并不像摩西,是在“白昼”里的经历。对某些基督徒来说,圣经是一本“白昼”的书,但对于更多的人,它是一本“黑夜”的书。神的话在我们的经历中是“白昼”或“黑夜”,决定的因素乃是我们来到它面前的光景。许多年前,我非常爱圣经,但对我来说,圣经中几乎没有“白昼”,大多是“黑夜”。但历年来,圣经对我已完全成为一本“白昼”的书。因着主的怜悯,我蒙拯救脱离三重的背景。

我们必须了解,来到神的话跟前,并寻求主面的时候,我们的光景是极其重要的。我们可能使我们与神的接触成为“白昼”,或者转变为“黑夜”。这完全在乎我们的光景、状态 、立场和情况。对于山下的雅各家,律法的颁赐是在“黑夜”里。但对于山顶上的摩西,则是在“白昼”里。这是属灵经历的基本原则,我们的光景决定我们与神的接触,是在“白昼”,还是在“黑夜”里。

听信息的原则也是一样。一篇信息对你是“白昼”或“黑夜”,不在乎讲的人,乃在乎你。你若在“黑夜”里,信息对你就是“黑夜”。但你若在“白昼”里,信息对你就满了亮光。

根据出埃及记三章,当神呼召摩西的时候,他是在神的山上,就是何烈山。(1,4。)神对他说:“我必与你同在;你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之后,你们必在这山上事奉我,这就是我打发你去的证据。”(12。)当神将百姓从埃及领出来,经过红海、旷野,到了何烈山,也就是西乃山时,“白昼”的话就完全应验了。神在山上说了更多“白昼”的话:“我向埃及人所行的事,你们都看见了,且看见我,如鹰将你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我。如今你们若实在听从我的话,遵守我的约,就要在万民中作属我的子民,因为全地都是我的。”(十九4~5。)这些话满了光明。在十九章六节,我们看见神带领百姓出埃及的心意:“你们要归我作祭司的国度,为圣洁的国民。”神的心意显然不是要在“黑夜”里临到百姓。神在“白昼”临到他们,并说出满了亮光的话语。神晓谕以色列人说,祂如鹰将他们背在翅膀上,带来归祂,把他们当作自己的产业,并要使他们成为祭司的国度。何等美妙!

在十九章七节,摩西召了民间的长老来,将耶和华所吩咐他的话,都在他们面前陈明。八节说:“主百姓都同声回答说,凡耶和华所说的,我们都要遵行。”这似乎是非常积极的回答。然而,这件事却触犯了神,因它表明百姓不认识自己。他们不认识他们的所是,而且在主面前没有站住正确的地位。因此,“摩西就将百姓的话回覆耶和华”,(8,)主说,祂要在密云中降临。气氛便从“白昼”变为“黑夜”。十六节明确地指山这个气氛的转变:“到了第三天早晨,在山上有雷轰、闪电,和密云,并且角声甚大;营中的百姓尽都发颤。”在十九章的前一部分没有烟气、火或发颤。一切都很顺适,而神在恩典里和悦地对百姓说话。然而,因着百姓回答的方式,表明他们不认识自己,神就被激怒了。他们以为凡神所要求的,他们都能遵行。他们不认识,他们不能履行神的诫命,并且需要神的怜悯而站立。百姓应当说:“主阿,怜悯我们。你知道我们是悖逆的百姓。主,我们感谢你,将我们背在大鹰的翅膀上,带来归你。我们
也为着你的拣选而感谢你。你已拣选我们,作你自己的产业。主阿,但我们不信靠自己。我们不能遵守你的诫命。主,我们仰望你的怜悯。”倘若百姓的态度是这样的话,“白昼”就必延长。但因为他们不认识自己,而以愚昧的方式来回答,他们的“白昼”就变为“黑夜”。

甚至在律法颁布完成以前,百姓已陷在拜偶像的罪里。他们至少违背了前两条的诫命。摩西在山顶上与主同在的时候,主试验、试炼百姓。(二十20。)出埃及记三十二章一节说:“百姓见摩西迟延不下山,就大家聚集到亚伦那里,对他说,起来,为我们作神像,可以在我们前面引路;因为领我们出埃及地的那个摩西,我们不知道他遭了甚么事。”无疑地,火定规仍在山顶上焚烧着。然而,百姓对火大概已习以为常了。火的景象变得平淡无奇。几个星期以后,他们就叫亚伦为他们作神像。亚伦应当严厉地责备他们。而亚伦却说:“你们去摘下你们妻子儿女耳上的金环,拿来给我。”(三二2。)然后亚伦就从百姓接过金环来,“铸了一只牛犊,用雕刻的器具作成。他们就说,以色列阿,这是领你出埃及地的神。”(4。)亚伦就在牛犊面前筑坛,且宣告说,明日要向耶和华守节。(5。)“次日清早,百姓起来献燔祭和平安祭。”(6。)他们把祭物献给亚伦所作的金牛犊。百姓献的祭物是正确的,但他们却把祭物献给偶像。真搀杂!敬拜的方式也许是正确的,而敬拜的对象却错了。今天在基督徒当中也能看见这样的搀杂。某些基督教的带领人作了“金牛犊”,并且叫别人来敬拜。

主知道百姓在山下的光景,就吩咐摩西说:“下去罢;因为你的百姓,就是你从埃及地领出来的,已经败坏了。”(三二7。)在这里主说,摩西是将百姓从埃及领出
来的人。主又对摩西说,祂要将百姓灭绝,使摩西的后裔成为大国。(10。)主灭绝百姓,仍能成就祂给亚伯拉罕、以撒、雅各的应许,因为摩西是他们的后裔。然而,摩西和主争论,说:“你为甚么向你的百姓发烈怒呢?这百姓是你用大力和大能的手,从埃及地领出来的。”(11。)摩西继续对耶和华说:“为甚么使埃及人议论说,祂领他们出去,是要降祸与他们,把他们杀在山中,将他们从地上除灭。求你转意,不发你的烈怒,后悔,不降祸与你的百姓。”(12。)

摩西遵着主的话下山,手里拿着两块法版。(15。)约书亚一听见百姓呼喊的声音,他以为“在营里有争战的声音”。(17。)但摩西说:“这不是人打胜仗的声音,也不是人打败仗的声音;我所听见的,乃是人歌唱的声音。”(18。)摩西挨近营前,就看见牛犊,又看见人跳舞,便发烈怒,把两块版扔在山下摔碎了。(19。)法版摔碎了,表示人干犯了律法。律法还未颁布完毕,人已经违背了律法。

摩西问亚伦作了甚么,亚伦对他说了无耻的谎言。亚伦说,他把金环扔在火中,这牛犊便出来了。(24。)既然百姓处在这样可怜的光景中,连亚伦也不例外,颁布律法对他们来说,怎能不是“黑夜”呢?他们完全是在“黑夜”里。他们不认识神,也不认识神的恩待或怜悯。我们又一次看见,律法的颁赐对摩西是在“白昼”,但是对那些在雅各家的人,却是在“黑夜”里。

一 何烈山的双重意义

(一)神的山

颁赐律法的何烈山,具有双重的意义。首先,它是神的山。(三1,12,四27,十八5,二四13,民十33,王上十九8。)这座山是神的百姓彼此相遇的地方。亚伦在神的山遇见摩西。(四27。)摩西的岳父叶忒罗,也在这座山遇见他。(十八5。)

神的百姓总该在神话语的“白昼”聚在一起。如果我们都在“白昼”来到圣经面前,我们就会一同被带到何烈山。但如果有些人在“白昼”来到神的话面前,而有些人在“黑夜”里,就会有辩论、相争。同样的圣经,对某些信徒是“白昼”的昼,而对某些人却是“黑夜”的书。历代以来,基督徒一直打圣经的仗。当然,圣经是无可指摘的。责任在于读这话的人属灵的光景。读的人在“黑夜”里,就使圣经在他们的经历中,成为一本“黑夜”的书。

那些无端指责我们传讲异端的人,是在“黑夜”里。有些人竟说我们教导“进化到神里头去”,说我们教导信徒自封为神,成为神自己了。何等大的黑暗!有些人否认我们能住在神里面,神也能住在我们里面的事实。他们争辩说,罪人不可能住在神里面,全能、圣洁的神也不可能住在他们里面。实际上他们坚持,说我们能与神合一的,就是异端。他们宣称,罪人不可能与神合一。那些这样指责的人,完全是在宗教的“黑夜”里。他们也在天然人的“黑夜”里。他们还没有进入神启示的“黑夜”。我不知道他们要如何解释我们是神儿子的事实?圣经明确地启示,我们身为神的儿女,已经从神而生,并有神的生命和性情。根据彼得后书一章四节,我们与神的性情有分。所有指责我们为异端的人,必须题出他们对这一节的解释。与神的性情有分,定规隐含享受它的意思。这样的领会是在“白昼”里。然而,对那些在“黑夜”里的人来说,我们所教导并传讲的竟是异端。有些人甚至离谱了,宣称我们教导人能与神成为一灵,因而有分神的所是,是一件亵渎的事。(林前六17。)

摩西在山上与神同在,被神注入。尽管摩西不晓得,但这样的注入却使他的脸面发出神圣的光。同样的光,对雅各家是可畏的烈火,对摩西却是可悦的、注入的光。这进一步指明,那火到底是烧灭我们,还是注入我们里头,是在乎我们的立场和光景。倘若我们与制造偶像的人在一起,并且向偶像献祭,那火对我们就是可畏的。但我们若与摩西站在一起,那火便是可享受的、注入的火。然后那火就不是照在我们身上,也不只是经过我们,乃是藉着与我们调和而照耀出来。

倘若把铁摆在火里,最后铁会开始发光。铁发光是因着火与铁调和所造成的。把铁摆进火里,火透入铁的时候,火与铁就成为一个。然而,这种火与铁的调和,不会产生第三种物质。同样地,说人与神调和,并非表示这样的调和产生第三个实体,既不是神,也不是人。那些这样诬告我们论调和教训的人,是在“黑夜”里。对我们而言,调和的真理是“白昼”奇妙的一方面。但对于那些在“黑夜”里的人,它只是异端。因着主的怜悯,我们是属乎“白昼”的人。我们在神的话中看见了一些东西,而且正在享受它们。我们尤其享受主的注入。我们住留在主脸面的光照之下,就被祂的成分所注入。再者,因着圣经在我们的经历中是何烈山,就是神的山,我们便在这座山上一同聚集,并且真正地合而为一。

何烈山是神的山,也是寻求神的人与神相会,(二四13,15~18,王上十九8,)事奉神,(出三12,)并得着神启示和异象(三1~3,二四12~13,王上十九8~9)的地方。

(二)西乃山

既然何烈山有双重的意义,西乃山也是如此。(出十九11,18,20~24,三四2~4,2~4,加四24~25,来十二18~21。)尽管我们一同聚集在神的山,事奉神,并且领受神的启示和异象,但对许多基督徒而言,这座山却是西乃山。在西乃山,暴露了神百姓的罪恶,并且启示了神禁止百姓闯越的界限。在西乃山,百姓无法看见神,他们无法从神领受启示或异象。反之,他们自己被暴露,并看见神所定的界限。他们不像摩西,必须远远站立。

(三)不同的人与何烈山有不同的距离

在出埃及记,我们至少看见三班不同的人,在与何烈山不同的距离处站立。摩西也许由约书亚陪伴着,在山顶上被神所注入。(出二四13,三四29。)

亚伦、拿答、亚比户,并七十位长老,在山上远远的下拜,而且观看。(二四1,9。)以色列人在山下远远的站立,尽都发颤。(二十18,21。)摩西被注入,其余的人远远的下拜,并且观看,而大多数人在山下发颤。在你的经历中,你在那里?你被注入呢?在观看呢?还是在发颤?你在那里,全看你的立场和你的光景而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