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篇、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上面的帕子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六十五篇 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上面的帕子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五节;哥林多后书三章七节,九节上,十三至十八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律法“黑夜”的一面。在林后三章七节、九节,保罗用了本篇信息题目的所有钥字:“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上面的帕子。”荣光和职事这两个词是积极的;然而,帕子、定罪、属死,这些词是消极的。在林后三章,保罗先说到属死的职事,(7,)然后说到定罪的职事。(9。)这些的确是特别的说法。尽管这些辞汇在圣经里,但并非所有的基督徒对于它们都很熟悉。

一 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

根据保罗在林后三章的话,摩西的职事是定罪的职事,是属死的职事。然而,保罗的职事是称义的职事,是属灵的职事。我不知道摩西是不是喜欢保罗用称义和属灵的职事,与定罪和属死的职事作对比。保罗写林后三章的时候,用了“大胆讲说”(12)一词。他大胆指出,他职事的荣光比摩西的更大。保罗说:“若是定罪的职事有荣光,那称义的职事,荣光就越发大了。”(9。)我们由出埃及记三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五节得知,摩西的面皮发了光。虽然保罗的脸没有这样发光,但他经历一种里面的发光,就是他灵中的发光。在摩西和保罗身上,有两种不同的发光:外面脸上的发光,和里面灵中的发光。今天所有相信基督的人,都有里面的发光。但有一天,主来的时候,我们要改变,也要有外面的发光。那时,不光我们的脸,连我们的全身都要发光。

有些系统神学家不看重摩西职事的价值。即使保罗说到摩西的职事是定罪和属死的职事,他也承认这个职事是有荣光的。三千多年以前,地上有一个人,他的面容因神的荣耀而发光。这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我们绝不该轻看。我们必须和保罗一同承认,定罪和属死的职事的确是荣耀的。这个荣光是绝顶美妙的事实,是不容争辩的。我们可能很轻率地说,新约的信徒有里面的荣光,而摩西只有外面的荣光。但实际上,有些基督徒只有道理上的荣光,在经历中并没有。他们可以宣称是新约的信徒,有里面的荣光,但实际上这荣光在那里呢?按经历说,他们的荣光微乎其微。不错,摩西的荣光是外面的,但我们仍然应当宝贵它。

保罗在林后三章的话,可视为出埃及记三十四章二十九至三十五节的注解。出埃及记三十四章仅仅告诉我们,摩西的面皮发了光,没有说,摩西的面容发出荣光。但在林后三章,保罗解释出埃及记三十四章说,摩西的脸上发光,就是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没有保罗所作的说明,我们就没有智慧说出,摩西发光的面容是职事的荣光。再者,我们也不敢说,定罪和属死的职事是荣耀的。但因着保罗蒙了主的光照,他就大胆讲说这些事。摩西脸上发光乃是一种职事的荣光,是神所赐给,也是神所设立的。摩西有一个职事,而那个职事是荣耀的。

二 职事荣光之上的帕子

在这一点上,我们需要探询,为甚么摩西荣耀的职事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它成为这样的职事,是因百姓在黑暗里,并且他们的心地刚硬。出埃及记至少有十三次说到法老心里刚硬,或者法老硬着心。以色列人在神的山下时,他们的心和法老的心一样。这意思是说,百姓的心变得刚硬了。

你是怎样的人,决定于你有怎样的心。你的心若邪恶,你就是邪恶的人。但你的心若良善,你就是良善的人。照样,你的心若满了恨,你就是恨人的人。但你的心若满了爱,你就是爱人的人。以色列人在西乃山领受律法的时候,他们存着刚硬的心。结果,荣耀的职事对他们就成了定罪和属死的职事。神的心意的确不是要定罪百姓,也不是要把他们带进死亡里。但因着百姓的心地刚硬昏昧,和埃及的法老一样,荣耀的职事就成了定罪的职事,甚至成了属死的职事。

读圣经的原则也是一样。不要以为圣经不可能定罪你或杀死你。如果你的心刚硬,你读圣经的时候,圣经对你就是一本定罪和属死的书。不要固守迷信的观念,认为人读圣经总是得着祝福。其实这不是事实。圣经是生命的职事或是属死的职事,是称义的职事或是定罪的职事,全在乎我们的心。我们的心若是柔软的,圣经就是祝福。但我们的心若是刚硬的,圣经就是一本定罪和属死的书。甚至像摩西那样的职事,对以色列人也成了定罪和属死的职事。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指出律法是杀死人的字句这一方面。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是论到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上面的帕子。关于律法“黑夜”的方面,主要有两件事:杀死人和遮蔽人。字句杀死人,而帕子遮蔽人。律法颁赐下来了,但上面有一层帕子。照样,在我们的经历中,对圣经也可能有一层帕子。

摩西下山的时候,他不知道他的面皮发了光。以色列人看见“摩西的面皮发光。”最终,摩西本人才晓得这事。我们得知,他后来用帕子蒙上脸。然而,希奇的事是,摩西与百姓说完了话以后,才用这帕子蒙上脸。(33。)在摩西下山对百姓说话以前,并没有蒙上帕子。他甚至不知道他的面皮发了光。但他对百姓说完了话以后,就用帕子蒙上脸。三十四节说:“但摩西进到耶和华面前与他说话,就揭去帕子;及至出来的时候…。”然后我们读到,摩西对以色列人说话的时候,“又用帕子蒙上脸,等到他进去与耶和华说话,就揭去帕子。”(35。)因此,摩西与百姓说话,就蒙上帕子。但他与神说话,就揭去帕子。

摩西的面容,因神和他说话就发了光。(39。)神愈向摩西说话,他的面容愈发光。摩西对主说话的时候,没有蒙上帕子,但他对百姓说话的时候,的确蒙上了帕子。百姓也许很不高兴,甚至因此受到侮辱。他们也许对摩西说:“你与神说话的时候;没有蒙上帕子,为甚么对我们说话,就必须蒙上帕子呢?”对这问题的答覆是,因为摩西对百姓说完了话以后,发觉他们的心地刚硬,就用帕子蒙上脸。在林后三章我们从保罗对出埃及记三十四章的说明和注解中知道,帕子其实就是以色列人刚硬的心。保罗说,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16,)原因就是在此。出埃及记三十四章说,帕子在摩西的脸上,而林后三章十五节说,帕子在百姓的心上,原因也是在此。其实帕子不是用来蒙在摩西脸上的布。帕子乃是百姓刚硬的心,偏离了主的心。

我们的心归向主的时候,就没有帕子了。但我们的心若偏离主,这样的心就成了帕子,使我们不能看见主的面。因此,偏离主的心就是帕子。

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对百姓是一个表记。摩西和他们说话以后,发觉他们硬着颈项,而且心地刚硬。他们不能明白神的心意。这就是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的原因。因为以色列人的心变得刚硬了,摩西荣耀的职事就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然而,百姓的心若是柔软的,并且归向主,摩西的职事就不会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但因着百姓硬着心,他们就被定罪,甚至被摩西的职事所杀死。这个定罪和死亡也传到他们的子孙,包括法利赛人和犹太教徒在内。即使摩西的职事是一个荣耀的职事,但所有的人都被它所定罪并杀死了。

新约里的原则也是一样。我们已指出,新约里的职事,就是称义和属灵的职事,比摩西的职事还要荣耀。但我们的心若是刚硬的,并且偏离主,在我们的经历中,连新约荣耀的职事,对我们也会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


根据约翰十二章四十八节,主耶稣对宗教家说:“弃绝我不领受我话的人,有审判他的;就是我所讲的道,在末日要审判他。”这指明不相信基督的人,要受主话的审判和定罪。将来灭亡的人不是被律法所定罪,而是被福音所定罪。今天福音是公义、属灵、生命的话。但这福音要定罪那些硬着心的人,并且要判处他们死刑。对他们而言,新约荣耀的职事会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

三 需要正确的心

这个原则适用于相信的,也适用于不相信的。保罗告诉我们,有一天我们都要站在基督审判台前。今天新约里的话,句句都是祝福的话。但我们站在基督审判台前的那一天,新约的话对我们会成为定罪的话。在我们成为得救和重生之人的年日里,倘若我们硬着心,又不归向主,将来这就是我们的光景。我们又一次看见,旧约里摩西的职事,和新约里的职事,原则都是一样的。这职事对于我们是称义的或是定罪的,是属灵的或是属死的,全在乎我们的心。

我们都需要接受这样的劝勉,每逢听主话的时候,都要有一个正确的心。我们的心若是正确的,就要大得祝福。但我们的心若是刚硬的,就不会蒙福。倘若我们漠不关心,就不会因着神话语的职事而蒙福。事实上,漠不关心会造成心地刚硬。倘若你对主所说的话漠不关心,最终你就不会再留意祂的话了。这种漠不关心会成为你与主之间的帕子。

摩西对百姓说话的时候,也许有许多人并不反对他,只是他们不以敞开的心来接受他的话。他们对摩西所说的漠不关心。这种漠不关心的态度,使得摩西将帕子蒙在脸上,作为百姓不愿接受神话语的表记。根据出埃及记三十四章,神的仆人摩西与神说话的时候,就揭去帕子。摩西的心既不刚硬,也不冷漠;没有偏离主,乃是绝对为着主。这就是摩西与神说话,没有蒙上帕子的原因。出埃及记三十四章强调这个事实:摩西对百姓说话的时候,就蒙上帕子,但他与神说话的时侯,就揭去帕子。任何一位主的仆人,对主说话时没有遮蔽,对百姓说话时却有遮蔽,这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这乃是一个标记说出听神话语之人的光景不健康。

我不相信摩西发现他必须将帕子蒙在脸上的时候,是很高兴的。但我们信他能揭去帕子与主说话,的确是一件很喜乐的事。这个时候,他对神定规会有美妙的享受。然而,他出来与百姓说话时,必须将帕子蒙在脸上,他的心情定规很沉重。一方面,他有负担代表主来对百姓说话;另一方面,他无法欢喜快乐地说话,而是很沉重地向百姓说话。

这也可能是今天主忠心的仆人的经历。他们对神的百姓说话,有的时候不是很喜乐地说。但他们到主面前与祂交通时,却是喜乐的。虽然他们对百姓说话时,有一层帕子,但他们与主说话时,却没有帕子。这帕子不在主的仆人这一边;而是在心里刚硬、冷漠,并且偏离主的百姓那一边。

我们不该以为,律法可能是定罪和属死的职事,而新约里恩典的福音不会是这样的职事。对于不信的人,甚至对于心里冷漠的信徒,恩典的福音也会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这该使我们对于主的说话认真。神对我们说话,是一件意义重大的事。当主来到我们这里,与我们交通,或与我们谈话,而我们的心里冷漠,这是何等的可怕!倘若你对某人说话,而他置之不理,你不会受到侮辱么?我们都会因着这样的态度而深感苦恼。我们漠视神在恩典里对我们说话,更是何等严肃!恩典的神乃是说话的神。因为祂这样关切我们,祂就对我们说话。倘若我们对祂的说话漠不关心,就是我们的心变得刚硬的表记。这会使神不喜乐,也会使祂的仆人不喜乐。主的仆人来与你说话以前,他的脸是发光的。但对你说话不久以后,因你漠不关心,他就变得不喜悦了。你立刻就被帕子遮蔽,看不见新约职事的荣耀。这帕子乃是你的心对主有某种难处的记号。你的心也许是刚硬、冷淡或冷漠的。这是很严肃的。

四 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主的荣耀

保罗在林后三章解释出埃及记三十四章,不是为以色列人的缘故,而是为我们的缘故。最后他在十八节说到敞开的脸,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主的荣耀。敞开的脸,实际上就是已经归向主的心。十六节指明,心几时归向主,帕子就几时除去了。帕子一除去,脸就敞开了。从林后三章的上下文我们看见,心归向主,使我们的脸没有帕子遮蔽。脸上没有帕子遮蔽的意思是说,我们的心向着主,向着主的话不冷漠。只要我们的心是冷漠的,我们的脸上就有帕子。但我们的心若归向主,帕子就除去了。然后我们就要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好像镜子观看并返照主的荣耀。

你从镜子里注视自己,镜子就返照你。但镜子若被某种东西所遮蔽,你和镜子之间就有了间隔,这就使镜子不可能返照你的形像。但是一除去遮蔽,镜子就又返照你了。我们必须是没有遮蔽的镜子,观看主,并且返照祂。倘若这是我们的经历,我们就是真正变成主的形状,荣上加荣了。

变化就是主的形像铭刻到我们里面,然后从我们里面返照出来。正如一面镜子充满某人的形像,就返照那个形像,我们也必须变化;从一个阶段的荣耀,达到另一个阶段的荣耀,直到我们成为主的返照。根据保罗在林后三章十八节的话,这是从主灵变成的。

我们已经指出,摩西的职事和新约里的职事,在我们的经历中,都可能成为属死和定罪的职事。这里的主要问题是帕子。如果我们被帕子遮蔽,旧约职事和新约职事的结果,都是定罪和死亡。对于心里刚硬,而且偏离主的人,连恩典的福音也会成为这样一个定罪和属死的职事。只要我们的心一偏离了主,就会成为使我们与主隔离的帕子。

关于这事,我所关心的,主要不是一般的基督徒,而是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我关心那些来到教会的聚会中,却有一层帕子,使他们与主隔绝的人。虽然他们坐在教会的聚会中,他们却像西乃山下的以色列人,被一层帕子所遮蔽。在这里,要紧的不是距离,乃是遮蔽。以色列人不是在埃及;他们是在神的山下。然而,因着他们被遮蔽,就与主隔绝了。我们也可能亲近主,并且至少参加一些聚会,但要紧的问题是,我们的心在那里?我们的心若是冷漠的,并且偏离主,我们冷漠的心就会成为帕子,使我们与祂隔绝。尽管我们亲近主,我们的心却是冷漠的,并不归向祂。哦,愿我们都认真地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

五 一个严肃的警告

看见这个光,就是看见关乎定罪和属死职事的荣光上面的帕子,我深深关心的,首先是我自己,然后是在主恢复里的人,以及各地的基督徒。主仍然在说话,但我们的心光景如何?我们的心在那里?我们的心是归向主呢,还是离开主?我们有心为着主,或者我们的心是冷淡漠然的呢?无论在旧约里或是在新约里,我们的心都是顶重要的因素。

我们不该这样注意客观、道理的教导,说旧约里律法的职事是定罪的职事,而新约里的职事是恩典的职事。的确我们是活在恩典的时代里,但我们仍然可能像法利赛人一样,不接受恩典。主来的时候,要对许多信徒说:“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罢。”(太七23。)我们需要一再地强调这个事实,就是在旧约里,或是在新约里,原则都是一样的。神的说话对我们是生命还是死亡,在于我们的心。听神的话是一件极其严肃的事。神是慈爱的,在祂的恩慈里,祂来对我们说话。但我们若对祂无礼,并且因我们的冷漠而侮辱祂,祂的说话对我们立刻就成为定罪和死亡。在我们读圣经的事上,也是一样的。每当神对我们说话,我们需要将我们的心归向祂,并且正确地回应祂。否则,即使新约的职事,就是称义和属灵的职事,
也会成为定罪和属死的职事。然后我们没有享受祝福,反要遭受亏损。 这样的警告,在新约的四福音、书信和启示录中,处处可见。到了启示录末了,主耶稣说:“看哪,我必快来;赏罚在我,要照各人所行的报应他。”(启二二12。)当那日,我们所得的报偿,与我们今天的态度,非常有关系。主的职事是带来称义或是定罪,是生命或是死亡,全在于我们的心。我们都需要学习这极其重要的一课。

六 在神百姓心上的帕子


旧约和新约都强调,我们的心很重要。旧约吩咐我们,要尽心爱主我们的神。我们在启示录看见,教会的堕落,开始于失去对主起初的爱。这与心有关。正如我们已指出,在林后三章保罗说,帕子不是在摩西的脸上,而是在百姓的心上。保罗说:“然而直到今日,每逢诵读摩西书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15。)摩西脸上的帕子,实际上就是百姓心上帕子的记号。

在林后三章保罗的确说到,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然而,我们仍需要将我们的心归向主。心一归向主,帕子就除去了。一方面,基督的救赎已除去了帕子。而另一方面,我们的心一归向主,帕子就除去了。所有的真基督徒都在基督里,而在基督里,帕子已经除去了。但今天许多基督徒的心上,还有一层帕子。原则上,他们和以色列人一样,已经蒙了救赎,从埃及被拯救出来,并且被领到西乃山。因为百姓心里有难处,他们的心就成了帕子,使他们与主分开了。今天的信徒也是一样。我们已经得救了,被带出埃及,就是世界,现今我们在基督里。虽然这帕子在基督里已经废去了,但在我们的经历中,因着我们心里的难处,这帕子也许仍然存在。

在旧约里,先知一再地说到百姓的心,告诉他们,必须对付他们的心,或说,他们的心必须受割礼。(珥二13,耶四4。)最终,主藉着以西结应许要赐给百姓一个新心。(结三六26。)主耶稣引用以赛亚的话,对宗教人士说:“这百姓用嘴唇尊敬我,心却远离我。”(太十五8。)即使在他们敬拜神的时候,他们的心也远离神。

这也是今天的光景。甚至在主日早上,成千上万的人进入一些建筑物中去敬拜神,但他们的心光景如何?你来到教会的聚会中,你自己的心光景如何?不错,我们也许来到今日神的山,而我们的心却不与主同在。根据启示录二章、三章里的七封书信,我们可能失去了起初的爱,也可能成了温水。失去起初的爱,和温水的光景,都是心的难处。

保罗说,犹太人诵读律法的时候,帕子还在他们心上。因这缘故,他们读旧约,却得不着甚么光。因此,不光异教徒在黑暗里,犹太人也在黑暗里。他们有圣经,但因着帕子在他们心上,他们就不蒙光照。许多基督徒也是这样。他们虽然读圣经,却没有光。摩西虽然在旧约的时期里,但却在荣耀之下。今天基督徒在新约的时期里,许多人却在帕子之下。在他们的经历里,他们不在荣耀之中。

七 在旧约之下和新约之下经历上的意义

你知道在旧约之下,在经历上是甚么意义么?在旧约之下就是在被遮蔽的光景里,领受神的话。从经历的观点说,许多的基督徒实际上都还在旧约之下。不错,他们领受神的话,但他们被遮蔽。在新约之下,就是领受神的话,而没有任何遮蔽,没有任何帕子。然后神的话不光照耀在心上,更要从心里照耀出来。简言之,被遮蔽就是在旧约里;但没有遮蔽并在神的荣耀之下,乃是在新约里。根据保罗在林后三章对出埃及记三十四章的解释,只要有帕子遮蔽我们,我们就是在旧约之下。

今天的犹太人,按着年代是生活在新约时代里,但照着属灵的光景来看,他们仍是在旧约里。许多基督徒的原则是一样的。正如犹太人被遮蔽,这些基督徒也被遮蔽。我们若是诚实的,就要承认,这也可能是我们的光景。我们的心决定我们到底是在旧约里,还是在新约里。虽然摩西按着年代是在旧约的时代里,但照着属灵的光景,他却是在新约里。这个原因乃是,摩西的心是完全为着主的。今天许多的基督徒被遮蔽,没有返照神的荣耀;而摩西却能因神的荣耀而发光。因他不在帕子之下,实际上就不在旧约之下。

再者,摩西在山上,在云上。然而,以色列人在云下。这云相当于摩西蒙在脸上的帕子。在山顶上的神,和山脚下的以色列人之间,有一层云。摩西脸上的帕子,就是这一层云,也是以色列人和神之间阴沉关系的一个记号。他们没有清明的天。但对山顶上的摩西而言,天是清明的。同样,今天许多基督徒也在云下;很少人在云上和主一同享受清明的天。所以,根据属灵的光景,许多基督徒实际上是在旧约之下。保罗既明了这事,就写了哥林多后书,帮助信徒离开旧约的阶段,在经历上进入新约的阶段。保罗说,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原因就在这里。今天许多基督徒在云下,且在帕子之下。很少人真正在新约里,以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但我们若有一个没有帕子遮蔽的脸,观看并返照主,在我们属灵的经历中,我们就要在新约之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