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篇、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神的异象以及在神的荣耀之下与神同住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八十篇 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神的异象以及在神的荣耀之下与神同住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四章一至二节,九至十八节。

出埃及记这卷书可以分成两个段落:第一章至二十四章是前半段,二十五章至四十章是后半段。后半段由十六章圣经组成,主要是记载会幕的异象。这十几章圣经里所包涵的历史非常少,而是给我们看见神在地上的居所─会幕的设计、材料以及建造的细节。

许多基督徒把出埃及记这卷书从头到尾读过了,却对一个事实没有深刻的印象:神拯救人的目的乃是要带祂所救赎的百姓进入祂在地上的居所。神拯救我们的目标乃是要使我们成为祂居住的所在。我们必须一再强调这件极其要紧的事,直到我们对这事有深刻的印象。因此,我们需要很多篇信息来交通出埃及记二十五至四十章所描述奇妙、属天异象的细节。

在已过的一个半世纪里,弟兄会中间的圣经教师写了许多书论到会幕及其器具,包括约柜、香坛、陈设饼桌子、灯台、洗濯盆,以及铜祭坛。然而,我在弟兄会那段时间里,从没有听说过今天的教会就是神的会幕。

圣经里会幕一词有三方面的用法。第一,它是指在西乃山脚下所建造的会幕。第二,它指主耶稣是帐幕与人同在。约翰福音一章十四节说,话,就是神,“成了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直译。)基督藉着道成肉身,成了神在地上的帐幕。因此,出埃及记的帐幕乃是基督作为神帐幕的豫表。第三,会幕指新耶路撒冷,乃是终极、完满、扩大之神的帐幕,包括旧约和新约中神所救赎的百姓。出埃及记这卷书所启示神救恩的目的,乃是把祂的百姓带进作为祂居所的帐幕里。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来看二十四章一至二节,以及九至十八节。当我们来到出埃及记的这一段时,我们就开始进入以下章节所论到的属天异象。我们必须来到这个开端,才能彀看见属天的异象。

神的百姓若要到达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的门槛,首先必须经历前面二十三章圣经所记载的一切事。百姓原来在埃及王法老的暴政下作奴仆,但是神豫备了摩西,然后差他作使者搭救百姓。在十二章经历了逾越节;十四章,过红海;十五章里有玛拉的水和以琳的十二股水泉以及七十棵棕树;十六章有属天的吗哪;十七章有从裂开磐石流出来的活水,以及和亚玛力人的争战;十九章至二十三章,在西乃山律法和典章的颁布。神的百姓必须经过这一切的经历,才能站立在二十四章的门槛那里。

在十九章,百姓在西乃山下被带进与神的交通中。然而,这样的交通开始的时候相当昏暗不明,因为是在密云的幽暗里进行的。。出埃及记十九章九节说:“我要在密云中临到你那里。”二十章二十一节说:“摩西就挨近神所在的幽暗之中。”

百姓虽然在西乃山下与神有交通,但他们还不认识祂是怎样的一位神,也不明白自己是堕落、犯罪、败坏的人。他们对神、对自己都没有启示。反之,他们对神、对自己的看法都是天然的。可是他们在西乃山下停留一段时间,藉着与神交通,他们终于蒙了光照。

我们已经指出,摩西制定神的律法时,筑了一座坛,献上流了血的祭物。后来用这血,就是立约的血,洒在百姓身上。祭坛、祭物和血指明神看祂的选民是蒙了救赎、被了结,并且被取代了。然后,他们就像摩西所立的十二根柱子所表明的一样,能彀成为柱子,站立在神面前,为要返照祂作为祂活的见证。

我不相信神的百姓对自己会有这种领会。他们不明白祭坛、祭物、柱子及血的意义。今天,不论是犹太人,或是基督徒,读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的时候,几乎都被帕子遮蔽,不了解这些事物的意义。但是神对所发生的这一切事情了若指掌。祂知道祂所计画的是甚么,祂藉着立约所作的是甚么。祂知道祂已经得着了一班蒙祂救赎、被了结、被取代的人,成为祂活的见证。

在哥林多前书十章五节保罗指出,神的百姓在旷野里的光景实在非常可怜:“但他们中间,多半是神不喜欢的人;所以在旷野倒毙。”然而,当巴勒雇用外邦先知巴兰来咒诅以色列子民时,巴兰却说:“祂未见雅各中有罪孽,也未见以色列中有奸恶”。(民二三21。)巴兰还说:“雅各阿,你的帐棚何等华美;以色列阿,你的帐幕何其华丽。”(民二四5。)巴兰是受雇来咒诅神的百姓的,然而他反倒祝福他们。藉此我们看见,在神眼中,他所救赎的百姓是没有过犯的。这事教导我们说到圣徒时不要有消极的话,这样消极的谈论会得罪主的。在我们看来,某个地方教会信徒的光景似乎不太好,但是神看他们都是蒙了救赎、被了结、被取代的。在神眼中,凡祂所救赎的子民都已经被十字架了结,被基督并以基督自己取代了。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给我们看见这样一班蒙救赎、被了结、被取代的人。

一 神的异象显现在透亮并清明的天里

十九章的景象是黑暗又吓人的。但是到了二十四章,厚云突然消散了,天空睛朗又美丽。出埃及记二十四章九至十节说:“摩西、亚伦、拿答、亚比户,并以色列长老中的七十人,都上了山。他们看见以色列的神,祂脚下仿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他们看见在神的脚下有个东西外表像是一大块透明的石头。因着人类的言语描述不来这种情景,所以十节说,他们看见仿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仿佛”一词指出人的言语描述不来这奇妙的景象。摩西只得将他们在神脚下所看见的比喻为透明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

接着十一节说:“他们观看神,他们又吃又喝。”当他们观看神的时候,又吃又喝。当他们经历最奇妙的景象时,藉着吃喝得以复苏。在山上的这一班人看见了从来没有人看过的奇景。神所救赎、了结,并取代的百姓看见了神,甚至看见神的脚下的奇景。

看见这样的异象就是敬拜神。出埃及记二十四章一节说,那些和摩西一同上山的人要远远的下拜。但是在以下的经节里,再没有题到敬拜神的事。我们若仔细地读这一章圣经,并且详加思考,我们会希奇他们究竟是在甚么时候敬拜神。这章圣经里的敬拜包括观看神及吃喝。这是真正的敬拜,这是神所要的敬拜。神不要我们在祂面前五体投地的敬拜祂。祂愿意我们享受祂,并且在这样的享受中来敬拜祂。你到过一个礼拜堂或天主教堂,看见那里的人用吃、喝、欢乐、享受主来敬拜神么?这种敬拜与我们的宗教观念完全背道而驰。然而,这是十一节所描述的敬拜:“他们观看神,他们又吃又喝。”这是他们敬拜神的方式。

我们不该照着天然的心思来分析圣经,也不该把圣经的教训系统化。约翰福音一章十八节说,从来没有人看见神;但是出埃及记二十四章说,七十位长老和其他与摩西同在的人看见了神。他们甚至看见神的脚。摩西不是说神的脚下有平铺透亮的蓝宝石;他乃是说神脚下“仿佛”有透亮的蓝宝石。在歌罗西书一章十五节保罗说到那看不见的神。看不见的神怎么可能被人看见呢?这类的问题题醒我们:圣经是神圣的、属灵的、奥秘的,天然的心思无法将它系统化,也无法分析得透。

我们必须把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的记载应用到我们的属灵经历上。我们已经蒙了救赎,也经历了十字架的了结,而且我们多多少少经历了被基督所取代。我们可以作见证说,我们已经进入与神的交通中。起初这样的交通还不甚明朗,但是至终,在我们与主交通的过程中,天突然变得明朗美丽了。我们好像看见了一种属灵的素质,这种素质可比喻为透亮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当我们经历这样的交通时,我们很难说出自己身在何处。这是人的言语所难述说的。你若是这样经历了主,就表明你和祂的交通更丰富、更拔高了。

我们已经指出,在十九、二十章里面,以色列子民与神的交通是昏暗不明的,这是因为幽暗、密云笼罩的缘故。但是到了二十四章,立约的血洒在百姓身上以后,天立刻睛朗起来。没有雷轰,也没有惊吓、紧张或不安的感觉;整个空气变得宁静、祥和。在你与主的交通中,难道不曾进入这样的空气中?你与祂接触的时候,你不曾经历过这种光景么?我能作见证说,我多次看见主的异象,正如出埃及记二十四章所描述的。我头上的天是清明的,而我前面近乎有美丽、透明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在这种属灵的环境里,我看见了神。

有人听见我们作见证说,我们这样看见了神,也许会挑剔说:“这是无稽之谈,甚至严重到一个地步是异端。圣经告诉我们,从来没有人看见神。神是不能看见的,你们怎能说,看见了神?”主耶稣说过:“清心的人有福了,因为他们必得见神”。(太五8。)祂这样说定规没有错,祂所说的话也不会与圣经矛盾。当我与主交通的时候,我喜欢有个清明的天,能彀看见祂脚下透明的蓝宝石。当我和主之间没有拦阻,没有云,没有阴影,没有昏暗,一切清明的时候,我是何等的喜乐。凡是对主有这样经历的人,都能彀为我所论到透亮清明的天里,神的异象的话作见证。

在这样清明的空气里,我们才能彀领受建造神居所的属天异象。要看见旧约会幕的异象,或是要看见今天教会的异象,这都是不可少的。然而,大多数的百姓在山脚下看不见这个景象。他们可能稍稍看见了一点点。但不像那些与摩西一同在山上的人看得那样的完全。

凡照着出埃及记二十四章描述的情景观看神的人,是人类中间的“尊者”,他们是曾经进入特殊情境中的特殊人物,他们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看见了神。这种经历的本身就非常尊贵。你曾否有过这样一段尊贵的时间与主同在?我们中间许多人可以作见证,我们有过这种尊贵的经历。凡是有这种在透亮清明的天里看见主的经历的,不会拿它和世界上任何的东西交换,这种经历是无可比拟的。

倘若你没有这里所描述的这种属灵异象,就表示你在经历主的事上还没有来到西乃山。你必须来到西乃山,在那里经历祭坛、祭物和血。这样,在你与主的交通中,最终天会变得清明而透亮。在你眼前的景色如同天色明净,在这种环境里,你会看见神和属天的异象,这异象是神心头的愿望,就是与祂要在地上得着一个居所有关。今天基督徒中间实际上没有谈到神的居所,原因在于许多信徒不曾来到西乃山,领受神居所的异象。许多真得救的人还不曾来到山上,在透亮、清明的天里观看神。

二 在神荣耀之下与神同住

在二十四章十二节,我们看见神呼叫摩西说:“你上山到我这里来。”主似乎是说:“摩西,其他人看见了我,但是他们必须远远的下拜,他们不能亲近我。但我要你到我这里来与我同住。”在这里我们看见一件比在透亮、清明的天之下观看神更为深入的事。在属灵的经历上,首先我们头上的天要清明,然后在这清明的空气里,我们领受从神来的呼召,叫我们就近祂。这种经历是非常的真实,却又是言语难以解释或说明的。倘若你有过这种经历,你就会明白我所说的。

出埃及记二十四章十三节说:“摩西和他的帮手约书亚起来,上了神的山。”约书亚是帮助摩西并服事摩西的人。我一再地研读这章圣经,但我还是找不出摩西在主那里领受“石版、律法和诫命”(12)的时候,约书亚在那里?十四节摩西对长老们说:“你们在这里等着,等到我们再回来。“我们”指明约书亚并没有和长老们在一起。但是他作了甚么,他又去了那里?十五节说:“摩西上山,有云彩把山遮盖。”这里对约书亚却没有只字片语的交代。我们不知道约书亚在那里,这件事实有重要的属灵意义。在经历上,我们可能来到在清明的天里看见神的阶段,却还没有达到在神的荣耀之下与神同住的阶段。这时,我们似乎不知身在何处,别人不知道我们在那里,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我们想回到清明之天的经历里,但是也回不去。一方面,我们无法回到在清明的天之下看见神的经历里;另一方面,我们也还没有进到荣耀里去。这是因为我们在与神交通的属灵经历里是约书亚,我们还不是摩西。我们怎样不能在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的经节里发现约书亚在那里,别人照样也不知道我们在那里,连我们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这是与神交通之经历的一方面。在出埃及记二十四章里,大多数的百姓在西乃山脚下,有些人在山上却离神远远地,而摩西却在山顶上在神的荣耀之下。这种距离神远近程度的不同可以用会幕的外院子、圣所和至圣所来说明。山脚
下的百姓在外院子祭坛那里。山上的是七十位长老,以及亚伦、拿答、亚比户、户珥在圣所里。在山顶上的摩西则在至圣所里,那里有基路伯的荣耀。后来,会幕建造完毕之后,大祭司能彀进入至圣所神的荣耀里,在那里从神领受关乎祂百姓的启示与异象。在出埃及记二十四章里,对摩西来说,原则也是一样:他在山顶上、在神的荣耀之下,领受从神来的诫命,为要教导百姓。

今天在主的恢复里,我们都是祭司,我们中间没有牧师,也没有平信徒,这是真的;然而,在与主交通的实际经历上,我们中间不尽相同。许多圣徒在有祭坛和洒血的外院子里;另有一些人已经进入圣所享受与神某种程度的交通;另有一些圣徒则在至圣所里,在神的荣耀之下。

摩西实际上是惟一直接领受会幕异象的人。远远下拜的七十位长老并没有直接看见异象,摩西与耶和华同在山顶上的那四十天,他们一直在等待。当神把会幕样式的异象一个接一个赐给摩西时,他们一面享受透亮的天并清楚地看见神,一面又吃又喝四十天之久。神居所详细的异象需要摩西四十天的时间来领受。

倘若那时候你也在场,你愿意领受会幕的异象,还是愿意与那一班人在一起远远地等候摩西?等候会耗尽一个人的耐心。山上的尊者还在等候摩西,山脚下的百姓就不耐烦,要求亚伦为他们作一个神来敬拜。因此,摩西在山顶上的时候,百姓就拜了偶像。当百姓在山脚下拜偶像的时候,摩西在山顶上在神的荣耀之下与神同住,领受祂居所的异象。为这个异象我们赞美主,藉着这异象我们认识神心头的愿望。神的心意是要在地上得着一个居所,这居所是由基督所组成的,也是照着基督所组成的。

我们必须思想出埃及记二十四章所描绘的图画,并且问问自己,在与主交通的里面,我们到底在那里。我们与百姓在山脚下,还是与那一班人在山上,或者我们是在山顶上的摩西?有些人也许是不知身在何处的约书亚,因为他们在经历上,是介于透明的天和山顶上神的荣耀之间。今天信徒们与主交通有不同的程度,亲近祂的程度也有所不同。大多数人在外院子里,也就是说,他们在山脚下。另有一些人,比上面那种人少得多,是在山上,也就是说,他们是在圣所里。还有少数人来到山顶上,也就是说,他们在至圣所里在神的荣耀之下与神同住。

我们很难描述神荣耀的外观。二十四章十六和十七节,把这荣耀比作云和烈火。实际上神的荣耀既不是云,也不是火。甚么是神的荣耀我们无法描述得完全。这题醒我们,我们人类对属灵事物的了解只能达到某一个限度,我们绝不可能完全领会。虽然我们在本篇信息里所交通的远超过人所能发表的,但我们至少可以局部了解出埃及记二十四章中,有神的异象在透亮、晴朗的天里,也有在神基路伯荣耀之下与神同住。在此,我们领受的启示是:神心头的愿望乃是与人在地上同得一个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