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篇、帐幕及其器具在材料和样式上的异象(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八十二篇 帐幕及其器具在材料和样式上的异象(二)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五章一至九节。

我愈研读出埃及记,我就愈宝爱它。因着读这卷书,我发现它不但论到出埃及,也论到神的居所。出埃及记这个书名不是摩西起的,而是后人起的。这个书名包罗得不彀,因它只包含出埃及记部分的内容。本书头一段告诉我们,神如何救赎祂的百姓,使他们能出埃及,逃脱法老的暴虐和埃及人的奴役。就本书的头一段而论,出埃及记的书名很容易了解。虽然这个书名很好,但它却会给许多读者造成难处,因它给读者一个印象认为:这卷书仅仅论到脱离撒但的暴虐。这个书名不包含这卷书的目标或总结。整体来说,旧约的第二卷书乃是论到神在地上居所的建造。

今天许多基督徒只注意这卷书里的出埃及,而不注意帐幕的建造。在那些查经、解经的场所,你能彀听见一篇信息是说到这个时代神在地上居所的建造么?许多信徒有个观念,认为神的建造是在天上,并且只在将来。

出埃及记有四十章,而不是只有十四章。照这卷书的书名来看,出埃及记到了十四章,就是百姓出了埃及并且安全地在海的那一边跳舞赞美主,就该结束了。在许多基督徒的经历中,出埃及记的确结束在十四章。你进入主的恢复之前,根据你的经历,出埃及记到底有多少章?许多基督徒只到了十二章,有些人到了十四章,还有些追求的基督徒一路到了二十四章。比较有经历的信徒享受了以琳的水,天上的吗哪,以及从裂开磐石流出的活水,他们有分对亚玛力人的争战,并且在西乃山进入与神亲密的交通中。有些基督徒实在宝爱出埃及记十五至二十四章,甚至写了诗歌来发表他们的经历。

在这卷书的生命读经里,我们已经释放了许多篇信息,论到十九至二十四章,给人清楚看见神所救赎的子民,和救赎之神的交通。十九章这个交通就开始了,有幽暗的密云。但在二十四章气氛转变了,天空也睛朗起来了。出埃及记二十四章十节说:“他们看见以色列的神,祂脚下仿佛有平铺的蓝宝石,如同天色明净。”这样的异象是史无前例的。从来没有人在明净的天色之下见过神。这里告诉我们,那些同摩西在山上的人,不但看见以色列的神,甚至还看见神的脚。

在这一点上我愿意说,我们应当跟随圣经纯正的话,而不该跟随三一神传统的系统教训。由创世记十八章我们晓得,亚伯拉罕与神有一次奇妙的经历。神以人的形态临到亚伯拉罕,亚伯拉罕请神吃了一餐饭,甚至还洗祂的脚。神怎么能彀吃饭,人又怎么可能洗神的脚呢?到底神是物质的,还是属灵的?如果你说祂仅仅是属灵的,我要问说,祂怎么能彀这样以人的形态向亚伯拉罕显现,使亚伯拉罕洗祂的脚呢?有些基督徒过分相信他们神学的知识。让他们解释看看,在创世记十八章神如何能实际地行走在地上?许多基督徒晓得,神首先因着主耶稣的降生,取了人的形状。但我们该如何领会创世记十八章?神岂不是以人的形状向亚伯拉罕显现么?亚伯拉罕所看见的不是鬼魂,也不是幻像;他与一个真人谈话,甚至洗祂的脚,并且请祂吃饭。

我们愈思想这类的事,就愈发觉我们无法透彻了解圣经中三一神的启示。祂是奥秘而奇妙的,祂过于我们所能想像,并且无法由三一神传统的教训充分加以解释的。我
们不要想把圣经的启示系统化,只该相信圣经所说的。创世记十八章告诉我们,神以人的形态临到亚伯拉罕;而且我们在路加二章看见,神的儿子降生在伯利恒的马槽里。我们单单相信圣经,和圣经里所启示的神。

出埃及二十四章十节清楚地告诉我们,摩西和那些与他一同在山上的人看见以色列的神。这个景象是奇妙的,过于我们所能描述。他们在明净的天空之下看见神。

我们已经指出,神的子民在西乃山经历与主交通的程度有所不同。摩西在山顶上、在神的荣耀之中,长老在山上观看以色列的神,而百姓多半在山脚下。他们不成熟,就不得上山;然而,神没有弃绝他们。神把他们带进祂的交通中,但祂要求他们保持一段距离。惟有摩西进到荣耀里,在这荣耀之中与神同在四十昼夜。摩西所享受与神的交通是多美妙!

以色列人在西乃山的光景,乃是今天信徒光景的一幅图画。我们已经藉着逾越节蒙了救赎,我们已经出了埃及,并且过了红海。我们也有了玛拉和以琳的经历。在旷野我们享受吗哪,并且喝了从裂开磐石流出来的活水。再者,我们有分于对亚玛力人的争战。我们许多人能作见证说,我们已经到了神的山,也进入与主的交通中。我们不再在出埃及记十九章里,甚至也不在出埃及记二十至二十三章里,与那些启示神经营的十诫和条例同在。我们乃是享受二十四章里所描述的与神交通。然而,我们必须问自己,在这样的交通里面,我们是在那里。我们与大多数的百姓在山脚下,与长老在晴朗的天空之下观看主,还是与摩西在山顶上在神的荣耀之中?

我们在前面的信息中已经指出,神的子民在西乃山的光景好比帐幕的外院子、圣所、至圣所。百姓可以在外院子,但惟有祭司能彀进入圣所。再者,惟有大祭司才能进入至圣所:在神所显出的荣耀里,接受神的说话、神的启示。出埃及记二十四章的原则也是一样。百姓多半在山脚下,这好比帐幕的外院子;长老在山上,这好比圣所;真正作大祭司尽职的摩西是在山顶上,这好比至圣所。摩西留在神的荣耀之下四十昼夜,得着了神的启示。

我们对帐幕豫表的领会有赖于前人的著作。我们从他们领受了许多,对他们满了感谢。但因着我们在他们的肩头上,我们就能彀比他们看得还要多,尤其是关于帐幕的经历。

以色列人能彀领受神的启示之前,必须离开埃及,过红海,有玛拉和以琳的经历,也有吗哪、从裂开磐石流出的水,并与亚玛力人争战的经历。这一切经历的结果,把他们带进与神的交通中,他们就有地位,且有正确的角度来领受神居所的启示。我们不但该由道理的观点来看帐幕及其器具的豫表,也该由属灵经历的观点来看。在所有这些论到帐幕的信息中,我们特别看重在帐幕对基督徒经历的意义。不错,我们注意道理的点,但我们格外注意经历。

在前一篇信息中,我们开始查读建造神的居所所用的材料。我们看见所有的材料都是论到基督身位与工作的美德,并且也都当作举祭来献给神的。这些材料不但是神所创造、所豫备的;也是神的选民所得着、所占有、所享受、所经历的。首先神必须创造并豫备所有的材料。然后百姓必须得着它们、经历它们,并且把它们当作举祭来献给神。

虽然多数的译本在二十五章二节没有采用“举祭”的译法,但希伯来字的确是指举祭说的。我们已经看见,举祭是说到升天的基督、上升的基督,而且举祭总是伴随着摇祭,摇祭表明在复活里的基督─复活的基督。摇祭在先,然后是举祭。摇祭乃是豫表在复活里的基督。在复活里,基督能彀行动,能彀“摇一摇”。基督被埋葬了,但坟墓无法扣住祂。在复活里,神成了“摇动的”一位,并且从坟墓里出来了。我们把复活的基督,把“摇动的”一位献给神,就是把祂当作摇祭献上。我们由利未记得知,动物的有些部位,就是胸和腿,时常当作摇祭在主面前摇一摇;其它的部位则当作举祭向祂举起。基督不但是摇祭,也是举祭;不但是复活的一位,也是上升的一位,就是升上诸天,远超万有的一位。我们必须占有基督、得着基督、享受基督,并经历基督作复活的一位,和升天的一位。一方面,我们必须认识在复活里的基督。我们该像保罗一
样,渴慕认识基督,晓得“祂复活的大能”。(腓三10。)另一方面,我们必须经历升天的基督。保罗在以弗所一章二十、二十一节论到升天的基督说,神使基督从死人中复活,“并叫祂在诸天上坐在自己的右边,远超过一切执政的、掌权的、有能的、主治的,和一切有名的。”(新译。)我们愈经历升天的基督,在诸天之上的基督,祂就愈成为我们的产业。祂成了我们的奇珍,然后我们把祂献给神作为建造祂居所的材料。这就是献上作为举祭的材料。

我们必须牢记这个事实:二十五章二节的举祭蕴含着属灵的经历。我们不该客观地,以没有经历的方式,把材料献给神。我再说,首先材料必须成为我们的所有和享受
。一旦材料属于我们,成为我们所有的,我们就可以保有它们,或者甘心乐意地献给神。我们该说:“主,因着我们爱你,情愿将我们的奇珍和产业当作举祭献上,为着建造你的居所。”

二十五章一至九节所列举的十二种材料分为三大类;矿物、植物、动物。我们已经看见,植物是指生产的生命,动物是指救赎的生命,而矿物乃是指建造的生命。

(三)矿物

在矿物一面,我们读到金、银、铜、红玛瑙,与“别样的宝石,可以镶嵌在以弗得和胸牌上。”这些材料不是用来装饰或装璜的;它们全是用在建造上。红玛瑙和别样的宝石,乃是用在大祭司所佩的肩带和胸牌上。大祭司进入至圣所在主面前供职的时侯,穿著有肩带和胸牌的以弗得。大祭司用乌陵、土明和胸牌,就能彀得着从神而来的信息。大祭司所穿的胸牌不是一种装饰。从一面来说,胸牌可以当作一部神圣的 “打字机”,用来拼出从主而来的信息。这里的点乃是说,胸牌是用矿物,用宝石镶在金子里作成的。

把矿物列为第一类的事实指明,无论基督是甚么,无论祂作了甚么,正在作甚么,全都是为着建造。建造就是神的目标。神圣启示的总结,乃是以金子、宝石、珍珠所建造的新耶路撒冷。圣经论到这件事是前后一贯的。二十五章一至九节的矿物,乃是为着神的建造。林前三章十节、十一节保罗说,他好像一个智慧的工头,立好了根基,这根基就是耶稣基督。然后他说:“只是各人要谨慎怎样在上面建造。”(10。)十二节保罗继续说:“然而,若有人用金、银、宝石,木、草、禾楷,在根基上建造。”(恢复版)请注意保罗在这一节说到矿物:金、银、宝石。许多基督徒没有用金、银、宝
石来建造,反而用木、草、禾楷来建造,这些材料毫无价值,只适于焚烧。再者,提后二章二十节保罗说,在大户人家,不但有金器、银器,也有木器、瓦器,有作为贵
重的,有作为卑贱的。在提摩太后书生命读经里我们指出,这个大户人家不是表明教
会作为神的家,而是表明基督教界。在今天的基督教里,只有少数的人是用宝贵的矿物来建造神的家。所谓基督教的工人多半是用木、草、禾楷。这些工人当中最好的是用木,其余的是用草或禾楷。

二十五章一至九节里的矿物,表明基督作为建造的材料,乃是神所命定、所豫备的。虽然基督是建造的材料,神却没有直接用这个材料来建造祂的居所;反之,神把基督赐给我们,好使我们得着祂,享受祂,并经历祂。我们必须像保罗在腓立比书三章一样,追求基督,得着基督,并占有基督。最终,基督成为我们在复活里和升天里的
产业。然后在教会的聚会中,我们就该把我们所经历、成为我们奇珍的基督,当作举祭献给神。

我们在教会的聚会中尽功用、释放灵时,必须有基督作内容。如果我们仅仅喊着赞美主,而没有基督作内容,我们就不是将基督的富余献给神。我鼓励众圣徒都要在会中尽功用、释放灵。但这样的尽功用和释放灵,必须满了基督。这位基督不是客观的,祂乃是主观的基督,被我们所经历、所得着,成为我们珍宝的基督。在聚会中,我们该把这位宝贵的基督献给父,作为建造教会的材料。

倘若我们看见基督作为举祭献给神,乃是为着神建造的材料,我们就会哀叹今天基督徒中间可怜的光景。许多人以他们的教育和神学知识为傲。几年前,有一个人向我夸口说,在他那个组织里,许多人有博士学位。不过,摩西不是神学家,主耶稣也没有博士学位,反之,祂看起来像一个没有学问的拿撒勒人。别人论到祂希奇地说:“这个人没有学过,怎么明白书呢?”(约七15。)主耶稣甚至责备所谓有学问的人,称他们为“毒蛇之种”。(太二三33。)这些宗教的领袖毒害神的百姓,但主耶稣来医治百姓。那些夸耀学位和神学知识的人,实际上对圣经只有肤浅的认识。他们看见了基督是为着神建造的材料么?赞美主,基督就是建造神居所的宝贵材料!

我们已经指出,大祭司进到神面前时,穿着用宝贵的材料所作的胸牌。如果我们经历基督作建造的材料,那我们进到神面前时,把祂当作胸牌穿上,就会得着神的启示。这个启示来自我们所经历的基督,祂成了我们所穿上的建造材料。

主的恢复与今天的宗教全然不同。我们不是只关心在字句上认识圣经。我们在这里─在主的恢复中乃是要实行神的经营。主的恢复与基督教之间是不可能妥协的。在这个恢复里,我们弃绝木、草、禾楷。但许多基督徒不但欢迎这些拙劣的材料,也宝贵、赞美、高举、宣传它们。许多基督教的刊物甚至陈列木、草、禾楷。在主的恢复里,我们宁愿只有少量的金、银、宝石,也不要一大堆的木、草、禾楷。许多宗教领袖和圣经教师属灵的眼睛瞎了,这件事令我们深感遗憾。他们在字句上查考圣经,却不认识如二十五章一至九节这些经文奥秘的实际。我们不在意传统的教训,只在意神在祂话语中的启示。

1 金表征基督神圣的性情

二十五章一至九节所题到的第一种矿物是金子。金子表征基督神圣的性情,它是纯净而永远的。在拿撒勒人耶稣身上,有神圣的性情,可是这“金子”隐藏在祂里面。

我们必须经历基督隐藏的神性。例如,一位弟兄不论作丈夫、作父亲或是作职员,凡事都该有基督的神性隐藏在他里面。别人会希奇,并且感觉到他身上有个贵重而有分量的东西。

宗教家因主耶稣而糊涂了。他们认识祂是一个木匠,有些人甚至认识祂的弟兄。然
而,他们却希奇祂怎么能作出一些事并说出一些话来。他们希奇的原因乃是,神圣的性情隐藏在这位拿撒勒人的里面。

连我们中间的青年人,也必须在基督纯净而永远的神性里面经历祂。然后他们在学校或在邻居当中就会使人觉得,他们有个贵重而有分量的东西。他们在言语和行为上给人一种印象说,他们里头有个可赞赏的东西。我感谢主,许多青年人的确作了这样的见证。

我们从基督神圣的性情所经历、所得着的,应当带到聚会中来献给神。在中学读书的不该以为自己太年轻,而不能把这样的举祭献给神,为着祂的建造。我能彀作见证说,青年人这样尽功用的时候,我便得着造就,并且被建造起来。我们都需要经历金子,就是基督神圣的性情。然后我们必须将我们所经历基督的这种成分当作举祭献给神。我们必须经历祂,得着祂,然后把祂献给神,为着建造神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