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八篇、帐幕的竖板(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九十九篇、、帐幕里面的幔子(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九十九篇  帐幕里面的幔子(一)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一至三十五节;三十六章三十五至三十六节;四十章三节,二十一节。

为甚么帐幕里面有一层幔子,这件事实在很难懂。如果我们来看帐幕整体的情形,也许就会很困扰,为甚么有一层幔子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帐幕乃是一个帐棚,长三十肘,宽十肘,高十肘。幔子隔开圣所和至圣所,这幔子乃是用蓝色、紫色、朱红色和捻的细麻织成的帘子,以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在颜色和设计上,幔子完全与帐幕的天花板─头一层盖相同。祭司一进到帐幕里,立刻就会注意到天花板和幔子是同一样式。

至圣所是一个立方体,长、宽、高都是十肘。圣所长二十肘,宽十肘,高十肘。至圣所这个词是希伯来文的说法,意思是最圣洁的地方,是圣中之圣。要紧的问题是:为甚么必须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帐棚分为两个房间,目的何在?我们盖房子,隔房间时,总有一个专一的目的。一所房子里,不同的房间目的各有不同,各个房间也摆设些相称的家具。比方说,卧室和客厅里的家具就大不相同。至圣所只有一样器具─约柜。圣所里面有陈设饼的桌子、灯台、香坛。祭司一进到圣所里,就马上到桌子前先得滋养。在桌子那里得了滋养以后,就到灯台那里去整理灯、添上油,使灯台照耀明亮。接着再到香坛那里。在以后的信息中我们会看见,香坛和坛上所献的香,都是基督的豫表。香豫表基督是献给神的馨香之气,我们藉着祂才能进入至圣所,就是神所停留的地方,祂与我们相会、与我们交通的地方。在神的荣耀所在的至圣所里,我们与祂有交通。虽然我们知道圣所里面有甚么,但我们还需要看见,为甚么必须有一层幔子,一个帘子,把至圣所里面见证的柜,与圣所里面的桌子和灯台隔开。我们还必须找出,为甚么需要把帐幕隔成两部分。

一 豫表基督的肉身

根据希伯来十章二十节,幔子表征基督的肉身。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殿里
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这意思是说,藉着死,基督肉身的幔子裂开了。帐幕里面的幔子挂在四根柱子上,其中的含意很难领会。柱子与竖板不同。我们已经看见,帐幕的北面、西面、南面,共有四十八块竖板。东面没有竖板,只有帘子,称为头一层幔子。因此,帐幕里面的幔子可以称为第二层幔子。头一层幔子挂在五根柱子上,第
二层幔子挂在四根柱子上。

我们已经指出,帐幕的四十八块竖板不是基督的豫表。我们顶多这么说,竖板是豫表基督的扩大,或是扩大的基督。我们不能说,竖板直接豫表基督,因为这些竖板乃是豫表信徒是基督的扩大。照样,第二层幔子挂在四根柱子上,这四根柱子也不是豫表基督的。虽然柱子与竖板形状不同,但它们是用一样的材料作成的,都是皂荚木包上金子。不仅如此,它们都是立在银座上的。每块竖板底下有两个银座,两榫坚固地安在里面。共有九十六个银座,每块竖板有两个。四根柱子都是安在银座上。因此,
帐幕共有一百个银座。

柱子安在银座上的事实,进一步证实柱子是豫表信徒,而不是豫表基督自己。基督不需要救赎作祂的立场,然而,信徒必须有稳固的立场,这个立场是银座─基督的救赎─所表征的。竖板和柱子都是站在基督救赎之上的信徒。

二 竖板和柱子

竖板和柱子既然都豫表信徒,我们也许会问,柱子和竖板有甚么不同。柱子豫表信徒,但不是一般的信徒,而是特出的信徒。照加拉太二章九节来看,彼得、约翰、雅各都是柱子,主耶稣这些杰出的门徒乃是教会里的柱子。启示录三章十二节主说,得胜者要成为神殿中的柱子。

在每一个地方教会里,都该有一些柱子。在神的家里,在神的居所里,不但需要竖板,也需要柱子。在帐幕里面,柱子的数目是竖板的十二分之一。我盼望教会里所有的长老都是柱子。

现在我们来看另一个难题:幔子豫表基督,而柱子豫表特出的信徒,为甚么幔子是挂在柱子上?照豫表所描绘的图画来看,基督成为肉身的时候,祂是挂在信徒身上。但为甚么基督在肉身里,是穿在信徒身上呢?现在我们有两个难题要解决,一个是为甚么帐幕里面是隔开的,另一个是为甚么基督是穿在信徒身上。

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一节说:“你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和捻的细麻,织幔子;以巧匠的手工绣上基路伯。”(直译。)我们已经指出,幔子与帐幕的头一层盖相同。这意思是说,隔开的幔子与天花板在材料上、颜色上、手工上、刺绣上,都是一样。蓝色代表属天,(林前十五47~48,)紫色表征君尊,(约十九19~22,)朱红色豫表为着救赎而流血,(来九22,彼前一18~19,)捻的细麻表征基督柔细的生活,藉着受苦和试炼彰显出来,而绣上的基路伯豫表那灵在基督身上的工作,使神的荣耀在受造之物里面彰显出来。基督在地上的时候,活出非常柔细的为人生活。这种生活藉着受苦和试炼而得以彰显出来。

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二节继续说:“要把幔子挂在四根包金的皂荚木柱子上,柱子上当有金钩,柱子安在四个带卯的银座上。”在圣经里,四这个数字表征受造之物。四根柱子立在四个带卯的银座上,表征蒙救赎的受造之物。

我们已经看见,这些柱子豫表特出的信徒,而竖板表征普通的信徒。你喜欢作竖板呢,还是喜欢作柱子?信徒也许多半喜欢作竖板,作帐幕里的竖板很舒适,但作柱子就大不相同了。竖板无论安在那里,总是舒舒适适的,可是,柱子却面临艰难。如果你盼望成为一根柱子,你就必须准备好面临难处。柱子首先是普通的信徒,就如竖板所豫表的;然后,经过对付并经历相当的切割或压力以后,才成为柱子。因此,产生一根柱子比产生一块竖板需要更多的工作。再者,柱子上的手工比竖板上的手工还要巧妙,用金子包裹竖板也比包裹柱子要容易些。柱子不但蒙了救赎,也受过对付。他
们受了许多苦,经过许多试炼,好成为柱子。因此,柱子表征信徒刚强背负基督道成肉身和钉十字架的见证。(加二9,启三12,提前三15。)

柱子背负基督道成肉身和钉十字架的见证。首先幔子表明基督道成肉身,就是基督这位活的话成了肉身。(约一1,14。)根据希伯来十章二十节,这肉身就是幔子。最终,因着钉十字架,幔子就裂开了。主耶稣死在十字架上的时候,幔子从上到下裂开了。幔子这样裂开,指明幔子是神所撕裂的。幔子是一个豫表,表征基督道成肉身、钉十字架。这些乃是蒙了救赎、受过对付的信徒,所穿上之基督的主要方面。

三 金钩和带卯的银座

三十二节题起柱子上有金钩。这些金钩表征神圣性情持守、联结的力量。惟有神圣的性情才能把柱子和道成肉身、钉十字架的基督联结起来。惟有藉着神圣性情的持守力量,我们才能背负基督道成肉身和钉十字架的见证。

我们已经看见,四根柱子立在四个带卯的银座上。这些银座表明基督救赎了受造之物。帐幕共有一百个带卯的银座,竖板有九十六个,柱子有四个。一百这个数字是由十乘十组成的。十这个数字是属人的完全和完满。十乘十表征照着神的所是,完满且完全地满足了十诫的要求。十这个数字也在至圣所里看见,至圣所是一个立方体,长、宽、高都是十肘。照三十八章二十七节来看,以色列人赎命的价银比一百他连得多出一些。所有的以色列人都是神所救赎的子民。因这缘故,每人必须付出象征神救赎的价银。每人所付出的必须相等。从百姓所收取的一百他连得银子,用来为帐幕作一
百个带卯的银座。这无疑是表征神的赎民作为建造神居所的竖板,立在基督稳固的救赎上。

以色列人每人付出半舍客勒银子。既然一舍客勒是二十季拉,半舍客勒就是十季拉。因此,十这个数字又一次出现了,它表征属人的完全。神赐给人的诫命也是十条,十诫表征神对人完满而完全的要求。神的子民必须担负完全的责任,完全满足神的要求;所以,每人必须付出十季拉。这么多季拉银子的总数,比一百他连得要多出一些。十这个数字所有的例子,指明完全的命令,完全的要求,完全的责任,完全的满足,与基督和基督的救赎有关。基督的救赎乃是在十这个数字里面。十是由二乘五组成的,五是负责任的数字,二是见证的数字。因此,二乘五表征两倍的负责任,为着一个见证。这就是基督并祂的救赎。

幔子遮盖见证的柜。(民四5。)进入圣所的人能彀看见桌子、灯台、香坛,可是,他们看不见见证的柜。幔子不但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也把约柜遮盖起来。这表征人与神中间的间隔。(创三24。)现在我们可以答覆本篇信息开头所题出的问题:为甚么帐幕里面必须有隔开的幔子?因为堕落之人的性情是与神隔绝的,所以必须隔开。我们仍在堕落的性情里面,所以,我们与神之间就有间隔。堕落的人无法来到至圣所约柜面前接触神,与神说话,或与神交通。神虽然爱我们,巴望与我们交通,可是我们堕落的性情却不容许祂这样作。我们是罪恶的,但祂是公义的;我们是不法的,但祂是正直的。正直、公义的神无法与不法、不义的人相会。在神与人之间必须有一个间隔,就是帐幕里面的幔子所表征的。

这幔子在主死的时候裂开了,(太二七51,)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路来接触神。(来十19~20。)我们堕落之后,就有了罪的性情。因这缘故,帐幕里面的约柜必须与外界隔开。堕落的结果,人就成了肉体。在圣经里,肉体多半是消极的名词,表明堕落的人。我们堕落了,成了肉体,如今这肉体乃是使我们与神隔绝的幔子。

约柜是另一类的器具,与桌子、灯台、香坛都不同。在桌子、灯台、香坛那里有属于神的东西,但没有神自己。神自己乃是在至圣所的约柜那里。堕落的人虽然可以接受神的供应,看见祂的亮光,但他们无法接触祂。从神得着供应和光照是一回事,与神有直接的接触又是另一回事。比方说,假定一个儿子有件事情得罪了父亲,父亲虽然仍旧愿意给儿子一些东西供应他,可是要等到他们中间的障碍、间隔除去了,儿子才能再见到父亲。父亲也许会说:“他是我的儿子,我的丰富一定要供应给他,可是障碍还没有除去,我不能见他。”这个例子说明一件事实:我们的肉体没有破碎,神不会见我们,与我们交通,或面对面与我们说话的。神爱我们,祂要用祂的丰富来供应我们。可是,我们的肉体不破碎的话,祂不会在约柜那里,面对面和我们说话。有一层幔子把我们隔开了,这幔子乃是肉体,就是我们堕落的人。

肉体、堕落之人的难处,与罪的难处不同,这乃是我们这个人、我们所是的问题。我们的罪已经得了赦免,可是我们自己还是一个难处。即使我们的罪洗净了,我们还有肉体,这个肉体还没有破碎,这个没有破碎的肉体就是幔子。

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三至三十四节说:“要使幔子捶在钩子下,把见证的柜抬进幔子内,这幔子要将圣所和至圣所隔开。又要把蔽罪盖安在至圣所内见证的柜上。”(直译。)挂幔子的金钩是在头一层盖上面。我们已经看见,这一层盖是用十幅幔子作成的,长四十肘,每幅宽四肘。五十个金钩把盖的两大幅联结起来,每幅长四十肘。这
一层盖的二十肘遮盖圣所,十肘遮盖至圣所,十肘垂在背后。因为幔子是在天花板五十个金钩所形成的直线之下,我们就知道至圣所是一个立方体,长、宽、高都是十肘。头一层盖有十肘在帐幕后面把幔子到竖板之间遮盖起来。因此,至圣所长、宽、高都是十肘。

至圣所乃是一个立方体,长、宽、高都是十肘,这件事实表征完全中的完全。圣所长二十肘,宽十肘,高十肘,是至圣所的两倍大。再者,幔子是四方的,长十肘、宽十肘,都是在完满的完全里面。

四 挂在四根柱子上

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进一步来看幔子挂在四根柱子上的意义。我们已经指出,这些柱子表征特出的信徒,就是那些蒙了救赎,也受过对付的人。幔子表征基督的肉身。我们知道逾越节的羔羊、吗哪、约柜、美地都豫表基督。幔子所豫表的,是怎样的基督呢?羔羊是救赎的基督,吗哪是滋养的基督,而幔子乃是在肉身里为我们钉十字架的基督。在肉身里的基督经历了道成肉身和钉十字架。不错,基督自己已经被分开、被撕裂。可是如今这些柱子,就是蒙了救赎、受过对付的特出信徒,必须在帐幕里,在神的居所里,背负道成肉身、钉十字架之基督的见证。我们惟有受过对付,才能彀成为这样的柱子。受对付的意思就是经历钉十字架,经历肉体的破碎。而那些柱子,就是特出的信徒,必须在教会里,在神的居所里,背负肉体钉在十字架上的见证。彼得、约翰、保罗,以及历代得胜的信徒,都背负这样的见证。他们是柱子,证实堕落的人及其堕落的性情,就是他们和他们的肉体,已经破碎了。这里的观念和思想很
深奥。

帐幕乃是神的居所,但在神的居所里面,有一道间隔。在人的居所里,间隔也许是积极的,但在神的居所里,间隔却是消极的。因此,幔子是消极的,因为幔子把神的面光向祂的子民隐藏起来。幔子裂开以前,只有大祭司有资格每年一次进到至圣所里,这就证实幔子是消极的东西。今天这幔子就是我们的肉体。有些人会争辩说,幔子所表征的不是我们的肉体,而是基督的肉身。但基督─神永远的话成为肉身时,和我们一式一样。这意思是说,基督成为肉身,的确是表明我们堕落的性情。再者,祂钉在十字架上的时候,我们堕落的性情,就是天然的人、肉体,也和祂一同钉在十字架上。祂裂开的时候,我们的肉体也裂开了,因为我们的肉体与祂一同裂开。不错,在神的居所里,基督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幔子已经裂开了。可是,如今柱子还必须一直背负这个见证。对基督来说,肉体已经钉在十字架上,幔子已经裂开了。但对我们来说,幔子也许还没有裂开。因为在基督身上,幔子已经裂开了,神和人中间的间隔已经打碎了。如今那些蒙基督所救赎的人,可以直接与神交通。可是许多信徒还没有经历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因此,他们的肉体仍旧是他们与神之间的间隔。如今神居所里的柱子必须背负一个见证:他们肉体的幔子已经与基督一同裂开了。换句话说,那些在教会里作柱子的人,不该再凭着肉体活着,反而必须作见证说,他们的肉体已经与基督一同钉在十字架。这就是加拉太书五章二十四节的意义。

我们从经历的观点来看幔子,就可以看见,作幔子的基督与作柱子的信徒,有一种联合。这意思是说,柱子紧密地联于基督自己。幔子乃是挂在柱子上,这里暗示幔子与柱子联合,幔子与柱子合一。我们可以说,幔子是柱子的衣服、遮盖。衣服表征联合。我们把衣服穿在身上时,这些衣服就和我们成为一。照样,挂在柱子上的幔子也和柱子成为一。所以,幔子和柱子就联合了。

五 敞开的道路

联合更深的意义是说,人接触神的道路能不能打开,就在于这种联合的经历。如果幔子裂开了,堕落之人接触神的道路就开通了,不然路就封闭了。这意思是说,肉体受了对付,堕落的人就有一条路来接触神,并与神有交通。

幔子裂开以前,没有路可通往至圣所。祭司能彀进入圣所,就近桌子、灯台、香坛,但他们无法更往前。幔子一裂开,就开了三个入口,我们这样说,乃是根据四根柱子大概的位置。也许两端有两根,靠近竖板,中间有两根,构成到神面前的三个入口
。如果两根柱子不靠近竖板的话,幔子的两角就支持不住。就属灵方面说,这三个入口乃是豫表三一神。在新耶路撒冷里,四面各有三个门。这些门豫表三一神是通往圣城的入口。在路加十五章的三个比喻里,我们看见这三个门:子是牧人,灵是点灯的妇人,父得着了回家的浪子。在以弗所二章十八节我们也读到,我们藉着基督,在一位灵里,得以进到父面前。因此,三个入口乃是表征三一神自己。

我们又一次看见,藉着帐幕里的豫表,我们可以非常详细地认识基督。这些豫表所描绘的是甚么,很难用言语来述说。但即使我们无法说出这些图画中我们所看见的,我们里面却能彀有正确的领会。这便加强我们,滋养我们,并且帮助我们长大。

 

第九十八篇 帐幕的竖板(二)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六章十五至三十节;三十六章二十至三十四节;四十章十八节。

我们来看榫、座、环、闩之前,我要再说一点拐角的竖板,以及帐幕里竖板的总数。我很宝贵帐幕的拐角需要加强的观念。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指出,拐角就是转弯的地方。每当主转弯的时候,都需要坚固和加强。

主耶稣不但是教会的根基,也是联络墙垣的房角石,祂把外邦墙和犹太墙联结起来。在安提阿有了一次转弯,转向外邦的世界。因此,需要基督作房角石来联络教会的二道墙,就是犹太墙和外邦墙。在这拐角上还需要加强。如果我们细细地读行传十三章,就会看见,主在安提阿转弯的时候,的确是一种加强。我们晓得在安提阿的教会中,有几位先知和教师,他们祷告禁食的时候,圣灵说:“要为我分派巴拿巴和扫罗,去作我召他们所作的工。”(二节)主使这二位弟兄有负担,把见证带到外邦世界中去。当然,巴拿巴和扫罗都是拐角的竖板,他们是成双的,得着加强的,好成为坚固的竖板,为着教会的建造。

一九二二至一九四九年,主用中国作为祂恢复的苗圃。可是一九四九年,主作了一次大的转弯,从中国大陆转到台湾来。这次转弯我完全有分,我被摆在重压之下,我能彀说,我因此得着加强,成为两倍。我也能彀作见证说,在这次的转弯里有坚固。在要来的年日里,主在祂的恢复中也许还是有别的转弯。有些圣徒要成为双倍,得着
加强,得着坚固,好为着这样的转弯成为拐角的竖板。

帐幕里共有四十八块竖板。四十八这个数字可以由四乘十二或六乘八所组成。我相信对帐幕来说,正确的方式乃是六乘八。在竖板的记载里,没有题起十二这个数字,却题起六这个数字,也指出八这个数字。六这个数字是指第六天被造的人。这人堕落了,后来蒙了救赎。因此,六是指受造、堕落、蒙救赎的人。八这个数字乃是复活的数字。所以,六乘八的意思是说,作为帐幕竖板的信徒们,是受造的、堕落的,然后蒙了救赎,并且复活了。我们的历史都是一样,我们是受造的、堕落的、蒙了救赎,现今在复活里。因此,我们是在复活里蒙救赎的人。这就是竖板有四十八块的意义。

六 榫

帐幕的四十八块竖板要立起来,需要一个方法。为着神的建造,竖板必须直立起来,不能彀堆积散在那里,堆积就是失败的记号。竖板要立得正直,必须有榫、座、环、闩。榫和座是为着站立,环和闩是为着联结。帐幕单独的竖板必须成为一个团体的实体,这就需要一种联结的能力把它们联结起来,成为一个帐幕。榫和座是为着我们个人,环和闩则是为着把我们地联结在一起。

十七节说:“每块必有两榫相对;帐幕一切的板,都要这样作。”我们不知道榫的尺寸、形状、材料等细节。榫这个希伯来字很难繙译。这个字原意是手。因此,两榫就是两手。二这个数字在这里是表征见证,以及配搭的坚实。

七 座

十九节说:“在这二十块板底下,要作四十个带卯的银座,两卯接这块板上的两榫,两卯接那块板上的两榫。”这些银座表征稳定站立。它们是用银作的,表征基督的救赎成了信徒站住作为神居所的根基。(三十12~16。)在每块竖板底下,有两卯接这块板上的两榫,北面要作四十个,南面也要作四十个,表征为着见证受到试验和试炼。竖板共有九十六个带卯的银座。这个数字是由十二乘八组成的,表征在复活里
神圣行政的完全。

我们不晓得榫的尺寸和形状,也同样不晓得银座的尺寸和形状。根据三十八章二十七节,每个银座是一他连得银子,大约重一百磅。但我们不知道银座是圆形、正方形,还是长方形。我宁愿相信银座是四方的,好担负建筑物及其四层盖的重量。

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要问,每块竖板上的两榫表征甚么。这些榫不仅联于银座,也安在银座里面,事实上两榫与银座成为一个。这些银座坚固而有分量,有孔可容纳两榫。因为银座是用银子作的,而银子表征救赎,我就相信,两榫是指我们的信心说的。出埃及记三十章吩咐以色列人要为着救赎付半舍客勒银子,(十二16,)这个银子是用来作银座的。我们已经指出,竖板有九十六个带卯的座。以后我们会看见,有四个附加的银座,用来支持柱子,这些柱子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的幔子托住。因此,有一百个银座,每一个约重一百磅。这意思是说,帐幕的根基是由一万磅银子组成的。在豫表里,银子表征救赎。银座是豫表基督牢靠的救赎,成为我们在神的建造里站立的根基。我们不是站在下沉的沙土中,而是站在基督的救赎上。基督救赎了我们,如今祂的救赎是我们稳固的根基。基督的救赎乃是安插两榫的银座。

我信,每块竖板上的两榫是表征我们在基督救赎里的信心。林后一章二十四节保罗说:“你们是站立在信上。”(恢复版。)在罗马五章二节、加拉太五章一节,保罗说到站立。罗马五章二节说:“我们又藉着祂,因信得进入现在所站的这恩典中。”加拉太五章一节说:“基督释放了我们,叫我们得以自由,所以要站立得稳,不要再被奴仆的轭挟制。”两榫表征我们得以站住的信心。

现在我们还要再问,为甚么每块竖板上有两榫。如果榫代表我们的信心,为甚么不是一榫,而是两榫?答案是说,这两榫代表完全的信心。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就会帮
助我们了解。 一副眼镜有两个镜片,每只眼睛一个;但这两个镜片构成一副眼镜。我们虽然有两个眼睛,但视界只有一个。如果我们有双重视界,那的确是一个严重的难
处。眼镜配得合式,就会有清楚的视界。两个镜片怎样构成一副眼镜,两榫也照样是完全的信心。

我们已经看见,二这个数字代表证实、见证、配搭。真实的信心总是包含这三方面
。如果我们在主耶稣里的信心是真实的,就会有见证、证实和配搭。不然,我们的信心就有问题。正确的信心乃是经过见证和证实,而有一个合式的配搭。正如两个半步,每只脚走半步,就是完整的一步,照样我们也需要两榫,好有完全的信心。

我知道有些基督徒的信心不完全,他们有所谓一榫的信心。一方面、他们相信了,另一方面他们又怀疑。他们忽是忽非是而又非。这就是一块竖板上只有一榫。如果竖板只有一榫,就很容易摇动,摇动就是怀疑,怀疑相信基督到底对不对。凡怀着一榫信心的人,都无法站立得稳。我们或站立或行走,都需要两只脚。我们的信心必须有两榫,稳固地安插在银座上。我们在基督的救赎里,必须有完全的信心,然后我们就有正确的立场。

我进入主的恢复之前,看见许多所谓的信徒,没有正确的信心。有些人甚至不是以一只脚站立,而是以一个脚趾头站立,他们说是基督徒,但他们不信圣经上的许多事情。然而,圣经上所说的我们都相信,因此,我们的信心有两脚,有两榫。有完全的信心意思是说,相信圣经上所说的一切,丝毫不怀疑。

也许你觉得你以前怀疑过,你就没有真实的信心。不,以往我也怀疑过。可是你想想自己的光景,就会看见,你所怀疑的是你的经历,而不是圣经。信徒怀疑基督徒的经历是司空见惯的。有些人也许会怀疑,他们有没有真得了赦免、真重生;有些人会
怀疑他们是不是真爱主。有一次连对主的爱我也怀疑起来了。有一天我跪下来告诉主,我呼天唤地作见证,我是全心全意地爱祂;我还说:“主,你已经垂听了我的话,
从现在起,我绝不怀疑我爱你。”可是,我一祷告完,又开始怀疑起来了。我不怀疑神的话,却会怀疑我爱主的经历。

以往我也怀疑过主恢复里教会的道路。我定意要拣选这条路的时候,我有把握这条
路是正确的。我断定,要作一个正正派派的人,就必须作基督徒,要作基督徒,就必
须走教会的路,不然,我活着也没有甚么意义。有时候我赞美主,把教会的路指示我。我感谢主,我不但是个基督徒,也是一个走教会道路的人。可是,当我从宗派转到教会里,别的基督徒不欢迎我的时候,我就开始怀疑,是不是真的拣选对了。我问自己说:“如果教会没有错,为甚么别的基督徒不欢迎我?”我所怀疑的不是圣经,而是

我的经历。

因着我们有真实的信心,就不会怀疑圣经。比方说,我们不会怀疑神创造了天地,创造了我们。我们的信心有两榫,我们坚固地站在基督的救赎里面。赞美主,我们站在两百磅的银子里面!我们不仅站在基督的救赎上,更是站在基督的救赎里面。我们的信心稳固地安在基督救赎的银座里面。

我们在地方教会里有稳固而坚定的立场,我们都站在基督的救赎里面。主恢复里的众教会这样刚强,原因就在于我们都有一个稳固的立场。可是,在别的团体里,许多基督徒很容易摇动,他们没有稳固的立场。

我们稳固的根基表现在我们举行葬礼的时候。有时候,参加葬礼的朋友和观众很希奇,我们没有号啕大哭。别人在葬礼中,多半是哭得死去活来。可是,我们在葬礼中却不然,我们没有号啕痛哭,因为我们有稳固的立场。我们相信神,也相信祂的话,这给了我们一个稳固、不摇动的根基。

八 环

竖板的站立在于榫和座,而连接或联络却在于环和闩。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二十九节说到环:“板要用金子包裹,又要作板上的金环套闩。”在豫表里,金环表征那灵最初的恩赐。利百加和以撒订婚时,接受了一个金环。照样,浪子回家到父亲那里的时候,父亲给他一件袍子,表征基督是公义,也给他一枚戒指,表征那灵。今天戒指都是用来作订婚和结婚的表记。许多婚礼中,主要的一个过程就是交换戒指。我们得救的时候,接受了那灵最初的恩赐作金环,我们接受了那灵作神是我们永分的印记、凭质、定金、保证和豫尝。那灵已经赐给我们,作为凭质和保证。这就是金环所表征的。

我们由二十九节晓得,竖板的环是要套闩的。但每块竖板上有多少环?虽然圣经没有清楚告诉我们,但我们能彀正确地判断出这个数目。照二十六节来看,帐幕每面的竖板有五闩。二十八节说:“板腰间的中闩,要从这一头通到那一头。”由此我们判断出,有三行闩与竖板联结。中闩从这一头通到那一头,是其它闩的两倍长。中闩上面和底下的两行闩是由两根闩作成的,每根闩从中央通到那一头。共有五闩。这些闩既
成三行,从这一头通到那一头,每块竖板上定规有三个环是用来套闩的。

每块竖板上的三个环是为着在复活里、在三一神里面把信徒联结起来。三这个数字表征在复活里的三一神。我们这些竖板不是二个环或四个环,而是三个环,指明在复活里三一神的灵。在基督复活、得荣以前,“那灵还没有。”(约七39,直译。)
但如今耶稣已经藉着复活得着了荣耀,包罗万有的灵就在我们里面。这灵便是在复活里三一神的灵。

九 闩

那灵是环,也是闩。这些闩是用皂荚木作的,(26,)好作连接的力量,并要用金子包裹,(29,)联结起来。这闩与以弗所四章三节所说那灵的一有关。

北面、南面、西面各有五闩。五这个数字乃是负责任的数字,由四加一所组成,表征起初的灵成了联结的灵,藉着三一神在复活里负责任。就闩而论,有三乘五─三面各有五闩,表征凭着三一神在复活里负责任。此外,在每一面,中闩由这一头通到那一头。因此,有五根闩,排成三行。我们又一次有五在三里,表征在复活里、在三一神里面负责任。

竖板的站立是银子的问题,银子是为着救赎;而竖板的联结是金子的问题,金子表征神性。基督的救赎与祂的工作有关,而祂的神性与祂的身位有关。我们站在基督救赎的工作上,祂神圣的身位把我们联结起来。所以,由帐幕的竖板,我们看见基督的身位和工作。祂的身位是神圣的,祂的工作是救赎的。今天我们成为教会,乃是一个实体,一个建造,作为神的居所,因为我们站在基督救赎工作的银子上,而祂神圣的身位把我们联结起来。

联结的闩是用皂荚木作的。以弗所四章题起那灵的一,上下文乃是说到谦卑和爱等属人的美德。这些美德是由皂荚木来表征。那灵的一不但包含基督的神性,也包含了祂的人性。为着神的建造,我们必须有照着基督标准的谦卑,恩慈、爱。换言之,如果我们要成为联络之闩里面的皂荚木,就必须有耶稣的人性。然后我们就有真实的一。环是纯金的,而闩有两种性质─皂荚木包上金子。这表明联结的灵与我们蒙救赎,被拔高的人性美德调和在一起。

我们已经看见,我们站在基督的救赎上,在祂的神性里联结起来。基督的神性乃是为着我们的彰显。如果我们进到神今天的帐幕─教会里,就会看见,到处都是金子。连帐幕的天花板上也有金钩。金是为着彰显,而银是为着站立。我们站在基督的救赎上,但我们彰显祂神圣的人位。访问各教会的人,就可以看见这个立场和彰显。他们可以看见一班人有这样稳固的立场,不致摇动。他们也能在教会中看见神圣金子的奇妙彰显。

今天在许多基督徒的团体当中,我们看不见正确的立场和彰显。一方面,这些团体里面的人很容易摇动;另一方面,他们无法彰显金子。今天基督教的光景多半是这样。但在主的恢复里,在正当的教会生活中,我们有稳固的立场,也有基督的彰显。连那些反对我们的人也承认,我们坚定不移。我们有银座,有金的彰显。教会既是神的居所,就必须有银的根基,有金的彰显。教会不但是神的居所,也是我们的居所,我们的家。神与信徒这样相互为居所,坚固地立在基督的救赎上,就能把基督自己明亮地彰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