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篇、帐幕里面的幔子(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篇 帐幕里面的幔子(二)

读经:

希伯来书九章一至十二节;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三至三十五节;四十章三节,二十一节;民数记四章五节;马太福音二十七章五十一节;希伯来书十章十九至二十节。

我们已经多次指出,我们的目的是要从经历的角度来研读出埃及记,尽可能把这些要点应用到属灵的经历里。我们的目的不是仅仅在道理上知道帐幕的样式、材料、尺寸。在新约里,保罗对于研读旧约、解释新约,立了一个美好的榜样。保罗不是在道理上应用这些豫表,而是在经历上把这些豫表应用到基督自己或信徒身上。我们跟随他的榜样,不强调这些豫表在道理上的意义。可是,我们必须祷告,叫我们对这些豫
表有正确属灵的领会,好在属灵的生活里得着帮助。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帐幕里面幔子挂在柱子上的属灵意义。

六 两个帐幕

论到幔子挂在柱子上,我们必须进一步探讨,为甚么需要有一层幔子把帐幕分为两部分。旧约只说到一个帐幕,但保罗在希伯来九章论到帐幕时,他说到头一个和第二
个帐幕。如果保罗没有写这些话,我们就不敢说两个帐幕,而会说一个帐幕有两段,里面的称为至圣所,外面的称为圣所。希伯来九章二至三节说:“因为有豫备的帐幕,头一个叫作圣所;里面有灯台、桌子,和陈设饼。第二幔子后,又有一个帐幕,叫作至圣所。”(直译。)照第二节来看,圣所是头一个帐幕。保罗说到“第二幔子”,指明他定规把圣所门口的帘子当作头一层幔子。头一层幔子在头一个帐幕─圣所门口,第二层幔子在第二个帐幕─至圣所门口。希伯来九章六节、七节保罗说到头一个和第二个帐幕。(原文。)为甚么他认为不是一个帐幕而是两个帐幕?保罗写希伯来书的时侯,有一件事使他负担沉重,就是希伯来的基督徒仍然持守许多旧约的观念。因此,保罗有负担给他们看见,老旧的帐幕完全过去了。他认为帐幕的确不是一个帐幕有两段,而是两个帐幕。

两个帐幕和一个帐幕相当不同。比方说,一栋公寓和两栋房子就大不相同。照旧约来看,帐幕是一栋公寓。但保罗写希伯来书时,却说帐幕是两栋房子。这里没有甚么矛盾,因为旧约和新约都是正确的。要紧的是我们怎样来领会。保罗写希伯来书的时候,他的感觉很强,他的领会乃是把旧约里的帐幕当作两个分开的帐幕,就像旧约和新约是两种不同的约一样。我们不能说,这两个约是一个约有两段。照样,保罗也认为帐幕是两个帐幕,不是一个帐幕有两段。

希伯来九章八至九节说:“圣灵用此指明,头一个帐幕仍存的时候,进入至圣所的路还未显明;那头一个帐幕作现今的一个表样。”(直译。)这里保罗不是说:“头一段的帐幕”;乃是说:“头一个帐幕”仍存的时候。这清楚地指明,头一个帐幕是作现今的一个表样。

翻译圣经和解释圣经的人一直在争辩“现今”一词的意义;这个词是指新约时代。因此,头一个帐幕豫表新约时代,这是一个表样,不是实际。照样,头一个帐幕里的桌子和灯台也是豫表、图画,而不是实际。旧约里的人没有头一个帐幕的实际;他们所有的,不过是一个豫表,一幅图画。今天我们有实际。头一个帐幕乃是现今新约时代的图画、表样和豫表。

虽然头一个帐幕─圣所是一个豫表,但保罗没有说,第二个帐幕─至圣所是一个豫表或图画。原因乃是头一个帐幕是新约时代的表样,而第二个帐幕是新约时代的实际。圣所里面桌子上的陈设饼不是一个实际,不是基督自己,而是豫表基督的,所以是
一个表样。照样,圣所里面照耀的灯台也不是基督自己在照耀,而是基督的一幅图画,一个豫表。可是,至圣所里神的荣光却是一个实际,而不是豫表或图画。神的确是在第二个帐幕里。因此,大祭司进入至圣所,就能彀真看见神的荣耀,并得着从神来的话语。所以,第二个帐幕不是新约时代的表样,反而多多少少是新约时代的实际。

两个帐幕也豫表两约─旧约和新约。头一个帐幕是现今时代的豫表,代表旧约。第二个帐幕是新约时代的实际,代表新约。

七 魂或灵

根据全本希伯来书,头一个帐幕─圣所,是魂的豫表、图画,而第二个帐幕─至圣所,乃是灵的豫表。希伯来四章十六节说:“所以我们只管坦然无惧的,来到施恩的宝座前,为要得怜恤,蒙恩惠作随时的帮助。”我们已经看见,施恩的宝座就是幔子里面约柜上的施恩座。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就是来到至圣所里约柜上面的施恩座前。希伯来四章十二节说到魂与灵的分开,就是指这件事说的:“神的话是活的,是有功效的,比一切两刃的剑更快,甚至魂与灵,骨节与骨髓,都能刺入剖开,连心中的思念和主意,都能辨明。”(直译。)我们的魂与灵分开时,我们就在灵的门槛上。这里思是说,我们在至圣所的门槛上,其中有施恩的宝座。魂与灵不是一件事的两方面,而是两件不同的事。魂是头一个帐幕所豫表的,灵是第二个帐幕所表征的。

我们都要问问自己,我们在经历上、在事实上、在实际上,到底是活在头一个帐幕─魂里呢,还是活在第二层帐幕─灵里?一位弟兄也许真爱主,为主发烧;可是爱主和发烧是一回事,在至圣所里完全是另一回事。活在头一个帐幕里与活在第二个帐幕里截然不同。当然,这两个帐幕彼此相接。但不论它们多接近,我们都不该混为一谈。在旧约和新约之间,在魂与灵之间,必须有清楚的分别。可是,希伯来的基督徒不明了这个区别,多半是活在魂里,活在头一个帐幕里。照样,我们也许为主大发热心
,可是仍然活在魂里,活在头一个帐幕里。在头一个帐幕里的意思是说,我们实际上仍然活在旧约里。再者,我们在经历上、实际上留在旧约里,意思是说,我们仍然在旧约时代里。这就是今天许多基督徒的光景。天主教的仪文把新约和旧约混在一起,
但许多更正教徒为主说话时,也把旧约和新约混淆不清。他们不是照着林前七章保罗的例子说话,而是跟随旧约豫言的方式说:“耶和华如此说”。甚至许多在主恢复里的人也仍然活在头一个帐幕里,因而活在旧约时代里。

八 直接与神接触

我们探讨这两个帐幕,就会看见头一个帐幕里没有神自己。我们也许享受了生命的供应,也有灯台的照耀,却没有神自己。我们也许觉得非常亲近神,不错,这是事实,因为祂就在隔壁的房子里,在帐幕里。实在说,神就是我们的隔壁邻居。虽然祂就在附近,可是我们在头一个帐幕里,却没有神自己作我们的享受。有些人也许觉得很难领会。他们会问说:“我们呼求主耶稣的名,不是享受主自己么?”然而,这种享受不是直接享受主自己。不错,在头一个帐幕里,我们有属灵的享受,我们有生命的供应,有生命的光。我们得着滋养,得着光照,也许我们就很满足了。我们不觉得饥饿,也不在黑暗里,我们享受主的滋养和光照。但这不是说,我们就有神自己,或是神直接的说话。神的圣言、神的说话,不是在头一个帐幕里,而是在第二个帐幕里。这意思是说,我们在头一个帐幕里也许有光,却没有神直接的说话。

今天许多基督徒仍然在外院子,还没有进到圣所里。他们只经历祭坛和洗濯盆,因他们在神居所的范围之外。你还在外院子的祭坛和洗濯盆那里么?在主恢复里的圣徒多半已进入圣所,享受主的滋养和光照,他们虽然没有经过第二层幔子,却经过了头一层幔子。但现在我们都必须晓得,圣所隔壁有更丰富、更高超的东西。这里有神自己。

我们在道理上很难说明。神怎么能彀不在圣所里,而在至圣所里。在经历上我们知道,我们很可能亲近神,经历了神的事物,却没有直接经历神自己。希伯来书是写给许多很好的希伯来基督徒的,他们遭受许多逼迫,家业也被人抢去。(来十32~34。)可是,保罗指出,他们仍在圣所里,仍留在魂里。他们没有魂与灵分开的经历,结果,他们仍在旧约里,有些人甚至还到圣殿去献祭。即使他们真是新约的信徒,但经历上却仍留在旧约时代里。今天有些在主恢复里的人也是这样。我们必须知道,必须承认,必须认罪,连我们也不是完全在灵里,完全在至圣所里。从某种角度来看,我们仍在旧约时代里。我们也许享受主的供应,行在主的光中,可是我们不在至圣所里。我不愿在道理上争论甚么,我只愿证实多年经历中所学习的。经历告诉
我,我们可能享受属于主的东西,而没有直接接触祂。

九 与基督同钉十字架

我得救不久,读到一些书,指出照罗马六章六节来看,我们的旧人已经和基督同钉十字架。加拉太二章二十节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这些经文我完全相信,而且很喜乐,能彀知道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可是,道理上虽然是这样,但从属灵的经历来看,我却没有钉在十字架上。我的经历既然不符合圣经的道埋,我就怀疑我的经历有甚么不对。按经历说,你已经和基督一同钉死了么?新约清楚地说,我们已经钉死了。有时候我们会回应这些话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但你每天实际的生活中,你真钉死了么?我们中间许多人都得承认,我们在经历上还没有钉死。我们必须照着圣经,也照着经历来领会这件事。照新约来看,只要我们是信徒,我们就在至圣所里。我们在基督里,已经钉死、埋葬、复活了。当然,我们在复活里,就是在第二个帐幕里。可是照着我们每天实际的生活来看,我们也许还是在头一个帐幕里。

十 幔子表征基督的肉身

帐幕里面的幔子把圣所和至圣所隔开。这幔子既然表征基督的肉身,两个帐幕当中的间隔便与肉体有关。希伯来十章二十节说:“是藉着祂给我们开了一条又新又活的
路从幔子经过,这幔子就是祂的身体。”帐幕里面的幔子是积极的东西么?我们必须回答说,幔子就一面说是积极的,因它与头一层盖完全相同。它是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的细麻织成的,并且还绣上了基路伯。但保罗说,这幔子就是基督的肉身。这肉身是积极的呢,还是消极的?我们答覆这个问题,必须非常谨慎。我们由约翰一章一节、十四节晓得,神永远的话─基督成了肉身。通常我们说,基督成为人。当然,照圣经来看,这是千真万确的。可是,约翰福音说,话就是神,话成了肉身。进一步说,根据罗马八章三节,神差遣祂的儿子,成为罪之肉体的形状。那么基督的肉身是无罪的呢,还是有罪的?我们可以说,基督的肉身在本质上是无罪的,但在形状上却是罪恶的肉体。我们以金蛇为例来说明。我们都很珍爱金子,可能也很宝贵金蛇,因为它是用金子作的。可是,我们总觉得不舒畅,因为金子固然很贵重,但却打成了蛇的形状。因此,为难我们的不是金蛇的本质,而是金蛇的形状。这个例子说明一件事实:就是基督的肉身在本质上没有甚么问题。祂没有罪的肉体,只不过是成了罪之肉体的形状;祂的肉身在本质上没有罪,只是在形状上成为罪之肉体的形状。

十一 肉体的破碎

我们已经指出,幔子、肉体是一个帐幕成为两个帐幕的因素。甚至今天在我们的经历中也是这样。按道理说,神已经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基督钉十字架的时候,肉体也钉在十字架上。殿里的幔子从上到下裂为两半,(太二七51,)就是指这个说的。肉体虽然在基督钉十字架的时候裂开了,但在经历上我们的肉体也许仍然是完整的,没有分开,没有撕裂。我们仍然在魂里,在头一个帐幕里,原因在于我们的肉体还没有破碎。

我们很可能作属灵的事,肉体却仍然没有破碎。我们也许在外面肉体里呼求主,而没有从灵的深处来呼求。有时候,夫妻在吵嘴,其中一位也许会说:“赞美主!”可是,在这种情况下,这么说不是出于灵,而是出于肉体。因此,不仅我们闲谈、批评的时候是在肉体里,连我们呼求主、赞美祂的时候,也可能是在肉体里。我们这些新约的信徒仍然在魂里,仍然在旧约时代里,原因就是我们的肉体还没有破碎。

帐幕里面的幔子挂在四根柱子上。我们已经指出,柱子代表特出的信徒,就是教会中刚强的肢体。帐幕里面的柱子比竖板牢固。竖板是扁平的,而柱子是厚实的。应用到我们的经历中,意思是说,竖板经过对付,就会成为柱子。在教会里、在众圣徒当中,刚强的柱子担负神在肉身显现的见证。无疑地,教会中领头的人都该是柱子。照提前三章十五节来看,教会必须是神在肉身显现这个真理的柱石。

如果教会中领头的人、刚强的人,肉体没有破碎,全教会都会留在头一个帐幕里,无法进入第二个帐幕。一个聚会能不能进入至圣所,在于领头之人的肉体有没有破碎。加拉太五章二十四节说,凡属基督的人,是已经把肉体钉在十字架上了。如果我们
是凭着那灵生活行动的基督徒,我们的肉体就已经钉在十字架上了。罗马六章六节说,我们的旧人、己,已经钉在十字架上。虽然我们无法把自己钉死,但我们能彀把肉体钉死,我们也必须这么来钉。如果我们的肉体钉死了,就成了裂开的幔子,使全教会进入第二个帐幕,好来直接享受神。由此我们看见,教会的光景在于领头的人肉体有没有破碎。我多年来所观察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地方的教会能不能进入至圣所,完全在于柱子的肉体有没有破碎,领头的人肉体有没有破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