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篇、帐幕的外院子(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一十篇 帐幕的外院子(一)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七章九至十七节;三十八章九至二十节;四十章三十三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来到帐幕的外院子。外院子好像很容易了解,事实上,并非如此。如果我们只想了解外院子的尺寸和材料,倒不为难。但如果我们要想明白帐幕外院子的属灵意义,我们就会发现,要了解它不这么容易。

一 材料的种类

我愿指出几件事,能彀帮助我们了解帐幕外院子的属灵意义。首先,我们必须晓得,建造帐幕、器具和外院子的材料主要有三大类。头一类是金属、矿物。金、银、铜都是矿物。第二类是植物。矿物与生命无关,但植物的确是属乎生命的。皂荚木和麻都属于植物的生命。第三类材料出于动物的生命。有些材料,如公羊皮和山羊毛来自陆地的动物,而海狗皮来自海里的动物。取自动物的材料也和生命有关。我们在别处已经指出,植物的生命乃是为着繁衍、生产,和扩增,而动物的生命乃是为着救赎。

用在帐幕上的主要金属是金、银、铜。照出埃及记记载的顺序,首先题到的是金,其次是银,最后是铜。由内而外的顺序是金、银、铜。但由外而内的顺序是铜、银、金。神的看法是由内而外,我们的看法却是由外而内。所以,在神看来,顺序是金、银、铜。但在我们看来,顺序是铜、银、金。

论到取自植物生命的材料,记载上首先题起皂荚木,然后题到麻。然而,在帐幕和器具上,皂荚木是看不见的。它不是包上金子,就是包上铜。当然,麻是看得见的。

二 义和圣

如果我们以整体的眼光来看帐幕、器具和外院子,我们就会看见,整个情形指明两件重要的事:义和圣。你也许以为你懂圣经里义和圣的意义。基督徒时常谈论圣洁;许多基督徒巴望成圣,他们很少谈到义。然而,圣经上题到义的次数并不少于圣。有些经文把义和圣相题并论,例如,以弗所书四章二十四节说,新人是在“真理的义和
圣”里面所创造的。在这里,义和圣与真理并列。照歌罗西书三章十节来看,新人渐渐更新,达到完全的认识,正如神的形像。神的形像与义和圣有关。在这一点上,我们必须探询一个要紧的问题:义和圣怎么会和神的形像有关?我们不该把圣经论到义和圣的话视为理所当然,或是因着我们多年读圣经,就假装懂得这些事。新人渐渐更新,正如神的形像,而这形像与真理的义和圣有关,这是非常有意义的。

让我们来看一些经文,好帮助我们了解义的内涵。林后三章八节、九节保罗说,新约的职事是灵的职事,也是义的职事。旧约的职事是属死和定罪的职事。死与灵相对,定罪与称义相对。然而,这里保罗不是说,新约的职事是称义的职事。他乃是说,新约的职事是义的职事。新约的职事是灵的职事,为着生命;也是义的职事,为著称义。我们必须探询,说这个职事是义的职事,到底是甚么意思。

林后三章保罗先说旧约的职事是属死的职事,然后说它是定罪的职事。但照我们的想法,在先的是定罪,随之而来的乃是死。然而,保罗先题起死,再题到定罪。在新约里,有义达到生命,也有生命带进义。一方面,义先来到,生命随着;另一方面,生命在义之前,并带进义。因此,论到义和生命有两面:有义达到生命的一面,也有生命达到义的一面。同样的原则,圣经中有定罪达到死,也有死带进定罪。

一个罪人来到神面前是被定罪的,这个定罪带进死,就是定罪达到死,这是一面。另一面乃是我们在死的光景中,这种光景带进定罪,就是死达到定罪。就一面说,有定罪达到死;就另一面说,有死达到定罪。林后三章保罗是由第二面的观点来说话,就是由死的情况、死的光景带进定罪的观点来说的。

我们得救以前,我们所是、所作的一切都在死里,这是我们的光景。这种光景的结果就是定罪。神定罪我们已过的每一方面。甚至到了今天,如果我们仍旧活在旧造里,我们就是在死的光景中,这种光景是在神的定罪之下。整个旧造都在神的定罪之下。但新约的职事是来把那灵分赐到我们里面,就是重生我们,使我们活过来。因此,分赐生命的那灵带进了义。

假定一个罪人悔改并相信了主耶稣,他立刻就得以称义。他不再被定罪,因为神的义已经赐给他了,这是义达到生命。因着这个悔改的罪人得着了神的义,并且得以称义,他就有了生命;这是一面。他既有了生命,如果他凭着这生命而活,结果就是义;这是另一面,就是生命达到义。新约的职事不但带领我们归向神,使我们得以称义;它也带领我们进入一种情况、一种光景里,有义的生活。这意思是说,新约的职事把那灵服事给我们,使我们有义的生活。那灵是生命的供应,而义是神的彰显。

圣经时常论到律法的义。律法的义是甚么?我们要答覆这个问题,就必须晓得律法是甚么。在这本出埃及记生命读经里,我们非常强调律法─十诫─乃是神之所是的一幅图画。十诫有两类,头四条诫命是一类,后六条是另一类。头四条诫命与神有关:在神自己以外,不可有别的神,不可作甚么形像或偶像,不可妄称主的名,当守安息日,作为属乎主的表记。这四条诫命与神圣洁的性情有关。因此,头四条诫命是论到神的圣洁。

后六条诫命论到孝敬父母、杀人、奸淫、偷盗、作假见证、贪婪。照这些诫命来看,我们必须和父母有美好的关系,我们不可杀人,不可奸淫,不可偷盗,不可作假见证,不可贪婪。这六条诫命论到神的行事,是义的问题。因此,头四条诫命与神的圣洁有关,后六条诫命与神的公义有关。就神的性情而论,祂是圣洁的。就神的行事而论,神是公义的。这会帮助我们了解,为甚么新人必须照着神的形像,与义和圣有关。由神那一面说,我们需要圣,然后需要义。但由我们这一面说,我们先有义,然后才有圣。以弗所书四章二十四节是由我们这一面,说到新人乃是照着义和圣的。

三 活在国度里

罗马书十四章十七节保罗说,神的国就是义。正当的教会生活乃是神国度的生活,这个国度就是义。在圣经里,义就是履行了十诫。我们这样说是根据罗马八章四节。这一节说,我们是照着灵生活行动,律法义的要求便成就在我们身上。因此,义是律法的完成,而律法是神的形像、彰显。这意思是说,义就是神的彰显。所以,义就是神的形像。我们照着灵生活行动的时候,我们在神以外的确不会有别的神。照样,我们也不会有偶像,不会妄称神的名,我们会有属乎神的表记,并履行其它的诫命。这就是活出义的生活。这个义─律法的完成,乃是神的彰显。

活出义的生活就是活在国度里。这种生活乃是受到管理、受到规律的生活。你每天的基督徒生活是在国度里么?我们许多人必须承认,我们的日常生活不是在国度里的生活─凡事受到规律、支配并管理。如果我们对物质的东西漫不经心,对别人不义,谈话随便,怎么能说我们的生活是在国度里呢?此外,我们也许会作不准确的见证,也许会起贪心。结果,我们就不义了。在我们的生活中没有法则、没有规律,也没有
管理。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就不是在神国度里的人。

你知道神的国度是甚么?神的国度意思是说,凡事都在神的规律、管理、支配之下。这个国度就是义,是神之所是的彰显。诗篇八十九篇十四节说,公义是神宝座的根基。神的宝座是建立在公义上。再者,以赛亚说,国度来到的时候,必定满了公义。在马太福音这卷论到诸天国度的书里,主耶稣强调公义。祂说,我们必须饥渴慕义,甚至为义受逼迫。(太五6,10。)祂又说,我们必须先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太六33。)祂告诉我们说,我们的义,若不胜于文士和法利赛人的义,断不能进天国。(太五20。)根据启示录,新妇要用义来妆饰。(启十九8。)新妇的细麻衣就是她的义。因此,豫备好的新妇有细麻─义的外观。此外,彼得后书三章十三节说,新天新地有义居在其中。有一个国度,有一个管理,是神所称义的。这种义的光景乃是生命的结果。

今天在地上,除了神的子民以外,没有义来彰显神。没有神所称义的事,没有生命
的结果。反之,每一件事都被定罪。神观看这地,就定罪它,因为全地都在死亡之下。因着到处都是死亡,定罪就进来了。然而,对于神的赎民─教会-来说,情况却大不相同。教会中满了生命的灵,这生命的灵带进一种全然是义的情况、光景。这种光景在每一方面都能为神所称义。这就是义,是神在生命里的彰显。这种义的光景要持
续到来世。我们已经指出,为着羔羊婚娶而豫备好的新妇要穿上义。她的整个外观就是生命的彰显。在她没有死亡、没有定罪的东西,一切都是生命和义。这义表征神要求的完成,也表征在祂管理之下的法则、规律。我再说,这义就是公义之神的彰显。

四 公义之神的彰显

一个人从远处走近帐幕,首先看见的就是细麻。麻既然表征义,这意思就是说,人从远处走近帐幕,先看见的是义。帐幕的外观和外院子对于外面的人来说是细麻,是义的。照样,今天教会是神的国度,外观是义;为着基督而豫备好的新妇,外观是义
;而在永世里的新天新地也有义的彰显。麻是由植物的生命产生出来的,因此,麻是生命的结果。这表征义是生命的结果。

别人来接触教会、察验教会的时候,应当能彀说,在教会生活里,凡事都有秩有序,凡事都在神的管理和规律之下。这就是看见了细麻,看见了义。这便是神的国度,是公义之神的彰显。

帐幕支搭在白色细麻的领域里,也就是在义的领域里。这意思是说,义成了帐幕的领域。教会也存在于义的领域中。这就是保罗嘱咐哥林多教会要把恶人从教会生活里赶出去的原因。因为教会是神的国度,而神的国度是义,教会里就不该有混乱的事。教会必须是在义的领域里。

再者,这个义也是教会的界限。在教会之外是混乱、骚扰、污秽,但在教会里面凡事都洁净,都井然有序。在教会之外,没有一事是在神的管理之下,但在教会里面,样样都在那灵的支配和规律之下。

新约的职事乃是那灵的职事,把那灵服事到信徒里面。这灵带进生命的供应,结果就是义。然后义就成了公义之神的彰显。

五 整体的见证

帐幕的外院子长一百肘。这一百肘由二十根柱子分为二十段。因此,论到外院子的长度,有一百、二十和五这些数字,五是由一百除以二十得来的。在圣经里,五是负责任的数字。一百肘的意思就是二十倍的负责任。外院子宽五十肘,由十根柱子分为十段,每段宽五肘。

外院子是一个长方形,长一百肘,是宽(五十肘)的两倍。整个面积是半个一百肘平方。半个正方形指明另一半就要来到(约柜的尺寸也是半个单位)。新耶路撒冷不是长方形,而是正方形,因为在永世里一切都完成了。但如今一切还没有完成,仍然还有些东西要来到。外院子是长方形的面积证实了这件事。这表明需要两个一半来形成一个整体,但我们只有一半,还要等候着另一半。这意思是说,如今我们所有的乃是一个整体的见证。

六 成为神的义

帐幕的外院子总共有六十段,两边各有二十段,两端各有十段。六十是一百二十的一半,正如六是十二的一半。在新耶路撒冷里,没有六这个数字。反之,那里有十二这个数字:十二根基、十二个门、十二颗珍珠、十二个月、十二样果子。六这个数字是人的数字,因为人是第六天造的。此外,将来敌基督者的数目是六百六十六。

六这个人的数字怎么可能成为神的义呢?林后五章二十一节是答覆这个问题的重要经节:“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恢复版。)这一节不是说,我们要成为神的圣洁或神的荣耀;而是说,我们要成为神的义。新约的职事把经过了种种过程的三一神作为赐生命的灵服事到我们里面,为要产生一种光景,这种光景就是义。

外院子的帷子是用细麻作的,细麻表征神的义。细麻挂在柱子上,柱子立在带卯的座上。人从远处就看见了细麻。他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燔祭坛。这祭坛是用铜作的,相当大,长五肘,宽五肘,高三肘。包裹坛的铜是来自神所审判的二百五十个以色列人的香炉。因此,以色列人看见祭坛,立刻就会想起神公义的审判。外院子里的柱子和带卯的座也是用铜作的。(二七10。)

七 义出自神的审判

白色细麻挂在铜柱上的事实指明,神的义出自神的审判。由外面看来,主要的东西是麻。但我们进到院子里,最醒目的东西却是铜:铜祭坛、铜柱、铜座─全是表征神公义的审判。这指明神公义的审判带进了祂的义。

整体看来,外院子表明一切都在神的审判之下。但是凡经过神所审判的,都成了义的。在教会生活里,每件事都必须在神的审判之下:我们的性情、我们的行动、我们的言语。如果我们不在神的审判之下,就无法和人有正确的关系。如果你要和父母关系正确,你就必须在神的审判之下。如果你要和丈夫或妻子关系正确,也必须在神的审判之下。我们的义,我们的白色细麻,必须挂在铜柱上。

我们是六这个数字,就是堕落之人的数字。凡我们所是的、所作的、所说的、所有的,都是六这个数字,都在神的定罪之下。与我们有关的每一件事,都必须受审判。我们的好脾气也罢,坏脾气也罢,都必须受审判,因为我们是堕落的。骄傲的必须受审判,谦卑的也必须受审判。无论我们是怎样的人,都必须受审判。顺服的、背叛的都必须受审判。

如果我们想要称义自己,就会有难处。在教会生活里造成难处的,就是那些称义自己的人。我们不可称义自己,反而必须把自己摆在神的审判之下。如果我们这样作,就不会和别人出难处。如果我们在神的审判下,我们对父母、妻子、丈夫、儿女或教会里的圣徒,就不会有难处。然后我们无论在那里,在教会生活里都不会有难处。但如果我们不在神的审判之下,无论我们在那里,我们在教会生活里总有难处。无论我们到那里去,总会给教会惹麻烦。如果我们很健谈,会造成难处;如果我们很安静,也会造成难处。照样,我们快也罢、慢也罢、骄傲也罢、谦卑也罢,都会造成难处。因此,我们要有白色细麻,就必须在神的审判之下。麻只能挂在神的审判之上。

今天的基督徒如果不经历神的审判,如何能有白色细麻呢?这是不可能的。那么教会如何呢?教会,包括我们众人在内,都必须受审判。我们不该审判别人,必须受审判的乃是我们自己。我再说,白色细麻的存在是在于神的审判。麻必须挂在铜柱上,而铜柱必须安在带卯的铜座上。

我能彀作见证,在我和圣徒的谈话中,我经历过神的审判。有时候,我和圣徒说话说得很天然,说得不彀纯净以后,便受到神的审判。然后我就定意要安静,不说甚么。可是,我想要安静的时候,却因着安静而受了审判,因为我的安静是天然的。在某一点上,我应当说些话,而我没有说话,就受了审判。因此,我在天然的生命里说话也罢、安静也罢,都经历到神的审判。我题起这件事好指出神的审判不光是一种教导,而是相当在经历方面的事。

成为义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成为义的在于神的审判。你再想想白色细麻在外院子里挂在铜柱上的图画。没有铜,麻就无处可挂,它简直无法存在。这件事的意义是说,没有神的审判,我们就无法有义。如果我们不受神的审判,我们和任何人都无法是正确的。我们只能是错的,因为我们是堕落的六这个数字。

神的居所必须是在义的领域里,而且有义为其界限。然而,惟有我们在神公义的审判之下时,这义才能彀存在。神的审判产生了义,义就是神的彰显,成为神居所的界限和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