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篇、帐幕的外院子(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一十一篇 帐幕的外院子(二)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七章九至十九节;三十八章九至二十节;四十章三十三节。

八 表征神建造的领域和界限

外院子表征神建造的领域和界限。帐幕不但豫表基督自已,也豫表神在地上的居所。神的居所分四个阶段:基督、以色列人、教会、新耶路撒冷。基督就是神的居所、神的建造。在旧约里,以色列人也是神的居所。如今在新约里,教会就是神的建造、神的居所。到了千年国度,新耶路撒冷就是神的居所,直到永远。

“神建造的异象”这本书表明全本圣经乃是一本建造的书。圣经的头两章─创世记一章、二章,有建造的材料。创世记二章题到金子、宝石(一种珍珠)和红玛瑙。圣经的末了两章─启示录二十一章、二十二章,有这三种材料所构成的建造。在圣经这两端之间,有神建造的过程。

神为了完成祂要得着一个永远建造的计画,首先创造了万物。创造是豫备的工作,神主要的工作乃是建造。我们读圣经的时候,也许会注意到神的创造,却没有注意到神建造的工作。神的拣选、豫定、呼召、救赎和拯救全数是为着建造。甚至连重生也是为着神的建造。今天神无论作甚么─传福音、造就圣徒,或建造教会─都是祂建造工作的一部分。换句话说,这些行动乃是神主要工作─建造工作─的一部分。神有一个目标,这个目标就是要为祂自己建造一个宇宙的居所。在出埃及记的帐幕里,便有这个建造的一个豫表、一个模型。

帐幕虽然相当小,宽十肘,长三十肘,但帐幕在每一方面都是独特的,凡与它有关的事都很难变更。没有人作得出这样的设计来。我们已经指出,帐幕是照着在山上所指示摩西的样式。因此,帐幕的样式乃是属天的。

作为神建造的帐幕有一个领域和界限,这个领域和界限就是外院子。我喜欢房子有围墙来标明土地的界限。这样的居所有一个界限和确定的领域。我们由启示录晓得,
新耶路撒冷城墙高一百四十四肘。这指明神的建造有一个界限,神喜欢有一道墙来标明祂居所的界限。

九 尺寸

帐幕的外院子长一百肘。一百这个数字是由十乘十组成的。这表征完全的完全。这个词就好比万王之王、歌中之歌,表明是完全中的上好、至高。

外院子宽五十肘。五十是由十乘五组成的,表征完全的负责任。十是完全的数字,而五是负责任的数字。我们的手没有五根指头,就很难担负责任。每只手有四根指头
加上一个姆指。四这个数字表征人是神的造物,而一是表征神。人加上神就给我们能力来担负责任。身为信徒,我们是有神加到我们里面的人。现今我们的数字乃是五。

外院子的面积形成一个长方形,长一百肘,宽五十肘。这个长方形是一百肘平方的一半。正方形的一半表征一个完整单位的一半,也指明需要另一半。因此,它暗指一个见证。


外院子是一个见证。有了一半,另一半还没有来到。新耶路撤冷是一个完全的整体,是正方形,而不是长方形。当然,我们还没有在完全的时代里。我们仍在见证的时代,等候另一半来到。我们就像一对结了婚的夫妇,一半需要另一半好得着完全。

十 帷子

外院子的帷子表征基督是神的义,成了神建造的彰显,作为它的界限。(二七9,11~12,14~15。)基督在神建造的彰显和界限上,都是神的义。这里我们有三个重要的词:义、彰显、界限。基督是神的义,基督是神的彰显,基督也是神建造的界限。

细麻表征神的义,而神的义实际上就是基督自己。基督是神的义,成了给我们的义。基督是我们的义,这义乃是神的义。这位基督是神的,也是我们的,祂是神建造的彰显。

每当帐幕和外院子在旷野立起来的时候,百姓就能看见白色的细麻乃是神建造的领域。这个彰显是白色的、明亮的、洁净的、有秩序的,没有搀杂,也没有污秽的东西。帐幕同外院子描绘出一个领域,那里每样东西都是义的,神的义藉着基督活出来,如今也藉着祂的教会活出来。今天教会必须有一个正当的彰显,就是基督作为我们的义。神建造的界限便是这种义的彰显。教会的界限乃是基督之教会的彰显成了神建造的彰显。然而,今天在基督徒中间常常缺少这样的界限或彰显,因为他们缺少基督,他们缺少把基督活出来,在义上彰显神。

以弗所书四章二十四节保罗说到新人。这新人实际上就是神的建造。我们把以弗所书四章二十四节和歌罗西书三章十节相比较,就看见新人要在真理的义和圣里面,照着神的形像而更新。神的形像有双重的彰显─义和圣。新人乃是照着神的形像而更新,带着义和圣的彰显。

在帐幕里,神建造的彰显外面是义,里面是圣。在外院子里,有细麻作的帷子,表
征神的义。帐幕里面有金子,竖板和器具都包上金子;金子表征神的性情,就是圣。圣是神的性情,而义是指神的作为。神无论说甚么、作甚么都是义的。神所有的行动都是义的。因此,义是神在作为上的彰显,而圣是神在性情上的彰显。

今天教会是神的建造,该有神双重的彰显。教会外面的彰显该是义,里面的彰显该是圣。在教会外面,别人应当能彀看见神在义上的彰显。但由教会里面来看,每样东西都该是金的;也就是说,该有神在祂神圣性情上的彰显。

旧约里的豫表给人属灵事物的细节,是言语形容不来的。一幅图画常常胜过千言万语。例如,你也许用千言万语来描述一个人的面貌,但仍然无法描述得恰当。有一张照片就好多了。同样的原则,新约各卷书也许没有详细描述某些属灵的事物,看豫表便有助于了解细节。在豫表里,我们能彀看见许多在新约里无法找着的点。尤其是帐幕同外院子使我们看见,神的彰显在外面是义,在里面是圣。

(一)细麻作的

细麻表征基督的为人生活。我们义的彰显该是基督为人生活的彰显。

帷子所用的麻是细的。它很均匀,不粗糙、不鄙俗。如果我们读四福音,我们就会看见基督的为人生活实在柔细、均匀。

麻也是捻的。这表征因着苦难受了对付,结果就不是松散的。基督在地上生活的时
候,因着苦难受了对付。

(二)尺寸

现在我们来到帷子的尺寸。两边的幔子各长一百肘,背面宽五十肘,前门两旁的帷子各长十五肘。共有二百八十肘,与帐幕十幅幔子的总长度相等。(二六1~2。)帷子的长度与帐幕上面十幅幔子的总长度相等,这件事实指明,构成帐幕外院子界限的,与帐幕的盖相等。照样,今天教会外面的彰显也该是教会的遮盖。这个彰显和遮盖都是基督。不但如此,帐幕上面的幔子和外院子四周的帷子都是用麻作的。惟一的不同乃是外院子四周的帷子没有颜色,也不是绣的,而帐幕上面的幔子是绣的,并有不同的颜色。

二百八十这个数字是由四十乘七组成的。在圣经里,四十是试炼和试验的数字,而七是在这个时代里完全的数字。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经历了严厉的试炼和试验,祂处处受到试炼,每一个人都试验祂。祂的试验和试炼确实是七倍─彻底的完全,就是四十乘七。

根据二十七章十八节,帷子高五肘。我们已经指出,五表征负责任。我们由帷子看
见两件主要的事:白色的麻所表征的义,以及五这个数字所表征的负责任。

义和负责任是绝对不能分开的。如果你不负责任,你就无法是义的。你惟有尽了责任,才是义的。我们都有一些责任。我们身为丈夫或妻子、父母或子女、雇主或雇员,甚至身为一个邻居,都必须尽到我们的责任。不然,我们就无法是义的。如果我们要对别人是义的,就必须担负我们的责任,并且尽到我们的责任。

我们在主的恢复里,都必须在作为义的基督里面来彰显神。惟有在各方面担负起我们的责任,我们才能彀彰显神。无论我们在学校、在家里、在工作中、在邻舍中,或对待我们的亲戚,都必须担负起我们的责任。如果我们随便、忽略了我们的责任,我们就是不义。如果我们没有义,那么我们就不彀在作为我们义的基督里面来彰显神。所以,我们必须尽到我们的责任来显明义。

十一 柱子和带卯的座

(一)带卯的铜座

带卯的铜座(三八29~31)表征受神审判的基督成为神建造的分别根基。这实在不容易了解。我们已经看见,神的建造有一个界限,这个界限就是一种分别。不但如此,这个分别、这个界限,也有一个根基─带卯的铜座。受神审判的基督如今乃是这个分别的根基。

细麻帷子挂在铜柱上,而柱子立在带卯的铜座上。因此,由外院子我们能彀看见铜和麻,铜表征神的审判,麻表征神的义。这指明麻是铜的结果。这意思是说,神的义出自神的审判。

我们已经强调教会的彰显应当是义这个事实。但这个义是从那里来的呢?它来自神的审判。我们生活的每一方面都必须受神的审判。我们所行的不经过神的审判就无法
是义的。

住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乃是受神审判的一位。带卯的铜座豫表这位基督。这位受神审判的基督如今是我们里面的生命。我们凭祂而活,日常生活中所行的一切、所有的一切,都会受到审判。我们的说话会受到审判,我们的态度也会受到审判。我们的记忆、存心、思想、倾向,这一切都必须受神审判。活在我们里面的基督,乃是受神审判的基督。

这一位基督乃是义的分别界限的根基。我们日常生活中的每一件事都受到神的审判,结果就是义。然而,许多在主里的弟兄姊妹,没有活出受审判的生活。他们没有活出一种始终在神审判之下的生活。

我们必须在我们的谈话中经历神的审判。每当我开口说话的时候,我的说话必须在神的审判之下。因着神的审判,有些话就不会说出来。最终,我会说出一些事来,但这些话因着经过了神的审判,就是义的。

你晓得闲谈的根源是甚么?闲谈是从没有受到神审判的谈话来的。假设我受到试探要谈论一位弟兄,如果我在神的审判之下,我就无法闲谈。不但如此,喜欢听闲话的人也必须经历神的审判。这种审判是由带卯的铜座支持着铜柱所暗示的。

结了婚的弟兄在和妻子谈话时需要神的审判,有时候他们的谈话过于随便,把不该说的事情也说出来了。如果我们活基督,我们就会在祂的生命里经历到一种审判的素质,把我们摆在神的审判之下。我们凭基督而活,祂乃是受神审判的基督,祂的生命乃是受神审判的生命。

有些人也许以为,神的审判与得救的人里面感觉禁止他作某些事相同。事实上,这种感觉是一种禁止,不是神的审判。我们在主里长大的时候,就会从禁止的阶段达到审判的阶段,然后我们便晓得禁止与审判之间的不同。

我们必须经历基督是义,也是受了神审判的生命。阿利路亚,我们有义的生命,也有受审判的生命!由于这种受审判的生命,就产生了义的生活。这就是经历带卯的铜座作为神建造的界限和分别的根基。

(二)柱子

十一节说:“北面也当有帷子,长一百肘,帷子的柱子二十根,带卯的铜座二十个;柱子上的钩子,和杆子,都要用银子作。”“铜的”这个片语支配带卯的座和柱子,就如“用银子作”是指钩子和杆子一样。因此,带卯的座和柱子都是铜的。因为它们随着相当含糊的译文,有些圣经教师就以为柱子是用其它的材料作的,也许是银子或皂荚木。然而,银子或皂荚木与这幅图画既不相称,也不符合这里属灵的意义。

铜柱表征基督受了神的审判,成为神建造之分别的立场和支持的力量。基督不但是这个分别的根基,也是这个分别的立场和支持的力量。因此,带卯的座和柱子都是基督。但这位基督不是得荣的基督,而是受审判的基督。今天我们必须活这位受审判的基督。为了把祂显明给别人,尤其是显明给世上的外人,我们就必须在日常生活中受审判。倘若我们天天在凡事上受审判,我们就会彰显基督是神的义。

我在这里的心意不是仅仅要由这些豫表给人教训,来警戒人、劝勉人要有好行为。不,我们在这里有更基本、更要紧的事。如果我们活基督,我们就会发现祂的生命乃是受审判的生命。在祂里头有一种审判的素质。因此,我们愈活祂,我们的日常生活就愈受到审判。这种审判会给我们根基和持定的力量来背负神的义,作为祂的彰显。

(三)六十─柱子和带卯的座的数字

帐幕的外院子总共有六十个带卯的座和六十根柱子;两边各有二十根,背面十根,前面十根(前面的柱子排列成三根的两组以及四根的一组)。六十这个数字表征基督在肉体之人的形状里,(罗八3,约三14,)照着神的义受了审判。这里隐含着六这个数字。基督在肉体之人的形状里,或在人之肉体的形状里,受了神的审判。换句话说,基督在人的肉体里,彻底受了神的审判。这不是说,基督有堕落的肉体。不,祂有堕落肉体的形状,并且在这个形状里受了审判。这也是基督受审判之生命的一种素质。在这受审判的生命里有一种素质,就是人的肉体受了神的审判。我们都是肉体的人,我们的肉体必须受审判;在基督里,肉体已经受了审判。我们活基督的时候,就经历到神对肉体的审判。

六十这个数字隐含着六这个数字。但如果我们把六十根柱子和六十个带卯的座加起来,就有一百二十这个数字。这意思是说,最终六十被一百二十吞没了。一百二十这个数字里面没有六这个数字。六这个数字怎么会被吞没呢?这件事发生是因着柱子立在带卯的座上。这里的点是说,如果我们活基督,基督受审判的生命就会使我们成为带卯的座,以及站立并支持的柱子。如果我们是带卯的座而没有成为柱子,我们就仍在六这个数字里。照样,如果我们是柱子而没有成为带卯的座,我们也仍在六这个数字里。但如果我们是柱子,也是带卯的座,就不再有六这个数字了。反之,六十这个数字就被一百二十吞没了。

我们活基督,祂受审判的生命就会把我们的日常生活带到神的审判之下。我们天天都会在各方面受审判。然后我们就会有带卯的座,也有柱子,来背负神的义,作为祂的彰显。这不是一种教导,目的在劝勉人。反之,这是圣经里的启示,给我们看见我们的救恩在那里。我们的救恩乃是在受审判的基督里。

(四)两根柱子之间的面积与祭坛顶端的面积相等

两根柱子之间的面积长五肘,宽五肘,与祭坛顶端的面积(二七1)相等。祭坛顶端的面积是一个长五肘,宽五肘的正方形。照样,任何两根柱子之间的面积也是宽五肘,高五肘。这意思是说,柱子之间的面积与祭坛顶端的面积相称。这表征基督赐给我们的救赎符合神公义的要求。因着基督“四方的”救赎,我们就能有神“四方的”义。基督的救赎符合神公义的要求。

(五)柱子的柱顶、钩子和杆子

柱子的柱顶、钩子和杆子都是银子作的。这表征基督的救赎出自神公义的审判。带卯的座和柱子是铜的,但柱顶─柱头─用银子包裹,钩子和杆子也是用银子作的。这指明基督的救赎出自神公义的审判。这个救赎是我们的冠冕,也是我们保守的能力(钩子),联结的力量。我们这些柱子藉着基督救赎的力量联结在一起,基督的救赎乃
是出自神公义的审判。

我们不该仅仅把这件事当作道理来了解。我们必须看见,惟有得着神的公义所审判过的生命,我们才能彀联结在一起。这生命也是救赎的生命。因此,我们有出自神公义审判的救赎。然后这个救赎便成了我们联结的能力,使我们彼此相联。它也成了我们的荣耀、我们的冠冕、我们的柱顶。因此,首先我们受审判,继而我们蒙救赎,最后我们被联结,并得着荣耀的冠冕。柱顶表征荣耀,而钩子表征保守的能力,杆子表征联结的力量。

在神的计画和经营里面的事并不简单。比方说,教会对世界的彰显就不是一件简单
的事。我们要了解这一点,就需要出埃及记二十七章里的豫表。

这里还有一件要紧的事。如果我们要享受帐幕内里的方面,就必须有外院子的各样
细节。除非我们进入外院子的领域,我们就无法进入至圣所。

此外,我们首先必须享受基督并经历祂作我们的义,然后才能享受并经历祂作我们的圣。哥林多前书一章三十节说,神首先使基督成为我们的公义,然后成为我们的成圣,就是我们在实际上和经历上的圣,原因就在这里。因此,义在先,然后是圣。如果我们要进入帐幕的最内层─至圣所,我们首先必须经过神的义这个段落。

最终,我们在外院子里所背负的、所彰显的乃是麻。而我们作为帐幕的竖板所背负的、所彰显的乃是金子。我们都想要彰显金子,但我们要彰显金子,首先必须背负细麻。这意思是说,我们能有圣的内在彰显之前,必须有义的外在彰显。外面的彰显是为着别人,而里面的彰显乃是为着神。没有圣,就没有人能见神。这便是希伯来书十二章嘱咐我们要追求圣的原因;因为没有圣,我们就不能见神。圣是为着我们与神交通、接触神并享受神的。我们外面需要义,里面需要圣。我们向着全人类必须有义的外在彰显,而向着神必须有圣的内里彰显,使我们可以看见祂、享受祂、吸取祂,并与祂有交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