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ign="center" style="margin-top: -5">

第一百一十四篇、点灯和祭司的衣服(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一十四篇 点灯和祭司的衣服(一)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七章二十节至二十八章五节。

在上一篇信息中,我们结束了帐幕及其外院子的生命读经。我们看过了帐幕这一段

之后,盼望来看祭司,尤其是祭司的衣服这一段。但二十七章结束的两节,论到要在帐幕里的灯台上点灯:“你要吩咐以色列人,把那为点灯捣成的清橄榄油拿来给你,使灯常常点着。在会幕中见证之柜前的幔外,亚伦和他的儿子,从晚上到早晨,要在耶和华面前经理这灯;这要作以色列人世世代代永远的定例。”(另译。)如果二十七章末了不包含这两节,也许我们没有一个人会注意它们。许多年前,这件事实就使我感到不解:论到帐幕及其外院子这么长的一段之后,神圣的记载插入了与点灯有关的这两节。因我没有把圣经里的话视为理所当然,我就把这件事带到主面前,并花时间去查考,想办法找出在这一点上插入这两节的原因。为甚么本章结束于论到点灯的话?

一 祭司的事奉

我读出埃及记二十七章、二十八章的时候,也注意到二十八章开始于“并且”这个连接词。二十八章是论到祭司的衣服,虽然这些衣服与点灯似乎没有甚么关系,但二十八章却以这个连接词为开始。这指明神圣的记载把这两件事摆在一起。摩西在帐幕及其器具和外院子的长篇记载以后,加上论到点灯这一小段,接著论到祭司的衣服。我们必须找出这个顺序的原因,尤其是摩西为甚么把点灯和祭司衣服相题并论的原因。

我们要了解这件事,就必须晓得帐幕里没有窗户,尤其是屋顶上没有窗户,没有天空的光;因此,光不可能透进来。如果帐幕里面没有光,帐幕就会满了黑暗。我们在
黑暗中,就不能作甚么。如果我们想要作点甚么,就会造成破坏,或是伤了自己。因为帐幕里没有窗户,在帐幕里就必须点灯。

点灯的行动是神圣的。这些灯不是在凡俗或普通的地方,而是在圣所里。因为点灯是一种神圣的工作,凡俗的人就没有资格作这件事。他们也许很好、很有教养,但他们不是圣洁的。在圣所里需要圣洁的人来点圣洁的灯。因此,需要祭司来点灯。点灯乃是一种祭司的事奉。

祭司的事奉主要有三项。首先要在外院子的祭坛那里献祭;所有的祭物必须由祭司来献给神,一个人不能彀自己来把祭物献给神,他必须藉着祭司来献上他的祭物。因此祭司的事奉首先包含了献祭。祭司事奉的这一面相当粗糙,因为它与庞大动物的祭牲有关。祭坛是宰杀的地方;而宰杀动物,把它们当作祭牲献给神,乃是祭司的工作。

祭司事奉的第二项和第三项是点灯和烧香。这些事很精细。我们已经看见,凡俗的人不能来点灯,只有圣洁的人,只有祭司,才能彀点灯。

根据圣经,照属灵方面来看,祭司就是完全被神占有的人。就新约的意义来说,祭司不但是完全被神占有的人,更是完全被神充满、被神浸透的人。旧约里的祭司乃是新约里真祭司的豫表、影儿。今天我们这些相信基督的人都是真祭司。我们这些祭司
应当被神占有、被神充满并被神浸透。此外,祭司也是绝对为着神的人,他的生命和生活全是为着神。他的生活为人乃是为着神的,除了神以外,他在地上不在意别的。所以,祭司乃是被神占有、被神浸透并为神而活的人。他没有别的兴趣,他在每一方面、在每一种情形下的独一兴趣就是神。因着祭司被神充满并被神浸透,他就是属神的人。在圣所里点灯需要这样的人来服事。为这缘故,我们强调点灯是祭司的事奉。

二 来自灯台的光

圣所里的光是特别的光,它不是天然的光,来自白天的太阳,或夜间的月亮、星星。圣所里的光也不是人造的光,而是来自金灯台的光。换句话说,它乃是来自神圣性情的光。

在论到金灯台的信息中我们曾经指出,灯台完全是用一块金子锤出来而成的,没有用金子以外的物质或材料。光是从金子来的,这表明圣所里的光完全是从基督神圣的性情来的。

灯台是三一神的具体表现。金子说出父的性情、神圣的性情;灯台的形状、样式说明子;灯台的灯盏表明那灵的彰显。因此,灯台就是三一神的具体表现,圣所里的光乃是出自三一神。这金灯台没有搀杂,除了灯芯以外,一切都是金的。

灯台的光是从灯芯焚烧来的。古时候,灯芯是由植物的材料作的,灯芯表征基督的人性。不错,基督是神圣的、纯金的。可是因油而焚烧的乃是祂由灯芯所表征的人性。如果灯芯没有被油浸透,就会冒烟,不会发光。二十七章二十节说,“把那为点灯捣成的清橄榄油拿来给你,使灯常常点着”,原因就在这里。

三 橄榄油

我们必须思想用来点灯的橄榄油。纯金的灯台所表征的基督,乃是三一神的具体表现。但在灯盏的中央有灯芯,这些灯芯不是金的,而是植物的生命。因为金子不会焚烧,所以不能发光,焚烧而发光的乃是灯芯。然而,灯芯本身很难发出光来,它们会冒烟,但不会发光。这就是灯芯需要用油浸透好发光的原因。

在豫表里,油表征神的灵。油是从橄榄树来的,而橄榄树表征基督。在神眼中,基
督就是真橄榄树。

士师记九章明确地说到三种树:橄榄树、无花果树和葡萄树。照士师记九章九节来看,橄榄树的油是为着供奉神并尊重人的。根据十一节,无花果树以甜美的果子闻名,这果子是滋养人的。十三节说,葡萄树产生酒,使神和人喜乐。这三种树都是豫表基督。基督是橄榄树,基督是无花果树,基督也是葡萄树。约翰十五章主耶稣清楚地说:“我是葡萄树。”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论到基督是橄榄树。

我们已经看见,灯台就是基督作为神的具体表现,灯盏里面有灯芯,而灯芯是表征基督的人性。灯芯因油而焚烧,油则代表神的灵。今天我们所有的不但是神的灵,也是基督的灵。神的灵已经成了基督的灵。正如橄榄经过了一段过程,产生橄榄油,基督的灵也照样经历了一段过程。今天对我们而言,灯芯因油而焚烧,这油就是表征基督的灵。

我们把这些事摆在一起来看,有金子作成灯台,表征基督是三一神的具体表现;有灯芯,表征基督的人性,因油而焚烧;还有油,表征基督的灵。基督是橄榄树,在地上生长,然后经历了一段过程,包含了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把这些事都摆在一起,光就发出来了。

四 在聚会里点灯

祭司在圣所里点灯所蕴含的意义非常丰富。今天的教会就是真帐幕,是神的居所,应验了帐幕的豫表。圣所在教会里,而教会就是神的圣所。然而,很可能有一班信徒聚在一起成为教会,而这些信徒却在黑暗里聚集。他们也许在圣所里聚集,而那个圣所是黑暗的。我曾参加过这样的基督徒聚会,因为我有这样的经历,我就能彀释放一篇经历的信息,论到这一段神的话。

我曾经多年和别人在黑暗的圣所里聚会,来在一起聚会的人都是真基督徒,可是没有神圣的光,我们是在黑暗里聚会。在聚会中,有时候我觉得我们是在黑暗里;有时
候在聚会中也有一种光,但那是天然的光,是日、月、星的光。这光是由那些谈论文化或哲学的人发出来的。除了这种天然的光,有时侯还有一种人造的光,从人的观念来的。就算有天然的光、属人的光,但那里却没有神圣的光。没有出自基督的光。基督是三一神的具体表现,带着祂的人性因基督的灵而焚烧,这位基督经过了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

我们思想圣所里灯台的景象,就看见神的具体表现、神圣的性情、基督的人性,以及神的灵,祂现今是基督的灵,带着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此外,点灯的人乃是圣洁的人,是祭司,就是被神占有、被神浸透并绝对为神而活的人。这样的人在圣所里所作的就是点灯。凡他所说的、所作的都发出光来。他所有的行动都是灯的照亮。

每当一班信徒来在一起聚会,但其中没有圣洁的祭司时,那个聚会就是在黑暗里。有些人也许照着属人的观念来发表,还有些人也许照着天然的思想来说话。结果,在那样的聚会中虽有天然的光或人造的光,却没有神圣的光、圣洁的光。

假设信徒聚在一起的时候,会众里的每一个人都是祭司,他们一开口说话,就是灯的照亮。一位青年姊妹也许作了简短的见证,在她的见证里就有灯的照亮。聚会里的圣徒也许很希奇,聚会本身也满了光,然后这个聚集、这个圣所,就满了神圣的光。这光乃是出自三一神的具体表现、出自神圣的性情、出自基督的人性,也出自神的灵成了基督的灵,带着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的成分。我们在聚会中所说、所作的,总该含有这些成分。

每当我们在聚会中真正经历到灯的照亮,我们定规会经历到一些成分。这些成分就是三一神的具体表现、神圣的性情、基督拔高的人性和基督的灵,带着基督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的过程。倘若我们有这些成分,那么我们在聚会中无论说甚么、作甚么,都会发出光来,这就是圣所里灯的照亮。

在道理上来领会豫表很容易。照这种方式来看,旧约里的豫表不过是新约里各样事物的影儿。但要解释旧约豫表的真义相当需要属灵的经历。五十多年前,我就听见灯台、点灯,以及用来产生光的油这些教训。然而,我没有听见这些事的属灵经历。结果,那些教训在我身上毫无功效。他们所作的,就是使我的心思充满各样的观念。不但如此,我把这些教训传给别人的时候,他们也没有受到影响,没有生命里的果效。我们感谢主,祂怜悯了我们,使我们摸着经历的方面。现在论到点灯,我们所说的乃是经历上的事,就是我们每逢聚在一起成为教会的时候,就作为祭司来尽功用。

五 祭司体系

在教会生活里,圣徒们的年龄不同,有些人很年轻,而有些人能彀当祖父了。此外,我们中间的青年人是学生,还有其它各行各业的人。但不论我们的年龄与职业是甚
么,我们在聚会中来在一起的时候,都该是祭司。我们听过“圣品阶级”与“平信徒”这些词,我们也时常宣告,圣品阶级与平信徒体制的任何东西我们都不要。在教会的聚会中,我们既不是圣品阶级,也不是平信徒,我们乃是祭司。个别说来,我们是祭司;团体说来,我们也是祭司。我们是祭司的体系,没有圣品阶级与平信徒的体制。

在圣经里,“祭司体系”这个词有两个涵意,首先,它是指祭司团,就是一班祭司。其次是指祭司的事奉。我们不但是祭司,还是祭司的体系。我们是一同作祭司、团体地作祭司。因为我们是祭司的体系,一位弟兄在聚会中释放信息的时候,就不是单独说话。反之,整个祭司团都与他一同说话。每当这样的说话在聚会中进行的时候,灯就点亮了,聚会也满了神圣的光。

我们已经强调过这件事实:神圣的光、圣洁的光,包含了三一神的具体表现、神圣的性情、基督的人性和基督的灵。基督乃是经过了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和复活的一位。我们用基督的灵这油来点灯的时候,就是使灯上升。“点灯”的原意就是“使灯上升”,(20,)使灯兴起。当圣洁的祭司在教会的聚会中说话时,灯就上升,圣所也就满了光。

六 基督的彰显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二节说:“你要给你哥哥亚伦作圣衣为荣耀,为华美。”我们既是祭司体系的一部分,就必须晓得这些祭司的衣服是甚么,并要在我们的经历中有这些
衣服的实际。四节说:“所要作的,就是胸牌、以弗得、外袍、杂色的内袍、冠冕、
腰带,使你哥哥亚伦和他儿子穿这圣服,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分。”这些衣服的属灵意义是甚么?祭司衣服的意义就是在祭司的体系中彰显基督。这意思是说,衣服表征基督从祭司的体系中活出来。我们不但有基督作为三一神的具体表现,有基督神圣的性情,有基督拔高的人性,有基督的灵,带着基督所经过的一切步骤,我们也有基督的彰显。

如果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没有基督的彰显,那么我们在教会的聚会中无论作甚么,都
是假冒为善;我们在聚会中的说话和活动,都是假冒为善。如果我们没有祭司的衣服,我们就不彀资格,也没有装备好来点灯。祭司在圣所里点灯的资格乃是基督的彰显。我们是点灯的祭司,需要有基督充分的彰显。二十八章开头的“并且”这个连接词表明祭司的衣服是点灯所不可少的。

身为祭司,你在教会的聚会中有怎样的衣服、怎样的彰显呢?如果你要在圣所里点灯,而没有基督充分的彰显,就是祭司的衣服所豫表的,你就会遭到属灵的死亡。这意思是说,你会经历到一种神圣的杀死,因为你在神眼中穿得不合式。祭司需要长袍,把他们完全遮盖起来。这个祭司袍就是基督。

如果我们在聚会中说话是假冒为善的,而不是真正彰显基督,我们就会经历死亡,这种死亡会带来黑暗。因此,我们若要在圣所里点灯,就必须穿上祭司的衣服。在要来的信息中,我们要详细来看各种不同衣服的意义。我们会看见,它们是描述基督各
方面的彰显。在本篇信息中,我的目标是概括地指出,我们需要基督的彰显把我们装备好,使我们有资格在神的居所里点灯。我们都必须穿上祭司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