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篇、祭司的衣服(五)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二十篇 祭司的衣服(五)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四至十四节;三十九章一至七节。

红玛瑙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九至十节说:“要取两块红玛瑙,在上面刻以色列儿子的名字;六个名字在这块宝石上,六个名字在那块宝石上,都照他们生来的次序。”我们这些信徒就是这两块红玛瑙所表征的。

亚当是用地上的尘土造的。神造好亚当以后,把他安置在生命树面前,从那里流出一道河。藉着河的涌流,就有红玛瑙。亚当站在河边,也许看看自己,然后看看红玛瑙。亚当完全是由尘土构成的,不是由红玛瑙构成的。红玛瑙表征变化。在我们天然的生命里,我们全是尘土。但藉着重生,我们成了一块石头。如今我们在渐渐变化的过程中,要变化成主的形像,荣上加荣。这种变化就是红玛瑙所表征的。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十二节说:“要将这两块宝石,安在以弗得的两条肩带上,为以色列人作记念石;亚伦要在两肩上,担他们的名字,在耶和华面前作为记念。”大祭司在两肩上所担的,不是两堆尘土。反之,在他的两肩上有两块红玛瑙。这指明基督是我们的大祭司,祂所保守的不是尘土,而是变化过的圣徒,就是大祭司所穿以弗得的肩带上两块红玛瑙所豫表的。

有些圣徒听见这话,也许认为他们还没有被变化,就觉得很泄气。他们会说:“如果基督所保守的只是红玛瑙,不是尘土,那么我就不能经历蒙主的保守了。我觉得很灰心,因我还没变化成为红玛瑙。”事实上你的确有蒙基督保守的经历。再者,你也的确有一些红玛瑙。你也许常常觉得好像从主身上掉落了,但那掉落的是尘土,不是你。有时候主兴起一种环境来,使我们摇动,我们惟恐会掉落。然而,摇落的只是尘土,我们这些重生的人永远不会摇动,因为我们里面的红玛瑙永远不会掉落。红玛瑙一直存在,安在华美而荣耀的金槽上。

被系住与被变化

我承认我缺少口才来描述基督神圣荣耀和属人华美的连系能力。如果我有更多的经历和更好的口才,我会举出更多的例子。但因着我缺少充分的经历,就很难述说以弗得所描绘基督保守的能力。

以弗得和胸牌、肩带描绘出基督藉着神圣荣耀和属人华美而有的系住能力。我们已经指出,当我们来读四福音的时候,我们能彀看见主和祂神圣的荣耀编织到祂属人的华美里面,我们也能彀看见祂的属天、祂的君尊和祂的救赎。换句话说,以弗得的材料和颜色所表征基督的每一方面都启示在福音书里面。

我们在主的荣耀和华美里瞻仰主,自然而然就连于祂、系于祂。被系住就是被变化。我们愈被变化,就愈被系住。尘土逐渐掉落,而我们全人被变化的部分一直系在基督身上。结果,我们就享受祂并经历祂及其系住的能力。我们不但系在基督的肩上,也系在祂的胸前。这意思是说,我们被祂的爱和能力所系住。肩是表征能力,胸是表征爱。

在神面前的记念

照二十八章十二节来看,亚伦要在两肩上,担以色列人的名字,在主面前作为记念。记念乃是一件喜乐的事,基督在神面前把我们担在两肩上,就把喜乐带给了神。当神观看基督的时候,就看见了祂所救赎的人,已经变化成为红玛瑙,镶在金槽上。最终红玛瑙成了加给基督的华美。这是在神面前的记念,这也是加给基督的华美。当我们观看这幅图画的时候,我们就看见荣耀和华美。这幅图画是过于人的言语所能解释的。

胸牌

以弗得也许是有一个领口、两个袖口的衣服,它也是用来束紧大祭司的。以弗得的焦点是胸牌。在祭司衣服的各样物件里,首先题起胸牌,(4,)原因就在这里。这指明祭司的衣服是为着胸牌的。换句话说,大祭司穿上各种衣服是为了带上胸牌。

在要来的信息中我们会看见,胸牌表征神的赎民在基督身上建造在一起。有十二颗宝石在胸牌上,这些宝石表征神所有的赎民,在胸牌上一同建造起来。因此,胸牌乃是神子民建造的缩图。这意思是说,胸牌表征建造。我们会看见,这胸牌是用来显明神对祂百姓的旨意。在先知的时代以前,神藉着胸牌使人晓得祂的旨意。胸牌就是神藉以说话的工具和通道。

相互的华美

我们已经指出,肩带是基督增添的华美。以弗得的本身就很华美,而系在以弗得两肩上的红宝石更增添了它的华美。照样,变化过的信徒加给了基督,也是祂增添的华美。

红玛瑙镶嵌在编织的、拧成的金槽上。这样的镶座增添了红玛瑙的华美。这种拧成的金槽表征基督神圣的性情。金槽的作法表征圣灵带着神圣的性情所作的细工。编织和拧成这些词表明金槽乃是巧工的结果。镶座增添了宝石的华美,正如戒指上合式的镶座增添了钻石的华美。一方面,钻石是戒指的华美;另一方面,精致的镶座也增添了钻石的华美。

红玛瑙镶在金槽上,描绘出圣灵的巧工把基督的华美加在信徒这些宝石身上。但最终这些宝石也成了加给基督的华美。因此,基督是我们的华美,我们也成了祂的华美。这种相互的华美在神面前是个记念。基督和祂的肢体联系在一起,这就成了在神面前的记念。神观看基督和祂的肢体,就喜乐了、满意了、满足了。

一幅调和的图画

我们思想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以弗得和胸牌、红玛瑙的图画,我们就看见基督和祂的肢体如何藉着祂神圣的荣耀和属人的华美联系在一起。此外,随着以弗得也有一幅调和的图画。金子、蓝色、紫色、朱红色编织到细麻里面。这意思是说,它们与细麻调和。然而,这种调和并没有改变有关材料的本质。金子还是金子,细麻还是细麻。但
因着金子和细麻的调和,就有一件由这两种材料所作成的衣服。

我相信蓝色、紫色、朱红色是各种颜色的线。我们已经看见,蓝色表征属天,紫色表征君尊,朱红色表征救赎。我相信这三种颜色的线都是用麻纤维作的。因此,它们的颜色虽然不同,却都是用麻作的。这指明以弗得的基本材料是金子和麻。这里的金子表征基督的神性,麻表征祂的人性。金子和麻交织在一起成为一件衣服,表征神性与人性的调和。这种调和成了系住的力量和连结的能力,使我们与基督相连。

以弗得是一件用来联系的衣服。神的赎民因着基督经过了种种过程的本质而系于基督身上。金子所表征神圣的性情,成了编织到麻里面的线。金子成为线是表明一个过程,首先把金子锤得薄薄的,然后切成细长的条状,编织到麻里面,麻是表征属人的性情。

以弗得是用金子、蓝色、紫色、朱红色线作成的,这种线编织到捻的细麻里面。以弗得不但是用线作的,也是用捻成的绳子作的。也许把几条线捻在一起就作成了绳子。这样便确保以弗得是牢固的,能彀承担红玛瑙、胸牌及金槽的重量。肩带和胸牌要连在以弗得上,所需要的材料必须有系住的力量。

我们愈思想以弗得的详细图画,我们就愈赏识它是基督的豫表。即使新约把基督完全启示了出来,我们在新约里也看不见出埃及记二十八章里以弗得所说出的基督。但以弗得所有的成分都隐含在新约对基督的启示里面。

连于基督

如果我们只有新约的明言,而没有以弗得的图画,我们就无法看见基督的神性如何与祂的人性交织在一起,成为把我们系在祂身上的能力。此外,我们也无法清楚地看见,我们是如何连于基督的。林后一章二十一节保罗说,我们坚固地连于基督那受膏者。这里我们看见膏油的涂抹,然而却没有看见我们是藉着基督神圣的荣耀和属人的华美而连于祂的。再者,我们也没有看见圣徒连于基督乃是基督增添的华美。照出埃
及记二十八章以弗得的豫表来看,我们乃是因着基督经过了种种过程的神圣性情而连于基督的。

我们愈看见以弗得,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就愈系在基督身上,我们也愈稳妥。这是
与变化有关的。虽然我们没有恰当的言词来发表,我们里面深处却珍赏主、宝贝主。这就是我们已经系于基督、连于基督的表记。这包含了变化。不但如此,这还表征建
造,因为我们在胸牌上和许多人连在一起。这意思是说,最终基督神圣的荣耀和属人的华美交织在一起就包含了建造。

如果我们所有的不过是自己天然的美德,我们就仍是单独的、个人的。但因着基督神圣的荣耀和属人的华美,我们就建造在一起,系在一起,绑在一起。
以弗得也是一条腰带,把我们众人与基督一同束上。因着我们束在祂身上,我们就不会从祂身上掉落,我们绝不会与基督分开。感谢主,以弗得这幅图画表明我们是系于基督,连于基督,并与祂束在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