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一篇、祭司的衣服(六)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二十一篇 祭司的衣服(六)

读经:

出埃及二十八章六至十四节;三十九章二至九节。

我非常宝贝主由出埃及记所释放出来的话语。这卷书满了对基督经历的丰富。出埃及记描绘出基督的一些要点,是过于我们所能述说的,无论用英语或用我的本国话,我都没有彀用的口才,来发表我在这卷书里所看见的基督。

在新约里有明言论到基督、对基督的经历,以及教会。甚至有明言论到基督的宝贵,以及我们在神眼中的价值。然而,新约没有完整的细节,许多细节都在旧约的豫表里面。靠着主的恩典,在本篇信息中我要尽力指出一些奇妙的细节,说出基督的宝贵,以及圣徒在神眼中的宝贵。这些细节是在新约里面找不到的;但是出埃及记二十八章的图画里面却是有这些细节。

以弗得的材料和颜色

祭司的衣服主要的是外袍,就是一件几乎及地的长袍。大祭司在这袍子上穿上一件
外衣,在外衣上又穿着以弗得。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六节说:“他们要拿金子,和蓝色、紫色、朱红色并捻的细麻,用巧匠的手工作以弗得。”(另译。)我们读这一节便晓得以弗得是用甚么材料作的,以及它有那些颜色。用来作以弗得的材料是金子和麻。金子是矿物,麻是从植物的生命来的。蓝、紫、朱红是指颜色。不是指材料。然而,我
们可以说,金子和麻也有颜色。金子当然是金色的,麻则是白色的,因此,以弗得是用两种材料作成的衣服,有五种颜色。

我不相信在人类数千年的历史中,另有用金线和麻线交织在一起所作成的纺织品。你有没有听过用金子和麻的原料交织在一起所作成的衣服?就材料而论,以弗得的确是很不寻常的衣服。今天有些衣服是用达克隆和棉作的,有些是用羊毛和人造纤维作
的。但那里有用麻和金子作的衣服呢?如果今天有人穿着一件用金子和麻作的夹克,有金色、白色、蓝色、紫色、朱红色,我们定规会认为这件衣服很奇特。我的确信,我们没有一个人见过这样的衣服。然而,这就是大祭司所穿的以弗得。

以弗得是用麻线和金线作的,有五种颜色:金、白、蓝、紫、朱红。然而,以弗得
上没有黑色或灰色。因为以弗得作成这样的款式,外表上就很特别。如果你看见以弗得,你会说它是甚么颜色的?金色、蓝色、紫色还是朱红色?既然以弗得是好几种颜色交织成的,我们就很难用一个词来描述它的颜色。无论谁仔细观看以弗得,都会看出五种不同的颜色来。然而,他没有话语可以描述这件衣服整体的颜色。

神性与人性的调和

我们由新约中晓得,主耶稣乃是一位有神性与人性这两种性情的人。以弗得上的金
子豫表基督的神性,麻则豫表祂的人性。以弗得上的金子和麻不是相连或相接在一起,而是交织在一起。以弗得上的金子与麻交织在一起,豫表在基督里神性与人性的调和。

因着我们用调和这个词来说到基督神圣的性情和属人的性情,我们就被定罪为异端。有些人还毁谤我们,说我们教导人:基督的神性和人性这两种性情调和在一起,产生出第三种性情来,这种性情不完全是神圣的,也不完全是属人的。我从来没有说过,基督的神性与人性调和在一起,产生出第三种性情。用来作以弗得的金线和麻纤维,并没有交织在一起,产生出第三种既不是金也不是麻的东西。不,金与麻用来作以弗得的时候,并没有失去它本身特有的本质。金子还是金子,是矿物;麻还是麻,是出自植物的东西。即使这两种材料交织在一起,调和在一起,它们的本质仍旧存在。基督的神性和人性也是这样,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并没有调和在一起产生出第三种性情。此外,在基督里的神性和人性也没有失去它本身的性情。

约翰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另译。)根据约翰一章十四节:“话成了肉身”,我们可以说,这位是神的话,就是金的,而约翰一章十四节里的肉身,就是麻。因此,神道成肉身的时候,金子与麻,神性与人性,便交织在一起,调和在一起了。

基督论的学派

从头一世纪保罗和约翰的时代起,就有许多论到基督身位不同的教训。在神学上有一个特别的名词表明对基督身位的研究,这个名词就是基督论。神学怎样是研究神的,基督论也照样是研究基督的。历代以来,有许多的争辩是关乎基督的身位。大多数的教师都承认基督有两种性情,就是神圣的性情和属人的性情。然而,关于基督的两
种性情,有许多错误的教训,许多的争辩都是由于这一点所产生的。

我们有一本书叫作“关于基督的身位”,说出论到基督的身位有七种不同的学派。在
这七种学派中,有六种是异端,只有一种是合乎圣经的。我愿鼓励你们去阅读那本书。这六种异端的学派就是:多西特派错谬的教导,宣称基督只有神性,没有人性;以比安派的异端教导人说,基督只有人性,没有神性;亚流派错误的教导说,基督的神性不完全,祂只是受造之物中最高的;阿普利那流派荒谬的教训说,基督的人性不完全;奈斯多留派错误的道理坚持说,基督的神性和人性是分开的;犹推古派错误的教
训否认基督神性和人性的区别与共存,并主张这两种性情是融合为一的。正当的、合乎圣经的教训乃是基督有神性也有人性,祂的神性与人性乃是完全的,而且在一个身位里联合在一起。我们驳斥六种异端的学派并跟随合乎圣经的学派。

神人

在新约里,我们很容易就能看见我们的主耶稣基督是神,也是人。因着祂是神,又是人,祂就是神人。然而,我们却被错误地指摘为异端,因为我们教导人说,基督是神人。但许多健全的、正统的、合乎圣经的教师都承认基督是神人。有些人甚至出书
论到这件事。例如,Ruth Paxson 由慕迪出版社所出版的“最高水准的生命”这本书中说:“这位中保必须是双方所接受、所信靠的一位,有分于神的性情和人的性情…
真正的中保必须是一位神人。人类的救主必须是一位神人。基督耶稣这位中保就是神人;祂不是人神,祂也不是一个人成了神,而是神成了人。”在同书的一百一十二页
Ruth Paxson 又说:“在神人里面,神与人类产生了新的联合。”此外,慕迪出版社所出版的“赖瑞圣经研究”(The Ryrie Study Bible)在约翰一章十四节的注解上也说:“耶稣基督是独一的,因为祂从永世以来就是神,然而祂自己却在道成肉身里联于罪恶的人性。这位神人具有神性一切的特质,(腓二6,)和人性共有的属性(除了罪以外),而且祂在复活的身体里也是神人,要一直存在直到永远。(行传一11,启五6。)惟有这位神人才能彀成为合宜的救主…。”我们来读新约就晓得,我们的主是神,也是人。因此,称祂为神人乃是完全正确的。

神性与人性交织在一起

虽然新约启示出基督是神人,但我们无法找出一节经文告诉我们说,基督的两种性情是交织在一起的。但在基督里神性与人性交织在一起,却由以弗得的豫表描绘出来
了。金子与细麻的材料不是堆在一起、接在一起,也不是仅仅连在一起,它们乃是交织在一起的。然而,许多基督徒有个观念,以为基督神圣的性情加到属人的性情里,就像一块金子包裹在麻里面。他们也许没有这么发表出来,但许多人不知不觉就有这种想法。

以往你对基督的两种性情是怎样的领会?你对神性和人性调在一起的观念又如何呢?你以为基督的两种性情是以某种方式连接在一起的么?没有疑问,你坚决相信基督是神,也是人,但你有没有想过,基督的两种性情是怎样调在一起?这两种性情在祂里面并排着,还是基督神圣的性情摆在属人的性情上面?基督神圣的性情以某种方式围绕祂属人的性情,还是祂属人的性情遮盖着神圣的性情?圣经有一幅图画给我们看
见,我们主的两种性情如何调在一起,不是加在一起,也不是连接在一起;而是把神性和人性交织在一起。

基督神圣的性情已经经过了种种的过程,正如用来作以弗得的金子也经过了种种的过程。金子首先要被炼净,然后锤成薄片,抽成线,捻在一起,才和麻交织在一起。这幅图画表明基督经过了一个过程才成为人,祂不是突然从天上降到地上来成为一个人。不,祂是神,在童女的腹中孕育了九个月之久。然后生在伯利恒的一个马槽里。希律王晓得祂生下来了,就想要杀祂。因此,约瑟在主的引导之下带着小孩子往埃及去。希律死了以后,约瑟和祂一同回到以色列,但他不敢留在犹太。因此,他往北到了人所藐视的加利利地。结果,主耶稣就在穷苦的拿撒勒小村庄长大,主生长在一个穷苦的家庭里。古时候像约瑟那样的木匠所赚的钱不多。主在地上的年日里,经历到
为人生活的苦难。金子成为线与麻交织在一起,描绘出祂经过的过程和所有的苦难。

我们的主就是神,祂经过了一个过程,与人性合而为一。没有这个过程,祂怎么能彀与人合而为一呢?如果祂没有经历这个过程,作以弗得所需要的原料就产生不出来。由此我们看见基督宝贵的一面,这是新约里没有清楚启示出来的。

在以弗得这幅图画里,我们也看见基督的人性如何作到祂的神性里面。这也包含了一个过程。麻必须先经过一个过程,才能彀成为捻成的线,用来作以弗得。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六节说到捻的细麻,这就是把线搓在一起作成的麻。麻捻好以后,就作成编织用的线。麻要成为捻成的线,必须经过一个过程。最终,金子和捻成的麻这两种线交织在一起,成了以弗得。

虽然我们无法恰切地解释基督的神性和人性如何交织在一起,但如果我们来看用来作以弗得的特殊织物,并晓得这幅图画乃是基督的豫表,我们就会说:“主耶稣,我敬拜你,你就是以弗得的金子和麻所描绘的。你的神性经过了一个过程,你的人性也经过了一个不同的过程,然后你的神性和人性交织在一起成了一种编织的原料。主耶稣,这就描绘出你的身位,你是何等的奇妙!”

许多基督徒因着受系统神学的霸占,不愿从主的话中来接受对基督的启示。不但如
此,当我们教导人说,在基督里神性与人性调和、交织在一起,他们就反对我们。但不管有多少的反对,不管别人怎样讲论我们,我总无法否认主由神纯正的话语所启示给我们的,对于基督身位的认识我绝不会改变。我已经由旧约豫表的图画里看见主耶稣是怎样的一个人,我绝不能说,我没有看见主的这幅图画。为着出埃及记里的这幅图画,我们赞美主!在这幅图画里面,我们看见了新约明言里所找不到的宝贵细节。

基督的属天、君尊和救赎

我们看见了金子与麻如何藉着受苦的过程交织在一起,现在我们继续来看以弗得的颜色。蓝色表征基督的属天。反之,棕色是泥土成灰尘的颜色。在基督身上没有棕色的东西,在祂身上每样东西都是蓝色的、属天的。

紫色表征基督的君尊。主耶稣所行的一切都是君尊的,甚至祂作小孩子生长在木匠家里的时候,为人就很君尊。如果你读到祂十二岁时对父母怎样说话,你就会晓得祂是以君尊的方式来说话。即使祂是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祂的行动与说话也能彀俨若君王。(路二46~52。)祂不是僭取王权,而是自然而然显出王权来。

我们在天然的生命里的确不属天,也不君尊。我们不是彰显蓝色,而是彰显棕色,就是尘土的颜色。不但如此,我们的举止不像君王,我们的行动非常低下。我们发脾气的时候,也许是“蝎子”。甚至我们喜乐的时候,还是没有主君尊的样式。但主耶稣恼怒那些在圣殿里的人,拿绳子作成鞭子,把他们赶出去的时候,发怒起来还是非常的君尊。(约二15~16。)此外,祂在拉撒路的坟墓那里哭泣时,也是君尊的。(
约十一35。)甚至主在哭泣的时候仍然显出祂的王权。

朱红色表征救赎。主耶稣在地上的一生,都是以救赎的方式来行动。例如,祂为了众人对祂的门徒说:“你们给他们吃罢。”(太十四16。)就是显出朱红色─救赎的颜色来。主不愿看见百姓饿着回去,这隐含了救赎的意思。有一个女人,被鬼附着,病了十八年,一直受撒但的捆绑,主耶稣治好了她,(路十三11~16,)这也是以救赎的方式来行动。祂对那些批评祂的人说,祂不愿这女人再被撒但所捆绑。

随着蓝色、紫色、朱红色,还有金色与白色。金色表征神的彰显。主耶稣用五饼二鱼食饱五千人的时候,神彰显出来了,金色从祂身上照耀出来了。祂发怒洁净圣殿的时候,也显出了祂的王权和金色的神性。不但如此,在那个场合中,也能彀看见细麻,就是表征基督人性的彰显。

主耶稣在地上的一生,把神和人、神性和人性彰显了出来。在这个人的生活中,我们能彀看见属天、君尊和救赎。我们能彀看见神圣的光辉,也能彀看见纯洁的人性。

宝贝基督的图昼

你能彀指出新约那一章是用以弗得的方式来描绘主耶稣么?在新约里没有这样的一章圣经,因为这是无法用言词来描述的,它只能用图画来表明。

你能用言语恰当地描述一个人的面貌么?当然不可能。然而一画胜千言,我很宝贝八章里基督的图画,原因就在这里。

历代的基督徒,包括那些爱主、寻求主的人在内,都不彀充分注意出埃及记二十八章里基督的图画,这真是一件可悲的事。结果,他们对主的评价就不彀高。我能彀作见证,因着来看这幅图画,我更加珍赏主,由于对祂的珍赏,我就献给祂新的敬拜。我说:“主,我在这幅图画里看见了你,我也珍赏你。但我无法把我所看见、所珍赏的用言词表达出来。主,在出埃及记二十八章里我看见了你。主,为着你自己的这幅

图画,我感谢你。你就是用金子与麻交织而成的以弗得。你的神性和人性全在你一个人身上,然而神圣的性情与属人的性情仍然存在,没有失去。主,我赞美你!”

为着以弗得和所有美丽的颜色这幅奇妙的图画,我们感谢主。这些颜色,就是彩虹的颜色,乃是宇宙中最美丽的颜色。有甚么颜色比以弗得的五种颜色还要美丽?因为这些在编织原料上的颜色乃是表征主身位的彰显。

我不是照着天然的聪明来解释出埃及记二十八章里的图画。再者,我也不是画这幅图画的人。反之,我蒙了主的怜悯,多少有点了解这幅图画。出埃及记二十八章这里有一幅图画给我们看见,在这个宇宙中有一种用金线和麻线编织而成的织物,含有金、白、蓝、紫,朱红这五种颜色。这就是主耶稣今天所穿的以弗得。祂仍然穿着用金子和麻作成的衣服,有五种美丽的颜色,表明祂的神性、人性、属天、君尊和救赎。真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