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篇、祭司的衣服(八)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二十三篇 祭司的衣服(八)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十五至二十一节;三十九章八至十四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胸牌。出埃及记二十八章十五节、十六节说:“你要用巧匠的手工,作一个决断的胸牌;要和以弗得一样的作法,用金子,和蓝色、紫色、朱红色并捻的细麻作成。这胸牌要四方的,叠为两层;长一虎口,宽一虎口。”(另译。)你有没有想过,这里的胸牌乃是对教会非常细致,甚至是顶细致的启示?以弗得是指基督,胸牌是指教会。这意思是说,以弗得同胸牌给我们一幅基督同教会的图画,这幅图画非常细致。这里我不是说到基督和教会,而是说到基督同教会,因为我们所有的不是以弗得和胸牌,而是以弗得同胸牌。如果我们笼统地说,我们可以说以弗得和胸牌,但事实上,这里不是两个对等的物件。反之,以弗得是基本的物件,胸牌是附属的物件,胸牌这个附属的物件乃是属于以弗得的。

我们已经指出,以弗得是描述并描绘基督的。在以弗得所描述的基督上面,有一个胸牌,就是教会。

祭司衣服的中心物件

照出埃及记二十八章来看,祭司衣服的中心物件乃是胸牌,不是以弗得。当然,这个中心物件是属于以弗得的。描述祭司衣服的这一段,首先题起的就是胸牌。

我们已经看见,祭司的衣服是为着荣耀与华美,其目的不仅仅是遮盖人的赤身,或保持人的健康。现在我们必须看见,这些祭司的衣服基本上乃是为着胸牌。为甚么神
要祭司穿上某些衣服呢?尤其是大祭司为甚么必须穿上某些衣服呢?祭司各式各样的衣服,目的乃是要有胸牌。

主的引导

胸牌的功用是甚么?照十五节来看,胸牌称为决断的胸牌。我们晓得,决断这个词
与判断有关。再者,决断常常和分辨对错有关。然而,这里的决断主要还不是断定甚么是对的,甚么是错的,甚么是义的,甚么是不义的。反之,这个决断乃是叫神的子民能彀晓得祂的引导。因此,决断的胸牌实际上乃是引导的胸牌。那么,为甚么十五节用决断这个词来说到胸牌呢?答案乃是说,如果我们要晓得神的引导,我们就必须有许许多多的决断。我们必须断定甚么是出于肉体、己、旧人、世界;我们必须断定出于肉体的事情,以及思念肉体的心思。这种决断为我们开辟了一条路来认识神的引导。

在要来的信息中我们会看见,决断的胸牌实际的功用乃是像一部属天的打字机。如果你用打字机来写信,你会按下键盘,好把一些字母打在纸上。你用打字机上不同的字母,就能彀拼出你所需要的字来。胸牌的功用就像属天、神圣、属灵的打字机一样。希伯来的二十二个字母当中,有十八个字母包含在十二支派的名字里面,这些名字刻在胸牌上面所镶的宝石内。剩下的四个字母包含在与胸牌相连的土明里面。因此,胸牌有全部的希伯来字母。这就使胸牌能彀成为一部神圣的打字机。我们会看见,藉者胸牌和乌陵、土明,就能彀得着主的引导,正如使用打字机的时候,一个字、一句话地组成了一封信。

我们会看见,胸牌的功用在于透明的宝石因着光而照耀。然而,如果胸牌上的十二块宝石有些模模糊糊,或者刻在上面的字母有些不清楚,胸牌就无法合式地尽功用了。每当这件事发生的时候,就需要把造成模糊的东西清除掉。因此,首先需要决断和清除。然后才可能在积极方面得着神引导的断案。

严格说来,祭司的衣服不单是为着遮盖赤身、为着健康,或为着荣耀与华美。这些衣服主要的目的乃是为着主的引导。帐幕建造起来,祭司的衣服作好以后,以色列人就照着神的引导在旷野里行走。摩西死后,大祭司便藉着胸牌得着这种引导。他要穿
上祭司的衣服和胸牌,进到帐幕里面。这样,以色列人就能彀照着胸牌所显示神的引导来行动。

今天在基督徒中间许多关乎神引导的谈论都是大错特错,甚至是无稽之谈。许多人谈论这种引导,可是对他们所谈论的一点概念也没有。罗马八章十四节保罗说,凡被神的灵引导的,都是神的儿子。我们在罗马八章看见胸牌的实际。你有没有想过,我们在罗马八章能彀看见胸牌?

在豫表里,胸牌和主的引导有关。有些人立刻会说:“你前后不一致,你刚才说胸牌是豫表教会,现在又说胸牌是神引导的问题,教会和引导有甚么关系?”我要回答说,如果我们不认识教会,我们就不认识主的引导是甚么。事实上,神的引导和教会乃是一。

我怀疑在已过的五十年里,有那些基督徒谈论教会会像我们谈论得这么多。我甚至因着谈论教会而得了恶名。但即使我们释放了这么多篇关于教会的信息,出版了许多本论到教会的书籍,我们在本篇信息里还是有新的东西要说。我们要论到胸牌豫表教会的各方面。

胸牌不但是祭司衣服的头一项物件,也是所有这些衣服的中心物件。首先大祭司穿上一件长袍,遮住全身。然后在袍子外又穿上一件外衣,这件外衣也许长达膝盖。大祭司在外衣上穿着以弗得。我们已经指明,我们很容易了解袍子和外衣是甚么,但以弗得是独特的。我们的文化里没有甚么东西和以弗得一样,因此我们没有言词来描述
,为这缘故,圣经译者发觉要译出希伯来字的以弗得很不容易,所以他们只好音译。这意思是说,以弗得乃是希伯来字的英语化形式。以弗得是在外衣上,外衣是在袍子上。在前面的信息中我们指出,以弗得有两条肩带、红宝石,宝石上面刻着以色列十
二支派的名字。最终,大祭司穿著有十二块宝石的胸牌,每块宝石刻着一个支派的名字。我们已经看见,决断的胸牌乃是一部属天、神圣、属灵的打字机,好显明神的引导。这部属天的打字机就是祭司衣服的中心。

我们已经看见,胸牌豫表教会,而以弗得豫表基督。因此,以弗得上面的胸牌表征
基督把教会担在胸前。此外,神的引导藉着胸牌来显明,这件事实指明今天神藉着教会、凭着教会并同着教会来启示我们该作甚么。教会就是神的引导,因为教会担负着神圣的字母,藉此神来显明祂的引导。我们又一次看见,旧约里的豫表启示新约里所找不到的细节。我能作见证,我认识神、认识基督、认识教会、认识神的引导,不但
是藉着新约里所启示的,也是藉着旧约里的豫表。

教会的形成与构成要素

胸牌的作法与材料和以弗得一样。十五节指明这一点:“你要用巧匠的手工,作一个决断的胸牌;要和以弗得一样的作法,用金子,和蓝色、紫色、朱红色并捻的细麻作成。”(另译。)胸牌的作法与材料和以弗得一样,这有甚么意义?我们准确地解释这一点、了解这一点是很要紧的。如果我们能彀正确地答覆这个问题,就表明我们领会了这里的豫表。

以弗得和胸牌在材料上和作法上都相同,我相信这个问题最好的解答乃是说,教会的形成与构成要素和基督都是一样的。“巧匠的手工”这个片语表征教会形成的方式,也就是教会的形成。以弗得和胸牌的材料表征教会的构成要素,就是用来构成教会的东西。教会在形成和构成的要素上,与基督完全一样。基督形成的方式、就是教会形成的方式,而构成基督的成分,也就是构成教会的成分。

这样来领会胸牌的作法和材料,能领会得很丰富。这种领会的确帮助我们来认识教会。胸牌不是以弗得,但在材料和作法上和以弗得一样。这指明教会不是基督自己,然而,在形成和构成的要素上,教会和基督乃是完全一样的。不然,教会就无法与基
督相配了。夏娃能与亚当相配,因为在形成和构成要素上,她和亚当是一样的;照样
,教会也能彀与基督相配,因为教会在形成和构成要素上,和基督也是一样的。

完全的见证

照十六节来看,胸牌是四方的,叠为两层。这一节说:“这胸牌要四方的,叠为两层;长一虎口,宽一虎口。”四方的意思就是胸牌上没有缺欠。胸牌是一个完全的见证。叠为两层这个词暗指双重的东西,因此是一个见证,因为二是见证的数字。所以
,四方和叠为两层乃是表征一个完全的见证。

基督对教会的无限关怀

根据十六节来看,胸牌长一虎口,宽一虎口。这是甚么意思?为甚么这里的记载不是说到肘,而是说到虎口?一虎口表征在人手掌限度之内的东西,不超过人手掌的容量和能力。凡是小于我们手掌的东西,都很容易握在手中,表明这是在我们顾到那件
东西的能力之内。胸牌长一虎口、宽一虎口的意思是说,教会完全是在基督手掌的限度之内。基督的手全然足彀来照顾教会。胸牌所表征的教会,乃是在基督眷顾能力之内完全的见证。

出埃及记有一幅图画,说出教会是在基督的手中,在主眷顾她的能力之内。当然,在新约里,我们也看见主的眷顾,但不像出埃及记二十八章这样来描绘的。本章有一幅图画,表明教会完全是在基督的手中,在主眷顾的能力之内。事实上,主的关怀和能力是无限的,因为祂自己就是无限的。因着基督是无限的,祂对教会的关怀也照样
是无限的。因此,教会的需要不会超出基督的手掌,不会越过基督无限的关怀。

基督的关怀既然是无限,我们就不该原谅自己不能成为一个完全的见证。教会没有理由不成为这样的见证;然而,基督徒却常常替自己辩白。有些人会说:“主知道我们是软弱的,现今的时代是罪恶的、属世的,祂定规会宽恕我们的失败。最终我们都要上天堂,但如今我们生活在一个非常罪恶的地方,我们不可能免去试探。然而主知道我们的软弱,祂也体恤我们。”这就是为我们的软弱辩白。因着主的虎口是无法测量的,祂的关怀是无限无量的,我们就不该再找甚么借口。主的手比地上邪恶的东西大多了。无论我们住在那里,甚至我们住在一个非常不道德的城市里,主的手仍然大到一个地步能彀保守我们,把我们保守在祂的关怀中。我们不可被邪恶的事情所污染。虽然你在一个满了试探和罪恶之事的环境里工作,但你不该想原谅你的软弱或失败。请记住,你仍然是在主的眷顾中。不要以为你在一个邪恶的环境里生活、工作,你就不可能成为圣洁了。如果你以为在这样的环境里不可能圣洁,这就表明你不相信主

的手比那个环境还要大。

祂的手掌是无限无量的,祂清楚地说,谁也不能从祂手里把祂的信徒夺去:“我又赐给他们永生;他们永不灭亡,谁也不能从我手里把他们夺去。”(约十28。)现今时代的邪恶不会大过主的手。事实上,环境愈邪恶,我们愈容易成为耶稣的见证。因着眷顾我们的那一位,祂的手是宽大的、刚强的、有能的,我们在任何的环境里都能彀成为主完全的见证。胸牌长一虎口、宽一虎口,表明基督对教会的关怀乃是无限无量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