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篇、祭司的衣服(十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二十七篇 祭司的衣服(十二)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节;利未记八章八节;民数记二十七章二十一节;申命记三十三章八至十节;以斯拉记二章六十三节;撒母耳记上二十三章六节,九至十二节;二十八章六节。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继续查考乌陵和土明。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节说:“又要将乌陵和土明,放在决断的胸牌里;亚伦进到耶和华面前的时候,要带在胸前,在耶和华面前常将以色列人的决断牌带在胸前。”我相信乌陵和土明是大祭司所穿的衣服中最奥秘的部分。倘若我们要懂得乌陵和土明,我们就该研读旧约,也该查考我们属灵的经历。

基督的豫表

我们查考乌陵和土明的时候,需要遵守一个原则,就是在出埃及记、利未记、民数记、申命记里的豫表,乃是基督的豫表。这几卷书里有个别基督的豫表,也有团体基督─教会─的豫表。这意思是说,摩西五经里有基督自己的豫表,也有基督同教会的
豫表。比方说,约柜豫表基督,四十八块竖板所作的帐幕豫表教会。此外,随着祭司的衣服,有基督和教会的豫表。以弗得豫表基督的彰显,而大祭司所带的胸牌豫表教会。因此,以弗得上面的胸牌乃是豫表基督所担负的教会。

我愿鼓励圣徒们好好花时间来研读摩西五经里面基督同教会的豫表。我很感谢主,我和弟兄会在一起的那些年间,学习到圣经的豫表。很多豫表对我来说不是新的,然而,要懂得这些豫表在经历上的应用,却需要进一步的研读。在本篇信息里,让我们照着旧约来查考乌陵和土明,并且照着今天的需要,试着把这个豫表应用到我们的经历上。

乌陵和土明在旧约里的应用

除了二十八章三十节以外,旧约里还有许多与乌陵和土明有关的经文。利未记八章八节说:“又给他戴上胸牌,把乌陵和土明,放在胸牌内。”照民数记二十七章二十一节来看,主对摩西论到约书亚,说:“他要站在祭司以利亚撒面前,以利亚撒要凭乌陵的判断,在耶和华面前为他求问;他和以色列全会众,都要遵以利亚撒的命出入。”以斯拉记二章六十三节和尼希米记七章六十五节说到乌陵和土明,指的是同样的历史情况。以斯拉记二章六十三节说:“省长对他们说,不可吃至圣的物,直到有用乌陵和土明决疑的祭司兴起来。”申命记三十三章八至十节和撒母耳记上二十三章六节、九至十二节,二十八章六节也说到乌陵和土明。

论到乌陵和土明,我们很得大卫巴伦所著“古代的圣经与现代的犹太人”这本书里附录的帮助。乌陵和土明乃是在十二块宝石以外放在胸牌里的两样东西。在希伯来文里面,“乌陵”这个字的意思是光、照明者,“土明”的意思是完成者、成全者。把乌陵和土明放在胸牌里,就使胸牌成为决断的胸牌。

亚伦

照旧约的历史来看,乌陵和土明曾摆在许多不同的人身上。首先是应用在亚伦身上。(利八8。)虽然亚伦带著有乌陵和土明的胸牌,但恐怕他没有用过乌陵和土明。亚伦作大祭司的时候,摩西还活着。摩西是个特别的人,圣经告诉我们,神直接向他说话,不用甚么凭借、工具或媒介。出埃及记三十三章十一节说:“耶和华与摩西面对面说话,好像人与朋友说话一般。”民数记十二章八节指明主与摩西“面对面说话,乃是明说,不用谜语。”因为主这么直接、亲密地对摩西说话,在他一生当中,主就不需要藉着乌陵和土明把祂的旨意启示给亚伦。亚伦比摩西先死,因此,即使亚伦穿着带有胸牌和乌陵、土明的以弗得,他也没有使用过。换句话说,在亚伦作祭司的时候,神没有藉着乌陵和土明来对祂的子民说话,因祂得着了摩西这一个人,神与他面对面地说话。

以利亚撒为着约书亚

以后乌陵和土明应用到亚伦的儿子以利亚撒身上。亚伦和摩西死后,约书亚就进到带领以色列人的地位上。然而,神没有对他说话,像对摩西说话一样。反之,神叫摩
西告诉约书亚,如果他要晓得神的旨意或引导,就必须到祭司面前。(民二七21。)那时候,大祭司是以利亚撒。因此,约书亚必须到以利亚撒面前,藉着乌陵和土明来得着神旨意的启示。

根据大卫巴伦书中的附录来看,亚干的罪使以色列人在艾城战败,这件事乃是藉着乌陵和土明晓得的,这件事记载在约书亚七章十六至二十一节。藉着乌陵和土明,查出了那个支派、宗族和个人。

利未的祭司为着以色列人

以利亚撒之后,乌陵和土明应用到每一位利未大祭司身上,是为着以色列人。(申三三8~10,拉二63,尼七65。)在申命记三十三章八至十节,我们看见怎样的人才有资格藉着乌陵和土明得着启示。这人不但必须是圣洁的,也必须是虔诚的。虔诚就是显出敬虔,也就是与神合一。虔诚的人不但是为着神,更是与神合一。仅仅圣洁的人也许只是为着神的,而敬虔的人更是与神合一的。申命记三十三章八节、九节说:“论利未说,耶和华阿,你的土明和乌陵,都在你的虔诚人那里;你在玛撒曾试验他,在米利巴水与他争论。他论自己的父母说,我未曾看见,他也不承认弟兄,也不认识自己的儿女,这是因利未人遵行你的话,谨守你的约。”九节指明这些虔诚人和神之间没有间隔,甚至他们的家人也不能使他们与神隔绝。这与主耶稣在福音书里所说的非常相似:“爱父母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爱儿女过于爱我的,不配作我的门徒。”(太十37。)主耶稣又说:“人到我这里来,若不爱我胜过爱自己的父母、妻子、儿女、弟兄、姐妹,和自己的性命,就不能作我的门徒。”(路十四26。)甚至在旧约时代,摩西也把一些事教导人,这些事在原则上与主耶稣所教导的相同:连我们与家人的关系也不可使我们与主隔绝。

申命记三十三章十节接着说:“他们要将你的决断教训雅各,将你的律法教训以色列。他们要把香焚在你面前,把全牲的燔祭献在你的坛上。”(另译。)照这一节来看,
有资格使用乌陵和土明的人,也就是献燔祭并烧香的人。燔祭和香都是献给主的馨香之气。在豫表里,只有这两样东西能把这种馨香之气献给神。神闻到燔祭的馨香之气,祂尤其喜爱帐幕里面香的馨香之气。燔祭和香都是基督的豫表。因此,那些虔诚的人把基督当作燔祭和甜美的香献给神。烧香就是把基督当作芬芳的香来献给神。如果
我们真与基督是一,我们就必须把燔祭献上,并且烧香,使祂能彀享受到馨香之气。

现在我们能彀看见祭司的资格,祭司能尽功用使用乌陵和土明,让神对祂的子民来说话。祭司乃是虔诚的人,他们和神维持一种直接的关系,并且把燔祭和香献给神,这就使他们能彀使用乌陵和土明。

亚比亚他为着大卫

在撒母耳记上我们看见神子民中间的光景变得很不正常,祭司们多半被扫罗王所杀,而祭司亚比亚他逃到大卫那里。撒母耳记上二十三章六节说:“亚希米勒的儿子亚比亚他,逃到基伊拉见大卫的时候,手里拿着以弗得。”没有疑问,乌陵和土明是与以弗得相连的。撒母耳记上二十三章九至十二节指明,亚比亚他用乌陵和土明替大卫问扫罗的问题,把主的答覆启示出来。大卫叫祭司亚比亚他把以弗得带来之后,就说
:“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阿,你仆人听真了扫罗要往基伊拉来,为我的缘故灭城。基伊拉人将我交在扫罗手里不交?扫罗照着你仆人所听的话下来不下来?耶和华以色列的神阿,求你指示仆人。”(10~11。)主就藉着乌陵和土明告诉大卫说,扫罗必下来,基伊拉人必将大卫交在扫罗手里。因此,大卫藉着祭司亚比亚他所用的乌陵和土明,就得着两个实际问题的答案。大卫藉着乌陵和土明这部属天的打字机,得着了明确的答覆。

不为着扫罗

因着大卫是虔诚的人,主就藉着乌陵和土明来回答他。然而,扫罗王不虔诚,就无法藉着乌陵和土明得着甚么答覆。因此,乌陵和土明为大卫效力,却不为扫罗效力。大卫是个虔诚人,而扫罗不是。事实上,时候一到,神就与他没有甚么关系了。撒母耳记上二十八章六节说:“扫罗求问耶和华,耶和华却不藉梦,或乌陵,或先知,回答他。”这一节清楚地指明,乌陵和土明对扫罗已经不管用了。

撒母耳记上二十八章六节说出神把事情启示出来的三种方式:梦、乌陵和先知。你喜欢那一种?我不喜欢梦。我宁愿神直接对我说话,也不愿祂藉着梦来对我说话。(然而,我从经历中晓得,有些梦是出于神的,神的确藉着梦来启示一些事情。)你喜欢神藉着先知来对你说话么?先知被兴起来,原因乃是祭司和君王弃绝了神。因着神无法与祭司、君王一同往前,就兴起先知们来。这就是旧约里先有祭司,后有君王,然后才有先知的原因。然而,有些基督徒喜欢听见人模仿旧约先知的口气来说话,并
宣告说:“耶和华如此说…。”如果你喜欢这种说话,宁愿神藉着先知来说话,这就表明你没有亲近主。如果你是一个与主亲近的人,你就是一个带着乌陵和土明的祭司。我们不该喜欢神藉着梦或先知来说话,而该喜欢神藉着乌陵和土明来说话。我们不是作梦的人,也不是先知;我们乃是带着乌陵和土明的祭司。

基督是见证人和照明者

乌陵和土明乃是基督的豫表。加到胸牌里的东西是两样,不是一样或三样,这是很有意义的。二是见证的数字,乌陵和土明这两样指明基督是见证人,是见证。祂就是乌陵和土明。神对我们说话的凭借─基督,乃是一个见证,祂是活的见证人。在启示录三章十四节里,祂说到自己是诚信真实的见证人。我们由经历中知道,也懂得,基督的确是神的见证人,是神的见证。

乌陵豫表基督是光,是照明者。没有疑问,基督就是光,也是真实的照明者。这很
容易了解,因为在新约里,基督曾论到自己说:“我是世界的光。”(约八12。)此
外,保罗也宣告,基督照耀我们、光照我们:“所以祂说,你这睡着的人,要醒起来,从死人中复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弗五14,另译。)

基督藉着那灵与十字架而照耀

在“古代的圣经与现代的犹太人”这本书的附录里说,乌陵盛装着油,因着祭坛的火而焚烧。这火是从神来的,因此是神圣的火、属天的火,焚烧着乌陵里面的油,好发
出光来,这是非常有意义的。油是豫表那灵,而来自祭坛的火则豫表十字架。基督这位照明者的确有油,有那灵,这灵藉着十字架而焚烧。今天基督这位照明者乃是藉着焚烧的灵而照耀。

我要请你们照着属灵的经历来看乌陵的意义。即使你的经历很有限,你也定规有过一些基督在你里面照耀的经历。你岂不晓得这位照耀的基督藉着那灵,也藉着十字架而照耀么?我们也许没有言语来说明,但我们的经历晓得,当基督在我们里面照耀的时候,赐生命的灵就在焚烧。十字架也在作工。我们经历基督这位照明者、照耀者的时候,我们就有了十字架、那灵和基督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