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篇、祭司的衣服(十五)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三十篇 祭司的衣服(十五)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一至三十八节;三十九章二十二至二十六节,三十至三十一节;以赛亚书六章一节;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二节;启示录一章十三节;以弗所书一章二十三节。

在豫表里,衣服是表征彰显,尤其祭司的衣服为着荣耀和华美,更是如此。荣耀和华美都是为着彰显的。在已过的信息中我们指出,按人来说,衣服是为着遮盖、保暖和美观。但在祭司的衣服这段记载里,所著重的乃是华美和荣耀。华美是属人的,而荣耀是神圣的。所以,祭司的衣服乃是基督属人华美和神圣荣耀的彰显。

大祭司所穿的衣服很不寻常。首先有一件内袍,长达踝子骨。这件内袍上有一件外袍,直垂到脚,外袍上面有以弗得。以弗得上有胸牌和两条肩带。这些衣服包含了基督与教会的豫表极有意义的方面。

神的彰显

基督就是神的彰显。道成肉身的基督乃是神的具体表现,这个具体表现就是一种彰显。从来没有人看见神,只有神的独生子将祂表明出来。(约一18。)神在基督里表明出来就是神的彰显。这意思是说,基督就是那位看不见而奥秘之神的彰显。基督作为神的彰显,使神成为可见的、实际的。我们接触到基督,就是接触到可见的、实际的神。如今神不再是奥秘而看不见的;在基督里,神乃是实际的、可见的。基督作为神的彰显,使神对我们成为可见的、实际的。

神的彰显是个别的,也是团体的。基督作为神的彰显,不但是个别的,也是团体的。当基督在地上的时候,祂就是神个别的彰显。但祂死而复活以后,这个彰显就成为团体的了。在四福音里,我们看见个别的基督;但在行传、书信和启示录里,基督就不再仅仅是个别的,因祂已经成为团体的了。在书信和启示录里,我们看见了团体的基督。

基督的丰满

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来看大祭司所穿的外袍。这件长袍在豫表里是表征甚么呢?我们要找出答案就要翻到以赛亚六章一节:“当乌西雅王崩的那年,我见主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祂的衣裳垂下,遮满圣殿。”照这一节来看,以赛亚得着了一个异象,看见主坐在圣殿里。这里的“衣裳”一词是指主长袍的底边。以赛亚没有告诉我们这个底边有多长,但他的确说到遮满圣殿。从来没有见过一位新娘的结婚礼服有这么长,遮满了举行婚礼的地方,没有一位新娘会这么丰满。但因为主是这样的丰满,祂的袍子便遮满了圣殿,遮满了祂的居所。

这件长衣是表征甚么呢?它表征基督美德的彰显。(参看约十二41。)主的丰满在祂所有的美德上显明了出来。假设主的美德非常欠缺,在这种情况下,就不会由一件遮满圣殿的长袍来将祂表明出来,因为祂一点也不丰满。如果有人穿着一件衣服
,没有合式地把身体遮盖起来,就指明这个人缺少美德。如果他遮盖得合式,就表明
他满了美德。主就是满了美德,因此,祂坐在祂的居所里,祂的长衣就遮满了圣殿。这意思是说,主的居所满了祂的美德。

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也说到大祭司的长袍。当神圣的膏油浇在大祭司亚伦的头上,这膏油就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此外,在启示录一章十三节说到主耶稣身穿长衣,直垂到脚。这是一个表记,说出主的美德延展无限,成了祂的丰满。

我们绝不该以为主的长袍毫无意义。根据圣经的用法,这样的长袍的确是表征基督的美德,而这些美德就是祂的彰显。当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在神圣的美德里把神彰显了出来。倘若祂的为人生活缺少这些美德,祂就不可能彰显神。神是藉着神圣的美德彰显在耶稣里面。祂在地上的行事为人满了美德,在祂的彰显里的确有一件长衣
。比方说,祂在伯利恒小小的茅舍里,祂的衣裳遮满了屋子。照样,祂行走在耶路撒冷的街上,祂的美德也遮满了全城。这就是神的彰显。因此,在圣经里,有长底边的长衣乃是表征穿着这件衣服之人丰满的美德。
在这宇宙中,基督的丰满是甚么?以弗所一章二十三节说,教会就是那在万有中充满万有者的丰满。基督真是伟大!祂是包罗万有、延展无限的,在万有中充满万有。因为祂这么伟大,这么包罗万有、延展无限,祂的确需要一个丰满来彰显祂的所是,这个丰满就是教会。

全地遮满了基督美德的彰显

基督的衣裳遮盖了全地。首先这件衣裳是在天上,然后降临到耶路撒冷,又扩展到安提阿、腓立比、哥林多和罗马,最终扩展到亚洲,然后到西半球。如今基督的衣裳包裹着全球。比起这件衣裳,地球太小了。全地都被教会所遮盖,即使教会堕落了,也不能否认在人类历史上,没有别的东西比教会还要昌盛繁茂、影响深远。

三十三年前我离开中国大陆的时候,中国所有的基督徒不超过四百万。最近我在报纸上读到一篇文章说,现在中国有四千万信徒。此外,我们也得知在某省的一个县里,有十四万信徒祷读并呼求主耶稣的名。这证明了神是活的,基督是大能的。共产国家以无神论和限制基督徒的活动著称,但三十三年后的今天,中国所有的信徒比一九四九年多了十倍。这就是基督长袍的伸展、延长。祂的衣裳不会破裂,对基督徒的逼迫愈多,祂的长袍就延伸得愈远。

我也读到了今天在苏俄参加教会事奉的人数是英国的五倍。这使我想起一九四四年
所读到的一篇文章。史达林请求美国援助,罗斯福总统告诉他说,因为美国纳税的人有许多是基督徒,苏俄在得着援助以前必须重新开放教会。罗斯福指出,他的人民不能帮助一个逼迫基督徒的人。史达林想想,既然教会已经关闭多年了,也许基督徒所剩无几。因此,他应许罗斯福要开放教会。令他大吃一惊的是,一九四四年的复活节,成群结队的基督徒聚集到教堂里参加复活节的礼拜。

主基督满了神圣的属性和属人的美德,历史上从来没有一个人有这么多的属性和美德。如今祂的美德和属性成了一件长衣,遮满了全地,这件衣裳就是基督的丰满─教
会。赞美祂,我们都是基督长袍的一部分!

基督同着教会

内袍、长袍、以弗得、胸牌和肩带乃是豫表基督同着教会。整个看来,这些衣服是表征基督彰显神,这就是祭司衣服的基本意义。但胸牌上刻着神所救赎之人的名字,
没有疑问,这是表征教会。因此,祭司的衣服上面有胸牌,这意思是说,在基督(衣服所表征的)上面有教会(胸牌和两条肩带所表征的)。此外,胸牌和肩带都安在以弗得里面,这指明教会是在基督里。基督有祂的丰满,这个丰满就是教会。胸牌、肩带和长的底边都是豫表教会。

我们查考大祭司所穿的衣服时,我们看见最美丽、最宝贵的部分乃是胸牌和肩带,而最长的部分乃是底边。最宝贵、最美丽以及最长的部分都是表征教会。如果把胸牌和肩带除去,也把底边从大祭司的衣服上割掉,衣服就不完满,也不美丽了。这指明
没有教会,基督的彰显就缺了丰满与华美。今天基督的华美、基督的丰满乃是在教会的里面。换句话说,教会就是基督的丰满。

大祭司衣服的图画清楚地表明,衣服的华美和丰满是由胸牌、肩带和长底边所组成的。这件事的意义是说,今天基督的华美和丰满乃是在教会里面。照我们的看法,教会也许是堕落的、可怜的。但是主对教会有祂的看法,根据祂的看法,教会是可爱的,祂不会失望。仇敌撒但所作的就好比是一个顽皮孩子的行动。有一天主耶稣要说:
“撒但,你还能作甚么吗?如果不能的话,就到火湖里去罢,现在我要来清理这个局面。”在主眼中,教会是美妙的,甚至今天就是如此。为着大祭司的衣服所描绘基督同着教会这幅清楚的图画,我们阿利路亚!

大祭司的衣服主要的成分乃是麻、金、宝石。麻表征人性,金表征神性,宝石表征变化。还有各种不同的颜色:蓝色表征属天,紫色表征君尊,朱红色表征救赎。我们
查考大祭司的衣服,实在看见了基督同着教会的一幅图画。

保守、支持、联合

照着祭司的衣服这幅图画来看,基督保守教会,也支持教会。胸牌是由以弗得所保守的,肩带也是由以弗得所支持的。现在我们必须看见,长底边表征教会与基督联合。由此我们得着教会在那里的印象。教会乃是在基督里,在祂胸前;教会在基督上面,在祂两肩之上,并且教会与基督联合。

外袍主要是为着以弗得,所以叫作以弗得的外袍。我们由以弗得看见了基督同着教会。因此,长袍乃是为着基督同着教会的。这件长袍基本的解释乃是表征个别和团体的基督作为神完满的彰显。在这个彰显里,有基督,也有与基督联合的教会。

外袍的特征

颜色全是蓝的

照二十八章三十一节来看,以弗得的长袍颜色全是蓝的,这指明教会完全是属天的。新约把教会这个启示告诉了我们,教会不是在天上,但教会是属天的。教会在本质和地位上都不是属地的,而是属天的。约翰三章七节指明我们是从上头生的,这启示出我们的根源是天,而不是地。所以,即使我们在地上,我们仍是从上头、从天上生的,并有属天的生命和属天的性情,甚至我们的地位也是属天的。

外袍的领口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二节说:“袍上要为头留一领口,口的周围织出领边来,仿佛铠甲的领口,免得破裂。”这一节指明长袍是织成整片的。上端有一领口织得非常牢靠,仿佛用来争战之铠甲的领口。三十二节所说的铠甲表明祭司的事奉就是一种争战(民数记四章二十三节原文即“争战”)。我们一面是祭司来事奉,另一面也是战士来争战。我们的外袍是祭司的衣服,而领口却像铠甲的领口。三十二节说到仿佛铠甲的领口,“免得破裂”。这意思是说,有些事情可能会发生,把这件衣服损坏了。

今天我们在这里乃是作主的见证,然而,我们无法避免争战。我们不想争战,但许多时候却受到别人的攻击。因此,我们祭司的衣服必须有这种领口,表明我们的服事就是争战。

石榴和铃铛

三十三节、三十四节说:“袍子周围底边上,要用蓝色、紫色、朱红色线作石榴,
在袍子周围的石榴中间,要有金铃铛。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在袍子周围的底边上。”三十三节说到石榴和铃铛,三十四节说到“一个金铃铛,一个石榴。”作衣服的时候,石榴要在铃铛以先,而尽功用的时候,铃铛要在石榴以先。

我们已经指出,袍子的底边是丰满的表记,而基督的丰满就是教会。所以袍子底边上的石榴和铃铛定规是与教会有关。石榴和铃铛不是内袍的一部分,内袍不是表征教会的。石榴和铃铛乃是外袍底边的部分,外袍的确是表征教会的。这意思是说,我们必须认为石榴和铃铛是与教会有关。

石榴是用表征人性的麻作的,而铃铛是用表征神性的金作的。随着石榴有人性,而随着铃铛有神性。在教会生活里,我们总是有人性与神性。人性与石榴有关,而神性与铃铛有关。

如果你看见一个成熟的石榴和石榴种子,你就会得着一个印象:石榴满了生命。在圣经里,石榴是表征生命的丰满。教会在人性里该满了生命。这就是用麻作的石榴的
意义。

教会与基督不同的地方是:基督从来没有犯错,而教会的确有犯错误。你我时常犯错,尤其是我们行动过于匆忙的时候,更容易犯错。因这缘故,我们需要金铃铛来警告我们不要走得太快或随随便便。生命的丰满彰显在教会的人性里,而警告的声音彰显在教会的神性里,正如金铃铛所表征的。教会合式的说话总是来自她的神性。如果在教会里我们凭自己来说话,那真是可怜。我们都需要学习作发出声音的小铃铛,这种声音的根源不是在人性的里面,而是在神性的里面。这样的声音既悦耳又柔和,因为它不是从钢铃铛来的,而是从金铃铛来的。教会所需要的不是少数几个大铃铛,而是许许多多的小铃铛。

我能彀作见证,在教会生活的年日里,许多时候我因着青年弟兄姊妹的说话而得着警告。有时候他们在聚会中站起来说一些话,对我就是一个警告。我似乎听见一个小金铃铛的响声,警告我不要随随便便地行事为人。这是对教会生活特殊一面的描述:教会的说话是出于神性,基于人性里生命的丰满。

我们都在我们的人性里把作生命之基督的丰满彰显出来时,我们中间就会有许多的金铃铛。然后就有神的说话、神的声音藉着教会的神性彰显出来。我们每一个人里面都有一些神性。从神性的这种成分里发出一种小小的声音,就像一个小铃铛的响声一
样。首先我们有生命丰满的彰显,然后有金铃铛的响声,那就是出自教会之神性的说话。教会有人性为着彰显生命的丰满,也有神性为着发出金铃铛的声音,首先我们有生命的丰满─石榴,从这里发出铃铛的响声。然而,很难说出那一个在先─是铃铛的响声,还是生命丰满的彰显?在教会里,两者都是基督的长衣。

在各地方教会里有石榴和铃铛。然而,如果你去看看基督教堕落的部分,你我找不
到石榴或铃铛。无论你说甚么,无论你怎么行,你都不会听见甚么警告的声音。但在教会里有许多警告的声音,这些声音乃是来自生命的丰满。

在教会里,我们不是在人的控制之下,的确没有人控制我们的想法。我能彀作见证说,我没有控制安那翰的长老,他们也没有控制我。然而,我们都被石榴和铃铛所控制。正当的教会生活乃是满了石榴中生命的彰显,也满了从金铃铛的响声所发出来的警告。你晓得正当教会生活的表记是甚么吗?就是石榴和铃铛。

照二十八章三十四节来看,石榴和铃铛乃是交替着排列,一个铃铛,一个石榴。这
指明神圣的声音与神圣的生命有密切的关系。神没有吩咐摩西在袍子的底边上只要有铃铛就好。如果在教会生活里只有铃铛而没有石榴,就会有闲谈和批评,而没有金铃
铛的响声。但如果石榴和铃铛交替排列,闲谈和批评便消失了,反倒有正当的、神圣的声音。

要使石榴和铃铛在教会生活里交互排列,我们就需要在生命里长大,最终在生命里开花,然后我们就成了石榴。我们不会闲谈,反而会发出神圣的声音。不但如此,这种生命里的长大还会影响别人,使闲谈和批评被小小金铃铛的响声所取代。倘若这是某位弟兄的经历,他就会来到聚会中见证他在某件事上受了主的对付。因着他的说话,别人就会受到警告,因为他们听见了与石榴交互排列的金铃铛的声音。

如果教会是合宜的,并且真是基督的丰满、是祂的衣裳,那么底边上就会有石榴和铃铛,教会里就有生命的彰显和神圣的声音。我藉着经历,以及在教会生活里的观察已经学会了这些事。

惟有藉着经历,我们才能懂得带着石榴和铃铛的长袍这个豫表的意义。首先我们看见石榴和铃铛连在长袍的底边上,这指明它们与教会生活有关。此外,石榴是表征生命的丰满,而铃铛是为着发出声音。但这种声音不是来自属人的根源;而是来自神圣的根源,甚至是来自神性,正如铃铛是金的这件事实所表明的。无论我们在教会里说甚么,都必须是出于神圣的起源,出于神圣的源头。同时,我们也需要生命的丰满彰显在麻─人性的里面。所以,在教会里有生命的华美彰显在我们的人性里,也有神圣的声音从金铃铛而来,这些就是正当教会生活的表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