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一篇、祭司的衣服(十六)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三十一篇 祭司的衣服(十六)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六至四十三节;三十九章二十七至三十一节。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到的只是大祭司所穿的一些衣服;以弗得、肩带、胸牌以及带有石榴和金铃铛的长袍。胸牌和肩带与以弗得相连,而以弗得是在外袍上。在长袍底下有内袍,内袍与其他祭司所穿的相同。

其它五个项目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六节说:“你要用精金作一面牌,在上面按刻图书之法,刻着归耶和华为圣。”出埃及记三十九章三十节说到这面牌是“精金圣冠上的牌”。利未记八章九节也说到“金牌,就是圣冠。”二十八章三十六节里繙作牌的希伯来字也可译作花。这面牌是一朵花,这朵花就是圣冠。这面牌、这冠冕,要安在裹头巾上面。(二八37。)

大祭司所戴的裹头巾是一种头饰,大祭司头上带着这种麻制的头巾。精金的牌就在麻制的裹头巾上。因此,牌和裹头巾是并行的。

照二十八章四十节来看,内袍是为亚伦和他儿子作的。这指明内袍是大祭司和其他的祭司所穿的。内袍是一件长衣或长袍,也许比大祭司所穿的外袍略短。对大祭司而言,这件长衣就是内袍。但对其他的祭司而言,这件长衣乃是外袍,因为他们在这件长衣外面没有穿着长袍。

三十九节和四十节也指明大祭司和其他的祭司系着腰带。三十九节说到“又用绣花的手工作腰带。”四十节说,要为亚伦的儿子作腰带。四十二节和四十三节说到亚伦和他儿子所穿的细麻布裤子:“要给他们作细麻布裤子,遮掩下体;裤子当从腰达到大腿。亚伦和他儿子进入会幕,或就近坛,在圣所供职的时候必穿上,免得担罪而死;这要为亚伦和他的后裔作永远的定例。”这些细麻布裤子是短裤,下达膝盖,好遮掩下体。所以,它们是表征基督遮掩堕落的肉体。每当祭司尽功用的时候,要穿上细

麻布裤子,这件事实指明每当我们作祭司来尽功用的时候,都需要基督来遮盖我们。

二十八章三十六至四十三节有五个项目:牌子、裹头巾、内袍、腰带、裤子。惟有大祭司戴着金牌,但所有的祭司都穿戴裹头巾、内袍、腰带和裤子。大祭司穿戴着内袍、有石榴和铃铛的长袍、以弗得、肩带、胸牌和冠冕。其他的祭司都穿戴着内袍、裹头巾、腰带和裤子。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已经看过以弗得、肩带、胸牌以及有石榴和铃铛之长袍的意义。我们还必须看见细麻裹头巾上金牌的意义。此外,我们也需

要晓得所有祭司所穿衣服的意义,这些衣服就是细麻裹头巾、内袍、腰带和裤子。

圣和义

倘若我们要懂得祭司的衣服各方面不同的意义,我们就必须看见一个原则,就是这些衣服都是为着彰显。它们是表记、象征、彰显。我们仔细来读祭司的衣服这段记载,并且加以查考,我们就会看见这些衣服乃是表记。它们不但是为着华美和荣耀,也是表征、彰显、象征一些东西。此外,我们晓得二十八章三十六至四十三节是论到祭司衣服的结语,也是很要紧的。通常结语是把一件事情的正确意义告诉我们。我们刚刚开始谈到一件事情的时候,我们的言语多少有几分含糊不清,但我们的结语会把事情说得清清楚楚。这个原则也适用于出埃及记对祭司衣服的描述。

祭司的衣服这段记载的结语与圣和义有关。金牌上刻著『归耶和华为圣”,清楚地表明了圣。假设一位大祭司穿上全套的衣服站在你面前,你就会看见长袍、以弗得、肩带、胸牌和裹头巾,裹头巾上有一面金牌刻著『归耶和华为圣”,你对于圣这件事定规就会有深刻的印象。圣乃是大祭司衣服的标记,甚至铭刻在金牌之上。因此,大祭司衣服的全貌就是表征神的圣。

其次,裹头巾、内袍、腰带和裤子都是用麻作的。照圣经里的豫表来看,麻是表征义。例如,启示录十九章八节说,细麻就是圣徒的义。所以,金牌是圣的表记,而裹头巾、内袍、腰带和裤子都是用麻作的,乃是义的表记。

当我们查考大祭司所穿的衣服,我们就会看见肩带、胸牌、头牌上的金子。金子是肩带和胸牌的主要成分。但更有意义的是,头牌完全是用金子作的。祭司的衣服另一种主要的成分乃是麻。我们已经指出,金是表征神性,麻则表征人性。我们由神性得着圣的印象,由人性得着义的印象。圣不是无罪的完全,圣乃是神圣的性情。神性在本质上是圣的,所以,圣总是与神性有关。然而,义是人性的美德。最要紧的、包罗一切的属人美德乃是义。如果你不是一个义人,你就没有其它的美德。但如果你是义的,你的义就包含了其它的美德。不论在旧约里或新约里都强调圣和义。

主耶稣基督有两种性情,就是神性和人性。我们这些相信祂的人也有两种性情, 就是属人的性情和神圣的性情。我们和主耶稣都有圣的神圣性情,以及义的属人性情。所以,我们是圣的,也是义的;是神圣的,也是属人的。圣是主要的神圣属性,义是主要的属人美德。以弗所四章二十四节保罗说,新人─教会─是在那真理的义和圣里面所创造的。一方面,我们在神圣的性情里是圣的;另一方面,我们在人性里也必须是义的。

正常而正当的人

我们说过了圣和义这些事,接着必须再来说到祭司本身。祭司是最正常、最正当的人。身为人类,倘若你不是一位事奉神的祭司,你就不正常。一个正当的人乃是作祭司的人,事奉神的人。如果一位律师或教授不事奉神,他就不是正当的人。如果我们不是事奉神的祭司,我们就不正常。你也许以为你很不错,甚至非常卓越。但无论我
们多么美好,如果我们不是祭司,我们就不正当,也不正常。赞美主,我们能彀宣告,我们是事奉神的祭司!这意思是说,我们乃是正常、正当的人。

我们要成为祭司;就必须是圣的,也必须是义的。这意思是说,我们对神当有圣的美德,对人当有义的美德。圣和义就是祭司的衣服所表征的;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
们所穿的是怎样的衣服。倘若我们是祭司,是正常而正当的人,我们就会穿上圣和义作为我们的衣服,我们祭司的衣服就是圣和义。

关于祭司的衣服这段话的结语乃是说,祭司的衣服就是圣和义的彰显。这便是祭司衣服的意义,也是一个正当而正常的人、事奉神之祭司的彰显。一位祭司总是穿着圣和义作为他的衣服,圣是在神性的里面,而义是在人性的里面。

金牌

现在让我们详细来看裹头巾上的牌子、内袍、裹头巾、腰带和裤子。金牌就是圣冠
、王冕或花朵。这面牌是精金的;那就是说,它是出于纯一的神圣性情。刻著『归耶
和华为圣”表明整个祭司体系都是成圣归主的。因此,祭司的衣服表征神圣性情里的圣。祭司是从神以外的一切事物中分别出来归于主的。这就是刻著『归耶和华为圣”的意义。我们已经指出,圣就是神圣性情的彰显。然而,许多基督徒因着缺少启示,对于圣有不同的领会,这种领会与圣经上的相去甚远。

三十七节说:“要用一条蓝细带子,将牌系在冠冕的前面。”金牌安在蓝细带子上的事实指明它是由属天的力量所维系的,有一种属天的力量将牌系在冠冕上。这表明真正的圣与属天有关,凡是属地的东西都不是圣的。但如果有样东西是圣的,它定规是属天的,因为圣与属天有关。

三十七节告诉我们,精金的牌子系在冠冕的前面。这是表征一种宣告,大祭司所戴冠冕上的金牌宣告他是归主成为圣的。主耶稣在地上的时候,祂的额上向所有的天使、鬼魔和全宇宙宣告祂是归神成为圣的。今天祂在天上也是这样。“归耶和华为圣”这句话是祂的印记,是祂的宣告。祂的全人都宣告祂是归神成为圣的。

圣的四个阶段

三十八节说:“这牌必在亚伦的额上,亚伦要担当干犯圣物条例的罪孽;这圣物是以色列人在一切的圣礼物上,所分别为圣的;这牌要常在他的额上,使他们可以在耶和华面前蒙悦纳。”这一节指明亚伦担负将以色列人的圣礼物分别为圣的责任,使他们可以在主面前蒙悦纳。这件事很不容易领会。

所有的以色列人都在美地上经营,最终收获了一些出产,这些地里出产拔尖的十分之一,要带到节期中当作圣礼物献给神。三十八节说到圣礼物,不是说到圣祭物或圣祭牲。祭物与救赎或赎罪有关,把祭物献给神是为着赎罪。但礼物与赎罪无关。比方说,有人送你一个礼物,这不是说,他得罪了你,要把东西送给你,好得着赦免。不,礼物乃是为着交通的;它是一种亲密关系的表记。

在节期中,以色列人的确献上了赎罪祭和赎愆祭。但在五种主要的祭里面,只有这两种与救赎和赎罪有关。其它三种主要的祭─燔祭、素祭、平安祭─是为着与神交通的。平安祭是与神和好有关,素祭是要与神同享、与神同吃,燔祭是为着与神完全的沟通、完全的交通。“圣礼物”这个词表征与神相和、与神交通,并与神同享。当节期的时候,以色列人把美地拔尖的出产带来献给神,使他们能彀与神相和、与神同享,并与神交通。这些就是圣礼物。

献给神的圣礼物当中有一分是分别出来给神自己享受的,其余的则是给人享受的。首先百姓在美地上经营,收获了庄稼。然后他们就把地里出产拔尖的十分之一带到节期中献给神,为要成就和平,与神同享,并与神交通。献给神的东西有一部分要分别出来给神;其余的则归给百姓。分别出来给神的那一部分必须完全为神保存起来,除了派定给祭司的分以外,谁都不可使用,惟有祭司有权享受这一分。这个条例,这个定规,必须严严地遵守。照顾这件事是大祭司亚伦的责任。如果有不是作祭司的人,摸了分别出来给神的那一分,这就是一种严重的过犯。在神眼中,这是一个大罪,而大祭司必须担当这个罪孽。

现在我们能彀更清楚地了解“归耶和华为圣”这句话的意义了。这里有四重的圣。首先百姓在圣地上经营。其次,他们经营的结果,就收获了圣出产。第三,要把圣出产的十分之一献给神,这意思是说,这十分之一也是圣的。第四,拔尖的十分之一有一分要绝对分别出来归给神─归祂成为圣。那些不是作祭司事奉神的人都不可摸。这一分有些要烧在祭坛上献给神,作为祂的满足;其余的给祭司来享受。凡不是作祭司的人都不能享受这一分,因为这完全是为着主的。这是绝对的圣,也是“归耶和华为圣”的意义。
你看见圣的四个阶段么?这些阶段包含了圣地、圣出产、圣十分之一,以及分别出来归给神和祭司那圣的一分,这一分是至圣的。因此,我们从头一阶段的圣─美地─到第二阶段─圣出产;从第二阶段到第三阶段─圣十分之一;从第三阶段到第四阶段─分别出来归给主的分。大祭司必须担当至圣一分的责任,这一分绝对是给神和祭司的。凡摸着它的人就干犯了神“圣”的条例。神吩咐亚伦要担当这种罪孽的责任。这意思是说,大祭司要绝对为着主把至圣的一分保存起来。因这缘故,他戴着一面金牌,宣告“归耶和华为圣”。

我们这些相信基督的人都是圣徒,就是圣洁的人。然而,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们是在圣的那一阶段。你是在头一阶段,还是在第二、第三、第四阶段?你有四重的圣,还是只有一重、两重、三重的圣?你的圣能彀比作圣地、圣出产,还是圣礼物呢?
我们已经看见,圣礼物是在节期中分别出来献给神的。当节期的时候,神的百姓享受
这些圣礼物。从这些礼物中,把拔尖的一分分别出来归给神和神的祭司。连利未人也不都能有分于这些圣祭物。我们来看圣的这些阶段,需要晓得我们今天在那里。不错,我们是圣徒。但我们是在圣地上的圣徒,有圣出产、圣礼物的圣徒,还是有圣礼物


绝对分别出来归给神那拔尖一分的圣徒?这些圣礼物完全是在我们的大祭司基督所负的责任之下。我们必须有圣的拔尖一分给神来享受。

基督是我们的大祭司,担当着沉重的责任,祂负责照管最高阶段的圣。我们已经看见,祭司的衣服首先是表征神圣性情里的圣。现在这圣需要来到最高的阶段;那就是说,它必须从圣地、圣出产、圣礼物进展到顶尖的圣祭物。这就是基督所照管至高的圣。因此,祂戴着一面牌,宣告“归耶和华为圣”。祂负责使我们都成为圣,不但是在第一、第二、第三阶段,也是在第四阶段。祂负责把我们带进四重的圣里面。

内袍、腰带、冠冕

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三十九节说:“要用杂色细麻线织内袍;用细麻布作冠冕;又用绣花的手工作腰带。”这里有内袍、冠冕和腰带。细麻织的内袍表征在受对付过的人性里面,完全之义的遮盖。细麻的冠冕表征完全之义的荣耀。用绣花手工作的腰带表征那灵组织工作的加强。

四十至四十三节说到祭司的衣服。四十节、四十一节说:“你要为亚伦的儿子作内袍、腰带、裹头巾,为荣耀,为华美。要把这些给你的哥哥亚伦和他的儿子穿戴;又要膏他们,将他们分别为圣,好给我供祭司的职分。”内袍表征经历基督作华美;腰带表征经历基督作加强;裹头巾表征彰显基督作荣耀。

被基督这义所遮盖

四十二节说到亚伦的儿子:“要给他们作细麻布裤子,遮掩赤露的肉体;裤子当从腰达到大腿。”(另译。)赤露的肉体,尤其是身体从腰达到大腿的部分,这可视为人体最污秽的部分。“赤露的肉体”在这里是指堕落、罪恶、污秽的人。我们这些罪人就是赤露的肉体。赤身露体这个词该使我们想起亚当、夏娃在伊甸园里的经历。他们犯了罪以后,才看见他们赤露的肉体,既知道他们是赤身露体,“便拿无花果树的叶子,为自己编作裙子。”(创三7。)但神进来为他们作了其它的遮盖:“耶和华神为亚当和他妻子用皮子作衣服,给他们穿。”(创三21)照圣经来看,赤露的肉体就是指在神眼中已经成为罪恶的人类。

裹头巾、内袍、腰带和裤子都与遮盖祭司堕落的全人有关。裹头巾遮盖头部,内袍遮盖全身,腰带用来加强这个遮盖。即使内袍遮盖了腰和大腿,裤子仍用来加倍遮盖身体的这一部分。肩和胸就不需要这种加倍的遮盖。但因为从腰到大腿这一部分太污秽了,所以需要加倍地遮盖起来。这些麻的遮盖表征基督是我们的义,来遮盖我们的全人,使我们可以成为祭司。祭司就是完全被基督这义所遮盖的人。

保罗的渴望就是要一直被人发觉他是在基督里面,不是有自己属于律法的义,乃是有藉着基督之信而有的义,就是基于信属于神的义。(腓三9,另译。)保罗不愿被人发觉他是在基督这义以外的事物里面。基督就是保罗的裹头巾、内袍、腰带和裤子,基督遮盖了他堕落之人最污秽的部分。

四十三节说:“亚伦和他儿子进入会幕,或就近坛,在圣所供职的时候必穿上,免得担罪而死;这要为亚伦和他的后裔作永远的定例。”倘若一位祭司穿着不当,他就要担罪而死。没有适当的穿着会带来死亡。所以,祭司的体系必须一直维持在生命的范围里。我们必须远离死亡的领域,并蒙保守在生命的空气里。我们只要一没有完全让基督来遮盖,就会立刻给我们带来死亡。

我们既是堕落的人类,就需要被遮盖。赤露的肉体表征我们需要基督作为义来遮盖我们。我不赞同传道人和牧师穿着长袍的宗教作法,但在属灵的意义上,我赞同我们的全人都要以基督来遮盖。祭司完完全全被基督并以基督来遮盖;基督就是他的裹头
巾、内袍、腰带和裤子。基督是我们所需要的一切,来遮盖我们的全人。

此外,遮盖我们的基督也该是我们的大祭司、我们的标志、我们的印记,和我们的宣告:我们是归耶和华为圣的。在我们的经历里,祂也该是负责使我们四重成圣,并保守我们在圣里,不被神以外的东西所摸着的那位。有了神性里的圣和人性里的义,我们就有了活在神面前并事奉神之人合式的彰显。我们都该是这样的人,我们都该是穿上圣和义的祭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