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篇、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三十三篇 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一)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一至十四节;四十章十二至十五节;利未记八章一至九节,十二至十七节。

本篇信息我们来到出埃及记的另一段。我们已经说过帐幕及其器具,也说过祭司的衣服。当神的百姓聚集在西乃山的时候,摩西得着了帐幕样式的启示,以及帐幕器具的图样。以色列人要建造一个居所、一个圣所,让神在他们中间居住,并让祂的百姓事奉祂。接着,出埃及记就记载了祭司衣服的描述。

在圣经中,衣服是表征我们的生活、行为、举止和特质。这指明就着事奉神的祭司来说,出埃及记先是顾到他们外面的行为,就是祭司的衣服所表征的。现在到了二十九章,有一段是论到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

把我们虚空的手充满了

凡是读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的人,对于所谓祭司的奉献往往很容易有深刻的印象。表面看来这一章是论到奉献,因为这里我们看见祭司和他们的衣服已经豫备好了,并且需要献上。有些译本以任命这个词来代替奉献,圣经的这种译法是基于传统、宗教任命圣职的作法。事实上,这种译法是没有根据的。九节说:“给亚伦和他儿子束上腰带,包上裹头巾,他们就凭永远的定例,得了祭司的职任;又要将亚伦和他儿子分别为圣。”繙作分别为圣的希伯来字原意为“把手充满了”。分别为圣或任命这两个词都不准确,因此,在第九节我宁可不用分别为圣这个词。这一节所说的乃是把祭司的两手充满了。因为他们的两手是空的,就需要把他们的手充满了。这指明我们不该空手事奉神。倘若我们要事奉神,我们的手就必须充满了基督。因此,将祭司分别为圣,或使他们承接圣职(如果我们要用这个词的话),意思就是把他们的手充满了。凡事奉主的人两手都必须充满了基督。

二十九章一节使用成圣这个词:“你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要
如此行;取一只公牛犊,两只无残疾的公绵羊。”使一样东西成圣与任命它或献上它
完全不同。成圣的意思就是把一样东西分别出来。譬如,牛群里有许多牛,把其中的一只从群中分别出来,结果,这只牛就成圣了。不但如此,一只动物从牛群或羊群中分别出来的时候,还盖上印记,表明它已经分别出来了。因此,成圣的意思就是用一个印记把某样东西分别出来。

从前我们是在世上的罪人中间,但有一天主把我们分别出来了。救恩是包罗万有的,被分别出来也包含在救恩之内。有一天主耶稣把我们分别出来,也就是拯救了我们。祂把我们从罪人中分别出来。得救并这样分别出来就是成圣。

主使我们成圣总是把我们标明出来,盖上印记。我们带着一个标记,表明我们已经得救、成圣并分别归神了。你知道把我们分别出来的标记是甚么?这个标记就是基督自己。

我们还是罪人的时候,是虚空的。我们不但两手空空,连全人也是虚空的。等到我
们得救了,基督就进到我们里面来,成了把我们从虚空的罪人中分别出来的标记。从那时起,我们里面、我们手中就有一些东西可用来事奉神。然而,许多基督徒不懂得
这件事,没有人告诉他们说,基督充满了他们的手。不过,从我们得救的时候起,我们就有了基督。

我们既然有基督,就不该空手来到神面前。反之,我们总该带着基督来到祂面前。这就是我们在主耶稣的名里祷告、聚会的原因。在主的名里聚会就是与祂相会。像犹太人祷告神,却不在主耶稣的名里祷告,就是空手向神祷告。但我们在主耶稣的名里祷告就不同了,因为我们是两手充满向神祷告。

现在我们能彀懂得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里奉献的意思就是把手充满了。真正的奉献乃是以基督来充满我们的虚空,这也就是成圣。每当我们来到聚会中,我们总该把一些属于基督的东西献给神,我们不该空手来聚会,在聚会中空手是必须被定罪的。我们都该是两手满了基督的祭司。

赎罪祭

大祭司亚伦在埃及经历了逾越节。论到把亚伦虚空的两手充满,赎罪祭乃是献给神的头一种祭。这岂不是逾越节重复出现么?逾越节难道不包含赎罪祭么?这些问题很不容易答覆。我们得救的时候都经历过逾越节,那么,为甚么我们还需要赎罪祭呢?为甚么祭司虚空的手充满了,还需要赎罪祭呢?我们得救时经历了逾越节,罪过得以赦免。然而我们来到主面前,还需要赎罪祭。无论我们得救了多久,每当我们来事奉神的时候,我们都需要赎罪祭,因为我们还活在肉体里、活在旧造里。要作祭司事奉神,就需要赎罪祭,甚至在晨更的时候接触主也需要赎罪祭。作祭司事奉神是一件大事,而在晨更中接触主比较起来是一件小事,但两种情况都需要赎罪祭和赎愆祭。

分别的标记

把一个人献上作神的祭司就是使他成圣,而使他成圣就是把他分别出来。要使一个人分别出来作祭司事奉神,他的手就必须是充满的,把手充满成了一个标记,把他从一切凡俗的事物中分别出来。倘若我的手中充满了基督的东西,就表明我已经分别出来了。凡有基督在他手中充满他虚空的,就是分别出来的、是成圣的。

第九节用了分别为圣这个词不但不准确,也不恰当,因它多多少少使人对于本章的记载不容易有正确的领会。我们读到分别为圣这个词,自然而然会想到把自己献给主。但我们已经指出,这里分别为圣的意义就是基督充满了我们的虚空。我们凭着自己
是空手的,现在我们虚空的手必须被基督充满。把我们的手充满不是一件奉献的事;而是使我们成圣,把我们分别出来,使我们与别人有所不同。

如果我们的手充满了基督,我们的家人、邻居、同事就会看出我们的不同。但如果我们是凡俗的,与不信的人没有分别,那么我们就不是祭司。使我们与别人有别的,乃是基督充满了我们的手。无论我们在学校、在工作中,或在家里,我们的手都必须满了基督。然后被基督充满就会成为一个标记,使我们从凡俗的人中分别出来。别人会认出我们的不同,他们还是空手,但我们的手却满了基督。两手被基督充满就是成圣作祭司。

分别出来作祭司事奉神

我年轻的时候,就从弟兄会的教师那里得知普遍的祭司职分。弟兄会反对圣品阶级制度。一百六十年前他们兴起之前,圣品阶级在基督徒中间很盛行。然后弟兄会起来反对这种制度,并且证实它是错的。他们说,照新约来看,所有的信徒都是祭司。因着这个教训是事实,我就接受了,并且传给别人。然而,我不晓得神的子民如何才能
成圣作祭司来事奉。

虽然亚伦和他的儿子都是神的子民,但他们还需要成圣。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里向他们所作的,不是作在不信的人、埃及人身上。因为亚伦和他的儿子是在神的子民中间
,甚至他们还在埃及的时候,就经历了逾越节。但他们还需要分别为圣,好作祭司事奉神。照第九节来看,他们是凭着永远的定例,得了祭司的职任。使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并使他们与别人不同的是甚么?使他们从其余的以色列人中分别成圣的,乃是他们的两手充满了所有丰富的祭物。这样的充满就使他们成圣,把他们分别出来,并成为分别和成圣的标记。不错,我们都得救了,但我们需要问问自己,我们的手有没有被基督充满。

有很长一段时间,我不晓得如何作祭司。经过多年的摸索,我逐渐晓得要作祭司事奉神,我们的手就需要充满基督。赞美主,我不再摸索了!现在我看见了,我们的手
充满了基督,就把我们分别出来作神的祭司事奉神。

我们都需要得着鼓励,在聚会中尽功用,但问题乃是如何尽功用。有些人尽功用,也许只是说:“赞美主!”然而,如果有人只是这样来尽功用,过了一段时间,他在聚会中这么宣告,就不再有甜美的味道了。说:“哦,主,阿们,阿利路亚!”也是这样。要在聚会中合式地尽功用,我们的手都需要充满了基督。

我们需要看见成圣作祭司事奉神是甚么意思。这样被分别出来不是因着我们这一方有甚么行动而发生的;而是因着我们的手充满了基督作祭物。我们虚空的手充满了基督,就是成圣,成圣就使我们分别出来作神的祭司。

是谁把我们分别出来?那位把我们分别出来作祭司的乃是基督。然而,把我们分别
出来的基督不仅仅是道理的基督;祂乃是我们所经历的基督,成为充满我们两手的祭物。如果我们了解这一点,我们就有合宜的根基来看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的细节。

需要被洁净

我们的手要充满基督,我们就需要被洗净。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四节说:“要使亚伦和他儿子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如果我们不是洁净的,充满两手所需要的就无法赐给我们。因此我们需要被洗净。凡是不洁净的人,就不能作祭司来事奉。故此,就需要把亚伦和他儿子带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

亚伦和他儿子用水洗身,表征用话中的水洗去属地接触的污秽。(来十22,约十五3,参看弗五26。)在约翰十五章三节主耶稣说:“现在你们因我讲给你们的话,已经干净了。”(另译。)以弗所五章二十六节保罗说:“既用话中之水的洗涤,洁净了她。”(另译。)对我们而言,洗净我们的水就是神的话。在约翰十四、十五、十六章里我们看见祭司的成圣。在这几章里面,主耶稣使祂的门徒成圣作
祭司。这个成圣开始于话的洗涤,因主告诉他们说,他们因着祂的话,已经干净了。以弗所五章二十六节原则上也是一样,我们藉着话中的水已经成圣、洗净了。

穿上祭司的衣服

五至九节指明亚伦和他儿子洗净以后,要穿上祭司的衣服。首先要给亚伦穿上内袍,和以弗得的外袍,并以弗得,又带上胸牌。然后给他束上以弗得的带子。接着把冠冕戴在他头上,将圣冠─金牌加在冠冕上。这圣冠就像一顶冠冕,是祭司衣服的花朵。亚伦一旦这样穿戴齐全,他的衣服在他身上就成了完全而完美的彰显,满了华美和荣耀。

食物是最不可少的

如果亚伦穿着祭司的衣服站在会幕门口许久,他也许会说:“我饿了,外面看来,我穿戴齐全,我的赤身露体遮盖了,并且穿上了华美、荣耀的衣服,但我还需要一些东西来滋养我,并使我饱足。”这意思是说,祭司除了衣服以外,还需要祭物,祭物
要成为祭司的食物。祭司除了被洗净、穿上衣服以外,还需要里面的滋养、里面的加强。

我们来看祭司的洗净和穿衣这幅图画,就晓得食物是最不可少的。我们由前面的信
息中晓得,祭司的衣服是豫表基督的,查考这些衣服乃是查考基督身位绝佳的路。甚至在新约里,说到基督身位的细节,也没有像出埃及记论到祭司的衣服这一段这么清楚、丰富、深奥的记载。但这些衣服只是为着外面的彰显和华美,无法满足里面滋养的需要。

浪子回家的故事说明了衣服和食物的需要。浪子定意要回家是因为他饿了,没有东西可吃。他回来不是要穿上衣服作为外面的彰显和华美。然而,他的父亲在餧养他之前,先给他穿上衣服。照路加十五章二十二节来看,父亲对仆人说:“把那上好的袍子快拿出来给他穿。”当袍子穿在他身上的时候,浪子也许对自己说:“我还是饥饿的。袍子对我父亲也许非常重要,但对我却不是这么重要。我回来是因为我需要吃些东西。”父亲吩咐仆人把上好的袍子给他儿子穿上以后,就说:“把那肥牛犊牵来宰了,我们可以吃喝快乐。”(路十五23。)使饥饿之人快乐的不是衣服,而是肥
牛犊。

倘若亚伦穿上衣服而没有得着餧养,他定规是饥饿的,他会说:“外面看来样样都好,都很华美,都很荣耀,但我饿了怎样办?我里面还是空的。”亚伦穿上祭司的衣服,还是需要食物,这幅图画指明我们需要基督作我们外面的彰显和荣耀,更需要基督作我们里面的滋养和加强。我们需要祂作我们的食物!因这缘故,在出埃及记二十八章有祭司的衣服,二十九章有祭司的食物。倘若我们这些神的儿女要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祂,就需要外面的衣服和里面的滋养,这衣服和滋养就把我们的虚空充满了。

我们的虚空被基督充满

现在我们就能领会我们的虚空被基督充满是甚么意思。有里面的虚空,也有外面的虚空,外面的虚空是赤身露体,里面的虚空是饥饿。我们要生存就必须解决外面的赤身露体,和里面的饥饿这两个问题。因此,要维持人的生活,食物和衣服是绝对不可少的。这些需要和居住、交通工具,乃是我们生活的基本要项。谋生的意思就是赚取我们所需要的,来保证我们有衣、有食、有住屋、有交通工具。圣经里所强调的不是住屋和交通工具,而是衣、食。我们有了基督作我们的衣服,也就有了祂作我们的住处,因为我们的衣服就是我们的住处。此外我们可以说,那灵就是我们的交通工具。然而,在本篇信息中,我们是论到衣服和食物。我们外面必须有衣服,里面必须有食
物。

我们所需要的衣服和食物都是基督,这也是路加十五里浪子的比喻所说明的。回家的浪子所穿上好的袍子是基督,肥牛犊也是基督。上好的袍子是基督作我们的衣服,而肥牛犊是基督作我们的食物。赞美主,我们穿了上好的袍子,享受了肥牛犊,我们就被充满且成圣了!我们因父神成圣,作祂的祭司,有基督作我们成圣的标记。充满我们虚空的基督乃是使我们有所分别,把我们从凡俗中分别出来的一位。阿利路亚,我们的虚空完完全全被基督充满了!我们外面不再赤身露体,里面也不再饥饿。基督作我们的衣服,充满了我们外面的虚空;基督也作我们的食物,充满了我们里面的虚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