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篇、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三十四篇 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二)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一至十四节;四十章十二至十五节;利未记八章一至九节,十二至十七节。

我们已经看见,祭司外面需要穿上祭司的衣服,里面需要因滋养的食物而得着饱足。祭司的衣服和祭司的食物都是表征基督不同的方面。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一节和十至十四节说到献上公牛作为祭司的赎罪祭,这里的赎罪祭就是基督开了一条路,把我们的虚空充满了。这种虚空乃是里面的饥饿,如果我们饿了,我们里面就空了。祭司的衣服豫表基督遮盖我们的赤身露体。我们有基督作为祭司的衣服,就不再赤身露体了。反之,我们外面有荣耀和华美的彰显。这意思是说,我们外面的赤身露体已经被遮盖起来,如今我们有基督来遮盖我们的赤身露体。但我们里面还需要基督充满我们。我们里面的虚空要得着充满,基督就必须作我们的赎罪祭。

两种焚烧

赎罪祭不是给祭司的食物,这祭要完全焚烧。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十三至十四节说:“要把一切盖脏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都烧在坛上。只是公牛的皮、肉、粪,都要用火烧在营外;这牛是赎罪祭。”这些经文说到两种不同的焚烧。十三节所描述的头一种焚烧,乃是在坛上焚烧脂油,与肝上的网子,并两个腰子。这种焚烧产生一种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作祂的满足,就如烧香一样,不是为着审判或炼净,而是为着神的享受。十三节里繙作“焚烧”的希伯来字乃是用来指烧香的词。(参看18,25。)祭司烧香作为馨香之气,乃是为着神的满足,神享受香的芬芳。就赎罪祭而论,盖脏的脂油和一些内脏都要焚烧作为神的享受。

这种焚烧满足了神的要求,神的要求主要有三类:祂的公义、圣洁、荣耀的要求。神是公义的,神是圣洁的,神也是满了荣耀的。因此,祂的公义、圣洁和荣耀都对我们有要求。倘若我们缺少神的荣耀,与祂的公义、圣洁不相配,我们就无法满足祂的要求,因而落在祂的定罪之下。

赎罪祭的脂油满足了神的要求。牲畜的脂油出自牲畜的丰富,这豫表基督之完全的甜美和丰富,满足了神公义、圣洁、荣耀的要求。焚烧脂油和内脏就产生一种馨气之气作为神的满足,神对它完全心满意足。所以,与赎罪祭有关的头一种焚烧乃是为着神的满足。

十四节所描述的焚烧乃是把皮、肉、粪烧在营外。赎罪祭的这些部分要用审判的火来焚烧,所以,第二种焚烧乃是审判的焚烧。这不是在祭坛上进行,而是在营外进行,表征弃绝和审判。一方面,基督作馨香之气蒙神的悦纳,满足神一切的要求;另一方面,基督被弃绝、被定罪、被审判、被烧在营外,在神的居所外面,并远离神的子民。

基督作为赎罪祭

赎愆祭是对付我们的罪行,而赎罪祭是对付我们的罪,也就是对付我们罪恶的性情。如果我们要作祭司事奉神,就必须晓得,即使我们得救了,我们还是有罪恶的性情。

在我们的身体改变形状之前,我们会一直有罪恶的性情。我能彀作见证,无论我们得救多久,我们罪恶的性情总不改变。我得救已经五十五年多了,然而我必须作见证,我罪恶的性情还是随着我。我们绝不该相信拔罪根的道理,这种教训乃是说,一个人成了在基督里的信徒,罪恶的性情就连根拔除了。不,我们罪恶的性情仍旧存在。所以,每当我们作祭司事奉神的时候,必须记得我们有罪恶的性情,并且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来对付这种性情。

基督达到了神的要求,使祂心满意足,祂也替我们担当了神的审判。我们罪恶的性情在祂里面受了审判。每当我们接受基督作为赎罪祭,就是把自己当作罪人,甚至当作罪来审判。一次又一次,我们需要基督作赎罪祭,我们也需要受到审判。保罗在罗马八章三节说,神差祂自己的儿子成为罪之肉体的形状,在肉体中定罪了罪,就是说到基督作赎罪祭。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十至十一节说到赎罪祭:“你要把公牛牵到会幕前,亚伦和他儿子要按手在公牛的头上。你要在耶和华面前,在会幕门口,宰这公牛。”我们今天必须把手按在基督头上,完完全全与祂联合。

倘若我们要作祭司事奉神,首先必须晓得,我们还是有罪恶的性情,在经历上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我们在自己里面是罪恶的,我们是罪人,甚至我们这个人就是罪。我们何等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这就是保罗在林后五章二十一节说:“神使那不知罪的,替我们成为罪,好叫我们在祂里面成为神的义”(恢复版)的原因。

基督之完全的甜美与丰富满足了神,藉着焚烧而上升成为神的满足。基督作为赎罪祭,也被神所弃绝,并为我们受了祂的审判。话的洗净主要是对付外面的污秽,赎罪祭则是对付里面罪恶的性情。要成为祭司,单单承认我们因属地的接触而污秽了,需要被洗净还不彀。我们也必须晓得并承认,甚至我们这些要成为祭司事奉神的人,仍旧有罪恶的性情。我们还是罪人,因此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我们需要祂和祂一切的完全都被焚烧作为神的满足,我们也需要基督被焚烧,好替我们担当神的审判。

晓得我们有罪恶的性情

如果我们晓得我们有罪恶的性情,并且把手按在基督头上,完全与祂合而为一,我们就要得着保护,而且照豫表来看,我们就豫备好要享受祭司的食物。倘若我们要作祭司事奉神,我们就需要外面话的洗净,也需要穿上基督作我们的衣服。然而,我们还需要里面的滋养和充满。这种滋养需要更深的洁净,就是因着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而有的洁净,这种洁净对付我们罪恶的性情。每当你作祭司、事奉神的时候,就必须晓得并承认,你的性情还是罪恶的。如果你没有这种体认,你就无法享受公绵羊、无酵饼、调油的无酵饼、无酵薄饼所豫表的基督。我们不晓得自己有罪恶的性情,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我们就无法充分享受基督。

五十五年前我才开始晓得我的性情是罪恶的,然而,今天我的体认更深了。经过多年的经历,我完全晓得我生来是罪恶的,我生来就是一个罪人,带着罪恶的性情。事实上,我这个人生来就是罪。在我信主以来的这些年日里,这罪恶的性情并没有改变。我愈了解这一点,就愈接受基督作我的赎罪祭。一方面,我晓得自己有罪恶的性情,并接受基督作我的赎罪祭,就使我受到审判,并被征服。另一方面,这也保守了我,因它使我不信靠自己,我一再地被题醒,我在肉体里面不过就是罪。

有时候,信徒不懂得属灵而老练的弟兄怎么会落到严重的罪里。我们应当晓得,我们有可能犯这样的罪,想想大卫的例子。当然,大卫是旧约的圣徒,他实在是圣的,写了许多属灵的诗歌。但大卫罪恶的性情拔除了么?当然没有。他因着情欲的缘故,谋杀了一个人,然后娶了那人的妻子。连大卫这样的圣徒也能彀犯这样的罪。大卫不是犯罪以后才成为圣徒的;他在犯罪以前就是圣徒,然而,他还是落在罪里。

假设大卫受试探要犯罪的时候,想到他是罪恶的,并把赎罪祭献给神。如果情况是这样的话,我的确相信他不会犯那样的罪。大卫犯了罪也许是因为他一时忘了他是多么的罪恶,不晓得他的性情是罪恶的。我们该从他的经历中学习不要对自己有丝毫的信心。

我在别处曾指出,弟兄和姊妹不该在私人的房间里单独长谈,这么作表明我们不晓得自己需要基督作赎罪祭。如果我们题醒自己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就不会和异性的肢体私下长谈了。不但如此,我们在其它许多事上也不会信靠自己,因为我们知道自己还是罪恶的。

我们天天都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早晨起休后,我们需要再一次记得并了解,我们在性情上是罪恶的,我们生来就是罪人,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不错,我们已经重生了,但罪恶的性情还随着我们。我们有圣灵在我们的灵里,但我们的性情还是罪恶的。因此,如果我们要享受基督作公绵羊、作薄饼、作无酵饼,我们首先必须应用基督作赎罪祭。应用基督作赎罪祭,就使我们豫备好对基督有进一步的享受。

论到赎罪祭的这段话,对我们不该仅仅是个道理,我们都需要更多经历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让我们都得着鼓励,这样多而又多地经历基督。

赎罪祭的细节

照二十九章一节来看,用来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作祭司的,乃是一只公牛犊。这只公牛犊豫表基督是强壮的,而且生命丰富。我们已经看见,亚伦和他的儿子把手按在公牛的头上,是表征信徒与基督联合。照十一节来看,摩西要在耶和华面前,在会幕门口,宰这公牛。这表征基督在神百姓面前,在神自己面前,被神─由摩西作代表─所杀。(赛五三10。)

十二节继续说:“要取些公牛的血,用指头抹在坛的四角上,把血都倒在坛脚那里。”这表征以稳固的根基使基督的救赎有能力。

我们已经指出,焚烧盖脏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并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乃是表征把基督里面的丰富和甜美献给神,作为祂的满足。公牛的肉、皮、粪烧在营外,是表征基督外面的人在地上为信徒献上,好救赎他们。

我们需要被基督充满

到目前为止我们所说的一个要紧的点乃是:我们要作祭司,就必须被基督充满。我们都必须晓得,离了基督,我们就完全是虚空的,没有甚么东西可以满足神和我们自己。我们得救以前,我们完全是虚空的,没有东西来充满我们,使我们有资格事奉神。但神愿意使我们成圣,把我们分别出来,作祂的祭司。要这么作,祂就必须把我们的虚空充满了,使我们能彀满足祂。这就是里里外外都用基督把我们的手充满了。从外面来说,我们穿上基督作为内袍、以弗得的外袍、以弗得和胸牌。这些衣服都是豫表基督不同的方面遮盖我们的赤身露体。既然我们被他所遮盖,就不再是赤身露体的了。反之,基督作我们的衣服,使我们有资格作祭司来事奉。

祭司所穿的衣服使他们有资格事奉神。祭司的衣服可比喻为制服,在许多行业里,人必须穿上合式的制服才有资格服勤。比方说,警察和护士都必须穿上合式的制服。同样的原则,法官和医生也必须穿上适当的衣服。我们穿上基督,祂就成为这件衣服,使我们有资格作祭司事奉神。祂遮盖了我们的赤身露体。

从里面来说,基督是我们的滋养和力量,祂把我们里面的虚空充满了。

要充满我们里面的虚空,基督就必须解决我们与神之间的基本难处,就是我们罪恶的性情。我们在肉体里面是罪恶的,事实上,我们就是罪。照罗马七章来看,没有良善住在我们里面,就是住在我们肉体里面,因为我们不过是罪罢了。因此,基督成了赎罪祭,要解决我们与神的基本难处,使我们里面的虚空得以充满。

豫备好享受基督

与作祭司事奉神有关的第二个要紧的点乃是:每当我们这样事奉神的时候,都必须晓得并承认,我们有一个罪恶的性情,每天早晨我们都需要献上赎罪祭。这是要题醒我们,在肉体里面,我们不过是罪罢了。

如果我们晓得并承认自己有罪恶的性情,我们可能会与别人辩论或争吵么?当然不可能。既然我们自己的性情是罪恶的,我们还有甚么权利与别人争辩?我们有甚么理由骄傲,认为自己超人一等?我们辩论、争吵的原因就是看自己比别人强。这种态度表明我们忘了我们的所是,忘了我们是罪恶。如果我们记得我们的性情是罪恶的,甚至就是罪,我们就不会骄傲了。

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上,就为我们豫备了一条路来享受基督。如果早晨你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上,你在一天之中定规会享受祂,也许享受祂作公绵羊、饼或薄饼。倘若你忘了赎罪祭,你就没有享受基督的根据。你在一天之中很可能会缺少对基督的享受。没有对基督的享受,结果你就是虚空的。那么你里面怎能满意于作祭司事奉神呢?你在名义上、地位上是祭司,但实际上却不是。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是祭司,但事实上他们多半没有作祭司来事奉的根据。

从基督得餧养的路

我对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的负担不是要讲些道理的点,就如把血抹在坛的四角上,或是把血倒在坛脚那里。我的负担乃是要指明我们何等需要被基督充满,并从基督得餧养。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给我们看见从基督得餧养的路。然而,这一章里所启示的路很不寻常,就连晓得这一章是告诉我们从基督得餧养的路也很奇妙。许多人把这一章读了好多遍,却不晓得它是告诉我们从基督得餧养的路。我们也许看见了祭物、洁净以及血的应用,却没有看见从基督得餧养。

关心生命的经历

我不信有甚么书上会说到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是启示从基督得餧养的路。基督徒多半没有看见这件事,因为他们不在生命的线上。但因着主的怜悯,我们是在这条线上,这就是我们把查读圣经称为生命读经的原因。每当我们读一段主的话,我们所关心的乃是生命,我们研读出埃及记二十九章也是这样。由这一章可见,我们需要被基督充满,我们所需要的乃是生命的经历。因此,每当我摸着圣经中生命的事,我就完全被占有,不太去强调道理的点。

有些圣经教师对赎罪祭有许多可说的,他们的查考在道理上也许非常有趣。你也许发觉到这种查考很吸引人,但最终会把你从生命里岔出去,仅仅在头脑里领会豫表道理上的教训,结果,你并没有得着甚么生命的供应。我们乃是从另一个观点来查读出埃及记二十九章,这就是为甚么我指出我们需要献上赎罪祭,为着豫备好来享受基督的原因。

愿我们都看见我们需要被基督充满,愿我们也晓得我们还有罪恶的性情,每天清晨需要献上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这罪恶的性情和在营外的赎罪祭一样,只配定罪、焚烧。倘若我们有这种领会,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上,我们就会蒙保守,并且有路来享受更多的基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