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篇、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三)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三十五篇 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三)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十五至二十八节;四十章十四至十五节。

我相信主要从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对我们说非常甜美的话。然而,圣经这段话很不容易了解,我们来读这一章的时候,需要合式地运用我们的心思。不然,我们就会像进到树林里一样,找不着正确的方向。我们查读这一章的时候,必须冷静,必须非常清明。

五十多年前,有些圣经教师教导我说,照新约来看,所有的信徒,无论是年长的、年轻的、老练的、初信的,都是祭司。我很高兴听见这些论到普遍祭司职分的话语。我尽我所能地实行祭司的职分,但是我办不到。一九五三年,我在台湾和圣徒们一同查读摩西五经的时候,才开始看见我们如何才能作祭司事奉神。

我们很可能把新约读过几十遍,却找不到作祭司来事奉的路。然而我们研读旧约里的豫表,就能彀找着那条路。我们绝不该轻看旧约豫表的价值,有些豫表和新约里所说的明言有同样的价值。

彼得前书二章五节说,我们是圣别的祭司体系,藉着耶稣基督献上神所悦纳的属灵祭物。同章九节把我们描述成君尊的祭司体系。此外,启示录一章六节和五章十节也都说到我们是祭司。我们是君尊的祭司体系,是圣别的祭司体系。我们是祭司,我们也能彀作祭司事奉神。因此,我们既不是圣品阶级,也不是平信徒,而是祭司体系。

圣品阶级制度的根源乃是魔鬼,它的确不是根据圣经的。圣经启示所有的信徒都是祭司,但圣品阶级制度杀死并废止了祭司的体系。作祭司事奉神乃是我们的长子名分,而传统的圣品阶级制度夺去了我们的长子名分。因这缘故,我坚决地说,这个制度的根源是出于魔鬼,不是出于圣经。

虽然新约告诉我们说,我们是祭司,但新约没有告诉我们如何作祭司。我们由新约晓得,我们已经得救了,蒙基督的血所洗净,由那灵所重生,并且得着一些恩赐。因此,我们知道自己得救了、洗净了、重生了,并且得了恩赐。但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的帮助,知道如何作祭司来事奉神。一九五三年,我再与圣徒们查读旧约豫表的时候,来自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的亮光,启示了作祭司事奉的路。

不是任命或奉献,而是成圣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说到使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因此,它不是说到使罪人、不信的人或还未得救的人成圣。一节说:“你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给我供祭司的职分,要如此行。”请注意这一节不是说到将亚伦和他儿子献上,或任命他们。就这一章而论,我们需要避免使用奉献这个词,而要说到成圣。

“奉献”这个词多少有几分是传统的。在这个词的影响之下,我们对于神所拯救的人成圣作祭司,也许会有一种错误的观念。因此,我要强调一件事实:这里所吩咐的不是将亚伦和他儿子献上,而是使他们成圣。用正确的词来描述本章所记载的事,就是“成圣”。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神。奉献和成圣有很大的差别,但奉献和任命的差别更大。一个人接受任命的时候,一些圣品阶级的人按手在他的头上,并为他祷告。照着平常、一般的用法,奉献的意思就是把我们自己献给神。但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既不是描述承接圣职,也不是描述奉献,而是对成圣的记载。

假设亚伦不是照着二十九章里所描述的得以成圣,而是以传统、宗教的方式承接圣职。在这样的情况下,其他的人会把手按在他的头上,并为他祷告。然而,亚伦还是空手的。他在承接圣职前后,同样都是空手的。他要成为神的祭司,要作祭司事奉神,就必须有些东西用来事奉神。假设亚伦不是接受任命,而仅仅是奉献给主,献给祂,交给祂。但就连这样奉献以后,亚伦还是虚空的,没有甚么东西可用来事奉神。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来事奉与承接圣职和奉献是截然不同的。

因着把手充满而成圣

照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所启示的来看,祭司要事奉神,就需要把手充满了。他们的手应当充满了平安祭─公绵羊的脂油、饼和薄饼。一个祭司的手充满了基督的甜美和丰富,他就与别人有所不同。别人是空手的,但他的手是充满的。结果,他就得以成圣,从凡俗的人中分别出来。不但如此,他还有基督的丰富,用来作祭司事奉神。使圣徒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的路,就是用基督的丰富把他的手充满了。信徒这样成圣以前,就已经是圣徒了。请想想亚伦的光景,他经历了逾越节,从神的审判中蒙了拯救,并且脱离了法老的暴虐和世界的霸占。此外,他也过了红海,享受属天的食物和活水,并在西乃山接受了神圣的教育,又在旷野里经历了许许多多的事情。他的确是一个圣徒,他已经得救了,从埃及出来,并在旷野里经历了神的事。当然,不仅亚伦是这样,所有的以色列人也都是这样。他们已经从埃及出来,并且到了神的山,受神的训练。然后主对摩西说,神的百姓中有些人要成圣作祭司。这指明单单作圣徒还不彀。我们成为圣徒以后,还需要成圣,使我们能彀作祭司事奉神。

成圣作祭司来事奉,与享受基督作逾越节、作吗哪不同,同时也与享受基督的灵作活水不同。成圣乃是除了这一切宝贵的经历以外,还包含了一些东西。这意思是说,成圣是除了逾越节、吗哪和活水外还有的东西。我们已经指出,成圣不是承接圣职或奉献,而是用基督的丰富把我们的手充满了。要紧的是要看见,我们要作祭司,除了享受基督作逾越节、吗哪和活水以外,还需要一些东西。哦,愿我们都看见这件事!

许多年前,我看见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里这件事的时候,我非常喜乐。这的确是个大亮光,我表达不出我看见作祭司事奉神的路有多么喜乐。在我作基督徒头二十五年的经历中,我知道信徒都是祭司,但我不晓得如何实际地作祭司事奉神。但在主的光照之下研读这一章,我就开始看见了那条路。我何等欢喜!何等快乐!因着主的怜悯,给我们看见作祭司事奉的路。这条路就是除了经历逾越节、每日的吗哪、流出的活水以外,我们对基督还要有附加的经历。

当我是个青年的基督徒时,我就听见基督是我们的逾越节,是我们的吗哪。我受到教导说,祂是被击打的磐石,流出活水来。但我从来没有听说,照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来看,我们要作祭司来事奉,就需要对基督有附加的经历。这一章启示出我们可以经历基督作公牛、作公绵羊、作饼和薄饼。在这一章里我们看见三种不同的饼。我们按着本章所说的方式来经历基督,就实际成了事奉的祭司。

事实上,今天成百万的基督徒中间,真正事奉祂的人少之又少,这并不希奇。以往你作祭司事奉神有多少?我由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得着亮光以前,我到圣徒家里去看望,或帮忙整洁会所时,就以为自己是作祭司来事奉。最终我看见,这样的看望和整洁是利未人的事奉,不是祭司的事奉。祭司的事奉乃是详尽地把基督直接献给神。出埃及记二十九章的宝贵就在于把我们作祭司的路启示出来了。

洗净和穿衣

使亚伦和他儿子成圣的头一个步骤就是洗净他们。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四节说:“要使亚伦和他儿子到会幕门口来,用水洗身。”

亚伦和他儿子洗净以后,就穿上祭司的衣服。五节、六节论到亚伦,说:“要给亚伦穿上内袍,和以弗得的外袍,并以弗得;又带上胸牌,束上以弗得巧工织的带子;把冠冕戴在他头上,将圣冠加在冠冕上。”八节、九节也说到祭司的穿衣:“要叫他的儿子来,给他们穿上内袍。给亚伦和他儿子束上腰带,包上裹头巾。”这些祭司的衣服乃是为着遮盖他们的赤身露体。

赤身露体表征我们天然人的出现、暴露。你知道甚么是属灵的赤身露体?属灵的赤身露体就是我们天然人罪恶、丑陋的外表。我们也许生来就很不错,但因着我们是亚当的子孙,在神看来,我们天然人的外表就是赤身露体,对祂而言完全是丑陋的、可憎的。亚当和夏娃堕落以后,发觉他们是赤身露体的,就想要用无花果树的叶子来遮盖自己。他们觉察到他们的赤身露体需要遮盖起来。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里亚伦和他儿子的穿衣就是表明把我们天然人的外表遮盖起来。

救赎和重生

一至三节说:“取一只公牛犊,两只无残疾的公绵羊,无酵饼,和调油的无酵饼,与抹油的无酵薄饼;这都要用细麦面作成。这饼要装在一个筐子里,连筐子带来,又把公牛和两只公绵羊牵来。”这里有三只动物,就是一只公牛犊和两只完美、无瑕疵的公绵羊,又有饼和薄饼。无酵饼也许相当厚,但这里的希伯来文表明调油的无酵饼不但很薄,也穿了孔,因此很容易吃。抹油的无酵饼可能也不很厚。

当然,饼和薄饼都是植物的生命,与公牛和公绵羊所代表的动物生命相对。在豫表里,动物的生命表征救赎的生命,就是流血为着救赎的生命。在豫表里,植物的生命是指繁衍、生产的生命。饼和薄饼都是用面作的。照约翰十二章二十四节来看,一粒麦子落在地里,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就是植物的生命作了繁衍的生命。
基督有救赎的生命,也有繁衍、生产的生命。约翰福音就启示出基督生命的两方面。约翰一章二十九节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这就是为着救赎的动物生命。约翰十二章二十四节主耶稣论到祂自己,说:“我实实在在的告诉你们,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这就是为着繁衍、生产的植物生命。凡要作祭司事奉神之人的成圣,包含了为着救赎的动物生命,以及为着繁衍的植物生命。

题醒我们有罪恶的性情

照二十九章十至十四节来看,公牛乃是赎罪祭。这只公牛要牵到会幕前,亚伦和他儿子要按手在公牛的头上,在耶和华面前宰这公牛。要取些公牛的血,抹在坛的四角上,把其余的血倒在坛脚那里。公牛柔嫩、甜美的部位要烧在坛上,其余的皮、肉、粪要烧在营外,这就是赎罪祭的一幅图画。

这祭应当一直题醒我们,我们有罪恶的性情。即使我们不犯罪,只要我们是亚当的子孙,我们就有罪恶的性情。我们的性情不但是罪恶的,甚至就是罪。这意思是说,我们在肉体里面不过就是罪。所以,要实际地作祭司来事奉,首先就必须经历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每天清晨,我们必须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给神。这自然而然会题醒我们:我们是罪人,甚至就是罪。我们的性情是罪恶的,我们就是罪的总和。

一天又一天,我们花了相当多的时间想到自己。我们这么作的时候,也许没有想到自己是罪恶的。反之,许多时候我们会以为自己相当不错。然而,这样想到自已会产生一个与祭司体系有关的问题。我们一直认为自己很不错,这样怎么能实际作祭司事奉神呢?难怪我们与别人一同事奉时会有难处!我们与别人一同事奉的时候会有难处,主要的原因乃是我们看自己比别人强。因此,我们必须记得我们生来就是罪恶的,并且把基督当作我们的赎罪祭献给神。

倘若我们经历基督作赎罪祭,题醒我们,我们有罪恶的性情,我们如何会与别人辩论呢?弟兄还会和妻子争吵么?当然不会。倘若一位弟兄一直觉得他有罪恶的性情,他就会受到约束,不和妻子争吵了。

如果我们要实际地作祭司,就需要经历基督作赎罪祭,看见这一点是极其要紧的。我们要成为神的祭司,就必须不断地被题醒:我们在自己里面就是罪。如果我们有这种领会和体认,就不会和别人争吵了。知道我们有罪恶的性情,并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给神,会防卫我们、保守我们,使我们能彀作神的祭司来事奉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