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篇、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四)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三十六篇 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四)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十五至二十八节;四十章十四至十五节。

我们已经指出,记得我们有罪恶的性情,并且天天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上,会防卫我们、保守我们。把赎罪祭献上乃是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的基本方面。现在我们继续来看其它的方面。

与燔祭合而为一

亚伦和他儿子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神,除了公牛犊以外,还需要两只公绵羊,来作赎罪祭。二十九章十五至十八节论到头一只公绵羊,说:“你要牵一只公绵羊来,亚伦和他儿子,要按手在这羊的头上。要宰这羊,把血洒在坛的周围。要把羊切成块子,洗净五脏,和腿,连块子带头,都放在一处。要把全羊烧在坛上,是给耶和华献的燔祭,是献给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照这些经文来看,头一只公绵羊要被宰杀,然后切成块子。没有疑问,这是指基督说的,祂被宰杀、被切成块子。然而也和我们有关,因为我们与基督联合。亚伦和他儿子按手在羊的头上,(15,)就表明这种与基督的联合。

我们都很宝贝与基督联合这件事,但你晓得在基督里、同着基督、藉着基督,就需要被宰杀,并被切成块子么?在相信基督的人中间,有谁愿意被宰杀,并被切成块子呢?恐怕没有人真愿意这样。但我们要成为祭司,就必须被宰杀,并在基督里、藉着基督被切成块子。当然,不是我们宰杀自己或别人,而是神在基督里宰杀我们。圣经指明凡要作祭司事奉神的,都会被神宰杀,并被切成块子。

有些人听见祭司要被宰杀,并在基督里被切成块子,也许会抗议说:“不,我们不同意。公牛和公绵羊岂不是基督的豫表么?基督乃是被宰杀的一位。神宰杀了基督,并把祂切成块子。这不是发生在我们身上的事。在这一点上,基督乃是我们的代替;祂代替我们被宰杀,被切成块子。”如果你的观念是这样的话,你就只彀资格得救,不彀资格作祭司。不错,基督钉在十字架上,作了我们的代替。当祂死在十字架上担当我们的罪时,祂就是我们的代替。然而,要作祭司事奉神,我们就必须与被宰杀、被切割的基督联合,就是与被神切成块子的基督联合。

燔祭的公绵羊被宰杀,并切成块子以后,要洗净五脏和腿,然后把全羊烧在坛上,当作馨香之气献给主。这表明经过宰杀和切割之后,我们就需要洗净并焚烧。照二十九章四至五节来看,要使亚伦和他儿子用水洗身,然后穿上祭司的衣服,这是最初的洗净。以后祭司就必须与被宰杀、切成块子、洗净,并焚烧的公绵羊合而为一。

神的食物

十八节说,要把全羊烧在坛上,是给耶和华献的燔祭,是献给耶和华为馨香的火祭。“燔祭”这希伯来名词实际上的意义是上升的祭物。这祭在坛上焚烧的时候,就成为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作祂的满足。这就是民数记二十八章二节、三节说到燔祭是神食物的原因。神的食物─燔祭,使神满足。

当然,基督就是被焚烧的那位,使神得着餧养和满足。然而,我们还需要把手按在基督身上;那就是说,我们需要与祂合一、与祂联合。这意思是说,凡我们的所是和所作都必须被宰杀、切成块子、洗净,且烧在祭坛─十字架上,完全为着神的享受和满足。然后这就成为给神的食物。

在我作基督徒的早期,我不懂得神需要食物,需要吃一些东西。我由圣经里只晓得我们罪人需要吃一些东西,我不知道神也需要吃。但一九五三年,我在台湾和圣徒们再查读豫表的时候,我就开始看见神需要食物。神的食物头一方面就是燔祭。利未记描述所有的祭,首先题起燔祭,原因就在这里。虽然利未记里燔祭在先,但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里描述祭司的成圣,却是作赎罪祭的公牛在先,其次才是作燔祭的公绵羊。我们首先必须献上基督作为赎罪祭;我们必须不断地觉察到我们的性情是罪恶的,甚至就是罪。因着天然的出生和生命,我们就是罪。那些要作祭司事奉神的人,必须有这种感觉和领会。既然我们在性情上是罪恶的,我们怎能事奉神呢?凭着我们自己和天然的生命,这是不可能的。我们需要蒙救赎,我们罪恶的性情也必须受对付。

头一只公绵羊被宰杀以后,要把血洒在坛的周围。这血说出救赎。我们怎么可能作神的祭司呢?惟有藉着救赎才有可能。

血和馨香之气

在出埃及记二十九章里的燔祭,给我们看见两件要紧的事。首先是把血洒在坛的周围,这是为着我们的平安和满足。其次是馨香之气升到天上作神的满足。赎罪的血洒在地上的坛上,而馨香之气升到天上使神满足。基督是我们的燔祭,使我们成圣作祭司,祂流出血来叫我们得平安,而祂自己被焚烧作为神的满足。

头一只公绵羊是作为燔祭,而第二只公绵羊是作为平安祭。平安祭相当复杂。燔祭实际上很简单:祂被宰杀、切成块子、洗净并焚烧。这个祭有双重的结果─血洒在坛上,而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去。血是给我们注视的,馨香之气是给神享受的。当然,血能使神满足,但血主要是为着我们的良心,并叫我们得平安。

为甚么我们把基督当作头一只公绵羊─燔祭的公绵羊献上呢?我们这样把祂献上,因为我们晓得我们向来不是为着神的,现在也不是为着神的,反而总是为着自己。再者,我们不是神的食物,反倒一直是自己的食物。所以,因着我们是罪恶的,我们就需要基督来救赎我们。祂为我们被宰杀,为我们被切成块子,祂的血流出来,为着救赎我们。如今每当我们注视这血,我们就平安了,因为知道我们已经蒙了救赎。又有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作为祂的享受和满足。结果,我们的难处解决了,神的饥饿也饱足了。因此就有平安的光景,我们也能彀进一步享受基督,并且更多经历祂。如今我们尤其能彀经历祂作第二只公绵羊,经历祂作平安祭。

平安祭的血

现在让我们略略来看第二只公绵羊的意义。我们由二十九章二十节晓得这只公绵羊被宰杀了,然而没有切成块子。头一只公绵羊的血是洒在坛上,而第二只公绵羊的血处理的方式有些不同。二十节说:“你要宰这羊,取点血,抹在亚伦的右耳垂上,和他儿子的右耳垂上;又抹在他们右手的大拇指上,和右脚的大拇指上;并要把血洒在坛的四围。”请注意血是抹在右耳垂上、右手的大拇指上,和右脚的大拇指上。血在耳朵上指明,如果我们要作祭司,就需要一个听从神的耳朵。我们不该说得太多。我们也许会觉得很希奇,摩西没有奉命把血抹在亚伦的嘴唇上或舌头上。作祭司不需要说得太多,只需要听。大拇指表征作工,而脚趾表征行走。因此,作祭司需要合式地听、合式地作工、合式地行走。这也是祭司成圣的一部分。我们的耳朵、拇指、脚趾都需要救赎的血。在我们的耳朵、拇指、脚趾上的血使我们成圣,与别人有所不同。耳朵、拇指、脚趾上没有血的,还没有成圣归给神。亚伦和他的儿子这样用血洁净以后,就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神。

照二十节来看,第二只公绵羊的血不但要抹在右耳垂、大拇指、脚趾上,也要洒在坛上。这就是平安祭的血第二种的应用。

二十一节说:“你要取点坛上的血和膏油,弹在亚伦和他的衣服上,并他儿子和他儿子的衣服上,他们和他们的衣服,就一同成圣。”(另译。)这里我们看见平安祭血的第三方面。摩西要取点洒在坛上的血和膏油,弹在亚伦和他儿子的衣服上。现在亚伦和他儿子就全然成圣了,因为遮盖他们全身的衣服已经洁净并受膏了。

两种受膏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七节首先题起膏油,二十一节再度题起。七节说:“就把膏油倒在他头上膏他。”这是指宰杀祭物之前亚伦的受膏。首先亚伦自己在血以外受膏。这就是豫表诗篇一百三十三篇所题基督的受膏。在这篇诗里,膏油倒在亚伦的头上,最后流到他的衣襟。这表征神在救赎之外膏了基督。当然,基督受膏是不需要流血的。

亚伦受膏不但是豫表基督,也是豫表罪人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神。因为亚伦和他的儿子是罪恶的,所以需要第二种的受膏,就是为膏油和所洒的救赎之血所膏。事实上,这次受膏先题起血。这指明我们必须先有救赎的血,然后才能有分于膏油涂抹的灵。

平安祭的血多少有几分复杂。我们已经看见,有三个步骤,三种应用:首先,把血应用到祭司的耳朵、拇指、脚趾上;其次,把血洒在坛上;第三,把血和膏油弹在祭司的衣服上。

平安祭的其它方面

二十二节、二十三节说:“你要取这羊的脂油,和肥尾巴,并盖脏的脂油,与肝上的网子、两个腰子,和腰子上的脂油,并右肩;因为这是把手充满了的羊;再从耶和华面前装无酵饼的筐子中取一个饼、一个调油的饼,和一个薄饼。”(另译。)这里所题起公绵羊的部位乃是最丰富、最甜美的部分。照二十四节、二十五节来看,这些部分和从装无酵饼的筐子中所取的一个饼、一个调油的饼,和一个薄饼,要烧在耶和华面前燔祭的坛上,为馨香的火祭。内脏和脂油都要焚烧,作为神的食物。利未记三章十一节和十六节便证实这件事。

第二只公绵羊外面主要的部位是胸和肩。右肩、内脏、脂油要和三种饼一同焚烧。右胸要在神面前摇一摇,这就是摇祭,豫表复活里的基督。这右胸在神面前摇一摇,不可焚烧;反倒要给摩西,作他的分。左胸和左肩是给亚伦和他儿子享受的分。肩要举起,要高举。这举祭豫表升天里的基督。复活里的基督就是摇祭,而升天里的基督乃是举祭。

平安祭的胸表征爱,肩表征力量。复活里的基督有爱,升天里的基督有力量。在新约里,升天表征力量和能力。升天的基督就是有能力、有力量的基督。

我再说,右肩是焚烧给神的,而右胸首先在神面前摇一摇,然后给摩西,作为他的分。左肩和左胸都要在神面前举起,然后给亚伦和他的儿子,作为他们的分。在要来的信息里,我们要更详细地讲到这些事。

由我们到目前为止所讲论的来看,我们需要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作公绵羊,成为使神满足的燔祭,并作我们的平安祭,及其所有的方面。平安祭的一部分是为着神的满足,一部分是为着事奉的祭司。我们作祭司的,可以享受平安祭和胸的一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