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一篇、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九)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四十一篇 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九)

读经: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二十九至四十六节。

我们已经看过一幅清楚的图画,说出亚伦和他的儿子成圣作祭司来事奉神的步骤。首先他们得着洗净,然后穿上衣服,接着把他们的虚空充满了,使他们得着饱足。他们要用水洗身,穿上祭司的衣服,并且因圣别的食物得着饱足。这三样东西─水、衣服和食物、祭物都是基督的豫表。亚伦和他的儿子被洗净,穿上衣服,并得着饱足以后,就豫备好来事奉神。换句话说,他们豫备好要把食物服事给神。我们可以说,祭司就是服事的人,把食物带给神,并伺候祂。他们不是以别的东西来服事神,而是以适当的食物来服事神。

把食物服事给神

事实上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所描述的成圣包含了四个步骤。前三个步骤─得着洗净、穿上衣服、得着饱足─顾到了祭司的需要。第四个步骤─把基督当作食物服事给神,使神得满足─则与神的需要有关。作祭司就是要事奉神,把基督服事给神,作祂的满足。因此,作祭司包含了与他们本身有关的三个步骤,以及与神的满足有关的另一个步骤。这意思是说,甚至亚伦和他的儿子得着洗净、穿上衣服、得着饱足以后,也还
没有资格作祭司来事奉。他们还需要用来事奉神的祭物,把祭物当作食物服事给神。这一步骤完成了,他们才全然成圣。

我们这些神的子民,都已蒙了救赎。然而,蒙救赎并不足以使我们有资格作祭司来事奉神,救赎顶多给了我们成圣作祭司事奉神的权利和地位。因此,我们蒙了救赎以后,还需要成圣。成圣包含了四个步骤:得着洗净、穿上衣服、得着饱足,并且以食物来服事神。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来看第四个步骤,就是末了的步骤。

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最难了解的事乃是:祭司以食物来服事神,作为祂的满足。反之,要懂得祭司得着洗净、穿上衣服、得着饱足,则相当容易。我们已经指出,第二只公绵羊的左胸和左肩要给祭司,作为他们享受的分。同着第二只公绵羊的这些部位,祭司也要得着筐子里的饼,这筐子也装有作神食物的饼。因此,祭司能彀享受肉和饼。这就好比主耶稣用五饼二鱼餧饱了许多的人。在两种情况下,人们都是因着肉和饼得了餧养。因此,祭司的食物相当简单。

我们来把食物服事给神的时候,就繁杂多了。因为神不简单,照样,把食物服事给祂也不简单。比方说,母亲为孩子豫备饭食相当容易。然而,如果州长要到她家里去用餐,豫备起来就会繁杂多了。母亲的确不能以餧养小孩子的方式来餧养州长。同样的原则,餧养神要比餧养祭司繁杂多了。

神的食物

我们需要对作神食物来服事给神的食品、“菜肴”有印象。头一道菜是作赎罪祭的公牛,接着是两只一岁的、初生的、幼嫩的、强壮且满了力量的羊羔。然后有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与油调和。油量是一欣四分之一,约一夸特。细面与油调和而成为素祭。此外,“又用酒一欣四分之一,作为奠祭。”(40。)酒量与油量同是一欣四分之一。这里有三项动物的生命─一只公牛和两只羊羔,以及三项植物的生命─细面、油和酒。这六项可分为两组,头一组由公牛和两只羊羔所组成,第二组由细面、油和酒所组成。这些项目都是用来为神“烹煮”饭食的“杂货”。我们要餧养神,就需要一只公牛、两只羊羔、细面、油和酒。

许多年以前,我很难把这些项目、杂货都记住。我不懂为甚么摩西写这段话写得这么难懂。你也许需要把这一章读过好多遍,才能清楚这段话。照这一章来看,神的食物包含了一只公牛、两只羊羔、细面、油和酒。细面的分量是伊法十分之一。一伊法等于十俄梅珥,因此,十分之一伊法就是一俄梅珥。照出埃及记十六章来看,每人每天吗哪的分量就是一俄梅珥。因此,在分量上,神的食物乃是一只公牛、两只羊羔、细面伊法十分之一,以及油和酒各为一欣四分之一。

公牛是作赎罪祭的,两只羊羔和细面、油、酒同献,乃是作为燔祭。在豫表里,燔祭乃是神的食物,这个祭是为着神的满足。然而,要神吃我们所献给他的燔祭,我们首先必须献上赎罪祭。赎罪祭不是神的食物,即使内脏和脂油要焚烧作为祂的满足。因此,我们无法明确地说这个祭在神看来可算为食物,但我们的确晓得赎罪祭的这些部位是为着神的满足。

需要赎罪祭

我们在前面的信息里指出,照出埃及记二十八章、二十九章来看,神要我们邀请祂来用餐。然而,我们这些邀请主来用餐的主人乃是罪人。因此,我们罪恶的性情必须受到对付,神才能彀来和我们一同用餐。这就是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没有题起赎愆祭,反而题起赎罪祭的原因。你明了赎罪祭和赎愆祭的不同么?懂得它们之间的不同是很要紧的。

罪与罪行

新约以两种方式用到“罪”这个字,就是单数的罪(sin)和复数的罪行(sins)。新约告诉我们,基督为我们的罪与罪行死在十字架上。约翰福音一章二十九节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Sin)的。”哥林多前书十五章三节保罗说:“我当日所领受又传给你们首要的事,就是基督照圣经所说,为我们的罪(sins)死了。”(恢复版。)彼得也告诉我们,基督为我们的罪死了:“祂亲身担当了我们的罪(sins),被挂在木头上,使我们既然向着罪(sins)死了,就得以向着义活着。”(彼前二24,恢复版。)彼得前书三章十八节继续说:“因基督也曾一次为罪(sins)受死,就是义的代替不义的,为要引我们到神面前。”(恢复版。)希伯来书九章说到罪与罪行。二十六节论到基督,说:“祂…显现…把自己献为祭,好除掉罪(sin)。”二十八节说:“像这样,基督既然一次被献,担当了多人的罪(sins);将来要向那等候祂的人第二次显现,并与罪(sin)无关,乃是为拯救他们。”因此、在新约里,罪与罪行是有区别的。

罪是甚么?罪是指我们堕落的性情。身为堕落的人,我们的性情乃是罪恶的,在神看来,我们的性情实际上就是罪。木头桌子不但是木头作的,它本身也就是木头。照样,我们不但是罪恶的,我们本身就是罪。我们都必须晓得,我们乃是罪的组成。根据保罗在罗马五章十九节里的话来看,我们已经构成了罪人。因此,罪与我们罪恶的性情、天然的人有关。

罪行乃是我们的工作、行为、举止的问题。婴孩生来就有罪恶的性情,因此他长大的时候就会犯罪,有罪的行为。罪与性情有关,而罪行与行为有关。我们外面有罪的行动、行为,里面有罪的性情。因此,我们需要一位救赎者,需要一位代替者。那位作我们救赎者和代替者的,乃是主耶稣。祂为我们的罪行,也为我们的罪死了。

我们这些要邀请神来用餐的人必须承认我们犯了罪,并且我们就是罪。然而,那些在福音聚会里听了劝,要相信主耶稣基督的人,多半只晓得他们行为上犯了罪。在我的职事里,我从来没有遇见一个人初初悔改的时候,便晓得他就是罪,晓得他的性情是罪恶的。但如果我们要邀请神来用餐,我们就必须有这种体认。许多中国人认为孔夫子各面毫无瑕疵,就尊敬他、景仰他,认为他是一个圣人。但即使孔夫子外面没有犯甚么错,他的性情还是和贼的性情一样。例如,结果子的桃树和不结果子的桃树性情上都是一样的。不结桃子的树性情上还是桃树。照样,不论孔夫子外面有多好,就着性情来说,他还是一个罪人,和别人没有两样。

感谢主,因着祂的怜悯,我们爱祂,并且愿意邀请祂来用餐。但我们邀请神来用餐的时候,必须晓得我们是谁。有些人会说:“我是神的儿女。”不错,根据重生,你是神的儿女,但根据你堕落的性情,你还是罪。即使你今天没有犯罪,没有甚么过错,你还是罪。因此,你需要接受基督作你的赎罪祭。照二十九章三十五节、三十六节来看,祭司成圣的七天,每天要献公牛一只为赎罪祭,为着蔽罪。这表明我们必须天天把基督献给神,作为我们的赎罪祭。

赎罪祭为着蔽罪

三十六节说:“每天要献公牛一只为赎罪祭,为着蔽罪。”(另译。)有些译本用“赎罪”这个词来代替“蔽罪”。赎罪的意思是结果合一了。在我们和神之间有一个问题,这个问题就是罪,罪使我们与神隔绝,使我们远离神。但有一个祭─基督作为赎罪祭─已经献给神了,结果我们与神就合一了。照希伯来文的字义来看,我们能彀与神相和,因为祂接受了蔽罪。主耶稣作为赎罪祭,为我们平息了神,祂已经使我们与神和好,结果,神与我们就一同被带到合一里面。

赎罪祭的公牛不是为着食用,而是为着蔽罪。然而,内脏和脂油要焚烧在祭坛上,也许可视为献给神的一种食物。我不敢明确地说,赎罪祭的这些部位是不是神的食物
,然而,赎罪祭的内脏和脂油要焚烧作为神的满足,乃是没有疑问的。

一方面,脂油和内脏要焚烧,作为馨香之气献给神。另一方面,赎罪祭的血要倒在坛的四围。馨香之气是为着神的满足,血是为着我们的满足。从前因着我们的罪,我们与神出了严重的问题,但赎罪祭已经献给神了。这祭满足了神,也满足了我们。因着馨香之气、因着血,神与我们都满足了。

神是公义的、圣洁的,祂也是荣耀的神。反之,我们是罪恶的。在神眼中,我们实际上就是罪。不但如此,祂的公义、圣洁、荣耀自然而然对我们有所要求,但我们无法达到这些吩咐、这些要求。主耶稣为我们满足了神的要求,祂在十字架上所作的,满足了神公义、圣洁、荣耀的要求。主的死因此成了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去作祂的满足。神一闻到这香气,就能彀说:“我满足了,现在我与献祭给我的人相和了。”这乃是神那一面的满足。

基督作我们的赎罪祭也使我们可以满足。我们看见祭物的血,就平安了。我们把基督当作赎罪祭献上以前,一点也不平安,反而在定罪之下。但藉着赎罪祭的流血,并把这血倒出来,我们就平安了。因此,我们能彀说:“神阿,感谢你,藉着赎罪祭的血,现在我与你相和了。”结果,神与我们就能彀有交通,能彀彼此说话。这就是赎罪。

赎罪祭不是直接作食物的,它完全不是作我们的食物,也不是直接作食物给神吃的。赎罪祭乃是为着洁净,为着解决我们与神之间的难处。我们乃是邀请神来用餐的人,而神是应邀者,赎罪祭解决了邀请者─主人─与应邀者─神─之间的难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