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七篇、金香坛(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四十七篇 金香坛(一)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一至五节;三十七章二十五至二十八节。

我们已经有许多篇信息讲到二十九章,现在我们来看三十章里面一个美妙的东西─金香坛。(三十1~5。)

研读旧约里的豫表,尤其是出埃及记和利未记里的豫表,最困难的就是如何把这些豫表应用到我们日常的基督徒生活中。在道理上研读这些豫表,或是懂得这些豫表并不太难,但要实际地把这些豫表应用到我们基督徒的日常生活中,就需要相当的经历了。

祭司的事奉开始的地方

论到香坛,我愿意题出一个问题:为甚么按着出埃及记的顺序,这么晚才把香坛启示出来?我们读二十五章就晓得,帐幕里首先题到的是约柜,然后陆续说到桌子、灯台,以及帐幕本身的建造。我们读二十五章、二十六章的时候,也许会希奇为甚么这一段没有题起香坛。此外,二十七章是描述铜祭坛和帐幕的外院子;二十八章是说到祭司的衣服;二十九章是论到祭司的成圣。事实上,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是论到祭司的食物。因此,二十八章是说到祭司的衣服,二十九章是说到祭司的食物。在这一切之后,三十章一至五节才有金香坛的描述。所以香坛是帐幕最后启示出来的一项器具,是在帐幕以及帐幕其余的器具并祭司的装备启示出来之后,才加以描述的。换句话说,惟有在帐幕以及帐幕其余的器具都启示出来以后,香坛才来到。

我们已经看见,香坛是在论到祭司的成圣这一章以后才描述出来的。当祭司有了衣服和食物,双手被充满的时候,他们就豫备好要来事奉神。到了二十九章末了,帐幕及其器具都豫备好了,祭司体系也豫备好了,现在乃是圣别的事奉开始的时候。但这圣别的事奉、祭司的事奉该由那里开始呢?有些人也许以为祭司的事奉该由燔祭坛开始,而不是由香坛开始。然而,根据出埃及记里神圣的记载,这个事奉是开始于金香
坛,就是第二座坛。

就帐幕而论,有两座坛:外院子里的燔祭坛,就是第一座坛;以及圣所里的金香坛,就是第二座坛。在神看来,祭司的事奉是开始于香坛,就是把祷告献给神的地方。我信默想祭司的事奉是由香坛开始这件事的重要性,对我们的基督徒生活会非常有帮助。

香坛的位置

为了使你们对香坛的意义有深刻的印象,我要请你们留意本篇信息所附的帐幕图表。外院子的入口朝东,就是向日出之地。燔祭坛和洗濯盆就在外院子里。帐幕是个长三十肘,宽十肘,高十肘的建筑,分为两部分:圣所,长二十肘,宽十肘;至圣所是个长、宽、高皆为十肘的立方体。桌子在圣所北面,灯台在南面。整个帐幕的焦点─约柜─是在至圣所的里面。但香坛安置在那里呢?在圣所里,与隔开圣所和至圣所的幔子非常接近。

事实上,圣经里说到香坛的位置时有些含糊不清,很难说它究竟是在幔子外面,还是在幔子里面。有关香坛的位置,旧约和新约的说法显然是有差别的。出埃及记三十章六节说,香坛是放在“幔子之前”,就是在幔外。这清楚指出,香坛是放在幔子外面的圣所里,并非在幔内的至圣所里。但希伯来九章四节却说,至圣所有香坛。所以许多基督教教师和圣经学者,都认为定规有甚么差错或误解;其实不然!根据许多点看来,这明显的差别是很有属灵意义的。

首先,旧约记载香坛的位置时,暗指香坛和见证的柜有顶密切的关系。见证的柜上头有蔽罪盖,是神与祂的百姓相会的地方。(出三十6。)旧约的记载甚至说,把香坛安在“见证的柜前”,没有题起香坛和见证的柜之间分隔的幔子。(出四十5。)

第二,根据美国标准本,列王纪上六章二十二节说,“属内殿的香坛”。这里的“内殿”意思是神说话的地方,表明至圣所,其中有见证的柜并蔽罪盖,神就在那里和祂的百姓说话。故此旧约已经指明,香坛是属于至圣所的。(虽然香坛是在圣所里,其功用却是为着至圣所里见证的柜。在赎罪日,香坛与见证之柜的蔽罪盖,都要洒上同样的赎罪之血─出三十10,利十六15~16。)所以出埃及记二十六章三十五节题到圣所里只有桌子和灯台,而没有香坛。

第三,香坛是与祷告有关的。(路一10~11。)在希伯来书里我们看见,祷告乃是进入至圣所,(来十19,)来到施恩的宝座前,就是至圣所里见证之柜上面的蔽罪盖所表征的。我们的祷告常常开始于我们的心思,心思是我们魂的一部分,由圣所所表征的。但我们的祷告应当把我们领进灵里,这灵就是至圣所所表征的。由以上各点,希伯来书的作者就必须把香坛看作是属于至圣所的。希伯来九章四节不是说,金香坛“在”至圣所里,不像二节说,灯台和桌子“在圣所里”,乃是说至圣所有金香坛,因为金香坛是属于至圣所的。这个观念,和希伯来书所著重的点完全符合,就是我们应当竭力从魂(由圣所所表征)进到灵里(由至圣所所表征)。

神行政的中心

根据帐幕和外院子的图表来看,约柜乃是焦点。然而,在实行上,中心乃是香坛。这指明基督代求的生活,乃是神圣实施、神圣行政的焦点。在宇宙中有个东西,可以称之为神的经营、神的行政、神的实施。我们可以用不同的名词来描述这一件事:经营、行政、实施、分赐、运行、管理。这些名词都可当作是指一件事的同义词。这意思是说,神的经营、神的分赐、神的行政、神的管理、神的运行、神的实施,都是指同一件事说的。神并不闲懒,神是一位有目的的神。祂有一个目的,而祂正在运行、作工、行动、分赐、行政。这个帐幕的图表非常正确、详尽地描绘出神在宇宙中的行政和经营。

我们来研究香坛的时候,乃是来研究宇宙中最大的事,再没有甚么比这件事更中心的了。虽然我们不是从政者,但我们的确是属天的政治家。不但如此,我们还在研究宇宙的“政治”,就是神的政治。至圣所里的约柜乃是中央政府,是我们属天的华盛顿特区;香坛则可视为我们天上的白宫。这意思是说,每一件事都是由这个神圣的中心所执行、推动、实行出来的。基督的代求就是神的白宫。基督代求的生活、祷告的生活,乃是神行政的中心。

启示录乃是一卷神行政的书、神圣执行的书,这卷书启示出神的宝座以及神在全宇宙中的行政。然而,实际上,执行中心并不是宝座,而是启示录八章里的香坛。启示录八章三节说:“另有一位天使拿着金香炉,来站在祭坛旁边;有许多香赐给祂,要和众圣徒的祈祷一同献在宝座前的金坛上。”众圣徒的祈祷要在这坛上献给神,并且基督的香要加在这些祈祷里面。众圣徒的祈祷和基督的香一同升到神面前的时候,神就执行了祂行政的政策。

团体基督的祷告生活

基督的祷告生活乃是神在地上执行祂行政的中心,启示录八章指明了这件事。但有些人读启示录八章时也许会说:“我们在启示录八章看不见基督的祷告,只能看见众圣徒的祷告。”然而,众圣徒与基督原是一。启示录八章里的祷告不再仅仅是个别基督的祷告,而是成了团体基督的祷告。在香坛前所进行执行的事上,众圣徒与基督的确是一。因此,我们在本篇信息中说到基督的祷告生活,意思就是团体基督的祷告生活。

此外,我们必须晓得,每当我们在灵里祷告的时候,基督就在我们的祷告中祷告。新约说到在主的名里祷告,在主耶稣的名里祷告,就是在基督里祷告。我们这么祷告,其实就是基督在祷告。举例来说,假设你到银行去,以另一个人的名义办理一笔交易,银行会尊重你的名,还是你所代表之人的名?当然,银行不会承认你的名,反而会承认你所代表之人的名。实在说来,因着你代表那个人,你就是那个人,因你是在他的名里行动。照样,我们在基督的名里祷告,就是在祂里面祷告;而我们在祂里面祷告,其实就是基督在祷告。祂在我们里面祷告,在我们的祷告中祷告。在神看来,众圣徒和众教会所有正当的祷告都是基督的祷告,也都是基督代求里的一部分。

一卷代表的书

圣经是一本图画的书。就整体来说,圣经里所描绘的图画正符合帐幕和外院子的图表。在圣经里有一卷书可看作是代表全本圣经的,这卷代表的书就是约翰福音。

圣经开头的话是:“起初…。”约翰福音的开始也非常类似。创世记一章一节告诉我们,神创造天地。约翰福音说到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一章三节说:“万物是藉着祂而存有的,离了祂,这些已存有的没有一样能存有。”(另译。)已存有的万物都是藉着祂而存有的。因此,约翰福音里有创造的记载。

旧约说了很多帐幕的事,我们在约翰福音里也看见了帐幕:“话成了肉身,支搭帐幕在我们中间。”(约一14,另译。)约翰福音里所记载的乃是帐幕,在这卷福音里,耶稣基督自己就是神的帐幕。

施浸约翰论到主耶稣,说:“看哪!神的羔羊,除去世人罪孽的。”(约一29。)这里有祭坛。约翰三章有洗濯盆,因为这一章是论到藉重生而有的洗净。因着重生是一种洗净,提多书三章五节就用了“重生的洗”这个词。这种把我们洗净的重生,
就是洗濯盆。

我们由约翰一章里的祭坛和三章里的洗濯盆往前,就来到六章里的陈设饼桌子。三十三节里有桌上的饼:“因为神的粮,就是那从天上降下来赐生命给世界的。”

灯台是在第八章,在十二节主耶稣说:“我是世界的光;跟从我的,就不在黑暗里走,必要得着生命的光。”所以我们有帐幕、祭坛、洗濯盆、桌子和灯台。

我们在约翰福音甚么地方能看见约柜呢?约柜是在十四、十五、十六章,这三章把至圣所启示了出来。这里我们看见,我们能彀进到神里面,进到神所在的地方。这三章也说到基督的死而复活。基督藉着死而复活,豫备了一条路,使我们进入至圣所,就是进入神自己的里面。

在约翰十七章能彀看见香坛,这一章有基督代求的祷告。四福音记载了主耶稣在其它场合的祷告,但对基督祷告的记载,却不如约翰十七章里的那样充分、绝佳并美妙。众圣徒和众教会都必须由约翰十七章来学习如何祷告,这一章里的祷告乃是团体基督祷告的范本和榜样。因此,我们都必须学习在主耶稣的名里这样来祷告。然而,我的意思不是说,我们仅仅该背诵约翰十七章里所记载的祷告。反之,我们必须学习在主的名里,以祂所祷告的方式来祷告,约翰十七章里的祷告应当成为我们的祷告。

香坛的功效

如果不是因着香坛,没有人会到燔祭坛这里来,没有人会悔改,到祭坛这里来承认他的罪。香坛那里的祷告推动了罪人到燔祭坛这里来。因着这个祷告,有一天我们悔改了。你晓得你悔改的原因么?你所以会悔改,乃是因着香坛─天上的白宫─发布了一则消息,激励你悔改。因此,没有香坛,燔祭坛就不能尽功用,也没有人会悔改。

有些人也许有悔改的经历,然而还没有得着重生;所以需要香坛那里更多的祷告。元首基督或身体教会必须祷告说:“父阿,看看这些人,他们已经悔改了,然而还没有得着重生。父阿,赦免他们的罪,并且重生他们。”由香坛所发出进一步的祷告,结果就推动别人来到洗濯盆这里,他们要投入洗濯盆中,并且在那灵里受浸。

今天许多圣徒灵里饥饿,在安那翰我们有负担祷告,使这些饥饿的人来到陈设饼桌子这里从基督得着餧养。许多人虽然饥饿,却不愿意到基督这里来享受祂作生命的供应。今天地上有亿万的基督徒,但有多少人在桌子前从基督得着餧养呢?绝大多数的人连一小篮的食物都没有,更不用说一桌的食物了。由此我们看见,需要香坛那里更多的祷告,好推动信徒来到圣所里的桌子前,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应。

我晓得愈过会有愈多的信徒逐渐走上主恢复的道路。虽然现在人数还是不多,进展也很缓慢,但这是一个无可否认的事实,有更多主的百姓要来到祂的餐桌前。我接到圣徒的许多谢函,告诉我说,他们如何因着生命读经的信息得了滋养。不久以前,我得知哥斯达黎加有一处教会,这是位于中美洲的一个国家。我接到一封由首都圣约瑟寄来的信,告诉我该城有一处教会,邻近地区也有寻求主的人。这些地方的圣徒很宝贵从主的话里所得着的滋养,他们正在主的桌子前坐席。元首基督以及许多教会都在为这件事祷告。

在天上的白宫所进行的祷告,不但使信徒藉着主的话得着滋养,也使他们得着光照。光总是随着陈设饼桌子而来。在圣所里,我们首先来到桌子前得着滋养,然后来到灯台前得着光照。约翰福音里的顺序也是一样,约翰六章有餧养,而约翰八章有光。我们得了餧养,就必得着光。然而,众圣徒若要得着餧养和光照,就必须在香坛那里为此献上祷告。

我们在圣所里经历了餧养和光照之后,就必须进入至圣所来摸着神的见证。在主的恢复里,我们不是仅仅关心执行一项工作,我们在这里乃是为着实现神的见证。实在说来,我们不是在一个工场上作工,而是在至圣所里摸着见证。然而,有些教会还没有进到至圣所里接触神的见证。反之,他们还在圣所里陈设饼桌子面前,这些教会需要更多的祷告。我很关心这些人,他们还在圣所里陈设饼桌子面前,还没有进到至圣所里摸着帐幕的中心点,就是神的见证。为此需要有更多的祷告,我信在香坛那里正献上这样的祷告。


香藉着金香坛上的焚烧往上升的时候,神的行政就开始执行了,这就是神应允了在香坛那里所献上的祷告。

你能彀解释你为甚么在主的恢复里么?很少人是因着朋友或亲戚的劝勉走上这条路。反之,他们有些人会制止你,叫你不要参加教会的聚会。但即使别人想要制止你,因着香坛,你还是走上了这条路。所以,如果有人探询我们为甚么会进到主的恢复里,或是谁打发我们到这里来,我们就该回答说,我们是由香坛所推动、所打发来的。

几年前,有些反对主恢复的人定意要尽他们所能的来破坏主的恢复,但是反对者所定意要作的,我并不惧怕。反之,我认为反对乃是证实我们是在主的路上。你知道为甚么会有反对临到么?因为我们是由香坛那里的祷告所推动的。事实上,反对愈多,神圣的推动也愈多。反对者很忙碌,但那位代求者以及众代求者更加忙碌。最终,从我们的白宫所发出的祷告必然得胜。无论谁轻忽了天上的白宫、神行政的中心,都是一件严肃的事。

倘若我们在本篇信息所论到的光中来看约翰十七章,我信我们对本章的珍赏会大为增加。约翰十七章里的代求暗指香坛的功效、陈设饼桌子的丰富、灯台的照亮,尤其是指至圣所和见证的柜。约翰十七章的确是帐幕里的香坛,帐幕里其它地方的活动,全数是由这里推动的。香坛使人来到燔祭坛、洗濯盆、陈设饼桌子、灯台以及至圣所里的约柜面前。约翰十七章所记载主耶稣的祷告,就是这座香坛的一幅美妙图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