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篇、金香坛(四)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篇 金香坛(四)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六至十节;四十章五节,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诗篇八十四篇三节;一百四十一篇二节;启示录八章三至六节;出埃及记三十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

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强调与金香坛有关的三件要紧的事。首先,我们祷告的时候,必须在帐幕里面,帐幕就是表征道成肉身的神。其次,我们要在香坛那里祷告,就必须先吃圣别的食物,就是我们的一分祭物,来把我们充满,并使我们饱足。第三,我们祷告的时候,应当把香献给神。如果我们对这些事有清楚的看见,我们的祷告生活就定规会有革命性的改变。我们在祷告中就不会被物质的需要或私人的事情所占有,反而会为着神目的的执行、神圣行政的实行、神供应恩典的分赐来祷告。

与基督和教会有关的祷告

今天基督徒常常引用马太六章三十三节;“你们要先求祂的国和祂的义;这些东西都要加给你们了。”这指明如果我们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凡我们所需要的─食物、衣服、住屋─都要加给我们了。这表明我们在祷告中不需要被衣、食等事情所占有,反之,我们该为神的国祷告。

今天神的国是甚么?神的国就是教会。但教会是甚么?教会就是基督。所以寻求神的国就是寻求基督与教会。

照马太六章三十三节来看,我们也该寻求神的义。神的义是甚么?神的义就是基督藉着教会得了彰显。因此,寻求神的国和神的义,就是寻求基督与教会。我们的祷告该与神的国和神的义有关,就是与基督和教会有关。

可悲的是许多基督徒晓得如何为更好的工作、更宽敞的房子或旅途平安而祷告,却不晓得如何为基督或教会祷告。有些人为教会祷告,但他们不是直接为着教会祷告,而是为着与教会有关的事业而祷告。我们该忘掉这样的祷告,并为着基督与教会祷告。有些基督徒听见这段论到他们祷告生活的话,也许会说:“这话甚难,你好像把我所有的祷告都夺去了。听了这些话以后,我不晓得要怎样祷告了,不论我想怎么祷告,好像都不对。”

严肃的禁止

我鼓励你再去读这段话。我们应当在金香坛上烧香,不过有一个严肃的禁止:我们不可烧异样的香。惟有复活并升天的基督才是蒙悦纳的,别的东西都是在禁止之列。我们不该烧异样的香,甚至在祭坛上蒙神悦纳的,也不该在香坛上焚烧。这意思是说,我们不该在香坛这里献上钉十字架并受审判的基督。反之,我们该把复活并升天的基督当作香焚烧,我们在香坛这里必须把这样一位活的基督当作香来献给神。

如果有些圣徒要我告诉他们要怎样祷告,我不会这么作。如果我告诉你如何祷告,而你照样祷告的话,这样的祷告仍然不是基督。也许你的措辞正确,但你的祷告还是在神以外。你不会在神里面、在神居所的中心里祷告。不但如此,你祷告的时候,也没有内里的满足或内里的加力。这意思是说,你祷告的时候,没有神在你里面祷告。当我们祷告的时候,必须在神里面祷告,并与在里面加力量给我们的神一同祷告。然后我们必须把基督献给神,并向神祷告基督。

可悲的光景

如果你和我同住几天,你就会晓得,许多时候我是个不快乐的人。今天基督徒的光景令我非常伤痛。看看你周围的人在作些甚么?他们对神的经营知道多少?他们的光景实在可怜!主耶稣的再来已经迟延了将近两千年。当然,在祂看来两千年就如两天一样。在我们看是漫长的时间,但在祂看,却是短暂的时间。从主的眼光看来,二百五十年就像六小时─四分之一天。彼得说,在主千年如一日。(彼后三8。)同样的原则,彼得越过千年国度,直接说到永世里的新天新地。(彼后三13。)这表明在主千年也不算长。但就我而论,主的回来好像已经耽延了好久好久了。

今天谁在祷告,求神将祂的恩典分赐到人的里面呢?谁是这样祷告,好推动神权柄的宝座来审判这世代呢?基督有许许多多的香,但有资格接受基督之香的祷告在那里呢?基督能彀把祂的香加到你的祷告里么?恐怕我们有资格加上基督之香的祷告太少了。因此,要紧的是要看见,就我们的祷告生活而论,基督乃是帐幕,基督是献上的食物,基督也是香。

两座坛如何联结

藉着抹油

照圣经来看,两座坛是联结的。出埃及记三十章二十七节和二十八节说,香坛和燔祭坛都要抹上圣膏油。帐幕和帐幕的器具抹油以后,两座坛也要抹油。出埃及记三十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说:“要用这膏油抹会幕和见证的柜,桌子与桌子的一切器具,灯台和灯台的器具,并香坛、燔祭坛和坛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另译。)请注意这些经文里的顺序是帐幕、约柜、桌子、灯台、香坛和燔祭坛。因此,抹油把两座坛联结起来了。

抹油表征神的运行。所以根据神的运行,香坛和燔祭坛就联结起来了。抹油就是联结的元素。

藉着赎罪祭的血

这两座坛也是藉着赎罪祭的血联结起来的,这血是在赎罪日为着挽回或赎罪所献上的。赎罪日(我们喜欢译作挽回日)是每年一次的,这一天要献上顶重要的赎罪祭。赎罪祭的血流出以后,要把血从祭坛带到圣所里,抹在香坛的四角上。又要把一部分的血带到至圣所里,其余的血要倒在外院子的祭坛四围。这挽回之血也把两座坛联结起来。

藉着焚烧祭物的火

此外,这两座坛也是藉着在外院子里祭坛上焚烧的火联结起来的。倘若我们仔细地读旧约,我们就会看见,在香坛上不可用凡火烧香。反之。烧香只能用燔祭坛的火,这火是从天上降下来的,不是凡火。然而其它的火都是凡火。从神那里来的属天之火,用来焚烧燔祭坛上的祭物,也用来焚烧香坛上的香。由此我们看见,焚烧祭物的火也是把这两座坛联结起来的元素。

从燔祭坛那里有馨香之气升到神面前,从香坛那里也有馨香之气升到神面前。因此,由祭坛和香坛上的焚烧,都有馨香之气升到神面前,作祂的满足。然而,这两种焚烧有一个区别。祭坛上的焚烧是审判的焚烧,而香坛上的焚烧是悦纳的焚烧。
这两种焚烧和上升互相返照。尤其是燔祭坛的第一种馨香之气,在香坛的第二种馨香之气里面得着返照。由燔祭坛升到神面前的馨香之气,在由香坛升到神面前的馨香之气里面得着返照。在这两种馨香之气里面,有燔祭坛上基督之死的甜美,以及香坛上基督复活和升天的甜美。基督在祂复活和升天里的馨香之气,乃是叫我们得蒙悦纳。藉着这三种元素─抹油、血、火─两座坛就联结起来了。

作诗之人对两座坛的珍赏

因着两座坛是联结的,作诗之人就把它们相题并论:“万军之耶和华,我的王,我的神阿,在你的坛(复数)那里,麻雀为自己找着房屋,燕子为自己找着菢雏之窝。”(诗八四3,另译。)作诗的人以写诗的方式,表达对两座坛的珍赏。特别有趣的是,我们晓得神的居所里面还有其它的家具和器具,就如约柜、桌子、灯台,但作诗之人最珍赏的乃是两座坛。

麻雀和燕子是表征我们这些软弱、微不足道的人类。主耶稣说,两个麻雀卖一分银子。(太十29。)然而,我们这些脆弱如麻雀的人,在主的坛(复数)那里却能为自己找着房屋。不但如此,我们这些如燕子的人,也能在坛那里找着菢雏之窝。

不会合式珍赏诗篇八十四篇的人也许会希奇,麻雀和燕子怎么可能在主的坛那里筑巢?这样来领会这篇诗的人会以为坛是孤立的,无人照料。然而,诗篇八十四篇非常甜美,它充满了对神居所的珍赏,尤其是对两座坛的珍赏。

这两座坛表征基督的死和祂的代求。祭坛是基督之死的坛,而香坛是基督代求的坛。我能作见证,这两座坛联结在一起,在我的经历中对我真是甜美。我就如一只麻雀或燕子在坛那里筑巢菢雏。

在我们经历中的两座坛

许多基督徒在经历中只有第一座坛,就是外院子里的祭坛。这意思是说,他们有十字架,却没有香坛。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需要两座坛。

既然我们在研读出埃及记三十章所描述的香坛,我就有负担指出,我们不是仅仅在研读圣经或教人圣经,我们所论到的点都该应用到我们的祷告生活里。我们的祷告生活必须是在神里面,并且必须同着在我们里面作我们供应和满足的神。倘若我们要有正当的祷告生活,我们也必须把基督当作香来献给神。此外还有非常重要的一个点,就是要看见这样的祷告是与钉十字架的基督相联的。我愿鼓励你们在祷告中把这些事都带到主面前,求祂进一步来启示你们。

关于香坛的启示对我有极大的帮助,它常常支配我的祷告。但有时候因着环境,我的祷告他相当的天然。

愿主怜悯我们,叫我们看见正当而真实的祷告生活乃是在神里面,也需要神在我们里面;它与复活并升天的基督合而为一,这位基督乃是我们献给神的香;不仅如此,它还藉着血、火和馨香之气与钉十字架的基督联结。倘若我们有这样的祷告,我们就能过一种推动神行动的生活。这样的祷告支配了神恩典的经营以及祂权柄的行政。这意思是说,在香坛那里所献上的祷告支配了宇宙。这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愿我们的眼睛被开启,得以看见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