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篇、金香坛(五)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一篇 金香坛(五)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六至十节,二十六至二十八节;四十章五节,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诗篇八十四篇三节;一百四十一篇二节;启示录八章三至六节。

代求的基督

在旧约里,最深的豫表也许就是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香坛。即使我们照着表面来看一下这个豫表,我们也会了解这个豫表与祷告有关。不论在旧约里,或是在新约里,献给神的香都是表征我们向祂的祷告。所以我们读圣经的时候,就能晓得金香坛定规是在一些方面与祷告有关。

倘若我们更深地探讨这件事,我们就会看见,事实上香坛不是说到我们的祷告,而是说到基督的祷告,因为香坛就是基督身位的豫表。香坛豫表基督这个人,不是豫表祂的祷告。香坛是表征基督在祷告,基督在代求。

个别的基督复活以后,尤其在升天以后,就成了团体的。因此今天在神面前,不仅个别的基督在代求;团体的基督,元首同身体,也在代求。元首基督在天上代求,而身体教会在地上代求。所以代求者不仅仅是基督自己,更是基督同着祂的身体。如果我们明了这一点,我们就会看见香坛所表征的乃是极其深奥的事。

一个深奥的观念

如果你参考第一百四十七篇所附的图表,你就会看见香坛位于帐幕里面。然而,第一座坛─燔祭坛,是在帐幕外面,在外院子里。香坛的意义比燔祭坛的还要深。我们

已经指出,帐幕清楚而明确地表征我们能彀进入的神自己。此外,香坛既然在帐幕里面,凡要在香坛那里祷告的人,定规是在帐幕里面。这里的观念很深。我们说香坛的意义很深奥,原因就在这里。在本篇信息里,我们要尽力说到与这坛深奥意义有关的一些细节。

帐幕和外院子有两座坛:金香坛和燔祭坛。帐幕里的香坛是为着祷告,而外院子里的燔祭坛是为着献祭。

假设一个罪人到外院子的祭坛来献赎罪祭或赎愆祭,这样的人岂不会祷告么?不错,他的确会祷告。然而那样的祷告─在外院子的祭坛所有的祷告,是肤浅的,因为它是在神以外献上的。这不是在神里面献上的祷告。今天许多基督徒只晓得这样肤浅地祷告,他们只晓得根据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来祷告。很少基督徒懂得如何在香坛那里献上祷告。

在第一座坛祷告的基本条件或要求,乃是献上基督作我们的代替,或是为我们的罪作赎罪祭,或是为我们的过犯作赎愆祭。这意思是说,我们凭着钉十字架的那位来祷告,祂为着救赎我们而流出血来。如果我们的祷告不往前迈进一步,我们能彀向神祷告,但我们不是在神里面祷告。向神祷告是一回事,而在神里面祷告就深得多了。我们都必须看见这是一件极其要紧的事。

我盼望我们在本篇信息里能彀看见更深的事,经历上的事。我不愿仅仅在道理上来看香坛,本篇信息也不仅仅是出埃及记三十章的查经。所以我盼望主给我们看见与金香坛有关更深奥的事。

我年轻的时候,参加过南浸信会、中国长老会、弟兄会。我到那些地方去的年间,听见许多的祷告含有“藉着主耶稣的宝血”这句话。但我不记得曾经听见一个祷告结束于“在主耶稣的名里”这句话。那些祷告是在外院子的祭坛献上的,不是在香坛献上的,因为那样祷告的人,在祷告生活上相当肤浅。他们还没有进入更深的生命或内里的生命中。藉着基督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来祷告是肤浅的,但在香坛那里的祷告却是深奥的。

血与火

香坛主要是藉着赎罪祭的血与燔祭坛相联结。首先赎罪祭的血在外院子的祭坛那里流出来,然后血被带到香坛并洒在坛上,其余的血要倒在燔祭坛脚那里。因此,救赎的血把两座坛联结起来。这表明在香坛那里献给神的祷告,应当根据第一座坛的经历。我们一旦经历了第一座坛,就会有根据、有标准、有立场,来到第二座坛祷告。

这两座坛也是藉着火联结起来的。在外院子祭坛上焚烧的火,要用来焚烧帐幕里香坛上的香。因此,这两座坛是由血与火联结起来的。

血表征我们的罪与过犯都受了对付。罪已经除去了,过犯也已经被担当了。血向我们证实了这件事。在这件事上,没有留下甚么给我们去作。血已经解决了罪与过犯的难处。

减少成灰

然而火表明甚么呢?火表明凡我们所是的都必须减少成灰。我们必须被焚烧,以致成灰。

有些基督徒,尤其是我们在主恢复里的人,常常说到天然。只有一条路叫我们不天然,那条路就是把我们焚烧成灰。如果你没有被焚烧,你就还是天然的。假设你面前有一张木桌,这张桌子就是个天然的形态。但我们把这张桌子焚烧成为一堆灰烬的话,它就不再是天然的了。这说明了一个事实:当某件东西焚烧成灰时,它就不再是天
然的了。

我不是凭自己妄言,所有在基督里的信徒都必须成为灰烬。这是主的愿望,不是我的愿望。有些人听见主耶稣要把我们焚烧成灰,也许会说:“基督是因着焚烧被减少成灰的一位,祭坛上的火是焚烧祂,不是焚烧我。”然而我们必须记得,照着豫表来看,献祭的人要按手在祭牲的头上,因而与祭牲联合。这意思是说,祭牲包含了献祭的人。当基督在十字架上死了,我们也在祂里面死了,因为我们包含在祂里面。至少可以说,当我们相信祂的时候,我们就按手在祂身上。相信基督就是按手在祂身上。因此,我们既然与那位被焚烧成灰的基督合而为一,我们也就被焚烧成灰了。

有些人也许会问:“如果我们被焚烧成灰,我们怎能活着呢?”保罗在加拉太二章二十节答覆说:“我已经与基督同钉十字架;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乃是基督在我里面活着。”基督的死带来了复活。如今我们在基督里,就在复活里,并且现在活着的,不再是我们,乃是基督在我们里面活着。然而,对大多数的基督徒来说,加拉太二章二十节不过是个道理。他们在实际上没有多少的经历。

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曾指出,由赎罪祭能彀看见三样东西:血、灰以及升到神那里去的馨香之气。血和灰与我们有关,而馨香之气是为着神的满足。感谢主,今天我们有血作表记和证实,说出我们的罪与过犯都受了对付。我们也有灰作为我们已经被钉十字架,被了结的表记。当我们成为灰时,我们就不再是天然的人了。反之,我们是被钉十字架、被了结、被焚烧的人。我们不再是天然的人,我们已经成为一堆灰烬。然而,对我们大多数的人来说,这仅仅在道理上是这样,在经历上却还没有成为事实。因此我们必须往前,真有被减少成灰的经历。

可惜许多基督徒只知道十字架上所流的血,他们不晓得十字架那里也有火。在这些信徒身上有血,但没有灰。他们还是天然的,没有经过焚烧。他们实在还没有成为灰。那么这样的信徒怎样才能在帐幕里的金香坛那里祷告呢?答案乃是说,他们根本不可能在那里祷告。

我们相信主耶稣,向神承认我们的罪时,就是向神祷告。但我们是在第一座坛那里肤浅地祷告。因我们只是为着自己祷告,这种祷告就不能当作代求。这乃是为着我们的光景而有的个人祷告,不是为着别人而有的代求。在第一座坛无法代求;代求必须在第二座坛。但谁能在第二座坛祷告呢?凡在第二座坛祷告的人首先必须被焚烧成灰;也就是说,他们必须不再是个天然的人。凡要在香坛那里祷告的人都必须成为一堆灰烬。

如果我们进到帐幕里,我们不能直接到香坛那里去。我们已经指明,首先我们必须到陈设饼桌子面前,然后到灯台那里,以后就到至圣所里见证的柜面前。那时我们才豫备好在香坛面前来代求。

我们的行为、眼光、美德

我们的行为与基督作生命(陈设饼桌子上的饼)相对,我们的眼光与基督作我们的光(灯台)相对,我们的美德与基督作我们献给神的香(香坛)相对。我们的行为、眼光和美德加在一起就等于我们天然的人,这个天然的人与作神见证(约柜)的基督相对。如果我们成了一堆灰烬,我们还会有天然的行为、天然的眼光、天然的美德么?当然没有。一堆灰烬里甚么行为、眼光或美德都没有。一堆灰烬有甚么?甚么都没有。被减少成灰就是被减少成为无有,成为零。

只要我们以为自己是甚么,我们就不是在帐幕里面,而是在帐幕外面。你记得帐幕表征甚么?帐幕乃是表征道成肉身的神。因此,在帐幕里就是在神里面。现在我们必须晓得,在神里面的条件乃是要成为无有。我们惟有先成为零,才能在神里面。因这缘故,我愿强调这个事实:如果我们一直认为自己是甚么,就不是在神里面。但我们一成为无有,就有资格在祂里面了。

我们怎么晓得自己仍旧是甚么,还没有成为无有呢?因我们还有天然的行为、天然的眼光或看法,以及天然的美德。比方说,一位弟兄也许以为自己非常和蔼亲切。尤其是结了婚的弟兄,会以为自己要比妻子和蔼得多。但在帐幕里香坛面前祷告的人,对自己就不会有这种想法。在帐幕里金香坛面前祷告的人,乃是一个成灰的人。这意思是说,他不再有自己天然的美德;他天然的行为和天然的眼光也随着天然的美德成为灰烬。

倘若我们还有自己的行为、天然的举止,我们就不会享受基督作我们的饼,我们也无法享受祂作生命的供应。让我向你们保证,我在这里所说的不仅仅是道理,而是我由经历中所学习到的东西。我由经历中晓得,每当我坚持天然的行为,我就没有享受基督作我生命的供应。

我也由经历中晓得,如果我仍然觉得我对事情有自己的眼光、自己的看法、自己的知识,我就没有基督作我的光,我也无法经历祂作我的灯台。当我不再有任何天然的眼光时,我才能经历基督作我的灯台。

别人问我们的问题常常在我们天然的眼光、看法、知识上试验我们。假设你到我这里来问到某位弟兄或某个教会的光景,你的问题就会试验我,我的答覆也会指明我还有没有天然的眼光。倘若我持守自己的看法、眼光、知识,基督就不会成为我的灯台。但如果我没有天然的眼光,没有天然的看法,基督在我的经历中就会非常实际地成为我的灯台,祂会成为我的光。然后我就有神圣的光来代替天然的眼光。我会有属灵的光,这光就是基督自己。

我们有太多的时候按着自己天然的眼光来看弟兄、看教会。但有些时候,我们不是凭着天然的眼光,而是凭着基督作我们的光来看事情。在第二座坛那里祷告、代求的人,乃是有属灵之光代替天然眼光的人。

此外,凡在香坛那里代求的人,都有基督作他的香;他不再有天然的美德。对于这样的人,基督乃是一切。基督是他生命的供应,叫他有正当的行为;基督是他的光,叫他有真正的视力;基督也是他的美德,叫他有馨香之气升到神面前。这就是能在香坛那里祷告的人。

我们在第一座坛─外院子的燔祭坛─那里所祷告的,无一能成为代求。然而凡我们在第二座坛─帐幕里面的金香坛─所祷告的,都是代求。在第二座坛那里,我们没有为自己祷告多少。反之,我们为神的经营祷告,为神的分赐祷告,为神的行动祷告,为神的恢复祷告,也为众教会和众圣徒祷告。我们自自然然就这样来代求。

我们在第一座坛祷告的时候,难得不被自己或自己的光景所霸占。然而,我们在第二座坛祷告的时候,却难得被自己所霸占。在香坛那里所献上的祷告不包含己,原因乃是我们要在香坛祷告,首先就必须成为灰烬。要在第二座坛代求,首先就需要把我们减至无有。反之,在第一座坛祷告的人常常为自己向神呼求。他们也许呼求主,要得祂的怜悯,并求主在各样的事上帮助他们。我们在第一座坛祷告的时候,很难在自己以外。在第一座坛的祷告满了自己,但我们来到第二座坛的时候,已经历了十字架、桌子、灯台、约柜。因我们经历了桌子,就不再有天然的行为,反倒有基督作生命的供应。因我们来到灯台面前,就不再有天然的眼光,反倒有基督作我们的光。

现在我们必须看见我们来到约柜面前所经历的。约柜表征基督是神的见证,与我们天然的人相对,我们天然的人是由分隔圣所与至圣所的幔子来表征。我们必须牢记,幔子就是我们天然的人,这幔子与约柜相对。我们天然的人是由我们的行为、眼光和美德组成的。这天然的人就是幔子,与作神见证的基督相对。

从前你晓不晓得遮盖约柜的幔子与约柜相对,而且幔子是表征你天然的人么?这里有四件事:天然的行为、天然的眼光、天然的美德,以及这三件事的组成,就是我们天然的人。

让我们假设这里有一位举止如绅士的弟兄,他真是一个好丈夫,也是一个好父亲。此外,他还有天然的眼光,而且知识似乎也很渊博,他也满了美德。许多人会认为这样的弟兄是个杰出的基督徒,因他满了好的行为、眼光和美德。然而,这样的基督徒完全是天然的;他照着天然的人而活。结果他就无法在帐幕里面,到香坛面前祷告。只要他自认为是个好人,他就远离了帐幕。很肯定的,他不在神里面。

这是我经历了多年才晓得的事。三十年前我无法释放这篇信息,因为那时我从经历中所学习的还不彀。我所听见有关香坛的教训不过是道理的。我已经表明,我所关心
的,不是仅仅在道理上来讲论香坛。我的负担乃是要看见香坛在经历上所豫表的。

香坛所豫表的非常深奥。它表明我们若要在香坛面前代求,就必须成为灰烬;也就是说,我们必须成为无有。倘若我们已经成了灰烬,我们就没有天然的行为、天然的眼光或天然的美德。我们没有天然的行为来取代基督作我们生命的供应,没有天然的眼光来取代基督作我们的光,也没有天然的美德来取代基督作我们的香。这意思是说,我们不再是天然的了。因此在我们身上没有幔子,我们有约柜来取代幔子,就是有基督作为神的见证。结果,我们就有资格在香坛那里代求。我们已经过了帐幕的各个站口,如今可以到金香坛面前来祷告、来代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