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二篇、金香坛(六)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二篇 金香坛(六)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六至十节;四十章五节,二十六至二十七节;诗篇八十四篇三节;一百四十一篇二节;启示录八章三至六节。

我们经过燔祭坛、桌子、灯台、约柜以后,就到达金香坛面前。我们来到这座坛面前,独一的喜好、惟一的兴趣,就是祷告。

在代求上与基督合一

我们在香坛面前会献上怎样的祷告?我们会献上私人的祷告或个人的祷告么?不,我们在香坛面前所献上的祷告乃是代求的祷告。每当我们在香坛面前开口祷告的时候,我们所发出的祷告不是私人、个人的祷告,而是代求的祷告。在这里我们对自己、对自己的利益不再有兴趣,我们不是顾虑自己,为自己祷告,而是为别人代求。那时候,我们在经历中就真是基督的肢体,真是身体基督、团体基督的一部分了。不但如此,那也是我们在基督代求的职事上与祂配合的时候。祂以一种方式代求,我们就按祂代求的方式来与祂配合。这意思是说,我们在代求的祷告中来实现祂的代求。真奇妙!在这里我们真与主是一。

神圣旅程的目的地

在外院子的燔祭坛那里有一种的深奥,在桌子、灯台、约柜、香坛那里有另一种的深奥。所以和帐幕、外院子有关的,至少有五种深奥。在神看来,今天少有信徒在香坛面前祷告,原因乃是他们没有经历这一切的深奥。正如我们已经指出,在第一座坛祷告的人也许很多,在第二座坛代求的人却不多。

我们要在第二座坛祷告,首先就必须经历燔祭坛。我们经历燔祭坛的时候,必须对于血和灰有完全的体认。然后我们必须继续经历桌子上的饼,这饼表征基督作我们生命的供应。此后我们往前到灯台那里,这灯台表征基督作我们的光。接着我们到约柜面前,这约柜表征基督是神的见证。这见证与我们天然的人相对。我们经历了第一座坛、桌子、灯台、约柜以后,就可以来到香坛面前,并且留在那里。

我们一旦到达香坛跟前,我们就该留在香坛这里,比在外院子或帐幕其它的地方留得更久。在这里我们必须祷告再祷告。这座金香坛是神圣旅程的目的地。这段旅程开始于外院子的祭坛,经过桌子、灯台,约柜,终止于香坛。因为神圣的旅程停在这里,我们就必须留在这里祷告。

你祷告的时候是在那里?你也许会说,你在神里面。然而这个答覆太笼统了。你必须指出一个特定的地方来。当你在神里面的时候,你留在那里?你是留在桌子面前么?还是留在灯台或约柜面前?花时间在桌子、灯台、约柜面前的确不错,但我们不该留在这些地方,因为这些地方不是我们的目的地。我们的目的地乃是香坛。因着香坛是我们的目的地,只要我们一到达那里,我们就该一直留在香坛那里祷告。

你经历了更多以后,就会更完全领会我所说的。然后按着你所经历的,你会说同样的话。你会宣告说:“我经过了第一座坛、桌子、灯台、约柜以后,现今在香坛面前为着神的权益、为着众教会并众圣徒代求。”如果我们留在香坛面前,然后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我们就会有些东西升到神那里去。这就是我们的祷告。

我们这个人由我们的祷告显明出来

我们的祷告代表我们自己,在第一座坛和第二座坛的祷告都是如此。凡我们所祷告的,就代表我们。我们有怎样的祷告,决定于我们是怎样的人,因为我们的祷告把我们这个人显明出来了。假设有个小偷祷告,当然他的祷告会表明他是怎样的人。保罗祷告时,他祷告的方式就代表他这个人。照样,主耶稣献给父神的祷告,就表明主是怎样的人。这个原则,我们没有一个人能例外。我们祷告的方式就显明我们的所是。

在第一座坛我们无法有代求的祷告。我们无法有这样的祷告,原因是我们还不是献上代求祷告的人。到这里,你只到达第一座坛。你必须彻底去经历它,然后继续到桌子、灯台、约柜面前。等你到了第二座坛,你才能成为献上代求祷告的人。我们到达香坛,就表明我们经历了第一座坛、桌子、灯台、约柜,并且到达了我们的目的地。

异样的香

我们在香坛面前祷告时,我们的祷告既没有异样的香,也没有凡火。倘若我们被主点活过来,我们就会晓得,许多基督徒以异样的香或凡火来祷告。神要我们以基督作我们的香来祷告。这意思是说,我们应当与基督一同祷告,不该以异样的香来祷告。

你知道异样的香是甚么?凡我们所祷告的事物,不是基督或是与基督无关的,都是异样的香。在神看来,这种祷告是异样的,其中含有异样的香。
有些人听见“献上异样的香,就是祷告基督自己以外的事物”,也许会问说:“你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该为着婚姻生活或家庭生活祷告么?难道我们无须为着实际属人的事务来祷告么?”我不敢擅自告诉你该为甚么祷告。然而我能说,你必须问问自己,你所祷告的事情有多少是与基督有关?如果你这样来思想你的祷告生活,你就会发现你的光景到底怎样。你会晓得你为婚姻生活的祷告与基督毫无关系。因此,那些祷告都是异样的香。

不过我愿指明,我不是说我们不该为着个人事务或所需要的物质东西来祷告。我的点乃是说,我们要问问自己,我们的祷告有多少与基督有关。这个问题乃是一个试验,要显明我们所祷告的是真实的香,还是异样的香。

凡火

凡火是甚么?照豫表来看,任何的火,别于燔祭坛上焚烧的火,就是凡火。在外院子里祭坛上焚烧的火,是从天上降下来的。这火从天上降下以后,就在祭坛上不断地焚烧。香必须由来自第一座坛上的火焚烧。如果你用其它的火来烧香,那就是凡火。

有了凡火,就是我们里面有了某种天然的动机,没有受过十字架的对付。凡没有受过十字架对付,却推动我们来祷告的东西,都是凡火。如果我们看见这一点,我们就会晓得,许许多多的基督徒都是被天然的动机所推动而祷告的。他们的动机从来没有被十字架摸过,结果他们就是以凡火来祷告。

祷告与基督无关的事物就是异样的香,带着没有受过十字架对付的动机来祷告,就是有了凡火。在我们的祷告中,我们也许会用凡火献上异样的香。如果我们看见异样的香和凡火的意义和严重性,我们就会承认,以往许多的祷告是受天然的动机所推动的。我们也会看见,我们许多的祷告与基督毫无关系。此外,我们会晓得,当我们祷告的时候,我们自己常常不是在神里面,反倒在祂以外。我们的祷告表明我们不是在神里面。我们是在神里面,还是在神以外,由我们祷告的方式就表明出来了。我们的祷告总是说出我们的光景到底怎样。

天然的祷告

最近一位弟兄对我说:“李弟兄,你把关乎神经营的真理服事给我们,夺去了我们
的天堂,现在你好像又要来夺取我们的祷告。”就一面说,我们天然的祷告都必须被
夺取、被剥夺。也许在将来的聚会中就不会有这么多天然的祷告了。就这面说,我们中间的祷告可能会比较少。

我年轻的时候,很欣赏叨雷(R. A. Torrey)所著“如何祷告”这本书。我很宝贝这本书,把它读了好多遍,并且将我所读的付诸实行。早期这本书的确帮助我来祷告。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它告诉我们说,祷告必须先认罪,然后才能彀祷告。然而这不过是来到第一座坛。经过多年的经历以后,最终我才明了这本论祷告的书是初步的。然后我阅读其它论到祷告的书籍,尤其是慕安得烈(Andrew Murray)所著的“和基督学祷告”,这是论祷告最深的一本书。然而这本书没有给我的灵多少帮助。

我们无须阅读论如何祷告的书籍,只要把这些论到香坛的信息消化就彀了。我无法告诉你如何祷告,但我向你保证,如果你为着这些论到香坛的信息祷告,并且付诸实行一段时间,你在祷告的事上,就会成为不同的人。

以往我们的祷告相当天然、宗教。我必须承认,我也以天然、宗教的方式来祷告。在试炼、艰难的时候,无论谁都会祷告神、呼求神。但是人祷告多半是在那里祷告?当然,他们不是在帐幕的外院子里,更不是在帐幕里面了。

神所渴望的

神所渴望的乃是在香坛那里的祷告。我们已经指出,这样的祷告是代求的祷告。每当我们在香坛那里开口祷告的时候,我们的祷告不是为着自己,而是为着神永远的计画,为着祂的恢复,为着祂的行动,并为着祂所有的教会。我们的祷告会说出我们在那里,以及我们是谁。

在这些信息里,我们说到一些与祷告生活有关更深的点。我们都必须实行这些真理。如果我们晓得我们无须形式地祷告,无须献上天然、宗教的祷告;这会帮助我们祷告得更多。反之,当我们到达目的地─香坛─的时候,我们就会成为代求的人;我们会终日为着别人和主的权益而代求。这样的祷告乃是神所要的馨香之气。这种祷告能完成神的旨意,满足神的愿望,并使神心喜悦。我们这样祷告,就晓得我们是真与主是一了。我们藉着代求的祷告,就能在香坛那里与祂是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