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篇、赎罪银(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四篇 赎罪银(二)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十一至十六节;三十八章二十五至二十八节;民数记一章四十五至四十六节;二章三十二节。

在前一篇信息里,我们开始查考三十章十一至十六节里的赎罪银这件事。出埃及记三十章十二节说,要按以色列人被数的,计算总数;而十六节说,要从以色列人收这赎罪银,作为会幕的使用。我们已经指出,要明了赎罪银的意义,必须探讨几个要紧的问题。第一,香坛和赎罪银之间有甚么关系?第二,既然以色列人已经蒙了救赎,为甚么到了三十章还需要赎罪银呢?第三,既然救赎是藉着逾越节的羊羔完成的,为甚么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赎价与动物的血无关,而与银子有关呢?第四,为甚么称赎罪银为举祭?第五,为甚么赎罪银单单为着二十岁以上的男丁付出,而不是为着全体以色列人?

祷告与军队的编组

在第一个问题的解答里,我们已经看见,在香坛面前的祷告、代求乃是为着神的行动;神的行动需要一支能彀为着祂的权益争战的军队;而为着祂军队的编组,就需要一次人口调查。由此我们便能懂得香坛和赎罪银之间的关系。我们能彀了解,为甚么香坛描述过之后,紧接着就题起赎罪银。香坛面前的祷告带进了数点以色列人的事,为要编组一支军队,来为着神在地上的行动争战。

假设以色列人中间还没有编组一支军队。若是没有军队,帐幕还可能行动么?不,没有一支军队为着神的权益争战,帐幕就无法行动。根据民数记,数点二十岁以上的男丁,乃是为着军队的编组。后来,民数记称十二支派为军队,就是军旅。这表明每一支派都编组成一支军队。只有利未支派例外,因为利未支派是帐幕的军队。众支派都编组成为军队,目的乃是为着神的行动。

在出埃及记三十章里论到香坛的记载以后,紧接着说到人口调查和赎罪银的事。要把一只军队编组起来争战,就需要调查人口。在香坛面前的代求乃是为着神的行动。但神怎能在有许多仇敌的情况下行动呢?答案乃是:神藉着争战而行动。然而神的军旅在那里?神的军队在那里?这些军队定规是由神的选民编组成的。此外,只有满二十岁的男丁能有资格加入这支军队。这表明要把军队编组起来,许许多多神的选民必须成熟。

在一些国家里,要征召一定年龄的青年来当兵。然而,这种军事征召与救赎无关。青年人被征召服役,并不需要蒙救赎。但神的军队要编组起来,情形就完全不同了。神的军队要编组起来,是需要救赎的。你相信天然的人有资格在神的军队里么?天然的人的确没有资格被征召加入这支军队。因这缘故,除了逾越节羊羔的血以外,还进一步需要赎罪银。

逾越节的羊羔和赎罪银

逾越节的羊羔和赎罪银之间有一个重要的不同。逾越节的羊羔完完全全是为着救赎的,对全体百姓都管用。但赎罪银应用到那些有资格编组成为神军队的人身上,才与救赎有关。如果有些神的选民不满二十岁,想要纳半舍客勒的赎罪银,因为他们年龄不足,还不彀成熟,就没有资格纳赎罪银。然而,在逾越节的羊羔所完成的救赎上,年龄并不是一个因素。所有的以色列人;不论年龄大小,都有资格被羊羔所救赎,连才生的婴孩也有资格蒙救赎。有些圣经教师一直忽略羊羔的救赎和赎罪银在资格上不同。

迫切需要成熟

我们这些神的选民,不论年龄大小,从属灵上说,都已经蒙了救赎。然而我们必须问问自己,照着我们的成熟来看,我们属灵的年龄有多大?也许你属灵的年龄只有几周或几岁。在出埃及记三十章的时侯,以色列人的总数至少有二百万。但还不到三分之一,严格说来,只有六十万零三千五百五十人,有资格在神的军队里。三分之二以上的神的子民,包括所有的女子以及二十岁以下的男丁,在这次的军事人口调查中都不能被数点。

这件事属灵的意义乃是说,如果我们要在军队里为着神的行动争战,我们就必须成熟,我们必须长大,直到我们属灵的年龄满了二十岁。在香坛面前所献的代求就是为着这个长大成熟,使军队能彀编组起来。香坛那里的代求愈多,神的子民就愈迫切需要长大。我们会愈过愈明了,我们迫切需要成熟。我们更多的人迫切需要长大,达到成熟,因而有资格组成一支军队。这样一支军队编组起来,神才能彀为着祂的旨意在地上行动。离开了由成熟之人所组成的军队,神就无法行动。哦,神的选民必须长大!在香坛那里献给神代求的祷告正是为此!

姊妹们听见以色列人中间惟有男丁才能编入神的军队,不该感到失望。在属灵的经历中,男丁表征刚强的人。从属灵上说,今天有些姊妹也许是男丁,而有些弟兄在属灵上也许是女子。我们在属灵上是男的,还是女的,不在于我们是弟兄还是姊妹,而是在于我们在灵里是刚强,还是软弱。倘若你灵里刚强,你就是男丁。但如果你灵里软弱,你就是女子。我们中间有太多的人是女子,所以我们必须成熟。

凭着在升天里宝贵的基督来争战

让我们假定你是成熟的,能彀在神的军队里。因为你属灵的年龄至少二十岁了,你就有资格列在那些能彀出去打仗的人中。但这意思是说,你该直接去争战么?当然不是。如果你想要直接去争战,你就会遭殃。出埃及记三十章十二节说:“你要按以色列人被数的,计算总数,你数的时候,他们各人要为自己的生命,把赎价奉给耶和华,免得数的时候,在他们中间有灾殃。”我们要避免灾殃,就绝不该凭自己去争战。我们应当说:“在神的军队里我绝不凭着自己去争战,惟有在基督里并凭着基督,我才去。我有基督作我的半舍客勒,作我的赎罪银。祂是宝贵而有价值的。”如果我们要在神的军队里争战,我们就必须单单凭着这位宝贵的基督来争战。

赎罪银所豫表的基督不是钉十字架的基督,不是作为赎罪祭和赎愆祭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反之,赎罪银乃是举祭,表征复活并升天的基督,在天上的基督。照赎罪银的豫表来看,我们所凭以争战的基督不是钉十字架的一位,而是升天的一位。也许你以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件事,但这就是豫表所呈现的图画。

此外,我们由经历中晓得,每当我们凭着自己,而不凭着基督作赎罪银去争战时,我们就会遭遇灾殃。这意思是说,在属灵的争战中有了灾难。然而,我们中间至少有些人有过这种经历,就是不凭着自己而凭着基督作赎罪银来打属灵的仗。他们凭着基督作举祭、作复活并升天的一位来争战。

凡是从事属灵争战的人都晓得,这场争战不是在地上打的。属灵的争战是在空中进行的。我们要从事这样的争战,就必须与升天的基督一同在诸天界里。我们必须与作举祭的基督一同在天上。我们在别处曾经指出,摇祭是表征复活的基督,而举祭是表征升天的基督。所以,举祭比摇祭更进一步;也就是说,升天的基督越过了复活的基督。在升天里,基督打败了祂的仇敌。

根据出埃及记和民数记的记载,惟有藉着军事人口调查,神的军队才能编组起来。
神有了这样的军队,就能彀为着祂的权益在地上行动。然而,我们在这军队里为着神
的行动争战的时候,必须凭着复活并升天的基督争战,我们绝不该凭着自己争战。

在香坛那里代求

如果主的恢复要往前,许许多多的圣徒必须经历外院子和帐幕的各个方面。他们必须到祭坛那里,然后在圣所里的桌子面前享受基督作生命的供应。接着他们必须接受基督作光,并经历天然人的破碎,好得着约柜,就是基督作神的见证。最终,他们会到达香坛,并为着神的行动代求。

在主的恢复里,有些圣徒有过这种经历。他们能彀在经历上领会我所讲论的。这些圣徒渴望留在香坛那里祷告。即使他们外面没有多少时间祷告,他们里面的灵却渴望留在香坛那里祷告:“主,我们为着你的恢复呼求你。主阿,向前罢!然而看看今天的光景─到处都有仇敌。主,你的见证在那里?我们祷告,愿你的见证往前。”这就是在香坛那里所献代求的祷告。

我们到达香坛并留在那里一段时间以后,就无心为着房子、车子这些物质的东西来祷告。我们惟一的渴望就是为着主的行动祷告。我们会对祂在全地的见证有负担。我们会祷告说:“主,愿你的恢复往前。主阿,你在地上的见证如何?主,在欧洲、在南美往前。”也许我们很有负担为着主的行动祷告,以致无心为着私事祷告。我们会把这些事,包括身体的健康,都交在主的手中。即使我们外面为着私事、为着健康有
些祷告,这些事却不是我们里面所真正关心的。我们里面深处所关心的乃是主的恢复、主的行动和主的见证。

在香坛那里代求的祷告,使神迫切要在祂的子民中间有一次人口调查,这样军队就能彀编组起来,为着祂的行动争战。这意思是说,香坛那里的祷告导致军队的编组。不要以为这种领会是我想像出来的产品。这绝不是想像出来的,乃是对于属灵界之事的真实描述。在香坛那里祷告的结果,导致主对众教会的众圣徒作一次军事人口调查。祂到处数点祂的百姓。凡被数的人都是有资格出去打仗的人。然而,他们必须晓得,他们不能凭自己去争战;他们需要基督这升天的一位,需要在三层天宝座上面的基督。

教会仰赖经历基督作赎罪银

照三十八章二十五节来看,由被数点要编组成军队的男丁所收集的银子,“按圣所的平,有一百他连得并一千七百七十五舍客勒。”二十七节告诉我们,要用那一百他连得银子,铸造圣所和幔子带卯的座:“用那一百个连得银子,铸造圣所带卯的座,和幔子柱子带卯的座,一百他连得,共一百带卯的座,每带卯的座,用一他连得。”每一个带卯的座重一他连得,一他连得约等于一百磅。整个帐幕全仰赖这一百个带卯的银座。此外,帐幕里所有的柱子都有银柱顶,这些柱顶表征荣耀。出埃及记三十八章二十八节说:“用那一千七百七十五舍客勒银子,作柱子上的钩子,包裹柱顶,并柱子上的杆子。”钩子和杆子乃是为着把帐幕编织并连结起来。

这银子表征天上的基督是那些能彀出去打仗的人所付出的代价。每一个地方教会都仰赖这位基督,就是那些能彀出去打仗的圣徒所经历的。这些弟兄姊妹经历复活并升天的基督到这个地步,而他们所经历的基督成了带卯的银座、银柱顶、银钩和银杆。

我能向你保证,这不仅仅是个道理。如果你研究每一个地方教会的历史,你就会看见情形的确是这样。无论那里有一个地方教会,那里定规有许许多多的圣徒,从属灵上说,他们已经满二十岁,也接受基督作他们的赎罪银。这位基督不是钉十字架的一位,而是复活并升天的一位。这些圣徒与这位基督合而为一,并经历祂到一个地步,以致祂成了当地教会带卯的座。祂又成了柱顶,也就是说,祂成了教会的荣耀。不但如此,这位升天的基督还成了钩子和杆子,就是教会的力量和联结的能力。

经历升天的基督作赎罪银乃是为着神的行动。这是在香坛那里献上代求祷告的结果、结局。所以,赎罪银乃是直接与香坛有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