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七篇、圣膏油(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七篇 圣膏油(一)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二十二至三十三节;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二节;约翰一书二章二十节,二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开始来看圣膏油。圣膏油是由四种香料与油调和成的。首先我们需要看见的是,这膏油在出埃及记神圣记载里的地位。我们必须找出,为甚么在三十章的末了把圣膏油启示出来。如果我们懂得膏油的地位,我们就会晓得膏油与帐幕之间的关系。

膏油的地位

出埃及记开始于神的选民在埃及为奴受苦。最终,以色列人浩浩荡荡地脱离了为奴之地,过了红海,进到旷野里,并享受神的供给。甚至他们在埃及的时候,就享受了逾越节。他们也经历了神大能的拯救,因为神把他们从埃及拯救出来,并救他们脱离法老刚愎的手和他的军队。在旷野里,神的子民尝过属天的粮食─吗哪,也喝了从裂开盘石流出来的活水。因着神的怜悯,他们经历了许多的神迹。

以色列人到了西乃山,在那里停留了十个月左右或更久一些。他们在西乃山从神领受了启示,神要他们建造一个帐幕,使祂在地上得着一个居所。不但如此,藉着这个帐幕,神也能彀与祂的子民有最美好的来往、最亲密的交通。因此,神在西乃山把帐幕属天的图样赐给了摩西。

从出埃及记二十五章开始,有帐幕及其所有器具和器皿的详细描述。这段记载完成于二十七章末了。到了二十八章,神圣的启示来到祭司的事情。首先有祭司衣服的记载,然后在二十九章,神启示出祭司该吃怎样的食物。这一章表明祭司如何成圣,并且充满了神所要求之事物的丰富。因此,到了出埃及记二十九章末了,祭司就豫备好了。

在出埃及记三十章,首先有香坛,然后是为着神圣征召的人口调查,为要组成神的军队。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已经指出,何以为着编组神的军队而有的征召,是在香坛的描述之后。乃是因为香坛是神行动的推动因素,而神的行动需要一支军队。这支军队必须为着神的行动争战,好清理出一条路来让神往前。

出埃及记三十章也有洗濯盆,离帐幕的入口不远。祭司进入帐幕事奉神以前,必须在洗濯盆里洗净手脚。

接着洗濯盆的描述,就有圣膏油、调和之膏油的记载。这膏油使祭司、帐幕和所有的器具、器皿都成为圣。换句话说,帐幕、器具、器皿,以及祭司,都需要抹上这膏油。在三十章结束以前,还不是神说到膏油的适当时候。现在我们就能懂了,为甚么膏油的记载是在三十章的末了。

神的启示是渐进的。它是逐步甚至逐段往前的。在埃及,以色列人享受了逾越节的羊羔。在旷野里,他们享受了吗哪和流自磐石的活水。

一个更深的真理

许多基督徒都晓得逾越节的羊羔、属天的吗哪、活水。好多首诗歌写到逾越节、吗哪、活水。然而,许多基督徒从来没有读到一本书,或听过一篇信息是讲论调和的膏油的。

最近我查考别人对出埃及记三十章里调和膏油的讲论。在达秘(J.N. Darby)的摘要
里,对于膏油和香只有一段简短的话。马金多(C.H. Mackintosh)在摩西五经的注释里说,在圣膏油里,“我们辨识出圣灵各种恩典的豫表,这些恩典所有神圣的丰满都在基督里面。”但他没有告诉我们这些恩典是甚么。寇特(C.A. Coates)论到出埃及记三十章的著作显示很有进步。他多次使用“基督的灵”这个词,来论到膏油。很少作者使用这种说法;多半都是说神的灵或圣灵。此外,寇特还说到“神所喜悦之人的灵”,以及“另一个人的灵─那在神右边之人的灵”。这表明寇特看见基督的灵不仅仅是神的灵,也是另一个人的灵。寇特论到四种香料,说,它们“代表恩典所有的特征,在基督的灵里完美地融合相调在一起。”寇特懂得一些香料与橄榄油调和的事。四种香料与橄榄油调和,作成了膏油。

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膏油的确是表征圣经中一个更深的真理。我很关心我们中间有些人可能还不太领会这个更深的真理。因此,我们必须晓得调和之膏油的意义。

膏油的意义

调和的膏油要用来抹帐幕及其所有的器具,祭坛和坛的一切器皿、洗濯盆及其盆座,以及祭司(三十章二十六至三十节)。这膏油表征三一神经过了漫长的过程,成了包罗万有调和的灵,为要临到祂所拣选并救赎的人,好与他们合而为一。

以色列人享受了逾越节、天上的吗哪、磐石流出的活水,的确很好。但这些享受没有一样比得上膏油的享受。膏油是表征三一神─父、子、灵─如今能彀临到祂所拣选并重生的人,为要与他们合而为一。这远胜于羔羊所豫表的救主或救赎主,也远胜于吗哪和活水。这膏油豫表三一神─在神圣三一里的神─经过了漫长的过程,成了包罗万有调和的灵临到我们,使我们与祂合一,也使祂与我们合一。何等奇妙!

历代以来,调和的膏油这件奇妙的事一直被基督徒忽略。这就是没有甚么诗歌论到这个题目的原因。然而,要找出论到逾越节的诗歌很容易。比方说,有一首著名的诗歌说:“我一见这血,就必越过你。”许许多多的诗歌写到吗哪,有些较深的基督徒写出论活水的诗歌。但你到那里能找到一首诗歌是论到调和的膏油?

有些基督徒听见我们说到调和的膏油,也许会说:“你说甚么?三一神经过了漫长的过程以后,成了包罗万有调和的灵,这是甚么?灵神岂能彀调和么?你说这灵临到我们,是甚么意思?我们晓得五旬节那天,圣灵降临在信徒身上。但父留在宝座上,子在父的旁边。你说三一神临到我们,与我们合一,这是甚么?”今天有谁晓得这些事?有谁讲论它们呢?

多年来,我有负担一再地说到调和的灵。要紧的事要一再重复,乃是圣经里的一个原则。在圣经里,有些事情一再地重复。例如,请想想看,我们在新约里听过多少次要相信主耶稣?为甚么神这么重复这件事?神所以重复这件事,是因为它太要紧了。照样,因着调和的灵这么要紧,我就不能不说了再说。此外,我也关心今天宗教气氛的影响。由于这种影响,许多信徒只在意肤浅的事。他们也许晓得羊羔、属天的吗哪,甚至稍微懂一点活水的事。但一说到出埃及记三十章里调和之膏油的信息,就很少基督徒有耳可听了。他们喜欢悦耳的信息,但他们不愿听深刻而有分量的事。

我盼望我们深深牢记这个事实:神永远的心意不仅仅是要赐给我们一位救赎主,或是供应我们属天的吗哪和活水,神永远的心意乃是要成为包罗万有调和的灵临到我们,这灵包含了神性、人性、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和升天。这一切融合起来成了调和的膏油,而这膏油是要涂抹神所拣选并救赎的人。

我们能彀用油漆来说明涂抹的事。我们漆一样东西时,油漆临到它,并且与它成为一。照样,神以祂自己来涂抹我们的时候,也临到我们,并使祂自己与我们成为一。

神涂抹我们所蕴含的要比创造天地复杂得多。在创造里,神要怎样,只要开口说话就行了。例如,神说“使旱地露出来”,旱地就出现了。但神必须经过一段过程,好产生出膏油来,就是神圣的“油漆”。这膏油的成分包含了神性和人性。还有,就是基督的道成肉身和为人生活。

这位神活在地上三十三年半,这是一件大事!全能的创造者在一个被藐视的国家里、一个贫寒的家庭中生活为人。三十三年半以后,祂死在十字架上,埋在坟墓里,并且游历了阴间。然后在复活里,祂从死人中出来,以后又升到天上。这些步骤都是香料与油调和产生膏油所需要的。

照出埃及记三十章来看,调和的膏油基本成分乃是橄榄油。这橄榄油是表征神的灵,就是神格的第三位。我们已经看见调和之膏油的成分包含了神性、人性、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升天。这些成分已经与神圣的灵调和了。如今神圣的灵不再单单是油,而是成了膏油。

没有一样东西能彀与神圣的膏油相比。膏油与羔羊之间怎样相比?神成了我们的救主和救赎主是一个奇妙的事实。耶稣是耶和华我们的救主,我太珍赏祂的救恩了。然而,羔羊比不上三一神经过了种种过程,成了包罗万有调和的灵临到我们,使祂自己与我们成为一,也使我们与祂成为一。照林前六章十七节来看,与主联合的,便是与主成为一灵。这是何其伟大!

在道理上牢记这件事还不彀。我们需要祷告:“主,给我看见包罗万有之灵的异象。给我看见今天你乃是包罗万有的灵,调和着神性、人性、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升天。主,我需要看见你拔高的人性,包罗万有、奇妙而奥秘的死,以及无法形容的复活,已经调进那灵的里面。”如果我们看见了这个异象,我们就会祷告说:“主,我感谢你,如今那灵乃是调和的灵。这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就是三一神自己临到我、涂抹我,使祂自己与我成为一,也使我与祂成为一。”
这包罗万有的灵比逾越节的羊羔、吗哪、活水还要大。事实上,这灵比一切都大。没有甚么能彀超过三一神经过了一段漫长的过程,成为赐生命的灵。如今我们不但享受这灵,更与他合而为一!

在这宇宙中,许多天使背叛了神,人类也堕落了。如今这地是在背叛神的光景中。神在地上似乎不能寻得一个居所。但祂的确有许许多多的选民成了祂的居所。因此,祂要临到他们,使祂自己与他们成为一,也使他们与他自己成为一。祂甚至因着进到他们里面,住在他们中间,而使他们成为祂的居所。不但如此,他们也能彀事奉祂、与祂来往、与他合一,并与祂同住。这是真正的成圣。这就是使一班人成圣,成为神在地上的居所。这些人都是祭司,他们事奉神、接触神、与神来往,甚至与神合一。

神在埃及或在通往西乃山的旷野无法得着这样一个居所。反之,祂必须在西乃山把百姓带到祂的面光中,给他们看见属天的启示,这个启示是关乎帐幕及其器具、器皿、祭司的成圣,以及膏油等。用来抹帐幕和祭司的膏油乃是三一神自己的表征,祂经过了种种的过程,成为调和的膏油,临到祂所拣选并救赎的人。

在出埃及记三十章里膏油的记载之后,就有香的描述。膏油启示出神如何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来临到我们。香是表征我们如何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回到神面前。因此,这里有神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临到我们,以及我们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回到神面前。这与约翰福音里的启示一致。在约翰一至十三章,有神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临到我们。接着,特别是在十四至十七章,主耶稣把我们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回到神面前的路指示我们。首先神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临到我们,如今我们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回到神面前。何等奇妙神圣的交通!我们都必须学习有分于膏油的涂抹,并在香坛那里把基督当作甜美的香献给神,作神的满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