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篇、圣膏油(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八篇 圣膏油(二)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二十二至三十三节;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二节;约翰一书二章二十节,二十七节。

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来看与三十章二十二至三十三节里圣膏油有关的细节。

膏油的材料

四种香料

圣膏油的材料分为两类,有五种。第一类包含了四种香料:没药、肉桂、菖蒲、桂皮。第二类只有一样东西─橄榄油。

流质的没药

流质的没药闻起来是香的,尝起来却是苦的,表征基督宝贵的死。在圣经里,没药多半用于埋葬的时候。因此,没药与死有关。照约翰十九章来看,尼哥底母等人豫备埋葬主耶稣的身体时,就用了没药。

没药来自一种芳香的树。这种树因着受到切割或因某种天然的裂口或开口,结果就流出汁液来。古时候,这种汁液用来减轻死亡的痛苦。主耶稣被钉十字架的时候,有人拿没药调和的酒给祂,要减轻祂的痛苦。然而,祂不肯接受。没有疑问,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没药乃是表征主的死。

没药芳香的液体不但能减轻痛苦,当身体流出不当的分泌物时,也能用来医治身体。没药能彀矫正人体内的这种情况。在我们的为人生活中,有许多不当的分泌物,然而主在十字架上的死解决了这个难处。

芳香的肉桂

芳香的肉桂表征基督之死的甜美与功效。肉桂不但有特殊的香味,也能彀用来强心。肉桂可用来增强衰弱的心脏。

没药表征基督宝贵的死,而肉桂表征基督之死的功效。如果我们把主的死应用到我们的情况里,它会减轻我们的痛苦,矫正不当的分泌物,最终鼓舞我们,使我们欢喜快乐。我能彀由经历来证实这件事。有时候环境中消极的事物会使我下沉,但我一应用主的死,就得着改正、调整、鼓舞并激励。

芳香的菖蒲

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菖蒲是一种芦苇。没药的希伯来字根意思是流动的,而菖蒲的字根意思是站立。菖蒲生长在沼泽淤泥之地。但即使它长在沼泽之地,仍能矗立于空中。根据香料的次序,菖蒲是表征主耶稣从死地复活。主被摆在沼泽之地、死亡之域,但在复活里,祂起来了、站立了。所以,菖蒲是表征基督宝贵的复活。

桂皮

第四种香料─桂皮─表征基督复活的能力。桂皮和肉桂属于同一科。肉桂取自树皮的内部,而桂皮取自树皮的外部。肉桂和桂皮都是甜美芳香的。不但如此,香肉桂和桂皮时常生长在其它植物无法生长的地方。

古时用桂皮当作驱虫剂,赶逐昆虫、蛇蝎。因此桂皮表征基督复活的能力、功效。基督的复活能彀禁得起一切的环境,祂的复活的确是驱虫剂,驱赶所有邪恶的“昆虫”,尤其是那古蛇魔鬼。

没药、肉桂、菖蒲、桂皮都是同一类的材料,属于香料类。现在我们来到橄榄油,这是第二类里惟一的项目。

橄榄油

在圣经里,橄榄油是表征神的灵。橄榄油是橄榄被压榨所产生的。橄榄油是表征神的灵藉着基督受死的压榨而流出来。

橄榄油是膏油的基础,是与香料调和的基本成分。四种香料调进橄榄油里,就成了膏油。这指明橄榄油所表征神的灵不再仅仅是油,如今它乃是与一些成分调和起来的油。关于这一点,约翰七章三十九节说:“耶稣这话是指着信祂之人,要受那灵说的;那时那灵还没有,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另译。)这意思是说,主得着荣耀以前,调和的灵还没有。到了基督复活以后,这灵的调和、融合才完成了。

四种香料表征神创造里的人性,油表征神格里的神性

四种香料表征神创造里的人性。在圣经里,四这个数字表征神的创造。有四活物,也有地的四角。此外,四种香料也是神创造的素质。这些香料是表征主耶稣的人性。在道成肉身里面,主耶稣是神,也是人。四种香料表征主耶稣在神创造里的人性。当然,有些基督徒不喜欢听见“创造”这个词用在主耶稣身上。这是因着亚流(Arius)的异端教训,他教导人说,基督仅仅是个受造者,不是永远的神。

油是表征神格里的神性。我们已经看见,四这个数字是表征受造之物。一这个数字则是表征独一的创造者─神。

在调和的膏油里,有四与一这些数字,以及四与一融合在一起。这表征人性与神性融合起来、调和起来。论到调和的膏油,我们无法避免使用“调和”这个词。“复合”、“融合”这些词实际上就是调和的意思。四种香料与油调和起来了。

香料与油调和就好比素祭中的细面与油调和。(利二。)素祭的面团是由细面与油融合、调和而产生的。这也表征在基督那一个身位里面有神性,也有人性。

我读过一些书籍说,写约翰福音是要使争辩基督身位的不同派别调和一致。有些人说,基督是神,有些人说,祂仅仅是个人。有些人说,基督不是神,而是神所创造的
话─劳高斯(Logos)。约翰一章一节说:“太初有话,话与神同在,话就是神。”(另
译。)这指明是基督的话,就是神。不但如此,约翰一章十四节说:“话成了肉身。”(另译。)这位话神,成了肉身。事实上,我不喜欢把“和谐”或“一致”这些词用在约翰的著作上。其实,使徒约翰的著作不重在如何前后一致,而重在丰富包罗万有。基督是包罗万有的一位。如果祂只是神而不是人,或只是人而不是神,祂就不是包罗万有的。赞美主,基督是神也是人,是人也是神!因着基督是包罗万有的,约翰的著作也是包罗万有的。

调和的膏油照样是包罗万有的。你能看见这调和品的包罗万有么?在这包罗万有的调和品里,有橄榄油、没药、肉桂、菖蒲、桂皮。这指明在膏油所豫表的调和之灵里面,我们能彀看见神性、人性、基督包罗万有的死、基督之死的功效。此外,我们还能看见基督宝贵的复活,和祂复活的大能。这些成分都包含在基督的灵里面。

基督的灵用在新约里面,乃是一个包罗万有的词。腓立比一章十九节说到耶稣基督之灵全备的供应。然而,没有经文说到神的灵全备的供应。在创世记第一章,我们读到神的灵。但在保罗的书信里面,有基督的灵,也有耶稣基督的灵。

愿我们都深深牢记,今天包罗万有的灵这个调和的膏油,一点不差就是三一神经过了种种过程,成为包罗万有的灵临到我们。有些基督徒认为这种对那灵的领会是异端。然而,今天所下的不是最终的断案。照圣经来看,这是人的日子,而人的日子不是最终的。让我们等候,直到主的日子,让祂来审判。我确信主会说,这样领会包罗万
有的灵是正确的。

在旧约里,有表征神的灵的橄榄油。最终,帐幕建造起来,祭司也豫备好了以后,就不仅有橄榄油,更有调和的膏油了。这表明我们不仅有神的灵,更有基督的灵。没有疑问,寇特(C.A. Coates)在这里有些看见。他的著作论到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膏油时,说到基督的灵和另一个人的灵。

我们这些信徒已经由调和的膏油、包罗万有的灵所涂抹。诗篇一百三十三篇二节描述膏油如何从亚伦的头上,流到胡须,又流到他的衣襟。这表征整个身体都被那灵所涂抹。

然后约翰一书二章二十节、二十七节告诉我们,我们受了膏油涂抹,这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我们。约翰一书二章二十节说,“你们有从那圣者来的膏油涂抹,并且你们都晓得。”(另译。)二十七节说:“至于你们,你们从祂所领受的膏油涂抹住在你们里面,并不需要人教导你们;自有祂的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你们,这膏油涂抹是真实的,不是虚谎的,你们要按这膏油涂抹所教导你们的,住在祂里面。”(另译。)

接受膏油涂抹就是接受神圣的油漆。油漆匠都晓得,最好是多涂几层油漆。要漆一些东西的时候,最好是一层又一层的漆。在我们对那灵的经历中,需要把我们漆了再漆。最终,我们也许漆了好几百层。赞美主,祂天天都以膏油来涂抹我们!

膏油涂抹应用到我们身上的时候,就教导我们。今天神主要是藉着膏油的涂抹默默地教导我们。例如,你也许为着某件事求问主,祂就会藉着膏油涂抹来教导你。倘若我们说:“主,请告诉我你要甚么颜色?”主不会说甚么。反之,祂会拿起祂的“刷子”,把你涂上一种颜色,也许是绿的。祂不会对你说绿色,而是把你涂上绿色,来告诉你祂要绿的。这就是主教导我们的方式。

照约翰一书二章来看,我们里面的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我们。许多时候我们知道自己错了,不需要人来告诉我们。然而我们里面膏油涂抹的运行会教导我们说,我们错了。我相信我们对膏油涂抹的教训,多少都有经历。

膏油的分量


没药五百舍客勒

没药五百舍客勒是表征完全负责任的一个单位。五这个数字在圣经里是象征负责任。我们可用人的手来说明。我们的手有四个手指和一个拇指。因此,手能彀作许多事
情,也能彀负责任。

五是由四加一构成的。四这个数字又一次表征受造之物,一这个数字也表征神。因此,五这个数字是表征神加上人,为要赐给我们负责任的能力。

圣经里对于五是负责任的数字有清楚的说明。十条诫命是写在两块石版上,每块石
版上有五条。马太二十五章里的十个童女也分为两组,每组五人。在十诫和十童女的事例中,五这个数字都是表征负责任。没药五百舍客勒是由一百乘五构成的,表征完
全负责任的一个单位。

肉桂二百五十舍客勒,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

根据三十章二十三节,肉桂的分量是“一半,就是二百五十舍客勒,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二百五十舍客勒表征完全负责任的半个单位。肉桂二百五十舍客勒和菖蒲二百五十舍客勒合在一起形成一个单位,表征神圣三一的第二位藉着死裂开了。香料有三个完整的单位,而中间的单位分为两半,这不是偶然的。神记载这件事,目的是要表明神的儿子如何在十字架上受切割。

桂皮五百舍客勒

二十四节说:“桂皮五百舍客勒,都按着圣所的平,又取橄榄油一欣。”桂皮五百舍客勒也表征完全负责任的一个单位。

四种香料里的三个单位,每个单位有五百舍客勒

四种香料里的三个单位,每个单位有五百舍客勒,乃是表征复活里的三一神与人性调和,为要担负完全的责任。我能彀作见证,在话语职事里面,复活里的三一神自己与说话者调和,为要负责将神的话服事给祂的子民。

膏油的功用

圣膏油(调和的膏油)的功用,乃是使属神的物和属神的人成圣,将他们从一切凡俗的事物中分别出来,使他们为着神的事奉成为至圣。照三十章二十六至二十八节来看,膏油要用来抹会幕、见证的柜、桌子,与桌子的一切器具、灯台,和灯台的器具,并香坛、燔祭坛,和坛的一切器具,洗濯盆和盆座。三十节说:“要膏亚伦和他的儿子,使他们成为圣,可以给我供祭司的职分。”凡是受膏的人或物件都要成圣,都要分别出来。膏油成了一个表记,将他们从一切凡俗的事物中分别出来。

二十九节说:“要使这些物成为圣,好成为至圣;凡挨着的都成为圣。”膏油一抹在甚么东西上,这个东西就成为至圣。不但如此,凡挨着的都成为圣。

我们假设:我们以一种永远不干的油漆把一张椅子漆成绿色的,凡挨着这张椅子的人都会沾上油漆。我们可以说,我们已经漆上了永远不干的神圣油漆。所以凡挨着我们的人,都该受我们的影响。所有的基督徒都该这样有影响力,他们该有一些传染性的东西。如果你挨着我们,油漆就应当涂到你身上去。有时候别人讲论我说:“不要去接触那个人!如果你与他接触接触,你就会受他的影响。”我是基督的执事,我的工作就是要影响别人。如果我不是这样有影响力,我作话语执事就徒劳无益了。一个有益的话语执事总是有些传染性的东西。

直到世世代代

出埃及记三十章三十一节说:“你要对以色列人说,这油我要世世代代以为圣膏油。”这表明神圣经纶的原则或方针是不改变的。膏油涂抹的条例要存到永远。甚至在永世里,神仍要继续不断地涂抹我们。

不可倒在人的肉体上

三十二节说,圣膏油“不可倒在人的肉体上。”(另译。)在圣经里,人的肉体是指旧造里堕落的人。我们这些在基督里的信徒已经重生,而我们因着重生已经成了一个新造。一方面,我们有一个重生的灵;另一方面,我们还有老旧、堕落的肉体。不可把膏油倒在人的肉体上,这个吩咐指明膏油涂抹不可应用在旧造的人身上。每当我们照着肉体生活行动的时候,我们就与基督的灵无分无关。如果我们要有分于这灵,并享受包罗万有的灵,我们就必须留在我们的灵里。


基督的灵不能倒在我们老旧的性情、老旧的人身上。我们的肉体没有地位来有分于调和的膏油。每当你发脾气的时候,你就在肉体里,无法享受基督的灵。但你一转到灵里,你会立刻在灵里感觉到膏油的涂抹。你晓得你涂上了基督的灵,因为你是活在新造里,不是活在老旧的性情里。

出埃及记三十章三十三节指明,膏油不可倒在外人身上。(另译。)“外人”这个词暗指
祭司与非祭司间的比较。在神面前服事的祭司不可照着老旧的性情行动。反之,他们要照着新的性情生活,因而享受膏油的涂抹。然而在神看来,其他的人都是外人。我们可以说,肉体、旧人是外人。今天我们基督徒不是外人,我们乃是祭司;但不信的人就是外人。我们照着肉体行动为人,就是在旧造里面;在神看来,就把我们当作外人。当我们是这样的外人时,我们就无法享受基督的灵。我们必须留在灵里,必须在灵里生活、行动、说话并接触人。然后我们就会在新造里作祭司事奉神,并有分于基督的灵。

如果我们要享受基督的灵,就必须在新造里作祭司。不要在肉体里面,免得在神眼中成为外人。如果我们是外人,就与包罗万有的灵无分了。

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作与此相似的

三十二节中间说:“也不可按这调和之法,作与此相似的。”不但如此,三十三节继续说:“凡调和与此相似的,或将这膏膏在外人身上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另译。)不可按此调和之法,作与膏油相似的东西。这个吩咐的意思是说,我们不该模仿膏油。然而,今天在基督徒中间,有许多的模仿。因此,我们必须分辨,甚么是模仿的,甚么是真出于那灵的。例如,人的谦卑就可能不是出于那灵。我在中国见过孔夫子的一些门徒,比许多基督教的教师要谦卑得多,但这种谦卑与基督的灵毫无关系。因着一些教训的影响,许多基督徒想要表现谦卑。然而,这种谦卑不是出于基督的灵,而是一种模仿。

不要凭自己的努力模仿任何属灵的美德。这么作就是制作与膏油相似的东西。在神看来,这是一种亵渎。

因着基督教历史悠久,许许多多的人,包括不信的人在内,都受到圣经教训的影响。因着这些教训的影响,许多人尽力要诚实爱人、忠诚信实。这些都是模仿那灵。想要这样行事为人就是模仿真正的膏油。我们的诚实必须出自基督的灵。照样,我们的爱、谦卑、忍耐、恩慈─一切的美德─也都必须是内住之灵的产品。不然,我们就是模仿膏油,以同样的方法制造虚假的膺品。因此,我们不该在老旧的性情里行动,也不该模仿出于基督之灵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