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九篇、圣膏油(三)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五十九篇 圣膏油(三)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二十二至三十三节。

需要属灵的经历

我年轻的时候,听过许多篇出埃及记的信息。我常常听到逾越节的羊羔和吗哪,我也听过几篇活水的信息。然而,与调和之灵有关的事情我从来没有听过。

以色列人留在西乃山,是要接受律法和条例,以后又领受了帐幕的启示。有些教师指出,律法的颁赐乃是神对祂子民的试验。神不是要以色列人遵守律法。但因着他们无知,神就必须把律法赐给他们。因此,神把律法赐给以色列人,来试验他们。颁布律法以后,神就立刻把帐幕的启示赐给摩西。这些教师指出,这个启示是一件恩典的事。约翰一章十七节说:“律法本是藉着摩西传的,恩典和实际都是由耶稣基督来的。”(另译)耶稣基督就是帐幕的实际。帐幕来了,恩典就来了。有些教师在这一点上有光;然而,他们的经历相当有限。因着他们缺少经历,就无法合式地领会出埃及记
三十章调和的膏油。

单单把“帐幕是基督的豫表”这个道理教导人并不需要甚么经历。只要我们有客观的光,就能彀将这个豫表的道理教导人。但要在我们的教导中摸着调和之膏油的真谛实义,就非有属灵的经历不可。因着这些教师缺少经历,他们就不懂得调和的膏油。

圣经教师已经指出,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油与旧约别处一样,乃是豫表神的灵。有些人甚至教导说,在创世记二十八章,雅各在石头上所浇的油,是表征浇灌在神选民身上的那灵。虽然这些圣经教师看见了油的意义,但没有看见膏油的意义。

调和的膏油

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膏油是一种调和品。然而,油的本身不是一种调和品,而是单一的元素,没有其它的成分。膏油是四种香料与橄榄油融合而成的调和品。这调和的膏油就好比油漆,油漆是一种调和品,含有几种成分。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圣膏油也是这样。

寇特(C.A. Coates)论到出埃及记三十章的著作,说了许多那灵的事;他差不多用了三页的篇幅来说到膏油和香。就在这一段里,“基督的灵”或“那灵”这些词用了二十一次。他没有把那灵说成圣灵或神的灵。有一次他说到神所喜悦之人的灵,他指明基
督的灵就是神所喜悦之人的灵。寇特也说到另一个人的灵,就是那坐在神右边之人的灵。

寇特说,四种香料“代表恩典所有的特征,在基督的灵里完美地融合相调在一起。”这表明寇特懂得一些香料与橄榄油调和的事。然而,他没有说出融合在基督之灵里恩典的特征是甚么。在这件事上,他没有光,他没有看见没药是表征基督包罗万有的死,肉桂是表征基督之死的功效。此外,他没有看见菖蒲从淤泥之地长出来,矗立于空中,乃是基督复活的象征;而桂皮是驱逐虫蛇的东西,豫表基督复活的能力。

四种香料的顺序很有意义;没药、肉桂、菖蒲、桂皮。此外,我们在这里能彀看见三个完整单位的五百舍客勒。有没药五百舍客勒,桂皮五百舍客勒,这里就有两个完整的单位。但肉桂和菖蒲各有二百五十舍客勒,这些半个单位合在一起形成另一个完整的单位。第二个单位裂开成为两半很有意义,这至少指明了三一神的第二位在十字架上被裂为两半。因此,由圣膏油的成分和分量,就有基督死而复活的象征。不但如此,我们在香料里面也看见基督之死的功效和祂复活的能力。

那灵与膏油涂抹

约翰七章三十九节说:“耶稣这话是指着信祂之人,要受那灵说的;那时那灵还没有,因为耶稣尚未得着荣耀。”(另译这意思是说,主得着荣耀以前,调和的灵还没有。神的灵是在创世记第一章,而圣灵与基督的降生有关:基督是由圣灵成孕的。然而,就如慕安得烈在“基督的灵”第五章里所指明的,“圣灵”这个词在旧约里没有用过。到了新约起头基督成孕的时候,才第一次题起圣灵。基督由圣灵成孕的意思是说,祂的人性是神创造的一部分,这部分乃是圣的。孕育的灵在希腊文里称为那灵、那圣。虽然在主耶稣成孕的时候,就有了圣灵,但那灵还没有;直到基督复活,得了荣耀,那时那灵的调和才完成。

在约翰的著作里,很少用到“圣灵”这个词。然而,约翰时常题起那灵,尤其是在启示录里。“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二7,另译。)二章和三章里面都重复这句话。然后启示录十四章十三节说:“那灵说,是的…”(另译)二十二章十七节说:“那灵和新妇都说,来。”(另译。)

约翰在头一封书信里面,强调膏油涂抹。约翰一昼二章二十节说:“你们有从那圣者来的膏油涂抹,并且你们都晓得。”(另译。)约翰一书二章二十七节说:“至于你们,你们从祂所领受的膏油涂抹住在你们里面,并不需要人教导你们;自有祂的膏油涂抹在凡事上教导你们,这膏油涂抹是真实的,不是虚谎的,你们要按着这膏油涂抹所教导你们的,住在祂里面。”(另译。)没有疑问,约翰写这些经文的时候,心里有出埃及记三十章里圣膏油的这幅图画。

你晓得膏油涂抹是甚么?膏油涂抹就是调和之灵的运行、“油漆”。我们里面都有这个膏油的涂抹、有这个油漆。不但如此,我们所受的膏油涂抹也教导我们。

我们敬拜主,这些年来,祂使我们清楚了调和的灵。以往,许多基督徒只经历了逾越节、吗哪,顶多经历了活水。他们基督徒的经历还没有到有分调和的灵这一点。

帐幕和祭司体系

为甚么有这么多的基督徒没有经历到调和的膏油?原因乃是:这灵乃是为着建造属灵的房屋,为着圣别的祭司体系。彼得前书二章有属灵的房屋,也有圣别的祭司体系。照样,出埃及记也有帐幕和祭司体系。二十五至二十七章启示出帐幕,这与彼得前书二章里属灵的房屋一致。然后在二十八章、二十九章有祭司体系。因此,在西乃山那里,帐幕和祭司体系这两件事豫备好了。在帐幕和祭司体系的启示以后,就有调和
之膏油的描述。这指明膏油是为着神的居所,也是为着祭司体系。

如果我们不关心神的建造和神的祭司体系,我们就无法经历调和的灵。历代以来,基督徒缺少属灵房屋的建造,因此,他们无法看见调和的灵这件事;此外,也缺少了祭司体系。膏油不仅仅是为着涂抹个别的祭司。照出埃及记来看,亚伦和他的儿子必须受膏。这表明膏油涂抹乃是为着祭司体系,为着祭司团的。在新约里,有两个不同的希腊字都繙作祭司体系。其中一个字的意思是祭司的职任,另一个是祭司团或祭司的团体,出埃及记不但有祭司的职任,也有祭司团体的身体,就是祭司体系。倘若我们要有调和之灵的涂抹,就必须有神的居所和团体的祭司体系。

那灵藉着基督的苦难调和而成

膏油的五种成分─四种香料和橄榄油─都必须经历一段过程,其中包含了压榨、切
割。例如,橄榄不投入醡中,就无法流出油来。照样,要有没药和香肉桂,也非得在
树皮上切成开口不可。曾有人说,一棵树流出没药树脂时,树脂的形状看起来就像眼泪。这指出受苦的经历。从我们的身体流出来的血和泪,也是受苦的表记。没药树流出树脂时,我们可以说,它是在流泪。

我们在前一篇信息中指出,香肉桂来自树皮的内部,而桂皮来自树皮的外部。香肉桂能彀用来强心,桂皮能彀用来驱赶昆虫与蛇。

所有的香料都需要藉着受苦才能合用。这表明神的灵惟有藉着基督的苦难,才能成为基督的灵这调和的膏油。事实上,调和就是受苦。藉着基督的苦难,香料与油融合起来,形成了调和的灵。

主耶稣的一生都在受死的苦,不仅仅是十字架上的六个小时而已。祂一降生,就开始受苦。这苦难是由没药来表征的。以往我们曾指出,主耶稣活出钉十字架的生活。钉十字架的生活就是受苦的生活。主耶稣一直不断地被钉在十字架上。祂被自己的母亲、肉身的弟兄,以及门徒们钉在十字架上。祂天天都活出钉十字架的生活。这就是经历没药从树上的切口像眼泪一样滴下来。

主耶稣降生以后,博士拿黄金、乳香、没药献给他,来表达他们对主的珍赏。主死的时候,尼哥底母和亚利马太人约瑟来埋葬祂,也用没药把祂的身体裹起来,以表明他们对祂的爱戴。因此,主在地上一生的开始与结束,降生与受死的时候,都有没药。这表明主的一生,由生至死,都是苦难的生活、眼泪的生活。祂活出钉十字架的生活、没药的生活。

基督之死的精粹

我们必须学习如何在我们的经历中来应用没药。今天基督的死在那里?我们怎样才能应用它?基督的死乃是在那灵的里面。在我们的语言里,“灵”字的特殊用法可指液体中所榨取出来物质的精粹,尤其是提炼出来的精粹。因此,由一样物质榨取出来的,就是这个物质的精粹。例如,由彀类精粹制成的饮料就是众所周知的酒精。照样,主耶稣埋葬时,与没药一同用来膏主身体的芳香树脂,也可以当作一种酒精。当植物、彀类或其它的物质受到压榨时,就能从其中提炼出精粹来。我们能彀把这个原则应用于主的死,并探讨这个问题:基督之死的精粹是甚么?答案乃是:主受死的精粹就是基督之灵里的一种成分。一种物质的真正要素、真正成分就是它的精粹。例如,我们喝茶的时候,其实是喝茶的精粹。茶的功效就在于这个精粹。照样,基督之死的功效就是调和之灵的一种成分。

宾路易师母说到基督十字架的主观经历时,着重说那灵。宣信也看见一些基督之死的主观方面。然而,在十字架的主观经历上,他不像宾路易师母那样强调那灵。宣信的说法在道理上不错,在经历上却不是这么有帮助。宣信论到我们联于基督的死时,强调算这件事,他甚至写了一首诗歌论到算这个主题。

倪拆声弟兄指出,如果我们要经历基督的死,就需要那灵。他又说,罗马六章所启示我们的旧人和祂同钉十字架的事实,惟有藉着罗马八章里的那灵才能彀经历。换句话说,离了那灵,我们就无法经历基督的死。我们联于基督的死,这个事实是在罗马六章,但经历却是在罗马八章。

基督的灵

罗马八章至少有四个词是用来描述那灵的,就是“生命之灵”、“神的灵”、“基督的灵”,以及“那叫耶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罗马八章里的那灵,最要紧的不是神的灵,生命之灵,或叫基督从死人中复活者的灵。这一章里要紧的乃是基督的灵。

基督这个名称包含了道成肉身、为人生活、钉死、复活和升天。基督乃是受膏者。祂是神的受膏者,经过了降生、为人生活、钉十字架、复活、升天。今天基督的灵包含了祂的死、复活、升天的精粹,甚至包含了祂的降生和为人生活的精粹。因此,基督的灵就是基督的降生、为人生活、钉死、复活、升天的灵与精粹。我们已经看见,一种物质的精粹就是从这个物质中提炼出来的东西。把这个原则应用到基督的灵上,我们就可以说,基督的降生、生活、死、复活、升天的精粹,如今全是基督之灵的成分。因此,在这一位灵里,有基督的降生、生活、钉死、复活、升天的功效。

惟有藉着经历,我们对基督的灵才能有这种领会。我们照着灵生活行动,就有基督的道成肉身和为人生活。我们不是仅仅效法基督的生活方式。此外,我们还有祂的钉死、复活和升天。

接触那灵

离了基督的灵,我们就无法经历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弗二5~6。)有些圣经教师仅仅把以弗所二章五至六节当作道理来讲论。他们认为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是一个地位,我们凭信来接受这个事实就彀了。然而,我们把“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当作一个地位来相信时,甚么事也没有发生。保罗的教导不是这样。按保罗的教训来看,基督升天的精粹包含在基督的灵里。在这灵里,我们就有与基督一同坐在天上的经
历。

今天的基督徒多半缺少属灵的经历。然而,主的恢复一直往前。我们无法否认,因着祂的怜悯和恩典,这些年来,我们对于那灵知道得不少。我们在道理上从其他的圣经教师得着光。我们由经历中晓得,算和凭信接受一个地位都不管用。有些圣经教师认为。我们所必须作的,就是凭信接受已经完成的事实。照这种领会来看,我们除了相信这些事实以外,甚么都不该作。我这么实行,但是不管用。我愈努力相信这些事实,我就愈发死。我一点也没有经历到神圣的激励。然而,我能彀作见证,当我祷告、接触那灵的时侯,我的确经历了主的激励。

历代以来,许多圣徒对调和的灵没有开启,也经历了那灵。他们祷告的时候,受那灵的激励,自然而然地经历了包含在那灵里面基督之死的成分。他们经历了这一点,因为他们把自己祷告到那灵里面。因着他们在灵里,他们便经历了包含在基督的灵里基督之死的精粹。他们无须算自己是死的,也无须凭信接受这个地位。他们只要在灵
里,就经历了基督之死的功效。

不模仿那灵

今天我们也需要实际经历基督之死的功效。我们在灵里经历基督之死的精粹,我们的肉体、脾气、天然的性格就都被治死了。不但如此,我们天然的良善也了结了。我们甚至会恨恶天然的良善,因为我们晓得天然的良善是源于天生的东西。我们祷告、接触那灵以后,便晓得凡是出于我们天然生命的东西,神一概不要。天然的良善乃是模仿那灵。

我在中国的时候,因着许多孔子的门徒比许多基督徒的行为还要好,而觉得很困惑。有些孔子的门徒忍耐、恩慈、同情,并且乐于助人。然而,这些好行为都是天然的,与那灵毫无关系。

基督徒多半是活出模仿的生活。不信的人也能彀亲切、谦卑、忍耐、助人。这当然与那灵毫无关系。我们基督徒如果这样生活的话,我们就是模仿膏油,这在出埃及记三十章是严严禁止的。然而,在许多宗教的聚集里,却教导、鼓励基督徒活出模仿的生活,劝勉他们要亲切、要爱人、要诚实。这些都没有基督,也没有那灵,在神看来乃是亵渎。我们很可能会作同样的事。如果我们没有看见调和的灵,在我们的日常生活里,我们就会与模仿那灵的人没有两样。

孔子的门徒实行孔子的伦常教训。他们接受了孔子的教导,并尊敬他。这是东方文化的一面。但在西方,在基督的名下和圣经教训的气氛中,所行的却非常类似。在两种情形里,人们的行事为人都非常天然。西方的文化受圣经的影响,正如中国的文化受孔子伦常教训的影响一样。这意思是说,孔子的教训对中国有道德上的影响,圣经的教训对西方文化也有道德上的影响。倘若我们照着这种影响生活,就是模仿那灵。

事实上,每一种照着伦常道德的生活都是人工的。人也许会表现得很谦卑,但这种谦卑是人工的。有人造花,也有真花。因为真花是生机的,所以会生长。在这些花里面,有生命的元素。人造花也许和真花颜色、样式、外观都一式一样,但它们没有生命的元素。有些基督徒和一些孔子的门徒行事为人谦卑、忍耐、有爱心。他们的谦卑、忍耐和爱心,外面看来,好像与加拉太五章所描述那灵的果子相似。然而,那灵的果子是生机的,并且是满了生命的。可是照着伦常的天然好行为是死的工作,一点生命也没有。照着孔子伦常道德而活的人,有工作,但工作是死的。那么照着天然的良善而活,模仿那灵的基督徒又如何?在他们的情形里,也有一种人工而无生命的生活,就是模仿调和的灵。

我们不该把这段论到调和之灵的话仅仅当作道理。反之,我们必须在经历上懂得这段话,并且实际地应用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