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篇、香(一)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六十七篇 香(一)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章三十四至三十八节。

论到帐幕的启示这一段,末了描述了两件东西;膏油与香。我信在已过的信息里,我们已经透彻地看过膏油这件事。我们已经看见,这油是细致、总括的豫表,说到基督是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就着赐生命的灵来说,基督不仅是从神临到我们,祂也就是临到我们的神。祂不但从神而来,也与神同来,因为基督是以神的身分来的。最终,这来临者经过了死而复活,成了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在宇宙中有一个神圣的交通,以两个方向进行。神在基督里临到我们是这神圣交通的第一个方向。随着香,有神圣交通的另一个方向,就是基督从我们这里到神那里去。所以,膏油乃是基督以神的身分从神那里临到我们,香则是基督从我们这里到神那里去。要紧的是我们都要看见这个双向的交通。

这个交通与我们基督徒的经历有密切的关系。你知不知道我们基督徒的经历是甚么?就是神在基督里临到我们,以及我们在基督里并同着基督到神那里去。神临到我们是膏油涂抹的问题,我们到神那里则是祷告的问题。这个神圣的交通就是正当基督徒的经历。我们在基督里到神那里尤其需要经历。

三种馨香的香料

没有足彀的属灵经历,我们就不能懂香的豫表,也解释不来。这个豫表实际上非常奇特,比膏油的豫表还要奇特。香所以奇特,是因为它的三种香料-拿他弗、施喜列
、喜利比拿-很不寻常。甚至这些词也很希奇,它们是特别的字眼,用来说到不寻常
的事物。

二十多年前,我花了许多工夫来查考香及其成分。以后我至少在两个场合中释放香的信息。那些信息有的已在“如何聚会”这本书里发表出来。

出埃及记三十章三十四节说:“耶和华吩咐摩西说,你要取馨香的香料,就是拿他弗、施喜列、喜利比拿;这馨香的香料,和净乳香,各样要一般大的分量。”在这一节里,主两次说到馨香的香料。这些香料的头一种-拿他弗-是一种树的胶质,用来作最纯粹的没药,适于食用。许多年前我曾读到这种没药能彀用来作除痰剂,尤其能彀治喉咙,并减少过量的唾液,是一种食用的药物。然而,其它两种香料-施喜列、喜利比拿-则不可食用。事实上,它们是有毒的。喜利比拿的气味极其难闻,甚至有毒。虽然如此,主却指出它也是一种馨香的香料。以后我们会看见,这种难闻、有毒的成分怎么会是馨香的。

升到神那里去的祷告

大多数的基督徒,包括那些多年在主恢复里的人,对于真实的祷告是甚么还没有多少认识。此外,我们对于真实的祷告也可能没有多少经历。我们感谢主,有时候我们的祷告是真实的。但多半的时候,我们的祷告不真实。我们的祷告只有很小的比率是真实的,多半的祷告都是天然的。

不论在旧约里,或是在新约里,香都是表征我们的祷告。在诗篇里,众圣徒的祷告好比香献给神并升到祂那里去。(诗一四一2。)但事实上,香不是为着奉献,而是为着上升。我们常常说到祷告是献给主的。严格说来,这种领会是不合乎圣经的。照圣经来看,祷告不是一种祭,而是升到神那里去的香。

我们已经看见,帐幕有两座坛:外院子的铜祭坛:和圣所里的金香坛。铜祭坛是为着焚烧祭物、祭牲的。祭物在这座坛上献给神。当然,随着外院子里铜祭坛上祭物的焚烧,的确有些东西升到神那里去。

帐幕里面的金香坛很靠近至圣所里的约柜。在这座金香坛上没有献上甚么祭物。燔祭、素祭或其它的祭物都不能在那里献上。这座坛的目的只是为着烧香给神。因此,在金香坛那里焚烧的香便升到神那里去。这不是一种奉献,而是一种上升。升到神那里去的香乃是豫表我们的祷告。

真实祷告的馨香

香不是给神看的,而是给神闻的。这表明神是闻我们的祷告,而不是看我们的祷告。你的祷告闻起来像甚么?这个问题会帮助我们了解香是一个更深的豫表,无法仅仅照着道理或教训来领会。我们惟有藉着经历才能领会这个豫表。

膏油和香都是基督。神临到我们是基督,我们升到神那里去的祷告也是基督。膏油涂抹是从神来的,也是属于神的,因为膏油涂抹实际上就是神的自己。我们曾用漆来作膏油的比方。我们怎样用漆来粉刷墙壁,神也照样以祂自己来涂抹我们。祂以自己作神圣的漆来“漆”我们。神以自己作膏油来涂抹我们的时侯,祂就涂到我们身上来,并且进到我们里面。换句话说,神以自己来涂抹我们的时候,祂就加到我们里面。祂神圣的成分加到我们全人里面、多少有几分像油漆加到墙壁上一样。这个涂抹就是神的来临。

现在我们必须进一步了解,祷告就是我们在基督里到神那里去。不但如此,因着香是基督,我们的祷告实际上就是基督到神那里去。真实的祷告是甚么?真实的祷告乃是基督。这样的祷告实际上就是基督,乃是我们在基督里到神那里去。这不仅仅是我们到神那里去,也是藉着基督并同着基督到神那里去。膏油涂抹把神带给我们,叫我们有分于神圣的成分。香是我们同着基督到神那里去,也是基督在祷告里给神来享受。在外院子的祭坛那里,神有食物。但使神喜乐、使神满足的馨香之气,却是从金香坛那里上升的。神不但渴望得着食物来满足祂的胃口,也渴望得着馨香之气来使祂喜悦。

一天又一天,我们也许吃了健康、营养的食物,而有时候这种食物并不怎么可口。人常常到餐馆去,不是要享受营养的食物,而是要享受美味可口的食物。小孩子尤其喜欢吃味道好的东西。神也有味觉和嗅觉。不要以为神这么威严,不会享受馨香之气。神不但要吃,祂也享受馨香之气。

在铜祭坛那里,我们把基督当作食物献给神。燔祭、素祭、平安祭都豫表基督是食物,给神来食用。每当我们把基督当作平安祭献给神,神就有食物可吃了。然而,我们必须记得,神也品尝,也闻味。

很少基督徒有兴趣听这样的事。惟有那些真正寻求主的人才渴望知道。如果你不寻求主自己,你对于香的信息就不会有兴趣。这样的信息不会满足你发痒的耳朵。但真正有追求的人定规愿意听见论到香的话语。他们会有兴趣听见甚么对神是馨香的。我能彀作见证,真实的祷告乃是馨香的。

随着两座坛-燔祭坛和金香坛-就有给神的滋养和享受。外院子的坛比圣所里的坛还要大。外院子的坛是用铜作的,而圣所里的坛是用金作的。此外,金香坛要比铜燔祭坛精致。铜祭坛上有许多木柴,结果有一大堆灰烬。但在金香坛上只有小小的火在焚烧,灰烬数量也极其有限。这座坛不是为着滋养、为着餧养,而是为着馨香与满足。香坛的目的在使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去作祂的享受。我们的祷告就该是这样。

诗歌本里有一首短诗,说到神与我们、我们与神之间的双向交通。这首诗歌论到膏油与香,最后一节是这样的:

膏油是基督为着我们,何等的荣耀!
香是基督为着神,全然为着祂。
膏油流淌到我们身上,基督因而是我们的分;
香上升到神那里去,对祂乃是馨香。
藉着膏油的涂抹,我们经历基督,然后烧香。
在我们祷告和赞美里的基督-
哦,我们从经历中培育出何等的一位基督,对神乃是宝贵。

这首诗歌把本篇信息的负担表达得很好。我的负担是要给你们看见神圣的交通;帮助你们看见神藉着基督临到我们,以及我们在基督里并藉着基督到神那里去。事实上,神的来临是基督,我们到神那里去也该是基督。

我们必须牢记一个事实:我们到神那里去就是祷告。也许你从来没有想过,我们到神
那里去就是祷告,而这个祷告应当就是基督自己。

基督为着神的行政

我们在论到金香坛的一篇信息中曾指出,香坛乃是神计画的行政中心。帐幕与外院子启示出神的计画、神的经营。这个计画、这个经营,乃是藉着一个行政来执行的。

香坛就是神行政的中心、神圣的“白宫”。帐幕和外院子里其它的一切都是为着香坛。这意思是说,铜祭坛是为着金香坛。此外,灯台、陈设饼桌子,甚至约柜,也是为着金香坛。

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是开始于燔祭坛,就是外院子的铜祭坛。然后我们到陈设饼桌子、灯台、约柜面前。我们到了约柜以后,就来到这个行政中心烧香了。我们在这座坛上所烧的香乃是基督自己。因此,升到神那里去的香,就是我们在基督里到神那里去。这件事很深奥。它的意思是说,我们合式地到神那里去,就是基督为着神的行政。

像烧香这样深奥的事惟有藉着经历才能领会。当你到达这一点,有了这个经历的时候,你就会看见,你的经历正是出埃及记三十章里,香这个豫表所描绘的。你在祷告里到神那里去,你的祷告就是你到神那里去。不但如此,这个到神那里去也就是基督。这便是你的祷告,对神乃是馨香之气。升到神那里去的祷告成为馨香之气,乃是神的行政,并执行神的计画。舍此,神无法执行祂的经营。

如果我们坚持寻求主,最终我们的经历会带我们认识,我们的祷告就是基督自己。我们的祷告就是基督,也就是在基督里、同着基督,甚至就是基督到神那里去。这样的祷告不但以馨香之气满足了神,同时也执行了神的行政。

通往香坛的路

在旧约里,事奉的祭司进入帐幕以前,必须先到祭坛这里。在这一点上,祭司有两面的需要-他们需要血来洁净他们,也需要食物来滋养他们。外院子的铜祭坛供应祭司这两面的需要。血洗净他们的罪,肉则滋养他们,他们来到这座坛前的时候,是不洁的,也是虚空的。从外面说,他们受了玷污;从里面说,他们是虚空的。因此,他们需要祭坛上所流的血来洁净他们的污秽,也需要祭肉来使他们的饥饿得着饱足。

祭司在祭坛那里得着洁净和餧养以后,就能彀往前。这意思是说,铜祭坛那里的供应装备了他们,使他们有资格进到帐幕里。自然而然他们就能彀来到陈设饼的桌子前,得着进一步的生命供应。这指明我们的吃不是一劳永逸,反倒必须是继续不断的。在铜祭坛那里有一种吃,在陈设饼桌子那里又有持续的吃。

陈设饼桌子上的生命供应把祭司带到灯台面前,他们在那里得着了光。生命的供应总是产生光。如果我们没有到陈设饼面前去吃的话,我们就会落在黑暗里。但在桌子这里得餧养,就把我们带到灯台面前。这意思是说,在经历上,这种餧养产生了光。我们许多人都经历了这一点。清晨我们把基督当作赎罪祭和赎愆祭献上。我们在外院子的铜祭坛面前经历这件事,在那里得了洁净和餧养。这便加强我们到陈设饼桌子面前继续享受基督,在那里我们接受祂作生命的供应。生命的供应总是使我们转向光。我们得着光有多少,就在于我们享受生命的供应有多少。

在灯台那里所得着的光,引导我们到约柜面前。我们在约柜那里接触神,神的面光又带领我们到金香坛那里,就是祷告的地方。

一旦我们在神的面光里,祂的面光就把我们转到香坛那里去。换句话说,祂的面光使我们祷告。自然而然地,凡是进到神面光里的人都会祷告;没有人会扣住祷告。我们一祷告,就不再在约柜那里,而是在香坛那里了。

我们已经指出,香坛非常靠近约柜。三十章三十六节论到香,说:“这香要取点捣得极细,放在会幕内见证的柜前,我要在那里与你相会。”(另译。)见证是甚么?见证就是约柜里面的律法。因这缘故,约柜就称为见证的柜。三十六节指明香坛是直接在约柜面前的。虽然有一层幔子把约柜与香坛隔开,它们还是非常接近。照圣经里的记载来看,有时候香坛是在幔子里面。约柜与香坛相近的意思是说,基督自己的祷告,乃是我们接触神的结果。我们也可以说,这是在神面光里的结果。

如果我们要进到神的面光里,我们首先必须到铜祭坛那里,然后必须花时间在陈设饼桌子和灯台面前。灯台最终引导我们到约柜那里,神在和解盖上与我们相会。如今我们就在神的面光里。在神面光里的结果就是祷告,这种祷告乃是基督作香升到神那里去。

如果你还没有经历这一点,这话对你也许很奇特,你也不会懂我所说的是甚么。但如果你有了一些经历,你就会了解我的话,并且晓得这些话是真的,你就觉得非常美好。


一幅双向交通的图画

你有没有密切注意出埃及记三十章里的膏油和香这两幅图画?这些图画意义重大。这里的含意乃是来与去的双向交通。我们已经指出,膏油是到我们这里来的,香则是到神那里去的。基督成为那灵临到我们就是膏油,基督从我们这里升到神那里去乃是香。膏油是向着我们的;香是向着神的。膏油是给我们享受的,香是给神享受的。我们不该以为香是给我们享受的。如果我们想要自己来享受,就会被剪除。这件事在出埃及记三十章三十八节中说得很清楚:“凡作香和这香一样,为要闻香味的,这人要从民中剪除。”香是绝对、完全为着神的。然而,有一种享受是为着我们的,这种享受就是膏油、复合的灵。我们曾强调过一个事实,就是祭司和帐幕的每一部分都要用膏油来涂抹。这是我们的分,香则是神的分。膏油是基督为着我们,香则是基督为着神。

在我们的经历中,我们不该只有单向的交通。这意思是说,我们不但该有基督临到我们,也该有基督回到神那里去。我们需要有双向的交通,就是神藉着基督到我们这里来,以及我们藉着基督到神那里去。我们应当藉着烧香来完成这个循环。因此,我们需要膏油,同时也需要烧香。神以膏油来涂抹我们,我们则向神烧香。在以下两篇信息中,我们要详细来看香的成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