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篇、制作帐幕、器具和祭司衣服的人(二) 书名:出埃及记生命读经

第一百七十一篇 制作帐幕、器具和祭司衣服的人(二)

读经:

出埃及记三十一章一至十一节;三十五章十至十九节,三十节至三十六章二节。

在前面的信息里,我们开始来看制作帐幕、器具和祭司衣服的人。我们看见在出埃及记里,工头是比撒列,他被神的灵充满了、有智慧、有聪明、有知识、有各样的技巧。我们强调一个事实,就是建造神的居所─教会,乃是众圣徒所从事的尊贵工作。这项工作无法凭着我们天然的生命或天然的才干来作成,所以我们都必须被神的灵充满了、有知识、有聪明、有智慧、有技巧。在本篇信息中,我们要继续来看关乎制作帐幕、器具和祭司衣服之人的更多细节。

想出巧工

四节和五节说:“能想出巧工,用金、银、铜制造各物:又能刻宝石,可以镶嵌,能雕刻木头,能作各样的工。”我们从事建造的工作,不是用泥土或砖头,而是用金、银、铜。我们已经看见,金是表征神的性情、神圣的性情,银是表征基督的救赎,铜是表征神公义的审判。如果我们要建造教会,众圣徒都必须知道如何用神圣的性情当作金子,用基督的救赎当作银子,用神公义的审判当作铜。今天基督徒多半没有路来建造神的居所,因为他们不晓得金、银、铜,也不晓得如何来使用这些材料。但因着主的怜悯,甚至在主恢复里的青年人也晓得如何用神圣的金子,在他们的所在地来建造教会。他们也晓得如何实际地用银子和铜来建造教会。甚至青年姊妹也该用这些材料来建造神的居所。

五节说到“刻宝石,可以镶嵌”。这里的刻就等于建造。因此,刻宝石乃是为着建造。刻宝石,可以镶嵌,就是帮助圣徒变化成为宝石,并且调整好安在神的建造里。我们都必须晓得如何刻宝石,可以镶嵌。

许多基督教的工人不晓得如何刻宝石来为着神的建造。但是我也关切,就是在地方教会里,有些长老也不知道如何为着这个目的来刻宝石。我没有把握说,美国各地方教会所有的长老都知道如何刻宝石用以镶嵌。如果所有的长老都能这么作,我就会在主里大大喜乐了。然而,我的心情很沉重,因我多少有几分关切,有些长老不晓得如何刻宝石来为着建造的工作。

这段话论到刻宝石来为着建造,相当光照人、暴露人,这是警告我们众人的话。甚至青年姊妹也该知道如何刻宝石,为着镶嵌。当青年姊妹彼此交通的时候,应当晓得如何帮助别人被变化,好安在神的建造里。一位姊妹也许经历过一些变化,然而她还没有安在建造里。所以需要雕刻。要把石头合式地安在墙壁里,总是需要雕刻的。没有雕刻,石头就无法安在建造里。

我们都必须被题醒,我们不是在刻黏土、刻砖块,而是在刻宝石,就是变化过的材料,为着建造神的居所。我相信圣徒多半能彀懂得我的话。

五节里的“雕刻木头”表征对付我们的人性。我们既不是天使,也不是灵体。神命定我们作人类,带有正当的人性,就是木头所表征的。为着建造教会,长老们、服事的人,所有的弟兄姊妹,包括青年人在内,都该晓得如何“雕刻”人性。这是一个比喻,表达出一个思想,就是为着神建造的缘故,在圣徒的人性上作工。我们在聚会中,在与圣徒属灵的接触上,都必须学习交通,为要刻宝石,可以镶嵌,并且雕刻木头。刻宝石和雕刻木头,都是为着教会的建造。

教会里的弟兄姊妹不该把建造教会的担子单单搁在长老的肩头上。把整个担子摆在他们身上,是完全不公平的。长老不是魔术师,不能盼望全部建造的工作都由他们完成。然而,几乎所有的圣徒都盼望长老这么作。这是梦想。有些人甚至建议他们所在地的长老人数要加倍。凡是题出这种建议的,就是把过多的担子摆在长老身上的人。倘若你建议我们增加长老的人数,我就会回答说,你必须像一个建造者背负起你那一部分的担子。不要盼望长老把建造的工作作完。你所在之地的教会没有建造起来,原因就是许多圣徒没有作他们那一分的建造工作。不要责备长老。要确信,我是绝对与长老站在一起的。如果你受到试探说,长老没有尽到责任,你就该先责备自己没有尽到责任。我要劝你忘掉长老该作甚么,而顾到你在建造工作里的那一分。

多年来,我的作法就是鼓励众圣徒在教会生活中负起责任来作必须作的事。例如,如果一位姊妹到我这里来抱怨姊妹接待室需要清扫,我的回答就会鼓励她自己去清扫。最终,有话传出去说,不要到我这里来抱怨甚么,因我会叫抱怨的人自己去处理那件事。这里的点是说,我们在建造教会的工作上都有一分。

作各样的工

要建造神的居所,除了用金、银、铜制造各样物件,刻宝石,雕刻木头以外,还需要作各样的工,就如纺线、编织、刺绣,以动物的皮来制作各样物件等等。这些就是以基督拔高的人性在属人的性格上产生更柔细的美德,这是建造教会作神的居所所需要的。

同作工头的

第六节说到和比撒列同作工头的:“我分派但支派中亚希撒抹的儿子亚何利亚伯,与他同工。”亚何利亚伯这个名字的意思就是我父亲的帐棚或帐幕。这表征一个人完全顾到神的帐幕。亚何利亚伯的父亲名叫亚希撒抹,意思是力量或扶持的弟兄。这位同作工头的,乃是以力量和扶持来为着神帐幕的人。然而,这位同作工头的是属最低阶层的但支派。头一位工头比撒列是属犹大支派。犹大是君王支派,是主耶稣的支派。但第二位工头亚何利亚伯却来自最低的支派,就是但支派。这表明建造的工作必须包含高阶层和低阶层的人。只要你是神的儿女,无论高低;定规都包含在建造的工作里面。

在所罗门手下建造圣殿的事上,我们看见同样的原则。(代下二11~14。)工头是犹大支派的所罗门王,而同作工头的又是但支派的。然而他的身分比亚何利亚伯还要低,因为他是但的妇人和推罗的父亲所生的儿子。圣经真是奇妙!建造帐幕和建造圣殿,工头都是犹大支派─君王支派的人;同作工头的都是但支派─低微支派的人。这里一点不是巧合。这种安排乃是照着神的主宰。

出埃及记三十五章三十四节指明,亚何利亚伯主要的工作是教导人。没有疑问,亚何利亚伯是智慧的。然而,他多半的知识、聪明、智慧,定规是由比撒列得来的。他从工头那里得着这一切,然后出去教导别人。这里我们看见美丽、和谐的配搭。

出埃及记三十五章三十四节说,比撒列和亚何利亚伯都作教导工作,但我相信教导的工作多半是亚何利亚伯作的。这表明在教会的建造上,需要充分的教导。我们需要有些人成为今日的亚何利亚伯,照着从工头那里得来的知识、聪明、智慧、技巧,将神的建造教导众圣徒。

出埃及三十五章三十五节说,比撒列和亚何利亚伯心里充满了智慧,能作各样的工,就是雕刻或技术的工,巧匠的工,用蓝色、紫色、朱红色和细麻绣花的工。雕刻匠或技工与工人有甚么不同?我相信雕刻匠或技工有特别的恩赐,而工人是以技巧来作一般的工作。绣花的人也许是女工,用蓝色,表征属天;紫色,表征基督的王权或君尊;朱红色,表征基督的救赎;细麻,表征基督的人性,来作各样绣花的工。

出埃及记三十五章三十五节也说到机匠、各样的工人,以及绘图设计的人。我们由此可见,神居所的建造乃是一种细致、详尽的工作。用许多言词来描述作工的人,意思就是要指出,建造教会的工作是细致的、精巧的、详尽的。

建造者

心里有智慧

出埃及记三十一章六节下半说:“凡心里有智慧的,我更使他们有智慧,能作我一切所吩咐的。”三十六章二节也说到“凡耶和华赐他心里有智慧的”。这些经文指明,所有建造帐幕的都是心里有智慧的人。他们都从神得着了智慧和聪明。这里没有题到知识。通常人们都有知识,至少有一般的知识,但建造的工作所需要的乃是智慧和聪

明,不光是知识而已。如果我们有智慧和聪明,就是心里有智慧的人。

心里受感

照三十六章二节来看,建造的人乃是那些心里受感前来作建造工作的人。这就是心里焚烧来为着神的建造。这焚烧的心感动我们来有分于教会的建造。我们都需要这样的心。这样的心乃是里面的发动机,推动我们来作建造神居所的工作。

建造的东西

三十一章七至十一节有一系列建造的东西。七至九节说:“就是会幕,和见证的柜,并其上的施恩座,与会幕中一切的器具;桌子,和桌子的器具,精金的灯台,和灯台的一切器具,并香坛,燔祭坛,和坛的一切器具,并洗濯盆,与盆座。”(另译)我们已经说过这些项目的细节。你可以查考前面论到这些事情的信息。这里只要指出以下各点就彀了:见证的柜乃是基督作神的见证,桌子表明基督在帐幕里是事奉的祭司生命的供应,金灯台表明基督在神的居所里面是生命的光,香坛表明基督是代求者,我们应当与祂联合,把用盐调和之祷告的香献给神。此外,经历燔祭坛和坛的一切器具,意思就是说,我们经历基督作为在十字架上为我们献给神的所有祭物。

第十节说:“精工作的礼服,就是祭司亚伦,并他儿子用以供祭司职分的圣衣。”(另译)这一节指出,作工的人也为亚伦和他的儿子作衣服。这些衣服是豫表基督和所有信徒的衣服。为着教会的建造,我们需要基督的衣服,以及所有事奉之人的衣服。这应当又一次的使我们晓得,我们何等需要知识、聪明和智慧,来为着建造教会的工作。

十一节下结论说:“膏油,和为圣所用馨香的香料,他们都要照我一切所吩咐的去作。”膏油豫表包罗万有赐生命的灵,是非常要紧的项目。自从我来到美国以后,我释放了许多篇与膏油有关的信息。但由于有些人所倡导的教训不准确,膏油─那灵─的真理,始终是个争辩的主题。这件事还是一直在争论,我信还要持续一段相当的时间。但真理就是真理,主必要得胜。真理可能一时被遮蔽,但最终帕子要除去,真理要被人发现。

我能彀作见证,我愈讲包罗万有的灵,就愈确认那灵教导我们乃是根据神纯正话语中的纯正启示。因此,我们要继续将包罗万有的灵这个真理摆在主的子民面前,让那些想要批评我们教导的人在主话的光中,来考量一切的事。要确信那灵的著作全是照着神纯正的话,经过仔细考虑所写出来的。
我们已经看见,要作建造神居所的工作,我们就必须被神的灵充满、有知识、有聪明、有智慧、有技巧。我们也必须学习如何用金、银、铜制造各样物件,刻宝石,可以镶嵌,并且雕刻木头。建造的工作包含了那些高阶层和低阶层的人。如今我们必须心里有智慧,从神得着智慧和聪明,并且心里受感,来作建造教会的尊贵工作,就是建造今天神在地上的居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