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美医学博士与称无为有的神

没有投票

 

留美医学博士与称无为有的神

 

我的科研之路

我曾在国内拿到博士学位,学的是生理学。后来到美国,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做博士后的研究。我所做的工作主要是细胞外基质对于干细胞分化、发育方面的科研。我的实验室本身就是一家骨科医院,特长是间充质干细胞发育方面的研究。

 


因为细胞外基质对细胞功能的作用很大,若我们可以通过药物或基因的手段调节细胞外基质,那么骨骼的发育就能因此受到调节。不管是生产药物,还是在院治疗,这方面的研究都有重要的意义和远大的前景,例如可以帮助中老年人骨骼方面的缺陷……

神的生命替代我天然的生命

来到美国后我有两个大的转变,第一是我原本在国内接受西医教育, 不相信中医。但来到美国后,看到中医大夫把我太太一个很长时间的疾病治好了,我就有了一个转变——开始相信中医。同样地,我们做学术的不相信有神,因为我们是竭力靠自己的学习把不懂的事情弄懂。而圣经说神是“称无为有”的一位,太离奇了,我难以接受。但是来到美国后我的确看到了有一位“称无为有”的神,祂无时无处不在顾念着地上的人,因此我就相信了。

 


我信主之后愈发觉得这位神不仅顾念地上的人,并且祂要与人发生爱的关系,从而改变一个人。神通过各种各样的方式要和我们人有生机联结的关系,祂不是仅仅除去人的罪,然后要人自己凭努力去做一个好人、善人,祂愿意生机地与人联结。祂首先进到我们人的灵里,然后要产生一种替代:信主就是不断接受主的生命来顶替我自己的生命。所以这点就让我觉得信主会是一件非常美好积极的事情,因为在神没有消极。我也愿意跟随主在我生活中的带领。
 


在生活中经历神

我成为基督徒以后最大的改变是在家庭生活里。因为在家庭生活里,人任何的缺点都会被暴露出来。但是因为我和太太愿意一同祷告,愿意一起来经历被主的生命替代而活,我们的生活就变得非常美好,以前家庭生活中消极的事情也都不见了。

 


2016年,我实验室里的科研经费出现了断档,意味着我的博士后工作面临中断,但当时我并没有陷入担忧,反而是和姊妹一起同心合意地祷告,一再地把我的工作奉献给主。
 

事情很快出现了转机:以前合作过的一位教授邀请我帮他完成一个科研项目,也愿意支持我三个月的工资。如此,我就有了时间去寻找一份新的工作。后面我就找到了现在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的这份工作,而且现在实验室的工作时间非常适合我过召会生活。这几年对主真实的经历,让我和太太、还有孩子都因此蒙福。